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三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前幾天我村幹部叫我去村委會,我去了後看到鄉政法委書記在等我(還有村支書在旁)。他直接給我說法輪功的事,說上邊來的名單有你,需要你簽字。我說:甚麼字我都不簽。法輪功教人做好人,你問我在村裏甚麼樣,法輪功都是好人,全世界都在煉,我不簽。他說不簽不行。村支書就把我叫到外屋說,你還是簽上吧,回家該怎麼煉還怎麼煉,不簽他們會找你麻煩的,盯著你、監控你,你們就更不方便了。我堅決不簽。他好話壞話說了很多,把我說迷了,最後他說別人替你簽了吧。當時,我起了怕這怕那的各種執著心,沒了主意,沒了正念,最後默許了大哥(親哥)代簽了。回家後,我一宿沒睡好,越想越感到不對,真是後悔的不行。我修了這麼多年還能做出這事,代簽不也是簽了嗎?配合了邪惡,我對大法犯了罪,給大法抹了黑,對不起師父。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痛悔自己的罪錯,今後我堅決不能再這樣做了。現在嚴正聲明:我給邪惡簽的字一律作廢。今後真心學法、修煉,精進實修,彌補過錯,做師父的真修弟子,跟師父回家。

劉宗禮 2020年6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修煉了17年。在2020年6月17日早8點30分,3警察闖入我家,問我:還煉法輪功不?我回答:煉。他們要強行去拿大法書和師父法像,被我制止。然後他們把我綁架到派出所,詢問我為甚麼要煉法輪功?我就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都認真的聽著,把我講的都記錄下來,最後讓我簽字。當時我想:我講的都是真相,是事實,簽就簽。然後他們又對我強行採血、採指紋和摁手印。幾個小時後把我送回家。回來後我與同修交流,才認識到我不應該簽字,邪惡強行對我採血、採指紋和摁手印都是對我的迫害。現在我嚴正聲明:在派出所我被強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學好法,修好自己,緊跟師尊,堅修大法到底。

楊桂珍 2020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5年10月16日開始修煉的,今年75歲。今年5月4日早晨我和同修交接真相資料過程中,被公安分局便衣將全部真相資料、光盤、真相幣、護身符搶走,將我綁架到派出所。我當時正念不足,到了晚上8點來鐘,在他們的要求下我簽了不該簽的字。回來後我很後悔,接下來20多天,派出所、社區、居委會、單位人員等一撥接一撥來我的住處騷擾,強迫我在「轉化書」等上簽字,我不簽,他們就大吼大叫。直到5月28日,我將「轉化書」等這些字用筆畫掉後,簽了名字。但是我認識到這樣做也不對,不應該簽字。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特此嚴正聲明:我那些簽字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做好三件事,用大法指導自己的思想和行為,精進實修。

丁香珠 2020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6月23日上午10點到公園講真相,被人誣告,被110警察綁架到派出所。翻我的包,把我的5本真相冊子、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還有115元真相幣全部扣下。他們問我姓名、年齡、家庭地址,我都拒絕回答,也不配合,一直在發正念,給我照相也查不到信息。後來到下午4點多查到了信息,和我家人聯繫接我回去,家人沒接電話。後來讓我簽字後,我出來了。由於我修煉不精進,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告發我的人也造了業,在派出所我也沒給警察講明白真相,沒能制止他們對大法犯罪。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高學棋 2020年6月25日


嚴正聲明

今年6月初,居委會4人突然來我家,要我在「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上簽字。我斷然拒絕,說:我要修煉,決不在「不修煉」的保證書上簽字。幾天後,他們又來我家讓我簽字,我仍不簽字,說:我從來沒做過任何壞事,決不簽字。他們說你不簽字也可以,你只要按個手印就可以了。我當時沒有弄明白怎麼回事,就糊裏糊塗按了手印,他們就走了。過後我想這事不對頭,和同修們交流後,認識這是他們的圈套,我不應該配合邪惡。現在嚴正聲明:我被騙按的手印全部作廢。我決心繼續修煉大法,今後要多學法,在法上提高自己,決不再上邪惡的當,我堅修大法到底,決不停步。

全林娣 2020年6月25日


嚴正聲明

在1999年7月22日我去省政府上訪證實大法,半路被截回,被關在市公安局一天一宿後被戶口所在街道接回寫「保證書」(保證不煉功、不再去北京上訪)才允許回家。當時我怕家人擔心,於是玩文字遊戲違心寫了「保證書」,對不起師父。在2001年妹妹被關押在勞教所時,警察要我罵師父才允許我接見,為了看妹妹,我配合了邪惡,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現在我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特此聲明:以上我一切不符合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警醒自己,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走正今後的修煉道路。

李銀春 2020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派出所3警察到我家騷擾,我沒有讓他們進來,把門反鎖後從後門走脫。可派出所的人天天開著警車到家門口來,限兩天時間讓我寫「三書」,如果不寫就給放到網上。我沒辦法違心寫了「三書」,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向內找自己是修煉有漏,有妒嫉心、怨恨心、色慾心等很多人心,我沒修好被鑽了空子。現在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文字全部作廢。以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嚴格要求自己,學好法,向內找,精進實修,堅修大法到底。

李海靜 2020年6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76歲。由於從小受中共邪黨文化洗腦、灌毒,加之1999年「7.20」江魔頭發動對法輪功滅絕人性的迫害,撒下彌天大謊,我被邪黨的謊言蒙住了雙眼,迷失了心智。大法弟子慈悲的向我講大法美好、被迫害的真相,勸我三退,我卻說了對大法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話。如今我徹底明白了真相,也有幸走進了大法修煉。現在我向師父懺悔,表示深深的痛悔。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的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一修到底。

林桂榮 2020年5月25日


嚴正聲明

2019年末,社區人員不斷騷擾我,讓我去社區,因我學過法輪功而被非法關押過,就讓我寫「不學不煉」的保證書,我說不會寫,他們有個人就代我寫了,之後讓我簽字、按手印,又讓我讀一遍並錄製視頻,當時我讀了頭和尾。我說了對大法、對師父不敬不利的話,非常愧疚。之前我還去過派出所做了「不學不煉」的筆錄。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寫、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對師父和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王瑞環 2020年6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被邪黨關押在監獄期間,在長期強制不讓睡覺折磨和各種高壓下,在神志不清時,我做了有損師父、有損大法的最可恥的事,向邪惡妥協了。2017年出獄後,由於執著於面子心,怕同修瞧不起,一直沒有公開聲明,也沒有抓緊實修做好三件事,愧對師父、愧對大法,對自己不責任。我現在嚴正聲明:在魔窟裏我被迫所說、所寫、所在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失,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完成歷史使命。

支佔民 2020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兩年前,我和同修學法時被邪惡綁架,關了6天後被送入拘留所,幾天後放回。在此期間,儘管我和同修們竭力維護大法講真相證實大法,可是邪惡還是強制我們照相、體檢、按指紋、填寫各種表和資料,配合了邪惡。此後在怕心、人心驅使下,還做了許多不符合大法的錯事。我越想越對不起師父。在此嚴正聲明:我違心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努力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蕭玉玲 2020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在2001年春我被邪惡綁架至洗腦班迫害,因放不下人的情,怕被勞教,配合了邪惡,違心寫了「不修煉」的保證,做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後來大約在2003年,單位又叫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我不配合,別人叫科長代寫的,叫我簽字。因有怕心、有情、對法不堅定,我配合邪惡簽了字。現在我誠心向師父認錯,嚴正聲明:以前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文字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任春蘭 2020年6月25日


嚴正聲明

在大法洪傳時我煉過法輪功,在邪黨打壓下我放棄了修煉。2020年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又從新開始修煉。可是邪黨惡徒強迫我簽字放棄修煉大法,並拿我的家人相威脅。由於我脫離大法多年,沒有正念,無可奈何簽了字。過後我非常後悔。我知道這麼做是背離師父和大法,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在此嚴正聲明:我所有的簽字全部作廢。我今後一定好好學法,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真正做一個實修的大法弟子。

李定珍 2020年6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發放真相資料被人誣告,被監控排查發現後,在2020年3月13日晚被公安局夥同派出所非法從家中綁架、抄家,在公安局關押14小時。我由於怕心和親情的執著,違心寫了「保證書」。這是我最大的恥辱,被邪惡鑽了空子迫害。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文字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以實際行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張永芬 2020年6月26日


嚴正聲明

在迫害中,由於自己近段時間主意識不強,出於私心、怕心、爭鬥心、怨恨心等人心,在這樣強烈的心態下,我配合警察走過場,說了和做了不符合大法的言行。通過學法和與同修交流,我才認識到錯了,我不應該配合邪惡的要求。現嚴正聲明:在壓力下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影響和損失,走師父安排的路,堅修大法到底。

李彩瓊 2020年6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沒學好法、不精進,在親情執著下,在家人逼迫下,我違心按社區的要求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事後我立刻悟到:我向邪惡妥協,是給大法抹黑,給自己修煉留下了大污點。在此我嚴正聲明:我寫的「保證書」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走好師父安排的修煉路,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一定要學好法,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田力榮 2020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在1999年我進京上訪被截回,被非法拘留15天。出拘留所時讓我簽字,我說不會寫字,是家人代簽的,但我沒從根本上否定迫害。後來我被構陷、綁架到派出所,兒子花錢把我要出來,讓我帶孫子,不要煉了,我就再沒煉,直到2009年我又從新走回大法修煉。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做、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謝淑賢 2020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2020年4月8日鄉政府4個人突然來騷擾,問我還煉不煉?我沒回答。他們就把事先寫好的一張紙讓我簽字,當時我甚麼也沒想就簽了。他們走後我很後悔,我煉功這麼多年了,怎麼這麼差勁,我是師父的弟子,怎麼不證實法呢?現在我聲明:我所簽過的字作廢。我要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信師信法,堅修大法,跟隨師父回家。

辛淑芬 2020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一天派出所警察來騷擾,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沒有回答,他就讓我家人簽字,說不煉以後就不找你了。當時我沒正念,默認了。過後我很後悔,自己這麼不爭氣,真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淑豔 2020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2020年5月17日下午,我去取同修不能上網看真相的筆記本電腦時,被人誣告,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關押1天多,被非法審問。同時警察還到我家搜走了一些真相福字、真相畫片和真相幣等。現在嚴正聲明:在這期間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簽字全部作廢。精進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最後的路。

霍建華 2020年6月26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精進,我沒有做到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尤其前幾年我混同於一個常人。當邪惡非法來我家騷擾時,我無知的配合了邪惡,說了和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張金鳳 2020年6月26日


嚴正聲明

今年四月初的一天,村委會的人來我家,他們手裏拿著幾張甚麼文件讓我填,可能是「轉化」之類的,我說我不能填。丈夫怕他們找麻煩,就跟他們去村委會代我簽了名字。過後我很後悔,應該阻止丈夫別去。我不認可他代簽的名字。現在嚴正聲明:以前丈夫代我簽的一切名字全部作廢。我堅修大法到底。

王雪雲 2020年6月20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修煉有漏,近段時間主意識不強,出於私心、怕心、爭鬥心、怨恨心,派出所讓我去簽字,我就寫了「拒絕」兩字,自認為是對的。通過學法交流,我認識到錯了,不應該配合邪惡簽字。現在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隨師父,堅修大法到底。

方春蓉 2020年6月16日


嚴正聲明

在2008年8月17日我在街上發真相資料被派出所警察非法綁架、關押了15天。在放我時,警察逼迫我在一張不知道寫甚麼的紙上按了指印。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在此嚴正聲明:我按的指印及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從新修煉,加倍彌補過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賴勝蓉 2020年6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村的村幹部受上邊的指使,多次上門非法騷擾,找我問我女兒「還煉不煉法輪功」(女兒在外地)。由於怕心和情,我學法也不精進,對法不堅定,我在女兒不知道的情況下替她寫了不該寫的東西,也說了一些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話。在此聲明:我代女兒所寫、所簽、所說的一切全部作廢。

韓鳳華 2020年6月22日


嚴正聲明

在2001年時,當地派出所的人非法到我家,對我施加壓力、恐嚇,我由於害怕,就把大法書交到派出所了。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今天起多學法,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按師父的要求去做,多救度眾生,跟師父回家。

劉玉芝 2020年6月20日


嚴正聲明

在1999年邪黨迫害後,社區找我談話,然後要我簽字。當時我沒多細想就簽了字。現在和同修切磋交流,才認識到我簽字是錯誤的。在此我嚴正聲明:在邪惡面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信師信法,做好三件事,做真正實修的大法弟子。

李釵妹 2020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因手機信息被監聽,遭警察非法綁架、抄家,並在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一天。在邪惡的逼迫下,我違心的在所謂「審訊筆錄」上簽了字,配合了邪惡的要求。我嚴正聲明:我在邪惡逼迫下簽的字全部作廢。今後要努力學好法,做好三件事,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圓滿隨師還。

張錫雲 2020年6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在外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我被警察非法綁架、關押。因我法理不太清,利益和親情沒放下,我配合了邪惡的要求。現在聲明:我所說、所做、所寫的對師父不敬及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都作廢。從新修煉,做好三件亊,彌補給大法造成損失,跟師父回家。

黃秀珍 2020年6月22日


嚴正聲明

2020年6月22日,村支書帶領協警非法上門騷擾。當時只有兒子一人在家,他們威脅兒子代我簽了字。這不是我的本意。現在聲明:兒子代我簽的字和以前我所說、所寫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論全部作廢。否定舊勢力的干擾迫害,走師父安排的路,堅修大法到底。

李桂芝 2020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99年7.20迫害以前學大法,後因家庭原因自己沒過去,放棄了修煉。之後自己做了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事。現在心裏感覺很是對不起師父,覺的很慚愧。特此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重新修煉,請師尊放心。

秦寶靜 2020年6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但1999年7.20江氏惡棍發動迫害法輪功後,我被迫放棄了修煉。現在我覺醒了。在此聲明:在那段日子裏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我現在真正再修煉法輪大法,堅修大法到底。

陳水玉 2020年6月26日


嚴正聲明

在壓力下下我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師父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愧對師父的救度之恩。今後我一定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請師父放心,弟子堅修大法,誠心不變。

孫秀麗 2020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這些年我迫於邪黨的壓力和親情的放不下,我在「三書」上添寫了名字。我對不起師父,我背叛師父和大法了。我以前所寫的、所做的一切對師父、對大法不利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做好三件事,相信法輪大法好,彌補過錯。

高會芹 2020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因兒女情沒放下,在壓力面前違心的說「不煉了」。我非常痛悔自己的行為,整宿睡不著覺,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我所有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真心堅定修煉法輪大法,彌補過錯。

初釗賢 2020年6月26日


嚴正聲明

派出所兩個警察和一個村幹部於2020年6月26日下午6點左右到我村非法騷擾,我簽了他們給的文件(我沒看,因不怎麼識字)。過後我後悔。現在我嚴正聲明:我所有簽的文件和回答警察的問話全部作廢。

黃美姣 2020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2020年6月22日,我地村支書帶著協警非法到我家,威脅我的家人在我不在家的情況下簽了字。在此聲明:家人代替我簽的字全部作廢。我否定邪惡的迫害,堅修大法,跟師父回家。

鄧豔輝 2020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去年臘月邪惡來我家非法騷擾、叫我簽字,我就簽了。今特此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簽名全部作廢。以後要多學法,彌補過失,跟師父回家。

白景蘭 2020年6月26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在拘留所被騙所簽的字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表示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喜玲 2020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因講真相被非法綁架到當地派出所。我在逼迫下所寫(簽字)、所按的手印特此聲明全部作廢。我堅修大法到底。

張淑芳 2020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在壓力下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以後要加倍彌補過錯,緊隨師父回家。

解秋芬 2020年6月27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