發正念太重要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二日】前兩天我到A同修家辦事,她對我說:「發正念真是特別重要的!」接著講了最近在一位老同修身上發生的事情。

老同修的女兒家在北京。中國年過後,女兒一家三口回來看她。由於北京疫情的不斷升級,工作單位放假,學生不能上學,女兒一家就在老同修家裏住下了。

老同修為了讓孩子們吃好,頓頓都要燒幾個像樣的菜,因此每天都要出去買菜、買肉、買米、買麵等等,整天忙在這些瑣事中,沒時間學法煉功,出去講真相救人就更不用說了。時間長了,老同修的怨恨心就起來了,可又沒有甚麼辦法,只好忍著。有時心裏也想:「如果不是這中共病毒泛濫,兒女們哪有時間來陪我啊?可這讓我沒時間學法煉功啊!」心裏自然著急,總想找一個人吐吐心中的怨氣,到哪去呢?那天老同修利用出去買菜的機會,去了一趟她表姐家。

老同修的這個表姐是常人,就住在菜市場對面。一進表姐家,同修就覺的心裏鬧的慌,那是因她表姐家裏供著狐黃白柳那些東西。還沒和她表姐說上幾句話老同修就覺的身體上都不對勁兒了,馬上就找個藉口離開了。

當她騎著電動車回到家門口,剛一下車,兩條腿就不聽使喚,上不去樓了,她只好跪著,從一樓往自家的四樓上爬。到四樓台階之前,她已經疼痛的大汗淋漓了。老同修心想:「不能叫孩子們看見我這樣,這有損於大法弟子的形像。」她就求師父,說:「求師父幫幫我,我要站起來,堂堂正正的出現在孩子們面前。」

老同修剛這樣一想,果然站了起來,很自然的推開家門走了進去。女兒站在門口接她,順便把她手中的蔬菜兜子接了過去。老同修對女兒說:「我到裏屋去辦點事,你們不要打攪我,晚飯你們先做著吧!」說完,她推門進自己屋,把門關上。

老同修走到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然後雙盤坐床上,單手立掌開始發正念,解體迫害她身體的邪靈。開始時,那個黑東西從她身上下來,就站在離她一米外不動。那個東西個子高大,像熊又不像,沒見過的東西。它惡狠狠的瞪著銅鈴般大的雙眼和同修對視,不肯離去。老同修心裏說:「你不想走是吧?我正想滅掉你呢。」老同修求師父加持,發了一個多小時的正念,那個東西終於倒下。老同修又發了大概一個多小時正念,眼見那東西逐漸的化成一攤黑血。

這是老同修在另外空間看到的。

這時女兒推門進來說:「媽,您去吃飯吧,飯菜都做好了。」老同修很欣慰,女兒變乖了,這些天來她女兒自己還真沒單獨做過飯呢!發正念兩個多小時,沒人打攪她,這不就是師父的安排嗎?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她感謝師父幫助自己過了這一大關。同修身上雖然乏力虛弱,孩子們並沒有發現。

晚飯後老同修對孩子們說:「我有點累,想去休息休息,你們也早點休息吧。」說完,她回到自己房間,開始學《轉法輪》。當她學完兩講,正好是零點發正念時間。發完正念,並沒有絲毫的睡意,就又拿起《轉法輪》,一直學到深夜二點。她睡了一會兒,三點五十分照樣起來煉功。老同修雖然一夜沒怎麼睡,可她精神一直很好,沒有倦怠的樣子。

第二天上午,老同修到A同修家來說了她半天加上一夜過關消業的經過。

A同修很懇切的對我說:「修煉,一天都不能放鬆。自己的懶惰心、怨恨心、對親情的執著,都會導致邪惡黑手鑽我們的空子,迫害我們。老同修的事,就是一個例子。我們發正念不單要四個整點發,如果有時間就要多發。」A感慨的說:「那位老同修若不重視發正念,她那麼大的一關就會過不好!」

我說:「對,是這樣!」老同修的這段修煉過程,對我確實是個極大的警示。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