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七日】我是九八年二月份得法的,修煉後,我的胃潰瘍和腰椎間盤突出在不知不覺中好了。在這二十多年裏,發生過許許多多神奇的事情,現在講講發生在我丈夫身上神奇的事吧。

我丈夫因為血壓高,時常感到頭暈迷糊,二零一九年十月份,有一天丈夫喝了酒後獨自去樓下買煙,過了好一段時間也沒回來,我以為是遇見了熟人在聊天,後來他回來時也像往常一樣,直到我看到他的臉上有血漬,詢問後他才說了實話:剛才是在樓下摔倒了,緩了好久才緩過來。孩子們覺的情況有點不妙,第二天就帶他去了醫院,做了腦CT後發現腦袋裏有腫塊壓迫了血管,醫生建議做腦部穿刺。

畢竟是年邁八十歲的人了,我擔心會有甚麼風險和後遺症,和家人商量後就放棄了做手術。我和丈夫說:把自己交給大法吧,只有師父能救你。那天從醫院回家後他就開始和我一起學法煉功了。

轉眼到了二零二零年,在一月中旬的一天丈夫發燒了,持續了兩三天,他讓我去給他買藥,我也沒在意,又過了兩天,他突然有點不會走路,大小便失禁,隔天我和孩子送他去了醫院,掛的專家號,專家說是肺炎,要去呼吸科。當我們正在辦理手續的時候,醫生說他血壓下降的厲害,已經到五十了。這時我發現他已神志不清,雙眼發直。我在他耳邊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有師父能救你。」他輕輕哼了一聲。

後來醫生給他做儀器檢查時,發現他神志不清的更嚴重了,有些不省人事,小姑爺覺的事情不妙,怕子女見不到父親最後一面,讓我趕緊打電話給在北京的大女兒。因臨近中國新年,買不到車票,大女兒和大姑爺一路開車從北京往回趕。

神奇的是,到了第二天早上,丈夫清醒了。下午見到從北京急忙趕回來的大女兒都能叫出她的名字,連醫生都覺的太神了。由於臨近中國新年,加之疫情爆發,醫生讓他在醫院只住了十幾天就讓出院了。因丈夫肌酐仍高達六百多,回家不過三天,因為他仍覺的呼吸費力,喘得厲害,大年二十九那天我們叫了救護車去了醫院。檢查後發現肌酐已經高達一千多,需要做腎透析,在重症監護室治療了四天才轉入普通病房。在這期間,他讓我給他帶來了師父的講法錄音,他白天一直聽,醫生懷疑他得了武漢肺炎(新冠病毒),做了檢查後發現不是,但他們還是讓他繼續做檢查,前後一共做了四次,每次檢查出的結果他的肺部都在往好的方面變化著。

那時我曾問醫生,是不是只要透析就要一輩子透析了?醫生說是這樣的。但是半個月後的檢查中發現丈夫肌酐數值已經恢復正常了,不用再透析了,這個結果連醫生都覺的不可思議。同病房有兩個五十多歲的病人還感歎自己竟不如八十歲老人恢復的快。我知道,是大法救了我丈夫的命。

痊癒回家後,丈夫每天認真學法,在這之前每次起床總是頭暈,但隨著學法的深入,他不暈,不迷糊了,血壓也不高了,一個月後到醫院複查,一切都恢復正常,連腦部手術也不用做了。感謝師父給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今後我和丈夫更加嚴肅認真的修煉,修好心性,讓人們知道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