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救人始終如一(圖)

全台對大陸講真相的學法交流會報導 (二 )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日】(明慧記者黃宇生台灣報導)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近千名法輪功學員相聚於台灣台中,參加「全台對大陸講真相的學法交流會」,為了讓更多學員能加入講真相救人的行列,學員主動承擔協調與技術支援的工作,大家互相幫忙、整體配合一致;同時,提醒自己實修,以更純淨慈悲的心,把講真相救人的事做得更好、更神聖。

'圖: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近千名法輪功學員相聚於台中,參加「全台對大陸講真相的學法交流會」。圖為與會者集體學法。'
圖: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近千名法輪功學員相聚於台中,參加「全台對大陸講真相的學法交流會」。圖為與會者集體學法。

救人是多麼幸福的事

「手機講真相不受時間、地點的限制,又不需要額外的費用,還可以在最短的時間接觸到許許多多不同的眾生,好多眾生聽明白真相後選擇退出共產黨相關組織,甚至想了解法輪大法、學功,真的是一個很好講真相的工具。」花蓮的甘惠敏表示,勸三退後聽到對方說「好」、「退了」,說出「法輪大法好」、「想了解」、「在哪可以學功」等等,都令她感動。

儘管遇到各種封鎖,她都沒動搖,不等不靠,遇到問題就用自己能理解的方式嘗試著去做,不行了,再換,再試,以始終如一的純淨心念,堅定的心抓緊時間講真相。

一次在處理封鎖問題時,夜深了,眼睛實在太澀了,但想到許多學員等著用此方法講真相,甘惠敏一邊修改文字材料,一邊試著把修改好的真相貼給網友,每一則修改好的真相文件都能順利貼出不被封,過程中還有兩位網友選擇三退(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做完已凌晨兩點,窗外雖夜已黑,「但講真相的路卻已亮起來了」。

「大法弟子在此刻還能講真相,救人,這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甘惠敏覺得,手機講真相就像在茫茫大海中撈起有緣的眾生,雖然默默的低著頭、眼睛盯著手機畫面,手指不斷的點著發真相,像極了常人中的「低頭族」,但心中明白是在做著最了不起的事。

開創環境整體提高

台南陳柏湘則交流台南電話小組講真相的體會。他回憶,今年三月中旬開始,在當地現有的電話組基礎上,有學員願意提供場地,有學員負責提供培訓資料,有學員願意做培訓的情況下,順勢成立了電話小站,小站裏也充滿感人的故事。

有一位學員,手機和電腦都不太會用,只習慣講台語,不太會講中文,講中文也會不自覺的講成台灣國語。在同修鼓勵下,這位學員每天找時間對著牆壁訓練自己念稿子,一遍遍的練習,把內容念順,並注意語氣和善,聲調沒有太重或太高,稿子念順了,底氣較足了,漸漸的就沒有怕心了。

還有同修交流,只是聽了培訓內容,學習同修的問話方式、內容,隔天順利讓一位公檢法人員以實名退黨,增加了他撥打電話的信心。有同修交流若對方不三退,基本真相講完了就不知該說甚麼,現在素材內容掌握多了,能跟對方講真相二十多分鐘都沒問題;以前總認為眾生不退是對方不聽,或受謊言荼毒太深,現在會想想是否自己的語氣善心不夠,或切入、回答不夠好,沒有解開對方的心結。也有同修交流過去遇到罵人、態度不好的,情緒上無法平靜和善的對待,在一遍遍聽打電話平台培訓錄音檔後,才慢慢理解與設身處地的從對方角度著想。

帶好同修 一起實踐救人的使命

「疫情一開始,我決定放下自己,我有願望帶好同修們一起實踐救人的使命,不是自己打好就好了,而是一個一個的把他們帶成熟。所以每天早出晚歸,在基地帶同修講真相,比在上班還忙。」桃園湯美琳交流自己是電話組窗口,之前很多同修對打電話有怕心,自己也沒有用心,但是後來積極帶動學員一起打電話。

湯美琳表示,擔任電話組窗口,和學員騎著摩托車到偏鄉交流,從夏天到冬天,維持了一段時間,本想放棄,但終於成立基地。此外,有些老年學員沒車走不到基地,他們就和學法點的學員交流,把學法點變成打電話基地,並載其他老年同修一起去打電話,這個基地成立了多年,老年同修學會了打電話講真相,有空也會自己在家撥打,提升很多。

湯美琳也到平台學習怎麼引導學員講真相,如印講稿,幫忙申請工具,在學員打電話時當救兵,等等。在協助學員的同時,自己的心性也在提高。她表示,「以前打電話很急躁,講話很快,很大聲,現在可以緩慢圓。」她發現,心態平穩下,接過學員遞來電話,往往能合作接力勸對方三退。

區內有位八十多歲的學員,長期躺在床上起不來,有次美琳去看她,給予鼓勵。如今,這位學員在學法煉功、實修的基礎上,已經可以起來了,氣色好很多,她也想講真相,美琳來回去了五趟,終於幫她把程式安裝好,並教會使用,現在她每天平均可以勸退三、四位。

提高心性 回到救人的基點

在網路講真相的過程中,台中的丹妙曾遇到將近五百人的群組在眼前被封了,過程中,她一度提不起勁,萌生不想工作了的念頭。後來,意識到自己為了抓緊時間處理很多事;做事變得粗糙、急躁,沒能為他人著想,少了修煉人緩、慢、圓的狀態,甚至有隱藏著顯示心和驕傲;此外,她發現自己執著起數字,沒有平衡好學法、煉功各方面,「這個執著的力量是比不上使命的力量的,法的力量不足,所以我感到疲憊,而不是神聖。」她期勉自己歸正,調整自己,回到救人的基點上,做的更好。

台中的王聖智談到,「剛開始的時候都沒有勸退成功,心想別人都能勸退,我怎麼就沒退到?在與同修交流並向內找後,找到自己有一顆得失心,同修提醒講真相的目的不是為了三退,是要讓網友認識並明白大法真相,要把得失心放下。」當認識到不足,把心歸正之後,馬上就有一位網友自己取好小名,請王聖智幫他退團,這是第一位讓他辦理三退的眾生,頓時讓他信心大增。

不等不靠 主動承擔

基隆陳敏安交流:一位老年同修參與手動聊天項目時,最初看到一位年僅十六歲的年輕女同修來協助他,感到驚訝,心想自己都可以當對方的祖父了,雖然他學習很慢,但是女同修還是很有耐心的教他。他轉念一想,自己絕對不能有事事都依靠同修的心,要下功夫努力去學習,同修很忙,不應該一而再的麻煩同修,後來他學習的更用心,自己也摸索解決不了的事項,最後竟能夠在那個手聊工具上承擔好幾個項目。

有位同修文化水平有限,碰到封鎖加大,就需要有些變通的方式,去手聊講真相,但是同修口齒不清也無法使用語音輸入,認識字不多也無法打字或手寫,雖然陳敏安提供幾組的圖文稿,但仍屢屢遭到封鎖,造成手聊講真相的困難,讓陳敏安感到挫折。後來,他認識到:「自己認為很簡單的事項,想當然的事,一定要站在對方的立場,考慮到同修的接受程度,才能讓同修發揮他的力量去講真相,一定也是我對他的教學不夠,才會有這樣的結果,所以後續一定要加強和調整自己的運作模式才行 。」

台北的芝菁也交流自己主動承擔技術的心得。

「這個過程中,去掉了沒耐心、增加同理心,考慮用不同的角度與方法去解釋手機簡訊操作方法,並進行各種疑難雜症及初步測試排除,同時定期注意簡訊項目群組的通告,配合協助軟體更新的進行。」

芝菁在簡訊項目中參與發送彩信講真相,從中發現技術同修十分忙碌、承擔很多,覺得自己也該擴大容量多學一點技術,盡一己之力,於是便承擔起部份技術協調工作。

打營救電話 震懾惡人

新北市的周金煉交流自己營救學員案例整理、查號及撥打的體會。他表示,針對迫害責任人,打電話是最有效、最方便的工具。「我們一通電話就能起到好的震懾邪惡的作用。」

有一回,一個派出所所長從監獄帶走一位被非法關押期滿的法輪功學員,企圖轉到洗腦班延續迫害,周金煉查完號碼後先打過去,只說一句話:「我說所長,某某人是不是在您手上,請你放了他。」對方回說「多管閒事」就掛,周金煉馬上把電話貼給同修接著撥打,也大都沒接或直接掛,但是,後來當天就放人。

還有一次,打給一個責任單位,對方回說打錯,周金煉和對方核對電話,對方說「電話號碼對,但已經改為飯店」,周金煉問「飯店開多久了」,回說「半年了」,再問「飯店叫甚麼名」,對方為之語塞。

周金煉曾經接連幾天打電話給一個叫馬平安的國保大隊長,有一次終於接通電話,可是沒等開口,對方就慌張的說:「馬平安不是我。」然後急忙掛斷了!

「讓電話鈴響也能制止行惡、救同修。我想關鍵是我們這顆心!那就是要念正、心齊!行動要快,要積極。」周金煉表示,有些同修認為打營救電話,對方不接或不聽,以為沒達到效果。他認為,「整體效果好不好,並不是某幾個人講的多好,而是能不能有更多的同修持續用正念去打電話。」有些不接或直接掛的情況,是因為知道從海外打的,也知來電的目的,所以雖然沒講到話,在某種程度上一樣起到了震懾的效果。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8/19/186417.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