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我是1995年得法的。99年7.20江氏集團對大法和大法弟子全面鎮壓和迫害後,我在壓力下放棄修煉有6年的時間,2005年才從新走了回來。由於走了彎路,想儘快彌補,做事心強,加上學法較少,因此我在隨後的幾年裏,做了很多錯事。2006年,我因講真相被人舉報,由於有怕心,我在警車上把身上的大法資料悄悄地扔出車外或塞在車座空裏。晚8時邪惡要抄我的家,讓我領著他們去,由於怕心重,我配合了邪惡。當他們把我的大法書、師父法像、法輪圖、師父講法錄音帶、煉功帶及《明慧週刊》等全部抄走時,看著他們的惡行,由於有怕心,我沒一點護法的意識和行為。還有一次,我去貼真相資料,被邪惡綁架到派出所。由於怕心太重,我找機會把剩餘的粘貼給毀掉了。一次,我在一個小樹林裏打真相電話,被兩個警察跟蹤,我翻牆走脫,匆忙中將藏起來的打真相的手機、護身符、真相幣都失去了,使大法資源受到了損失。回顧自己的修煉過程,我愧對師父、愧對大法。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張淑芝 2020年6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19年初外出發放真相資料時,由於當時人心太重,在狀態不好的情況下,被人舉報,被帶到當地派出所。當晚警察非法抄家,搜走我十幾本珍貴的大法書。當時我被帶到邪惡的法制中心,最後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以病業假相的形式出了黑窩,但卻留下了「取保候審」的尾巴。在這期間,邪惡人員不斷的上門騷擾。到了年底,我又被當地派出所以結案為名騙去,等待我的卻是非法拘留一個月。當時我就被帶到當地拘留所,期間又簽寫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文字性東西。半年多過去了,每當想到此事,我心裏非常難過,意識到這是怕心、自我保護的心,說白了就是自私的心在作祟,深感對不起師尊的慈悲救度。嚴正聲明:我在怕心、私心驅使下在邪惡黑窩裏所簽寫的一切有損於大法、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今後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李小菊 2020年6月19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我去省政府反映情況,被本地公安局接回後,被逼寫了「不煉了」的所謂「保證書」。2000年底,我去北京上訪被抓回,在本地看守所寫了「保證書」。在看守所期間,610的人來提問我時,我有出賣同修、推卸責任的行為。2007年,我因發真相資料被抓,被勞教了兩年。邪惡把我的腰打壞了,讓我寫「三書」,我不寫也不簽名,最後警察寫好,強迫我按了手印。我嚴正聲明:之前我所寫的「保證書」、所按的手印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走回修煉,真正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賈興華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好多執著心沒去,正念不足、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2019年9月,學法點被查抄,我和兩名同修被綁架。警察搜出資料時讓簽字,我簽了。他們還說是一般違紀治安條例,年齡大了不拘留,讓我簽字。由於怕心、愛面子心指使,我違心地寫上「遵守一切合法的法律法規」,之後簽了名。簽過字之後,我悔恨極了,覺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救度。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信師信法,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救更多的眾生。

王玉琴 2020年6月1日


嚴正聲明

6月15日,鎮政府書記、村幹部等人到我家來,問我還煉不煉了?我因為有怕被迫害的心,就違心的說:「你們不讓煉就不煉了唄。」過了一天,他們又叫我和家人到某市去,說是中央政法委的人來,我又配合了他們。在那裏,有人問我:「甚麼時候煉的功?為甚麼轉化?」家人說:「是別人勸說的,為了孩子的前途。」我沒說話。他們還問我法輪功好不好?我說:「沒想過。」我錯了,沒有維護大法、證實大法。我嚴正聲明:我所有違心說的、做的那些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馮紅玉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2020年6月10日中午,我村大隊書記給我兒子打電話,讓我去大隊簽字,說甚麼以後不找我了。我去後,他們給了我事先打印好的三張紙,叫我簽字。我沒看,就寫上我的名字了。過後我才知道,那是叫我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我上當了,我很後悔,沒有認真對待這件事情,關鍵時刻,被邪惡鑽了空子,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做、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要修好自己,放下人心,多救人,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豔芹 2020年6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是98年得法的。由於修的不精進,不會向內找,導致執著心長期不去,被邪惡鑽了空子,一次次的被綁架。最近,我又一次被綁架,由於有怕心,用常人的辦法,花了錢,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並簽了字、按了手印。我真是對不住師父,對不住自己的眾生。嚴正聲明:我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信師信法,放下一切執著,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修好自己,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師父回家。

譚玉玲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2020年5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派出所兩名警察來我家,一警察對我說:「你煉法輪功,在『保證書』上簽字、按手印後就給撤案了,以後就不找你了,也不影響孩子上學、上班了。」我說我不會寫,警察就在「保證書」簽上了我的名字。我由於有怕心,放不下親情,就配合警察按了手印,真是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做、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學好法,修去人心,精進實修,彌補過錯,跟師父回家。

劉桂蓮 2020年6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15年因訴江被派出所綁架,並在2016年以所謂「緩刑」名義被邪惡持續騷擾、迫害。由於自己不夠精進,有怕心,主意識不強,我在警察的脅迫下違心的簽過所謂的「三書」,在其中說了對師尊和大法不敬的話。嚴正聲明:我之前受邪黨脅迫所簽的「三書」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精進實修,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定走好師尊安排的路,修好自己的同時清除邪惡,多救人。

張昊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邪惡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我被綁架入獄,在獄中受盡嚴重酷刑摧殘。邪惡要我交出我站學員名單,我始終不說,幾次被打得昏迷不醒。有一次,我被打得幾小時不醒,醒來後迷迷糊糊的,邪惡拿給我幾張寫好字的紙,我不知是甚麼,就在上面簽了字,按了手印,後來才知道是「三書」。這是我嚴重的錯誤,我錯了。嚴正聲明:該「三書」作廢。我要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喻肇基 2020年6月16日


嚴正聲明

2016年5月份左右,我們村的村幹部受當地派出所的指使,叫我到派出所去一趟,說要我和派出所長合影甚麼的,我拒絕了。不曾想當年的七月份,當地派出所所長帶著幾個人深夜闖入我家,說合個照就沒事了。因為我沒有重視學法,正念不足而妥協了。我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父,給大法抹了黑。嚴正聲明:我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事作廢。以後我要好好修煉,聽師父的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衛華 2020年4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9年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一年三個月,在這期間,因有怕心違心的寫了「四書」。出來那天,勞教所又叫我寫了一句「不承認宇宙大法」的話。到了居委會辦事處,又叫我寫,保人是我大姐代寫的,我簽的字。通過同修們的幫助,我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寫、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與共產邪靈徹底決裂,堅修大法到底。

何秀麗 2020年6月20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五年我參與訴江後,派出所來家裏騷擾讓我簽字,我不配合,丈夫非常害怕,他就代我簽了。當時覺的也不是我簽的就沒在意。過後與同修切磋知道自己錯了,雖然我沒簽字但我沒有阻止丈夫的行為。從大法弟子角度看,間接配合了邪惡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我嚴正聲明:丈夫替我簽的字及我所有不符合法輪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修好自己,完成使命,跟師父回家。

陳福珍 2020年6月19日


嚴正聲明

2020年6月15日上午10點多鐘,因訴江本地鄉政法委、村幹部4人到我家來,讓我簽字,好像是「三書」,要不簽就得被帶到市裏洗腦班,要不就影響孩子工作、生活。沒有辦法,好心的家人同修就代我簽了。我很難過很傷心,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以後堅定實修,跟師父回家。

朱德清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今年過年前,本地大隊支書、派出所、公安局、檢察院的共四人來我家,對我進行欺騙、威脅。由於不願失去自由,不願影響家人生活等執著心不去,我違心的給邪惡簽了所謂的「三書」、按了手印。事後我非常後悔。嚴正聲明:在邪惡脅迫下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徐德敏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2020年6月15日上午10點多鐘,因家人訴江,本地鄉政法委、村幹部4人到我家來,讓親人簽字,好像是「三書」,要不簽家人就得被帶到市裏洗腦班,要不就影響家人的工作、生活。沒有辦法,我就代親人簽了。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以後堅定實修,跟師父回家。

杜偉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邪惡上門騷擾時,因怕心和親情沒有放下,怕外甥失去工作,我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情:邪惡讓簽的東西自己也沒看就由女兒代簽了,最後讓我按的手印。過後我後悔莫及,女兒和外甥也很痛苦,他們表示繼續支持我學大法。在此嚴正聲明:女兒代簽的字及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放下執著,一定堅修大法到底,不負師恩。

彭元美 2020年6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在發放真相資料救度眾生時,被便衣警察跟蹤、監控、拍照,後被非法綁架關押、判刑。因我有很重的怕心和其它執著心,使自己做了不符合大法之事,我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通過學法和同修的幫助,我明白自己錯了。特嚴正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信師父,堅修大法到底,努力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李梅英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8年秋得法的。1999年7月20日迫害開始後,我被610綁架到洗腦班。在高壓下,我向邪惡承諾「以後不煉功了」,還燒了大法寶書。現在回想起來,我心裏實在太難受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堂堂正正的跟著師尊修煉法輪大法,隨師父回家。

郝廣春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2020年5月19日,在派出所警察讓我簽字,不然對我的子女、孫兒當兵、參加工作有一定的影響,在他們的威迫下只有簽了字,但是我手是簽了字,內心是不願意的。我特此聲明:我對警察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徹底作廢。回來以後,我發誓一定要學好法輪大法,跟師父修煉到底,圓滿功成。

梁潔芳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2020年6月15日上午10點多鐘左右,因親人訴江,本地鄉政法委、村幹部4人到我家來,讓親人簽字,好像是「三書」,我怕親人被帶到市裏洗腦班,就代親人簽了。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我嚴正聲明:我替親人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以後堅定實修,跟師父回家。

杜偉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以前因為我學法不精進,邪惡來我家時,產生了怕心,讓我按手印,還對說我:「以後你不能再煉啦」。我也沒說話,就按了手印。想想我真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對不起自己。我嚴正聲明:我按的手印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謝經芝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實修不夠,法理不清,人心太多,被邪惡綁架迫害。在監獄裏,我承受不了痛苦的迫害,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更可恥的是,我還配合邪惡錄了像。我嚴正聲明:在監獄裏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此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修大法到底。

秦漢梅 2020年6月16日


嚴正聲明

2020年5月4日,警察在檢查我的身份證的時候,證件顯示異常,警察問我:現在還煉不煉,寫過「保證書」沒有,我說「以前寫過」。說完我就覺的自己錯了,配合了邪惡,就不再回答。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從新做好,堅修大法到底。

秦靜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二零二零年四月下旬,邪黨警察從老家打來電話騷擾我兒子,問他:「你媽還煉不煉法輪功?」兒子為了保護我,就說「我媽媽不煉法輪功了」。我嚴正聲明:以前兒子替我說的「不煉法輪功」的話及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堅信師父,堅修大法到底。

張桂芝 2020年6月15日


嚴正聲明

2019年8月31日我和同修貼不乾膠,被派出所警察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因我對利益和親情沒放下,配合邪惡寫了「保證書」。現在想起真後悔,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專心修煉,圓滿跟師父回家。

周玉軍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非法綁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我被邪惡強行簽了字、按了手印。我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現在聲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程淑平 2020年6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2018年5月12日與同修講真相,被非法綁架到派出所之後,問我資料哪來的,我承認是我拿來的,邪惡讓我簽字,我就簽了。當時由於法理不清,沒認識到這是配合邪惡的行為。我現在聲明我簽的字作廢。從新做好,堅修大法到底。

任淑芬 2020年6月20日


嚴正聲明

本地政法委人員到我村大隊,要求我放棄修煉,由於親情的影響,兒子替我簽字並說「不煉了」,我沒有阻止。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魏蘭英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以前在邪惡壓力下我曾給邪惡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敬師、不敬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知恥而後勇,彌補過失,敬師敬法,精進實修,做師父的真修弟子,兌現史前的誓約,圓滿隨師還。

邵本軍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2020年6月16日,本人因怕心在區國保大隊簽了不該簽的字,給大法抹黑,給師父丟臉,同時失去了大法弟子的尊嚴。現很痛悔,聲明我簽的字作廢。弟子一定要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陳秀萍 2020年6月19日


嚴正聲明

本地政法委的人員到我村大隊,要求我放棄修煉,我簽了字,也說「不煉了」。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崔蘭芹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被邪惡非法綁架迫害時,我說了「不煉了」的話,並簽了字。現在我嚴正聲明我說的「不煉了」的話及簽字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余蘭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我家人代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我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損失。

楊國梅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下所做、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鄭重聲明全部作廢。今後我要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劉俊賢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在壓力下所說、所做、所寫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在最後的關鍵時刻做好三件事,將功補過,堅修大法到底。

王素梅 2020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下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師父、對大法不利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今後一定要堂堂正正堅修法輪大法到底。

應桂葉 2020年6月18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