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從反對到支持大法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六日】回顧這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感慨頗多。可能是命中註定,二十多歲的我沒有任何疾病,工作順利,還有幸與大法結緣。可當時悟性很低,沒真正明白法輪功是甚麼,只覺的《轉法輪》中的內容很符合我做人的理念,「真、善、忍」多好啊!但由於無神論的影響,沒有深入去理解法的內涵。

直到中共開始瘋狂迫害大法和修煉人,我才正式去思考:法輪大法究竟是甚麼?他正不正?共產黨為甚麼不讓煉?在這個過程中堅持學法,讓我對大法有了更深一步的認識,思想上有了一個質的變化:從無神論轉變為一個堅定的大法修煉人。

迫害初期,對我來說最大的阻力來自家庭:公公是邪黨的一名幹部,受謊言毒害很深,想讓我放棄信仰。公婆不方便直接和我說,便讓丈夫給我施壓。丈夫下了最後通牒:「要大法還是要家庭?」我含淚說:「我全要。」「不行,只能二選一!」口氣毋庸置疑,沒有任何餘地。

看著只有兩歲的兒子,想想大法在我心中的份量,思索幾分鐘,拿了大法書轉身出了家門。

舉目無親,第一夜躲在一個廢棄的破舊小屋裏,幸好潮濕的地上還有一塊塑料布,讓我能躺下。整夜蚊蟲叮咬,苦不堪言,各種人心,孤獨、委屈、怨恨,統統湧上心頭,頭腦中進行著正邪大戰,一夜無眠……

就這樣過了六天。第七天,當我回小屋的時候,突然發現媽媽跟了進來。她沒有埋怨,只說了一句:「回家吧,孩子想你,你公婆和你丈夫答應不管你了,只要你注意安全就行了。」淚水奪眶而出,這一關就算過去了。

二零零四年有了自己的新家,我就請來了師父的法像。丈夫由於害怕,說甚麼也不讓我擺放,發瘋似的對我大嚷大叫。我的心被觸動了,就頂了他幾句,誰知他更瘋了。這時我意識到,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哪能跟他吵架呢?那和常人有啥區別?想到這裏,我便不再說話,在內心歸正自己,但同時發出強大的一念:「今天必須擺上師父的法像,誰也不能阻擋!」剛想完,丈夫推門進來,同意了……

我悟到,你有多強的正念,師父就能幫你多少。有一次我被迫害後回到家,丈夫為了阻止我和同修來往,放出狠話:以後同修誰來找我,他就會毫不客氣的把同修罵回去。本來我已經和同修說好了,明天早上她送孩子上學後來我家學法。怎麼辦?靜下心來找我自己:聯繫同修沒有錯,我們是修「真善忍」的,大家在一起是互相促進,對彼此只有好處,越修越好。想把我與同修隔絕開,絕不允許,這點絕不能妥協!這一念很堅定,對丈夫也沒動氣,仍然以善心對待他。第二天同修來了,丈夫沒罵同修,而是自己躲到屋裏去了……

磕磕絆絆這些年,家人中改變最大的就是丈夫,受益最多的也是他:他從一開始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排斥,到現在完全接受,真是脫胎換骨的變化。有一次我倆有急事需要去公婆家,但同修在我家還有事沒幹完,怎麼辦?誰知丈夫說:「讓你朋友自己在咱家吧,把家交給你們這夥人我放心。」

從那以後,有時我不在家,同修自己在我家做需要做的事,丈夫下班回家看到一點也不驚訝。相反,怕影響同修做的事,他自己找個藉口出去了。

有一回中午十二點發正念,突然聽到門鈴響,但只響一下就不響了,很奇怪,等我發完正念一看,丈夫正拿著醬油瓶傻傻的站在門口呢。他說,剛才去買醬油,沒帶鑰匙,剛摁一下門鈴,忽然想起十二點是我發正念的時間,怕打擾我,他就在門口等,等我發完正念再摁門鈴……有一回我給一戶人家發資料被那家人舉報。從派出所回來後,他不但沒埋怨我反而說:「這人也真是,煉法輪功的不偷不搶,只是去你門口發個資料,你不想看可以不看,舉報人家幹甚麼!」

丈夫善待大法弟子,這些年在他身上也發生了很多奇蹟:

二零零七年他去醫院體檢,醫生很奇怪,說他當了十幾年醫生,從沒看到過一個人肝臟像他這麼好,二十歲的小伙子也比不上他這個四十多歲的人,何況他還喝了二十年的酒;有一年冬天路上有冰,丈夫開著車翻進路邊溝裏,車摔得變了形,他只是額頭有一點刮痕;一次,酒喝多了,摔了一跤,摔成腦出血,在醫院住了一個月,腦內的瘀血醫生沒給他抽出來他就出院了,過了一段時間再去檢查,醫生說:真是奇蹟,很少有人恢復得這麼快,這麼好,腦內一點瘀血也沒有了,全部吸收了。

我知道,是師父給他化解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難。這些年,師父給我和家人的恩惠太多太多了,只是我很不爭氣,離法的要求還很遠很遠,讓師尊操了很多心,非常慚愧!現在唯有放下一切人心,讓自己溶於法中,勇猛精進,珍惜師尊延續下來的寶貴修煉時間,修好自己,兌現史前大願,跟師尊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