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陳文睿事件的大組學法交流發言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三日】

一、我和陳文睿的短暫交流

五月七日下午,我到同修家裏拿真相資料,住在那裏的陳文睿正在和同修所謂交流。當時在場的,先後有四位同修。

陳文睿自稱是開著修的。她誇獎某修煉八年的同修精進,「就像修煉了二十年的老同修。」誇各位五、六十歲的阿姨同修看起來只有三十多歲。她說自己被師父點悟將去意大利留學,為未來的人類設計大品牌服裝,云云。她說看到日本的修煉整體有問題,聲稱師父點悟她來日本,一脈帶百脈,把大家往高層次帶一帶,等等,神神叨叨。然而這些通常是中共特務慣用的話術和伎倆,卻讓當時在座的學員深信不疑、欣喜若狂。

我在對大家修煉狀態暗自驚訝的同時,由於初次見面,不想讓大家掃興,沒有指出陳文睿言論中不符合大法、不符合邏輯、也未必符合事實的地方。

陳文睿自稱來自南京、認識世界各國眾多同修。我講起去年川普總統接見過的南京同修張玉華,她丈夫馬振宇是南京十四所的總工、雷達方面的專家,現在還在冤獄中。陳文睿卻不知情。

陳文睿的解釋是,說自己出國十年,在國內的時候還小,不知道社會上的事情。我納悶之餘轉了話題,講起自己修煉中的神奇經歷,並把自己拍到的法輪照片和錄像與大家分享,就離開了那裏。

後來事情越鬧越大,我三次被拖到陳文睿及其追隨者的交流群裏,直到我表示「這裏不是中共國,強制洗腦非法,再拖我進來我就要去報警」,他們才把我踢出來,同時立即刪除我和其他反對他們行為的同修的留言。

在這期間,當我和一位熟悉的同修用手機交流,講到陳文睿事件是大陸國內( 陳宇雷)國外(陳文睿)執著心很強的學員被利用,裏應外合來搞亂海外,日本同修人心凡重捲入其中。這種時候手機經常發生故障,通話被打斷、錄像功能突然消失、信息收不到等情況時有發生。

直到現在,陳文睿和被她蠱惑、脅迫的追隨者,在明慧發文後還不收手,繼續妖言惑眾,在已經被各媒體和項目屏蔽的情況下,完全無視明慧的提醒,遲遲不能冷靜下來向內想一想,自己錯在哪裏、為甚麼錯的。

二零一八年神韻演了《烏雞國除妖》。烏雞國連年乾旱,國王晝夜焚香祈禱。忽然來了一個道人,自稱來自終南山,能呼風喚雨,點石成金。國王請他登壇作法,果然大雨滂沱。國王便與他結為兄弟,同寢同食。

然而兩年後,道人將國王推下井,自己變作國王模樣,佔了烏雞國的江山。而王后、王子、大臣們都被蒙在鼓裏。

唐僧師徒路過時,國王已在井中浸了三年。於是國王向唐僧托夢申冤。後來,孫悟空向太上老君求來還魂丹,救活國王。師徒四人收服妖怪之後,烏雞國國王重登寶座。

烏雞國國王是不是像我們一些同修,遇到大關大難,不知找自己的過錯、向師父虔誠懺悔,反而因執著小能小術,誤信妖邪,引狼入室,讓另外空間的邪惡殘餘把你當目標來毀壞。

出於不願意看到日本的修煉環境被破壞,提醒被亂象帶動的同修,所以我寫出自己的經歷和感想,希望能幫助把這一段時間的干擾畫上句號。

二、每個被捲入其中的同修的責任

明慧編輯部六月二十一日的文章《演講亂法是歷史的教訓》,措辭嚴謹。我也曾經認為佛學會行事魯莽。現在看來,孫悟空打妖怪,天經地義。

大法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師父要度的是所有人。明慧並沒有把陳文睿推出去的意思。還是學員,就還有修煉的機會。但是陳文睿因為疫情而短暫逗留日本,就寫文章自稱「日本大法弟子」,繼續混淆視聽。

明慧表示「希望我們大家相互善意提醒,不再給邪惡的東西提供市場。」明確指出這件事情的背後有「邪惡的東西」在操縱。這個時候如此提醒日本學員和其他地區的有關學員,是大法慈悲與威嚴同在的體現。

明慧編輯部二零一三年《演講亂法》一文裏面說,不要把不知底細的人往同修家或資料點領。這雖然主要是針對大陸的險惡情況說的,但是對海外也有一定的借鑑作用。

因為邪惡虎視眈眈,特別是在即將解體的最後瘋狂時刻,一些能力較強、擔當大法重要工作的同修,更是邪惡利用各種手段攻擊的對像。佛學會和亞洲天國樂團對有關同修的處理意見,是對同修的珍惜與保護,當事人如能心存感恩,冷靜下來,放下常人中的名、利、情,也放下修煉人中的名、利、情,會有更多的時間做好三件事。

長期以來,學員中有些人打著修煉的幌子,其實並沒修,這是混跡其中,甚至做邪黨的耳目。這些人不信師不信法,而又表現的非常積極,還謊話連篇。他們感受到真修弟子的寬容慈悲,有時會動真修的一念,可是面對名、利、情時,就又把生命的真念、來世的真願忘於腦後了。

法輪功修煉者不要世間的政權、只要回歸天國世界,對此他們並不相信。他們對圓滿無法理解,認為當皇帝、享受人間榮華富貴,才是人生的目地。因為歷史上的緣份以及定性後的可怕後果,師父一直在給他們機會。但是機會越來越少。

同修有時候所謂的病業關,其實是去人心、淨化身體、長功、上層次,但如果你不悟、抓住執著不放,「管它是甚麼呢,把病治好就行了。 」話脫口而出,就掉到常人的層次上去了,關難也就撤掉了。

如果犯了不二法門的錯誤,法輪就會變形。法輪被收走,人的這面也不知道。沒有了師父下的法輪機制,雖然自稱大法弟子,其實已經是常人。過去所做的證實大法的事,可能會變成人間的福份,卻和修煉沒有甚麼關係了。錯過這萬古機緣,讓眾神傷心失望,留給自己的是將來的永遠痛悔。背棄神的誓約,辜負宇宙的重託,後果很嚴重。

修煉就要耐得住寂寞。吃虧、吃苦、受委屈,都是在修煉中。整天聚會聚餐,吃吃玩玩、講講笑笑就修成了?哪有那麼容易的事?!把為某一個人辯護比作「四二五」護法,這是嚴重的自心生魔,自己把法擺到哪裏去了?

我們是修煉中的人,並沒有達到圓滿、開功開悟。各種常人的執著心都在,只是被削薄了。修煉的人也是在迷中,對於遇到的任何人或事,都有一個或長或短的認識過程。但是,正法修煉已到最後關頭,時間非常緊迫,所以目前的事情,認識過程宜短不宜長。師父講過:「宇宙中有一個特定的東西,就是誰業力多誰就是壞人。」[1]

唐僧取經九九八十一難,同修也是一關一難一層天。取經團隊中每一個人在妖怪面前的表現,比如,唐僧憐惜千變萬化的妖怪,姑息養奸;豬八戒色心不去,和蜘蛛精勾勾搭搭;沙和尚一味埋頭苦乾做事,人妖不辨;裏面都有同修的影子在。帶我們走出迷障的,只有師父,只有大法。

一點小挫折,打擊的是整體。希望我們都從新振作起來,不要消沉。珍惜師父的慈悲,珍惜最後的時間,兌現誓約,救人搶人,共同精進。做好三件事,一切盡在其中。堅持修煉到最後,跟師父回家,就是我們今生今世最大的幸運與榮耀。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