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無所有到百萬富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八日】九十年代中期,我的外甥女秀豔正值青春妙齡,她經人介紹和赤峰山區來我們地區打工的一個小伙子金強訂了親。金強房無一間、田無一壟,靠打工維持生活。結婚時是秀豔在娘家屯租房辦的喜事。婚後秀豔生了一子,金強一人打工養活全家,生活清苦。一些親戚為秀豔喊冤叫屈,說:「挺好的姑娘找個盲流,沒房、沒地、沒戶口,上了個大當,太虧了!」「哪個出嫁的姑娘不是穿金戴銀,要啥有啥。誰會過這苦日子?!」秀豔也非常後悔當初不該跟了金強,常常以淚洗面。

為養家糊口,金強下了煤洞挖煤,生活有了好轉,買了房子,終於有了自己的家。秀豔則包田種,還養豬、養鴨,家裏日子一年比一年強。

二零零二年,我因堅修法輪大法遭中共迫害,有家難回,漂泊中我投靠親戚,來到秀豔家。他們夫妻二人知道,原來重病纏身的我是因煉了法輪功而獲得了健康和新生,不肯放棄法輪功而遭迫害流離失所的,很同情我,款待我,讓我在他們家常住。金強幾次對我說:「舅媽,你煉法輪功沒有錯,沒有法輪功你活不到現在。你就在我家呆著吧,呆幾年都沒問題。高粱米有的是。你就在我家呆著,哪也別去了。」 我在他們家住了下來。

更可喜的是,金強和秀豔支持我修煉,支持我救人。我每天都能看大法書、煉功、發正念,還能經常出去發傳單、貼不乾膠,洪揚大法。有趣的是,每當我盤腿打坐時,他們的孩子大亮也學我盤腿打坐,坐在我的身旁。

那年年底,金強的老父親從外地來了,準備在兒子身邊安度晚年。為方便我居住,金強特意要為我盤一鋪炕。正是數九隆冬,天寒地凍,金強和他老父親一起去甸子挖土,借了一輛毛驢車把土拉回了家。土炕搭完後,金強的老父親又把炕燒乾。我被這好心的父子倆感動得熱淚盈眶,不知說啥好,就把手裏僅有的幾十元錢拿出來買來肉、菜,請他們吃了一頓飯。

十八年過去了,每每回憶起那段日子,我依然記憶猶新,難以忘懷。

七年前,金強在河北的表兄托他在遼寧招工,去河北收胡蘿蔔。金強帶著不少人去了河北,幫助親戚收胡蘿蔔。親戚曉得金強家裏經濟條件一般,每家給金強拿出來二十畝田,一共是一百畝,讓金強也種胡蘿蔔。金強、秀豔二人一起去了河北,一百畝胡蘿蔔每年純收入三十多萬元,他們連種三年,成了百萬富翁。

如今大亮長大成人,儀表堂堂,人見人誇,在瀋陽工作。大亮在本單位交了一個漂亮的女朋友,準岳父岳母都特別喜歡他。

金強在瀋陽市給兒子買了樓房,又買了轎車;自家的房屋舊貌也換了新顏,城市化的裝修,非常美觀、漂亮。金強家裏已購進了農機和轎車。

中國神傳文化中有這樣一句話:「行善之家必有餘慶」。古人都說:給僧人一碗飯吃,都是功德無量的。當年,我蒙冤受難時,得到了外甥女一家人相救,他們的功德有多大!如今,外甥女一家人同樣得到了他們的親戚們的幫助,成為百萬富翁。

法輪大法是法輪佛法。大法弟子是修佛的。善待大法,天賜幸福平安就是必然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