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白山市原政法委書記霍雲成遭報落馬被查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據吉林省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九日消息:吉林省白山市原政法委書記、原吉林省松原市公安局局長、吉林省應急管理廳(吉林省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黨委書記、廳長(局長)霍雲成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

霍雲成,一九六一年七月出生,吉林舒蘭人,自二零零零年九月起,歷任吉林省公安廳外管處處長、吉林省公安廳治安警察總隊總隊長、吉林省公安廳國保局副局長、長春市公安局副局長。二零零七年七月,任吉林省松原市公安局局長,二零一一年八月任吉林省白山市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局長;二零一六年四月任吉林省政府辦公廳副秘書長、二零一八年十月,任吉林省應急管理廳(吉林省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黨組書記、廳長(局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迫害信仰真善忍群體的次年,霍雲成就已經在吉林省公安廳任職。接下來的二十年間,霍雲成始終在迫害法輪功的一線推動迫害政策,自霍雲成擔任白山市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以來,不斷的有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抄家、搶劫、敲詐勒索、非法拘留、關押、協助法院誣判法輪功。法輪功學員慈悲的以各種渠道給他講真相,他仍繼續行惡。

一、霍雲成任白山市政法委書記期間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誣判的部份案例

1、白山市法輪功學員徐會建被迫害致死

徐會建(徐慧建),男,家住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區,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歷經十年冤獄折磨,人瘦得皮包骨,出現嚴重肺結核病,後來胸腔嚴重變形,於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含冤離世,年僅41歲。

十年冤獄期間徐會建多次遭受酷刑迫害,加上生活條件惡劣,心理壓力巨大,致使他感染肺結核病,嚴重時更多次咯血。二零一一年四月出獄回家後,徐會建的身體也沒能完全恢復,一直咳嗽,時常咯血。後來他的胸腔已經嚴重變形,無法躺、右側臥、仰臥,只能左側臥且非常痛苦,每天只能在凌晨睡一小會兒,並且仍長期受白山市中共人員的騷擾,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在經歷一陣很嚴重的咯血後,徐會建停止了呼吸,再也沒有醒過來。

2、白山市撫松縣鄭寶華含冤離世

吉林省白山市撫松縣法輪功學員鄭寶華,兩次被勞教迫害,多次被非法關押,並長期受到政法委、公安、社區人員騷擾,於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含冤離世,年僅44歲。

鄭寶華生前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左右,把起訴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用EMS快遞郵至最高檢察院(EMS單號5055418648804),郵件於六月二十八日被簽收。

二零一五年七月份以來,白山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依法向兩高院控告起訴迫害法輪功罪魁禍首江澤民,要求依法追究江澤民承擔的迫害法輪功的所有罪行,法辦迫害元凶江澤民。可是,霍雲成在白山地區操控公檢法郵政等部門,非法扣押拆看控告狀郵件、非法干預司法,阻撓訴江,對法輪功學員非法上門騷擾、綁架、抄家、拘留、關押、判刑。

因訴江,白山市被綁架、抄家、拘留、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黃春芬、溫淑清、矯鳳珍、姚巍茂、李桂榮、陳超、劉鍇、李雅慧、柳玉傑及撫松縣、江源縣、臨江市等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多數是被強迫簽字不起訴江澤民才讓回家。

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矯鳳珍的丈夫重病臥床不起,危在旦夕,家屬去上江北分局要人,他們做不了主,得霍雲成同意才能放人,家屬找霍雲成要人,霍雲成無理推脫,也拿不出任何非法關押矯鳳珍的法律依據。

就在矯鳳珍被非法關押在白山看守所兩個月後,其丈夫蘭裕熙沒人照顧,加上其妻子被綁架,公安非法抄家恐嚇,裕熙含冤離世。蘭裕熙是被霍雲成等人迫害致死的,霍雲成等人有推脫不了的責任。

3、白山市法輪功學員姚巍茂、矯鳳珍、李桂榮被非法判刑

白山市江源縣石人鎮大石棚子法輪功學員姚巍茂,女,於二零一六年一月七日,被白山市渾江區法院非法庭審,非法判刑八年。

白山市法輪功學員矯鳳珍、李桂榮,於二零一六年一月七日,被白山市渾江區法院非法庭審,非法判刑三年。

4、白山市法輪功學員孔慶蘭被非法判三年半

法輪功學員孔慶蘭因揭露中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向被矇騙的公檢法司政法委等部門人員講真相,給他們送真相資料。警察非法闖入孔慶蘭家,搜走了很多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並且捏造事實誣告孔慶蘭到檢察院,檢察院非法立案,送到區法院。期間還多次傳喚孔慶蘭到庭。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上午九點,吉林省白山市八道江區法院,對年紀七十歲善良法輪功學員孔慶蘭非法判刑三年半。

5、白山市法輪功學員公秋敏和謝玉紅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六日,白山市江源區法輪功學員公秋敏和謝玉紅在趕集後坐車回家的途中,遭江源派出所惡警綁架。公秋敏和謝玉紅被劫持到江源派出所後,警察將倆人隨身攜帶的私人錢物搶走。隨後,江源區610魏玉霞夥同江源區城牆派出所韋凡寶和另一惡警到謝玉紅家非法抄家,將電腦、書籍等私人物品非法搶走。後將倆人非法關押到江源區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三年二月末,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區法院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公秋敏、謝玉紅秘密開庭,公秋敏被枉判一年零十個月,謝玉紅一年零九個月。面對無理判刑,倆人提出上訴。近日,白山市中級法院維持原判,將公秋敏、謝玉紅送往監獄迫害。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僅在二零一五年白山地區綁架法輪功學員達35人,其中因訴江被綁架21人,佔綁架人數的三分之二。作為白山市政法委書記的霍雲成對法輪功的迫害是第一責任人。

二、霍雲成任松原公安局長期間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綁架的部份案例

1、松原市法輪功學員董鳳山被警察綁架、被獄警指使犯人當場打死

董鳳山於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三日被松原公安、國保大隊和松原寧江區二分局綁架、抄家搶劫,被非法關押於松原市善友看守所,遭受酷刑折磨。後被非法判刑九年,整個過程都是黑箱作業,他家屬未得到任何消息。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董鳳山被送往吉林省四平市監獄,僅僅六天時間即被迫害致死。


董鳳山

吉林省松原市大法弟子董鳳山是被四平監獄所謂「教育監區」幹事李海峰、郝玉林指使犯人活活打死的,在減刑驅使下,暴徒喪心病狂的又對董鳳山進行毒打,用勞動用的工具--鐵鍬桿(一頭帶尖兒)從董鳳山右胸插入,肺部穿了一個洞。董鳳山當場死亡。

2、松原市乾安鎮法輪功學員馬國寶被公安多次綁架、關押遭迫害離世

吉林省松原市乾安鎮法輪功學員馬國寶老人多次被綁架關押,被非法勞教,無數次被惡警上門騷擾,於零九年三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

馬國寶,男,69歲。修煉大法前是一位走到哪裏,手裏都要拎著個藥包子的藥簍子。九七年有幸開始修煉大法之後,很快由過去的藥簍子變成渾身輕鬆的健康人,老人親身受益於大法的體會逢人便講:大法太好了,相信大法得福報。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瘋狂迫害大法弟子後,他便成了邪惡迫害的「重點人物」, 二零零七年三月一日,國保大隊李彥波、譚鳳山和馬大文等四名惡警闖入馬國寶家中非法抄走大法書籍、錄音機和mp3一個,以讓簽不煉功保證相威脅妄圖綁架馬國寶。因馬國寶行走不便,使他們的惡行沒有得逞。

幾年來邪惡的國保大隊和當地派出所警察多次到他家騷擾、恐嚇、搶走大法書和資料,給老人及家人造成極大傷害和痛苦。在迫害下,老人出現腦血栓症狀,生活不能自理,惡人惡警還是多次到家騷擾、搶書。後全家人搬到農村居住,惡警們又多次開著警車到農村居住地干擾迫害,致使老人不能學法煉功,病情日益嚴重,於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

3、松原市扶余縣警察賄賂監獄強行收監、王恩慧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八日,法輪功學員王恩慧在弓棚子鎮被弓棚子派出所綁架,關進扶余縣看守所迫害。王恩慧絕食抗議,歷經20天左右,在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被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嶺監獄迫害。當時王恩慧是被迫害他的犯罪人員抬進監獄的。據悉,王恩慧剛剛被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嶺監獄時,由於身體被嚴重迫害,監獄拒收。在扶余縣惡警們的賄賂下,王恩慧被公主嶺監獄非法收監,被抬進監獄。

在經歷中共惡人的多年殘酷迫害後,又被劫持到公主嶺監獄。不到半年時間,親屬得到消息:年齡50歲左右的王恩慧於二零一零年新年初二(二月十五日)被獄警夥同監獄裏的服刑罪犯迫害致死,留下精神不十分健全的妻子和女兒,生計維艱。

4、松原市公安刑訊逼供、中級法院黑箱作業、陷害無辜

二零零九年初,吉林省松原市前郭縣法院秘密開庭非法審理法輪功學員許鵬一案,枉法重判許鵬、籐獻茹、邵長普、付麗紅、姜宇庭、劉寶琴六名法輪功學員八至十二年重刑。六名法輪功學員不服非法判決,上訴至松原市中級法院。審判結果六學員家屬全然不知。

非法審判過程中,法輪功學員邵長普提出自己遭到警察灌4瓶芥末油等酷刑迫害,要求追究行惡者法律責任,法官卻問「有證人嗎?」當證人兩次站起來說「我可以作證」時,法官卻說無效,禁止證人作證。

5、松原市四名法輪功學員被警察綁架、並提出所謂的「公訴」

這四名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零年三月份遭到松原警察的無端綁架。三月十一日下午三點多,松原市國保大隊、松原市公安局寧江一分局與松原市寧江區工農派出所所長付平夥同其他惡警非法闖入位於寧江區四百貨附近楊偉華大夫的私人診所,非法抄家,劫掠私人財物(有電腦、打印機等物品,價值上千元)。並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楊偉華大夫和妻子王大夫以及十三歲的女兒。

松原市公安局將上述法輪功學員提起所謂「公訴」,案件提交到松原市寧江區檢察院後,按照法律程序四十五天內必須開庭審判。期間高勇的家人擔心老人的安危,輾轉找到法院打聽消息,法院總是含糊其辭不明確告知開庭時間。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六日,吉林省松原市四名法輪功學員楊偉華大夫、吳丹、劉國權、高勇被松原市寧江區法院在不通知家屬的情況下,秘密開庭。當局捏造所謂罪證,在秘密開庭後幾日,實施非法判刑。現得知楊偉華醫生被非法判刑八年,另外三名法輪功學員分別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四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松原市善友看守所。

人在做,天在看,善惡必報。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僅合法,而且應該受表彰。無論以任何名義對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採取懲治都是違法犯罪行為,這些傷天害理的罪行,一定會受到追訴、嚴懲,接受歷史的審判。而且人間的報應只是為了警醒世人,地獄的報應那才是償還惡業的過程,還會殃及子子孫孫。

'吉林省白山市原政法委書記霍雲成'
吉林省白山市原政法委書記霍雲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