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姐全家九口生活幸福有因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八日】二姐是我的大姑姐。二姐兒時就患氣管炎,二姐從小到大始終被這病無情的折磨著,俊俏的面頰上總是愁雲密布。幾十年過去了,哪個醫院、哪位醫生也幫不了她。

一九九七年我有幸得遇法輪大法。修煉後我這個「病包子」在李洪志師父的洪恩中獲得了新生。一九九八年二姐來我家時,我給她放師父講法錄音,她非常愛聽,稱讚師父講的真好,我勸她也學法輪功,她說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魔頭江澤民開始公開瘋狂誣陷法輪大法,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在這紅色恐怖下,二姐失去了修煉的機緣。

「七﹒二零」後,我因為不放棄修煉,向民眾洪揚大法,被惡警追捕,被迫流離失所。

我躲到二姐家。面對蒙難的我這個弟媳,二姐十分同情,留我在她家住了下來。姐夫很善良,擔心我害怕警察到他家來抓我,說:「我小弟在外地打工,房子閒著,你不願意在我們這裏住,你去他家住吧,我給你送飯。」我感動的說:「你的好意我領了,可我哪能讓你每天給我送飯?我就住你們這兒吧。」

二姐身體不好,都是姐夫做飯。他們剛剛娶了兒媳婦,家裏還背著外債,這種情況下,姐夫還想方設法給我做好吃的,款待我。

一天我問二姐:「二姐,我煉法輪功有錯嗎?」「沒有錯。」她認真的說:「你要不煉法輪功,身體哪能這樣好!」接著她皺起了眉頭:「共產黨說了算,江澤民不讓煉,咱們老百姓也沒有辦法,你只能躲著他們,不能讓他們抓去。你就在我們這裏呆著吧。」

二姐沒有文化,她能說出這樣一番感人肺腑的話,出乎我的意外,頓時我的心裏熱乎乎的。

我在外漂泊的四年時間中,經常去二姐家,每次他們全家人(包括兒子、兒媳、女兒、女婿)都歡迎我。有時會讓我在她女兒家久住,二姐家一旦做了好吃的就把我叫過去。我成了他們兩家的常客。

令我難忘的是,我在他們那裏每天都能學法、煉功、發正念。我還能和同修聯繫,我每次得到真相資料後,就在他們村貼不乾膠,挨家逐戶發送傳單。二姐全家人都不反對。

二零零三年夏天,我背來兩大包傳單在二姐家住了下來。當天深夜,我就出去給家家戶戶送資料。他們村是個有三百多戶的大村。我用了三個多小時一家不落的都發了。第二天清晨,姐夫出去買豆腐,街坊們都說撿到了法輪功傳單。姐夫也隨和著說:「我們也撿到了。」

二零零六年我遭非法勞教回來後,二姐全家人包括兒子、兒媳、女兒、女婿都來看我,給我買了許多營養品,讓我補養虛弱的身體。二姐的兒子對我說:「舅媽,共產黨關你們這些煉法輪功的好人,是在犯罪。共產黨腐敗,貪腐不管,黃、賭、毒不管,幹壞事不管。到最後一定沒有好下場。」我聽罷心裏有說不出的高興,真為在中共嚴厲的紅色恐怖下,能明辨是非,敢為大法說話的外甥而自豪。

二姐抱上孫子了!辦喜宴那天,我背去五十張真相光盤,在眾多的來賓中面對面的發放。

二姐全家人(包括後來長大的孫女、孫子、外孫子)都退出了邪黨組織。

特別要說的是,二姐的身體一年比一年好,那個折磨了她幾十年的氣管炎沒打針、沒服藥居然徹底好了!而且她還能下田幹農活,到遠處去放羊。二姐今年已經69歲,年近古稀,卻滿面春風,渾身充滿了活力。

不但二姐多年的氣管炎徹底好了,他們一家人全都獲得了福報:姐夫年逾古稀,身體特別硬朗,甚麼農活都能幹;兒子和媳婦種了八十畝田,還養了一輛大貨車跑運輸,收入不少;孫女讀高中,成績優異;孫子年齡雖小,是個小學生,可他勤奮好學,不但學習好,還學會炒菜,時常下廚做上幾個菜讓跑長途運輸的父母回家能吃上現成的飯菜呢!

二姐的女兒家已經是百萬富翁,外孫在省城工作,有了新樓房。

二姐全家人支持法輪大法,保護大法弟子,明白了真相,最終獲得了福報。如今三代九口生活美滿,十分幸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