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漸明 大家都三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三日】

高中女生:「老師都給我們退(團隊)了!」

講真相過程中,我遇到了很多明白真相的學生都是老師告訴的,包括:小學、初中、高中的都有,他們都知道天安門「自焚」是中共栽贓陷害法輪功的騙局。

今天上午我去菜市場買東西。看到一個攤位旁邊坐著一位女生。我問她:「你是初中學生嗎?」女生笑笑說:「是高中。」我說:「你知道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學生課本都刪了嗎?」她望著我,很燦爛的說:「知道,老師都告訴我們了。」

我說:「你三退了嗎?」她很幸福的樣子說:「老師給我們都退了!」我說:「老師是在小學還是初中給你們退的?」我的意思是:如果在小學退的,只是退少先隊,現在上高中入團了得退團。女生笑著低頭說:「不知道。」我關切的問:「團也退了嗎?」她抬起頭說:「退了。老師給退了。」 我明白了:女生不是「不知道」而是在保護老師。

在一邊賣菜的女生媽媽也笑著告訴我:「我們都知道!」

初中男生高興的大喊:「太好了,這是好東西!」

一次在商場買東西,一個中學男生站在那裏。我告訴他天安門自焚是栽贓陷害法輪功的騙局時,中學男生很自信的說:「我早就知道了,早退了!」我問:「你有護身符和手機翻牆卡嗎?」他說,「沒有。」我送給他時,中學男生看著我送他的寶貝高興的說:「太好了,這是好東西,這可是好東西!還有二維碼,太好了!」

我看他對大法真相這麼感興趣,就又送給他一個真相內存卡,他問我怎麼用?我告訴了他如何用。他雙手捧著我給他的這些寶貝,高興的仰著脖,蹦跳著直轉圈,大聲的喊:「太好了!太好了!這都是好東西!」我告訴他:「你看完後,給家人和好朋友都看看。」他說:「肯定的。」

還有一次在路邊我在給一位帶著一大一小兩個孩子的媽媽講真相,我剛講了兩句,孩子的媽媽還沒聽明白,旁邊的大孩子(也就是三、四年級學生)像個小男子漢一樣,一邊朝我舉著大拇指,一邊使勁的點著頭。原來小男孩是個明白人,幾分鐘的時間孩子的媽媽退了黨,小學生退了隊。

政治老師用「園丁」三退

一位中學政治老師對我說:「以前,共產黨宣傳『台灣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我們一定要解放台灣!』那時真以為是那樣的,現在才知道,台灣人民生活的比我們不知好多少倍。」

我說:「是啊,中共又製造天安門自焚假案誣蔑法輪功欺騙了你們二十年,僅僅因為當年學法輪功修真善忍的人億萬多,超過了共產黨的人數,當政的江澤民血債幫操縱共產黨對這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善良公民動用了全國的所有力量來鎮壓,企圖三個月消滅真善忍,其結果招來了老天要滅中共。」(我讓她上網查貴州『藏字石』)」

這位政治老師用「園丁」三退。

警察接到舉報電話說:「你自己處理吧!」

本地兩個法輪功學員在往樹上掛「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條幅,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派出所警察聽到電話那邊說:「我抓了兩個法輪功!」警察對著電話說:「你自己處理吧!」

警察還沒進門就走了

一位法輪功學員因講真相被舉報後被村民掩護著到外地躲避。不久法輪功學員就回家了。

這天,這位法輪功學員正坐在院子裏聚精會神的看大法書。門口來了一輛警車,司機坐在車裏,下來兩個警察,看到這位法輪功學員正在看書,其中一位警察平和的問:「你還學法輪功嗎?」這位法輪功學員平靜的說:「學啊,我這不正在學嗎!」

法輪功學員像招待親人一樣說:「來,來,到家裏來吃西瓜。」警察二話沒說轉身走了。這位法輪功學員追到警車旁再三叮囑三個警察:「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人類大淘汰中,希望你們都能留下來。」有兩個警察點了點頭。

後來一位村民告訴這位法輪功學員:「之前警察來過兩次,都是站在街門口旁邊輕輕敲兩下門就走了。

還有一個鎮派出所警察不知是接到了舉報電話還是在監控中看到的,警察來到這個鎮「掛號」的一個法輪功學員家問:「這周圍的法輪功標語都是你貼的嗎?」這個法輪功學員說:「有的是,有的不是。」警察轉身走了。

本地有一位曾經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頭目在街上碰到我說:「我都明白了。」

「警花」三退

我看到一位年輕女性坐在石台上低頭玩手機,我過去禮貌的說:「能打擾一下嗎?」年輕女性抬起來好看的面孔。我問:「你知道法輪功被共產黨迫害的事嗎?迫害死很多人都是好人。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就因為學法輪功的人超過了中共黨員的人數,中共就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騙老百姓迫害法輪功學員,至今為止,哪有一個共產黨宣傳的那樣?全世界都讓學法輪功唯有中共迫害。」

年輕女性笑著對我說:「我還是警校的呢。」我說:「你畢業後就是人民警察,不是黨的警察,人民警察就是為人民服務的,是抓壞人,保護人民的。」年輕女性高興的用「警花」三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