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法輪大法青年學子營:不虛此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七日】(明慧記者李維安台灣雲林報導)二零二零年台灣法輪大法暑期青年營於八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四日,在雲林環科大學舉行,有一百多名學員參加。本次活動專注於大量學法,交流、煉功,許多青年學子認識到正法中的責任和救人的使命,也有帶修不修的青年學子感受到法的力量,被喚醒再次回到修煉,從新認識大法。活動結束後,大家帶著滿滿正念,大呼「不虛此行!」,並相約明年再見。

'圖1:二零二零年台灣暑期法輪大法青年營圓滿成功。'
圖1:二零二零年台灣暑期法輪大法青年營圓滿成功。

'圖2~5:青年學子們清晨集體煉功'
圖2~5:青年學子們清晨集體煉功

'圖6:青年學子們大組交流修煉心得'
圖6:青年學子們大組交流修煉心得

「真是不虛此行!」

大學新鮮人吳同學表示,剛開始大量學法很難入心,但連續兩天的不斷學法,洗淨、洗淨、再洗淨,和同修的交流讓他理解到學法的重要性,也發現自己和同儕之間差距很大。

學員向內找修心性的體會觸動了吳同學的心,他說,「他們很認真的向內找,找自己。」他還察覺自己內心對同修交流心得是很有看法的,經過學法交流之後,「發現對別人有看法其實是自己的問題。」他體悟到同修真的是很真心的查找自己哪裏有問題,他驚呼「這個差距實在太大了。」

他說,自己的第二個問題是浪費很多時間,「我常常花很多時間在上網,而同修卻不斷的精進實修,現在已經是正法修煉後期了,很多同修都在想方設法講真相救人,履行自己的誓約,而我卻浪費大量的時間在網絡上,那個差距太大了。」

經過這幾天的學法交流,他認識到要堅持每天學法,一點一滴慢慢累積,一點一滴的清除自己不好的思想,歸正自己的思想行為,克制自己的慾望、執著心。他說:「真是不虛此行!」

畢業於台藝大戲劇學系的映諭,目前在學校教表演藝術,參加這次活動她也認為「不虛此行」,看到來自全台這麼多青年學子聚集在這裏學法交流,她說明白那面會知道想要好好修煉,大家聚在這裏就覺得能量特強,主意識變強,促使自己振作起來,再精進。

映諭說:「從小接觸大法,覺得很自然,但當人問起為甚麼修大法?自己卻不知如何回答,畢業後面對很多人事物等等問題,如何對待?」她開始很認真的審思自己,毫無疑問的「無論是價值觀或心性考驗,大法真的是在各方面指導我走向最正確的路。」「沒有錯!沒有任何懷疑!」

過去自認為醜小鴨,相當自卑的映諭,就讀大學之後嚴格要求自己在修煉上不落下,一年後發現整個人來了一個大變化,無論是面相、表演能力、張力、層次慢慢的都掌握自如,她認識到:「這些都是師父給我的,師父的安排都是最好的,我會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就讀蔦松藝術中學即將升高二的宇秦,從小跟家長一起學煉法輪功,但真正修煉是讀蔦松國中的時候,他覺得參加這次營隊收穫滿滿,在修煉上也有所提升,真正理解到向內找的法理,第三者看到別人之間的矛盾自己也要向內找,以前會覺得那是別人的問題跟自己無關,這次在交流中找到差距,對法的理解也提高上來了。

當聽同修遇到困難,歷經重重困難走過來,把自己當修煉人的心得,他深深被觸動著。

他回憶,小時候鼻子就像氣象預報,只要天氣一變天,鼻水就流不停,比氣象預報還靈,修煉之後發現再不流鼻水了。小時候脾氣不好會跟媽媽頂嘴吵架,到蔦松就讀之後知道要孝順,要善,透過不斷學法,和媽媽相處再也沒有針鋒相對,而是一片祥和。

轉變觀念救人更多

來自台北的許同學,從小跟父母修煉,現在學習的專業是傳統美術作畫。參加這次活動,他表示完全溶入比學比修的環境,互相理解,互相促進,提高真的很快,這幾天活動下來,了解到正法進程,青年學子利用課餘投入救人行列的重要性。他認識到「把正統美術畫作畫好,是自己講真相的利器」。

他理解到,在同儕當中我有這樣的專業,藉此去講真相,讓人理解正統的美術是甚麼樣子,甚麼才是純真、純善、純美,不是魔性的放縱,為所欲為,如何回歸正統道路是自己的使命。他說,「進入大學更能發揮自己的專業能力,更有力度講真相救人。」

目前就讀大學的林晉豪交流小時候因媽媽的一句話,「你想要當天使嗎?」林晉豪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從此走上修煉之路。

林晉豪表示,由於就讀蔦松國中美術科,學習正統美術創作,認為現代的寫實畫家的作品不是很正統,以至於在欣賞他們的作品時,往往內心是排斥、甚至是批評的。

他說,讀大學之後,才開始扭轉這個想法。「我想大法弟子來到世間,是要來救人的。人本來就是不夠好,才需要我們大法弟子來世間助師正法。如果我們只一味用批評的眼光去看,那麼根本就沒辦法救人。」

林晉豪說,「轉念一想,這些學習寫實的或者創作寫實的藝術家,他們也是讓人敬佩的。在這麼混亂的時代,大家都在推崇抽象、野獸、印象的藝術,而他們還能夠堅持走在這條寫實創作的路。當我認識到這點時,我想更應該去鼓勵他們,而不是去批評或用負面的想法去看待他們。他們也是帶領現代的藝術回歸傳統的一份子。」

他說,在修煉路上,因為有師父的照看,所以並不崎嶇,也正是師父的引導,才能對法有更深的理解,讓他在這濁世洪流中能夠保持理智清醒,知道自己來世的目地與使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修煉路上苦難多,去各種人心執著。在魔難與考驗中,唯有擺正自己,知道自己的使命,才能看清舊勢力的安排,不被左右。

目前就讀大學一年級的黃伃君交流,在參與剪接影片項目時,由於追求成果的執著心,為求事半功倍而學法,但心態不純,修煉上一直無法提高上來,甚至一不小心就一掉到底。他說,接了剪片的工作後,考驗增加許多,如吃個飯就黏在電視機前了,雖然心裏知道要趕緊回來剪片,但總想著:「再看一下,再看一下。」而有趣的電影也總在這時播,一片接一片的。一耗就是二~三小時。當回過神兒來,已經晚了,每一次都是後悔再後悔的惡性循環中。

他發現自己的修煉意志開始動搖,「所幸因為參加青年營的工作人員,學法時不斷學到有關舊勢力的講法,在認識舊勢力的同時,回想每一次想放棄修煉時的情景,才意識到那些思想並不是我,不論是想看電影的心、覺得電影好看想繼續看的心、最後懊悔時一步步走上放棄修煉的思路,一切都不是我。認識到這一點後,我開始能克制想看電視的慾望、想安逸的心,或許是因為看清它了吧!」

心態純淨祥和 能力越強

畢業於台科大電機工程系,剛升上研究所的郭家銘,交流讀大學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他說:「從大學入學的第一年,就接任了校內的法輪大法社社長,因緣際會之下也參與了校內學生會的正副會長選舉,突然一個議題的討論使得校內的學生產生嚴重對立,怎麼會在這種時候發生?大家公開良善的競爭難道就不行嗎?但是轉念一想,大法弟子的思維會影響當地區域的狀態,問題一定出在我身上!於是我開始靜下來向內找。」「打從決定要參選,我就應該認認真真的去完成,安逸不應該成為我的選擇。怕心、爭鬥心和比較心,其實也都是不必要的。」

他表示,對於修煉人來說就是怎麼在這個過程中實踐並體現出真、善、忍,「我的一言一行就是在體現一個修煉人的狀態,也是讓別人了解真相的方式。當我意識到這個過程就要把真相帶給別人,我便默默的告訴自己,我要把修煉人的溫暖帶給別人。心態擺正,整個過程也順利的結束,而我們這組最後也幸運的贏得了選舉。」

經過這次的跌宕起伏,郭家銘更深刻地體悟到為甚麼一個修煉人要時時保持祥和慈悲的狀態。因為結局已經定好,路已經鋪好,就差大法弟子的實踐,而實踐真、善、忍的過程就是給未來留下一個參照,走在神的路上當然要保持慈悲的心態。

就讀國立清華大學材料所碩二的許宸逢交流他的修煉心得,他說:「大三,對於理工學生而言是課業最繁重的一學期,成績仍然維持得很好,但卻經常覺得很空虛,直到有一天回中部與家人一起觀賞了神韻的演出後,我內心的激動難以平息,頓時我明白了,我了解到為何我即使取得了令常人羨慕的好成績卻沒有任何成就感,我了解到,因這並不是我生命真正的意義,在回家的路上,我內心吶喊:『我想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他開始思考如何才能做更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所學到底有何用武之地?曾經後悔過選擇這條一直讀書的道路。但後來認識到:「師父會安排我在這裏,就表示這裏有我該完成的使命,也有我該救度的眾生。我明白了如果我之前無法取得名為『學歷』的這張門票,我根本無法觸及到這裏的眾生,也失去了將真相告訴他們的機會,那我怎麼能說自己之前的所學是無用呢?」

他說,「師父不僅為每位大法弟子安排了修煉道路,同時也賦予了每個大法弟子不同的技能,以便我們在講真相中能發揮自己的長處。我了解到每個大法弟子的路都是獨一無二,只有隨時用大法要求自己才能走正自己的路,要清楚的知道我們的能力都是師父給予的,因此當自己做事的心態愈正,思想愈純,我們的能力就愈強。」

找回修煉如初

來自馬來西亞首次參加法輪大法青年學子營的文嫣,在上國中時發生一些事,讓自己相當低潮,修煉法輪功的媽媽鼓勵她看《轉法輪》,從此改變了她的人生觀,她感受到師父一路安排,參加法會,認識同修,到這次參加青年學子營,深深體會到師父為每位弟子細緻的安排,讓她對修煉有了更深的了解。

文嫣表示,透過大量的學法交流,心靈深處明白那面被喚醒了,深刻體悟到自己的使命和責任,悟到以前都沒有認識到的東西,對修煉有全新的認識,又回到修煉如初的感覺。

她說,自己未修煉前是個叛逆的小孩,對父母也不懂得尊敬,修煉以後,整個人的心靈變得平和了,對父母也懂得敬重了,對身邊的事情也都可以理性冷靜看待,面對問題可以處之泰然。

經過三天兩夜的大量學法,在法的熔煉之下,在比學比修,互相促進環境下,青年學子們明白了身為大法弟子的可貴,更知道自己的責任與使命,唯有精進實修才能做到真正助師正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