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階段對情、色慾、觀念及自我的認識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最近,通過反覆聽明慧文章交流彙編《修心斷慾》和向內找,我對情、欲、觀念及自我有一些認識,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最近一段時間,思想中老是翻騰出情色、怨等不好的東西,齷齪而骯髒,但是抑制不住也排不掉,主意識也管不住自己,總是隨著不好的東西胡思亂想,學法煉功都造成嚴重干擾,修煉狀態很低迷。前幾天,有個同修也提到了她有情色執著的問題,我才警覺起來,下決心要好好正視情、色慾這個問題。

我從明慧網下載了《修心斷慾》文章交流彙編反覆聽,感覺主意識慢慢清醒了,正念也逐漸在升起。在聽同修們心得體會的過程中,也促使我不斷的向內找。我認識到情和欲都是三界內的物質,而我之前割捨不掉覺的它好,是因為我沒有分清它們不是我,把它當成了自己,同時也沒有清醒認識到情色之心不去給修煉人帶來的嚴重後果,當然還有舊勢力的迫害,所以一直被它們不斷的干擾。

就在我以為自己找到了情色之心的根本的時候,一天吃早餐,左眼前突然「自我」兩個字跳了出來,而且那個「我」被放的特別大。我一頭霧水,覺的情色之心和自我能有甚麼關係呢?沒想明白。但我知道師父是點化我要繼續向內找,這個問題我還沒悟透。

下午,我繼續聽交流彙編,就在我聽完一位女同修的體會後,我突然悟道,我情慾之心的背後隱藏著一個執著自我的根本執著,只是之前它藏的太深,沒有意識到。我是青年弟子,雖然選擇不結婚,但是內心還保留著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潛意識裏總是隱藏著對兩情相悅、至死不渝的愛情的渴望,總是幻想著能找到一個愛我愛的死去活來的人。表面上我雖然沒結婚,但心裏並沒真正看透和放下對情的執著,再加上對自己修煉的放鬆,逐漸就迷失了。

白天在工作中,沒事就和周圍的常人一樣玩手機、看視頻、看小說和電視劇,晚上雖然回家學法,也只是走個形式,根本看不進去,有時甚至連法也不學了,就玩手機,完全把自己混同常人。我現在回憶自己看的東西無一例外都和情愛相關,這是我對情的執著,但它的背後有一個隱藏極深的自我。

我找到這個「自我」渴望被寵愛、被關注、被在意、被保護、被需要等。這個東西它只在意自己的感受,只要自己認為的舒服。它隱藏在情的背後,利用著我對情的執著,在追求著嚮往的那種愛情的過程中被滿足著。因為我選擇單身,在現實生活中,這個自我和情不能被滿足,所以在我不精進,主意識不強時,就被它們控制著,去在網絡中找能在精神中得到滿足的影視作品和小說等。我不斷的看這些描寫所謂的忠貞愛情的小說和影視作品時,就不斷的在給這個自我和情輸送能量,不斷的滋養著它們,加強著它們。

為甚麼會有這個自我呢?世上的人希望被關注和疼愛,這是正常的心理狀態。而我找自己,除了這個正常的心理需求之外,另一個原因是我的父親早逝,即便他在世的時候,我們的關係也很疏淡,我好像沒有體驗過多少父親的疼愛。對父愛的渴望是一個隱藏很深的沒有被察覺的執著,所以長大後,我把這份渴望不自覺的轉移到對愛情的憧憬中,希望在愛情中能獲得那份來自異性的無私的保護和疼愛。

在認真看師父講法和反覆的聽交流彙編《修心斷慾》的過程中,我認識到現在的人對情、愛、欲、及性的認識都是舊勢力變異後強加給人的,不是正常的人類對婚姻及兩性關係應有的認識。舊勢力加強和放大了現代人對情、欲等的執著與追求,甚至讓人達到神魂顛倒的地步。它們通過媒體、影視作品、文章書籍、網絡等一切社會資源向人灌輸這種敗壞的觀念,變異人類,從而達到毀滅大法弟子和人類的目地。現在的影視作品中都充斥著大量的現代變異觀念,而我在看這些東西的時候,就是在被這些變異觀念污染著,變異著。同時那個自我和對情的執著也在這個過程中在不斷的被放大、滿足和滋養著。

師父說:「一種觀念形成後,會控制你的一生,左右這個人的思想,以至於這個人的喜怒哀樂。」[1]「人是靠主元神主宰著,主元神麻痺被觀念代替的時候,那麼就是你無條件投降了,生命被這些東西左右了。」[1]「但破除後天的意識觀念很難,因為這就是修煉。」[1]

師父開示:「人在世間上,他只是享受著生命過程,我過去說人很可憐,人在這個世間上他只享受著生活過程中給人帶來的感受。我這個說法比較準確了。甚麼意思呢?人覺的自己在主宰自己、我想幹甚麼,其實是在後天養成的一種喜好中的習慣與執著,在追求感受,僅此而已;而真正起作用要幹甚麼的背後因素,就利用著人的習慣、執著、觀念、慾望這些東西在起作用。真正的人體就是這樣,只享受著生活過程中帶來的感受,給你甜的你知道甜,給你苦的你知道苦,給你辣的你知道辣,給你來個痛苦你知道難受,給你來個幸福你知道高興。」[2]

師父說:「那麼甚麼是根本的執著哪?人在世間養成了許多觀念,以至被觀念帶動著,追求著嚮往的東西。然而人來在世上是由因緣決定著人生的路與人生中的得失,怎麼能由著人的觀念決定人生的每一過程呢?所以那些所謂美好的嚮往與願望也就成了永遠也得不到的痛苦執著的追求。」[3]

以前我總是不自覺的想我喜歡這樣的人,我渴望那樣的愛情,我希望這個人能如何如何愛我,我想怎樣怎樣等,現在我意識到這些都是對情和自我的執著,而「這樣的、那樣的」就是後天觀念,它們都不是真我。而我越來越感覺到,那個對自我的執著更是體現在方方面面,和人的一思一念中。我所謂的那些美好嚮往與渴望都不過是在這些東西帶動下在追求著一種人生的感受,只是虛無縹緲的感受,僅此而已。明白了法理,我才覺的人真的很可憐!可是我更覺的作為一個修煉人,要是不真修,分不清真我在哪,而被這些假我控制,那就更可憐!

從師父的講法中,我認識到,修煉最重要的就是找到真我,分清後天觀念和自己,不被後天意識觀念干擾帶動。每當不好的思想業力和觀念出現的時候,向內好好找找,挖挖根,問問自己為甚麼會有這麼不好的東西出現,是不是有甚麼自己還沒意識到的執著沒發現。同時分清它不是真我,排斥它、抵制它、清除它,不斷的加強我們的主意識的過程就是主動修煉的過程。有時這個情色和自我的執著會反覆出現,就像師父說的像樹的年輪一樣,分層往出推,每當這些不好的東西出現的時候,也是我們抓住它、修去它的最好時機。一些時候,當情的執著和思想業力來干擾時,我會想:「我是大法弟子,這些都不是我所求的,它們都不是我,我不要。」有時這些東西瞬間就沒了。偶爾我也會想,我們的真我本性是不會對男女、夫妻有任何概念和執著的,而現今我們的肉身也不過就是一件衣服而已,何必對一件衣服的好壞和美醜過多執著呢。

當能進入到清靜無為的狀態時,我能感覺到情、色、欲這些東西在另外空間裏都是物質。尤其是我感到的情的密度非常大,有時我不動念的時候,覺的它真的不是我,對我也不起作用,但是當我對一件事情稍一動念,馬上就會被它左右。我現有層次悟到,我們還不能達到完全去掉情(指所有的情),因為那是神的狀態。我們可以用正念對待,儘量讓情不起作用。而慾和色是人的肉身所帶的物質因素,是修煉人必須去除的。

當然在情、欲、色的背後,還有舊勢力的邪惡安排與迫害,它們安排了大法弟子的生生世世,細密入微,這些執著的背後都有它們強加的安排和放大的因素,還有色魔等骯髒低下的敗壞生命的干擾,這些都是不能被宇宙正法所承認的,同樣我們也不能承認,必須徹底的堅決的發正念清除。關於舊勢力在情色這方面的安排與迫害,推薦同修們去看《認清色慾心背後舊勢力的安排》這篇交流文章,個人認為這位同修在這方面寫的比較清晰和全面。

最後想和同修們說,我之所以能找到這些觀念與執著,是因為最近加強了學法,和有針對性的聽同修交流文章,建議如有和我一樣哪方面干擾比較強的同修,也可以在學好法的基礎上,有針對性的聽聽同修交流文章,這樣可以幫助自己儘快找到執著提高上來。

以上僅為個人現階段所悟,如有不當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7/13/185857.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