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我希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三日】我的一生可以說是坎坷的:生大女兒時難產,女兒落下了腦癱的殘疾,終生生活不能自理;丈夫是那種幹啥像啥、眼裏有活的勤快人,可三十二歲那年因意外事故造成下肢截癱,長年病痛的折磨使他的性格變的非常不好,說話尖酸刻薄,他自己做不了的事就指揮我做,我經常是一邊幹活一邊挨罵。家裏的頂樑柱倒了,這突如其來的噩耗,令我備受打擊,有好幾年的時間我的精神恍惚,甚至不認識人。

我的冠心病也很嚴重了,犯病的時候前胸後背都疼透了,甚麼也幹不了。積勞成疾,我還落了其它的病:三叉神經痛、風濕關節痛、胃病等,特別是精神壓力和心理壓力極大。體諒丈夫的病痛,遇事表面雖不與他計較,可是心裏委屈,我想不明白:一直是我在照顧他,家裏家外的活都是我幹,家裏的經濟大權也由他掌控,他反而總是抱怨、辱罵我。

記得有一次我家倉房房頂漏水,丈夫就逼著我上房補。我都五十多歲的人了,不敢蹬高,在他的逼迫下,我硬著頭皮爬上了房頂,他在下面指揮我怎麼弄怎麼弄。正當夏天正午,烈日炎炎,高度緊張加上又累又熱,快幹完時我的眼前一黑,甚麼也看不見了,在房頂上動不了,丈夫在下面的罵聲離我越來越遠……

大法給我延續了生命

幸運的是那時我雖然是剛剛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對大法還不怎麼理解,但知道我有師父了,我就在心裏求師父救我。幾分鐘後我眼前有點亮了,慢慢緩了過來,可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房上下來的,心裏感激師父啊!淚水忍不住往下流。我要是緩不過來,後果不堪設想。

剛進屋,大女兒憋不住尿了,我馬上得領她上廁所,正趕上她來月經我還得給她收拾。這邊還沒完事,丈夫那邊又喊餓了!我馬上就得到廚房做飯,做飯的時候他還在旁邊指手畫腳的,數落個沒完,我要是說一句反駁的話,他就大罵不止。

有時我就想:我這一生也沒做過甚麼壞事,沒有對不起你啊!怎麼不好的事都讓我攤上了,老天對我也太不公平了,沒有出頭之日,活的太累了!

然而這時,一九九七年我已經是法輪大法學員了,修煉一段時間後,我身體上所有的病都好了,真像師父講的那樣身體輕飄飄的,走路生風,騎自行車就像有人推我一樣。學《轉法輪》,師父把我的心結一下都打開了,我明白了我和丈夫之間的因緣關係,不再委屈和抱怨,對生活開始充滿希望。打坐中出現了《轉法輪》中講到的通周天時的各種狀態,頭往左右擺、點頭、身體往起顛的很厲害等等現象。我親身體驗到了大法的神奇,這更堅定了我修大法的信心和決心。我每天堅持煉功,處處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身體越來越強壯,二十三年來我的身體愈來愈好。現在我已經六十九歲了,還在照顧著兩個殘疾人。

丈夫罵我還像家常便飯一樣,而我卻能夠一笑了之,勸丈夫別生氣。我把生活中的壞事都當作好事,當作對我修煉提高的考驗,每天都是樂呵呵的,有使不完的勁兒。大法不但給我延續了生命,還讓我的人生充滿了希望。

大法給我做好人的勇氣

修煉前,因為不聽丈夫的,我倆就吵架生氣,離婚吧,大女兒怎麼辦?捨不得女兒。日子總得過吧?後來就養成甚麼事儘管自己委屈,也都是聽丈夫的這種習慣,他怎麼指揮我就怎麼幹,沒有甚麼好壞、對錯的概念。可作為一名法輪大法弟子,就得按照法的要求做了。

隨著我的思想和行為不斷的在法中歸正,丈夫也不知不覺的改變著,不再像以前那樣唯利是圖、隨波逐流。

我家住一樓,有個小院子,丈夫指揮我種點小菜。澆地用自來水?多浪費水啊!於是他就不把自來水龍頭關緊,讓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滴,用水桶接著,這樣水錶不走。用這樣的水澆菜地,既不花水費,也不花菜錢。

修煉法輪大法前,丈夫讓怎麼幹就怎麼幹了,無知中造了很多業。學法後知道人得了不義之財,得拿自己的德去交換,不失不得,得就得失。人有德才有福份,做了壞事就會損德。我和丈夫說,「這樣滴水不走水錶不就是偷水嘛!我修煉了,不能這樣幹啊!」丈夫狡辯:「我這是節約用水,誰家不滴呀?」

勸說沒用,怎麼辦呢?煉功人絕對不能幹這種事啊!於是我鼓足勇氣,不管丈夫怎麼嘮叨,我都關緊水龍頭,不讓它滴水。後來,只要看見水龍頭滴水,我就隨手關緊。丈夫每次發現了就破口大罵,說我不會過日子,敗家……沒有湊足水澆地就得開水龍頭接水,丈夫氣得不行,說我故意和他對著幹。

師父告訴我們:「人類的道德水準在大滑坡,世風日下,唯利是圖,為了個人那點利益去傷害別人,你爭我奪,不擇手段這樣幹。大家想一想,能允許這樣下去嗎?有的人做壞事,你告訴他是在做壞事,他都不相信,他真的不相信自己是在做壞事;有些人他還用滑下來的道德水準衡量自己,認為自己比別人好,因為衡量的標準都發生了變化。不管人類的道德標準怎麼變化,可是這個宇宙的特性卻不會變,他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那麼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按照宇宙這個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你要返本歸真,你要想修煉上來,你就得按照這個標準去做。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在單位裏,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壞,你可不一定真壞;有的人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好。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1]

說好聽是滴水,實際是偷水。雖然我是被動的做,但是誰幹誰損德。用這樣的水種出來的菜,我也要吃,不是更造業嗎?我制止丈夫這麼做是真正的為了丈夫好。不論他能不能接受,我是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人,我要做真修弟子。我堅持按法的要求做,丈夫也就變了。

東北的冬天集中供熱,丈夫就放暖氣裏面的水洗頭、洗腳等。供熱公司為了阻止用戶放暖氣中的熱水,在水裏加入各種有害的物質,但丈夫還是不停的放水──用這水沖廁所!我怎麼和他講他都不聽,我說這樣對你不好,他還狡辯:「我交取暖費了,他們也不給好好燒,暖氣也不熱,我就得放水,促進水的流動。」我說:「每家都像你一樣這麼放水,暖氣能熱嗎?」 我一說把他氣得大叫:「共產黨這麼迫害你們,你們還不禍害它!我就這麼幹,不用你管我!」

他不修煉,我也只能勸善。我非常嚴肅的告訴他:「我是不會用這水的!」早上,我看擦地的桶裏有水,就問丈夫是不是他放的水,他回答:「是啊!」我告訴他:「這水我是不會用的,我是有信仰的,不做這種損人利己的事情。」

丈夫是因工受傷,他有個三輪車代步,單位給報銷三輪車的油費。定好每月給報銷20升油錢。由於油價上下浮動,加油站的工作人員為了方便不找零錢,每次加油都給湊整數超過一點。儘管只超小數點的量,我跟丈夫說不能這樣做。他說「加油站的人說都是公家報銷,多一點沒事。」我問:「那你怎麼不少加點呢?因為我是修煉的人,我做事是有原則的,只能吃點虧,不能佔便宜。」

打那以後,丈夫去加油就讓他們加到將近20升,但還按20升整開發票。這些年,都是我去單位報銷,我始終用師父教導我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所以單位領導都非常的信任我,都說我和別人不一樣。

經歷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中共邪黨對大法弟子的瘋狂迫害而走到了今天,我對師父對大法的堅定信念從未動搖過。我的生命是師父給延續的,師父教導我做真正的好人,而師父沒要過我一分錢。法輪大法是正法,此生能得大法,能成為師父的弟子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事。

寫出我的親身經歷,是想告訴所有善良的人們:法輪大法是正法,師父是最正的,千萬不要相信邪黨的謊言,希望大家主動了解大法真相,趕快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抹去獸印,平安的走過中共病毒這一大劫難,得到大法的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