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去色心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昨天閱讀明慧文章,無意中看到旁邊這篇《天目所見:茫茫苦海》,覺的題目特別,於是點開來看。原來是三年前的文章,但我完全沒有印象。

閱讀後,其中一段話:「所有能渡過那片海的大法弟子必須是清純的,心底純純淨淨的,如果有一點隱藏的色慾和情慾沒修掉,那麼就會被海水侵蝕,連同渡船葬於海底,永世不能再超生。」讀罷,心中倍感震動。

因這樣的契機,我想起這些年來去色心的經歷。師父說:「過去如果是一個出家人在這方面犯了戒,你就別再修了。如果是哪一個神仙帶弟子在山裏修,誰要犯了這個錯,那你就永遠都完了。」[1]「那你就永遠都完了」[1],師父的話如同重錘,深深的錘在我思想的深處。這麼多年來,這句法不知讀過多少遍。

引起我對色心的重視,是十多年前我嫁到夫家之後發生的一件事。

一次參加洪法活動受阻,先生說我的狀態不對,當時他說了一句不好聽的話,刺痛了我的心,我順手拿起裝有礦泉水的瓶子向他砸了過去,又狠狠的踹了他一腳。先生守心性,完全沒有反駁,全都默默的承受了下來。結果就在當晚,我在夢中過色關,看到亭台上到處都是蛇,我一下從夢中驚醒。一回頭,看到旁邊的先生正在抽搐,見他牙關緊閉,大汗淋漓。我趕緊用力把他拽起來,扳開他僵硬的手立掌發正念,我也同時立掌,讓他跟我一字一字的念發正念口訣。我又拿起師父的法像,心裏求師父救救他。我向師父懺悔:師父,我白天做錯了,不應該發火,更不應該砸您的弟子。

在師父的保護下,先生很快恢復了神志。從那天起,我發誓:一定改變自己。這件事,給我留下了深刻的教訓,原來生氣憤怒,會加強色慾。原來大法弟子做的不好,真的可能會使同修陷入危險。我把這件事牢牢記在了心裏。

後來讀到同修的交流文章《歷史的天空:滅除色慾執著心》。他滅除色慾執著的經歷,就是背法。對於平時反映出的色念,他就背師父的法:「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2]連續背多遍,如果思想還反映出色念,他就再背法,一直到心如止水。同修的交流,確實幫到我。

我們生活在海島,每到夏季,居民遊客衣著裸露,穿梭在海岸,在海邊遊玩。在海邊發真相資料,我還不能做到視而不見,就在心裏反覆的背師父的法。我希望在救人的過程中,打出去的是正念。晚上回到家,我就在紙上一遍一遍的寫「法輪大法好」,一遍一遍的凝神默背師父的講法:「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一直背到神志清晰,心裏清淨為止。

同修多次提醒我,說我的情很重。於是每當外出時,或者情緒波動時,我就在心裏背師父說的:「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2]印象中,我有一年的時間,都在專注的抓著情去修、去色心。為了避免色魔在我主意識睡覺時,乘虛而入,我會在臨睡前,以清醒的意識,睜著眼睛,凝神盯著色魔,念正法口訣,或者盯著色心,就是讓它死。大法弟子的身體,不是你想干擾就能得逞。後來做夢,夢到一個很大的池塘,裏面養著很多粉紅色的大魚,全都死了。主動修去情,對應的那一層的情慾物質,真的死了。

這麼多年來,反覆的背法。背法能增強正念,在一些小事上也能體現出來。

有一次去小叔家。西人的禮節,見面擁抱親吻一下。雖然入鄉隨俗很多年,但是心裏還是不習慣。那天,我一路上背法。來到小叔家,他看到我進來,趕緊起身,伸出雙手準備和我打招呼。沒有任何預警,我從心底發出一念:「坐那兒,別動!」小叔忽然一下就坐回他的位子上,看他的表情很茫然,他不知道發生了甚麼。我也沒有想到,無意的一念產生了實際的效果。

每當背法狀態很好時,師父就會鼓勵我。或者會夢到和師父和神韻演員一起乘飛機直升;或者會看到自己身穿金甲,頭戴紫金冠,踩在金色的星星上,與兇惡的黑熊作戰,我一腳就把它踹飛了,一點也不害怕;或者看到夢中的世界,那裏的建築都是白玉雕成的,旁邊還豎著一桿大旗,上面寫著二個大字「大清」。

但在人中修煉,就是會有考驗,有誘惑。做媒體工作,經常泡在網絡上,瀏覽資訊,尋找素材。

一次,看新唐人的一檔娛樂節目,採訪的是一個韓國男星,屬於人們說的高帥富。我就多看了幾眼,順手查了他主演的影視資料,但很快意識到那是色心,趕緊停止了。就在當晚,我於夢中提著一把寶劍,追趕一條黃色大蟒。也是從夢中忽然醒來,心裏驚嘆:我也就是多看了幾眼,沒想到那幾眼的色念,在另外空間的表現,竟如此之大,心裏不寒而慄。

我想看影視,或者想看娛樂視頻,我會叮囑自己,師父說了:「大法弟子是有助師救眾生責任下世的神,承擔著救度下界眾生的責任。」[3]師父已經把大法弟子擺到神的位置,我不能混同於常人,把自己當成一般人。有時,色的誘惑很重,滿腦子都是某個明星的畫面,我就盯著明星的圖片,心裏想:你好看,那是你前世的福份,我為你高興,但你不修煉,那點福份轉眼即逝。去掉表面這張皮,無非就是血淋淋的一團血肉,你想看的美色,不過如此。正念一出,很快就能鎮住色念。就這樣修了一段時間,再看到那些明星的圖片,心裏變的很遙遠,很淡泊。

一天我想到,師父說的法:「可是酒戒掉之後不能再喝。」[2]我明白了戒掉常人的喜好,就不能再犯,那是為眾生安危著想,對宇宙正的因素負責,才是師父說的「戒」。從我明白「戒」的一層內涵起,我對影視完全失去了興趣,以前認為很難去的執著,很容易就去掉了。

我知道那是慈悲的師父幫我把那層物質拿掉了。有時,我會登錄神韻官網,看神韻明星講述練舞體會,他們吃苦修心的故事常常激勵著我。

在我心底,一直認為作為修煉者,當我打開大法書時,我面對的是大法造就的層層的佛道神,我應該用純淨的眼神、心神去看法,去頂禮師父的無量慈悲。儘管我天目看不清楚,但我是這樣想。時常有意識的除色心,但不時的還是會在思想中反映出色慾的東西。我一直很苦惱,為甚麼老去不乾淨?

二月的一次學法中,學到師父說的這段法:「我說每個字都是層層疊疊的佛、道、神。你們也理解不了說師父把甚麼東西都壓到那部法裏去了,你們現在用人的思想也理解不了那句話。」[4]讀到這句法,思想一下打開了:我看的大法書每個字的背後都是佛道神,我念的「真善忍」三字能造就宇宙大穹,我煉靜功,這個身體將來要形成小世界,帶著成千上萬師父下的東西,這個身體還要產生元嬰、嬰孩,還要演化出許許許多多的生命體……哇,這個身體多麼神聖啊!那時,一股震撼唰的一下從頭貫穿到腳。那一刻,我從心底真切意識到,「我」已經不是普通人了,這樣的身體不是屬於我個人,是屬於天國眾生的,是為了保障眾生的安危,慈悲的師父為弟子演化了這一切。

因為這段法,使那層還沒根除的色心,在法的力量下根絕了,解體速度之快,令我震驚。而且從那之後,第二套功法一個小時,幾乎每天堅持,沒有懈怠,發自內心的很願意煉。

也是因為這段法的開啟,使我對紂王題淫詩亡國,有了新的理解。神造了人。作為地上的人,應該永遠記得自己的生命是有來源的,對神只能無限的敬仰。就像一個孩子會自然的感恩父母,記得自己命由所出。《封神演義》中,紂王身為天子(上天之子),淫色矇蔽了他的心智,使他忘記了造就他生命的神,所以會問出「女媧有何功德」的話來。色心讓人逆天叛道,得不到眾神庇護,亡國身滅;得不到上師加持,灰飛煙滅。

色心不去,會招來妒嫉、爭鬥和嗔怒恨;妒嫉不去,也會加強色慾、貪嗔恨。這些心就像一個集團,有時傾巢出動,有時單獨而行,很有迷惑性。讓你以為去乾淨了,沒想到,色心從妒嫉、怨恨、貪嗔、憤憤不平等渠道中又產生了。所以根除色心的根本,還是在平日修心。抓住細微的念頭去修,堅持一段時間,就會發現,修心去執,也像一石二鳥,一石四鳥般奇妙。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