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神木鎮趙文彪、張廣田生前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陝西報導)陝西神木市神木鎮法輪功學員趙文彪,多次遭非法關押和酷刑迫害,於二零一四年黃曆五月終因傷重不治,含冤離世,時年50歲左右。

神木鎮法輪功學員張廣田,長期以來多次遭到了中共邪黨的殘酷迫害,於二零一八年春季含冤離世,終年66歲。

一、趙文彪屢遭酷刑迫害傷重離世

趙文彪,男,神木縣(現在稱神木市)人,家住神木鎮,擔任某國營企業車隊大車司機,於一九九七年前後得法修煉法輪功。他為人直率豪爽,待人誠懇。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之後,趙文彪因堅持不放棄信仰,至少八次遭到邪黨人員的非法關押和折磨。

二零零一年十月趙文彪被神木國保警察孫志龍、解增學(此二警察多次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是早期迫害神木市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打手,曾被邪黨表彰)綁架,非法關押在神木看守所。期間趙文彪被雙手背銬吊起來毒打,肋骨被打斷。就連和趙文彪一起被關押的殺人犯都看不下去,對同監室的其他法輪功學員說:那麼好的一個人,被打得真慘。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下午兩點多,神木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四、五人非法闖入趙文彪的家,強行綁架趙文彪,非法關押在神木驊山看守所40多天。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趙文彪在發真相資料時被人跟蹤,當晚被綁架,在神木驊山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多天,也受到了嚴酷的折磨。因傷重,看守所怕承擔責任,看守所讓家人把他接回家。

即使這樣回家後,不法人員仍然多次到趙文彪家中騷擾他。二零一四年黃曆五月,趙文彪因傷重不治,含冤離世。

二、張廣田生前遭受的迫害

張廣田,男,家住神木市神木鎮呼家圪台村,是一個熱情、樸實、勤勞的老漢。他出生於神木縣南鄉,自幼比較貧苦,少年時學習編製羊毛氈,是一個氈匠。後來曾經挖過煤,再後來又學習泥瓦的技術,在建築工地做泥瓦工。他是一個善於學習、有本事、辛苦謀生的打工人。

張廣田在一九九七年前後開始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鄉鎮書記接到上級下達的迫害法輪功指令,強令張廣田必須放棄法輪功,否則就嚴刑拷打。張廣田說:「頭可以斷,但是我的信仰不能放棄。」後來,張廣田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遭受了很多折磨。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八日晚,張廣田在神木縣公安局附近的電線桿上張貼「法輪大法好」等內容的不乾膠,被神木縣巡警龔栓平等人綁架。後來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入陝西省棗子河勞教所進行迫害。

在被非法勞教期間,有一次,惡警把張廣田吊起來毒打。有個惡警故意衝著張廣田下巴左邊使勁一拳,把左邊牙齒全部打掉;緊接著又朝張廣田下巴右邊使勁一拳,把右邊牙齒全部打掉。其實這是利用專業手法,故意打掉張廣田的牙齒。從此,張廣田身體健康嚴重受損。

中共酷刑:吊掛
中共酷刑:吊起來毒打

這一次迫害中,有很多迫害者遭到了惡報。比較典型的有:(1)參與綁架的警察龔栓平,是巡警大隊機動中隊警察。他在綁架張廣田之後一個月後的四月六日,被人用刀切斷四根手筋、一根手動脈。後來,龔栓平經濟破產,被當地法院宣告為失信人、老賴。(2)在張廣田非法勞教期滿、離開勞教所的時候,那個打掉張廣田全口牙的警察,其自己的全口牙齒突然無緣無故的全部脫落。

二零一零年六月,中共邪黨在榆林市南郊一個旅遊度假山莊成立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頭目叫張中秋,陝西富平人,是邪黨從渭南監獄調來的,此惡警一直以來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逼迫誘騙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曾被邪黨司法部和有關部門多次表彰。這次,此惡人流竄到陝北,參與對榆林、神木、米脂等地的多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張廣田也被綁架至這個洗腦班,遭受了嚴重的欺騙、迫害和折磨。

張廣田屢次遭受迫害,致使身體嚴重受損,於二零一八年春季含冤離世。張廣田生前說,他多次遭到邪黨不法人員的非法關押和酷刑折磨。

張廣田為人忠厚老實,他多年的遭遇和被迫害離世受到了親友的同情。有的知情警察也深表惋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