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迫害致死 哈爾濱市萬雲龍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雙城區法輪功學員萬雲龍,三次被勞教迫害、九死一生,又多次被綁架關押,妻子王麗群被迫害致死,在中共邪黨長期的殘酷迫害下,幾乎也沒有過上一天安穩的日子,身體和精神遭受了難以想像的摧殘,於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含冤離世。

修大法獲新生

萬雲龍, 一九五七年出生,在一九九四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前,曾多種疾病纏身,患有嚴重性冠心病、心律不齊、心臟偷停、癲癇、胃潰瘍等,人瘦的皮包骨,嘴唇深紫,經常嘔吐不能進食,渾身無力,後期嚴重時曾一個月昏死過去兩次。期間尋訪許多名醫花了很多錢也未能治癒,哈爾濱醫大二院的教授遺憾的告訴家屬回家準備後事吧,沒有辦法了,只可惜人太年輕。

那時他才三十七歲。後來在一個遠房親戚家串門時聽說有個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可以去試試。在沒有任何醫治希望的無奈下,萬雲龍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拔了吊瓶上飛機,去參加法輪功在廣州的最後一期學習班。

萬雲龍聽了李洪志師父的講法,短短半個多月的時間,回到家時,他像換了個人一樣。臉色好看了,嘴唇也不那麼紫了,還能吃下很多的食物也不吐了。慢慢的,人也胖了,心臟和胃也沒再出現任何的不舒服,也能正常工作照顧家了,在家人和朋友面前,他就像個奇蹟一樣好起來了。讓這個曾經一度不能接受即將要失去兒子、丈夫、爸爸的家燃起了對生活的無限嚮往,家裏的頂樑柱又站立起來了。

萬雲龍修煉大法後,嚴格按照大法真、善、忍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親朋好友都感覺到了他的變化。以前久病在床脾氣不好、焦躁不寧,煉功後變得和氣善良、平易近人。認識他的人都說他人老實、實在、樂於助人,是個大好人。

第一次被非法勞教、九死一生

然而,中共邪黨在一九九九年七月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史無前例的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雙城市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去省政府和平上訪請願,萬雲龍也去了,因他修煉早,在當時是法輪功義務輔導站長,他從省政府回來就被綁架了。當時雙城市委書記朱清文,公安局副局長六一零頭子張國富,他們認為萬雲龍是當地法輪功學員的負責人,就把萬雲龍始終當作迫害重點對像,所以他在看守所關押了六個月後被非法勞教兩年,劫持到黑龍江省一面坡勞教所。

在勞教所那裏是一採石廠,那些犯人和法輪功學員往火車上裝石頭 ,三節撬板,石頭都是鐵筐裝的,每筐都是一百多斤,往火上扛石頭,超強的體力勞動,肩膀上的肉皮都磨破了,已經露骨頭了,他受盡了殘酷的迫害。期間家屬托人去看萬雲龍,勞教所的獄警還透露說:「這萬雲龍的嘴可真硬,刑具都用遍了還說煉。」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扛土毛子,比扛石頭輕一點,可是萬雲龍接筐時,兩個打手用手擋住他臉的兩側,不讓看筐,三個普教人員把裝滿兩筐大石頭的筐摞在一起,從站台上砸向站台下毫無準備的萬雲龍背部,只聽萬雲龍一聲慘叫。人被砸傷後還不准出聲,出聲就挨打。

萬雲龍被砸傷後,勞動現場代班中隊長叫張殿君向大隊長劉明江報告,劉說:「不是他們砸你,是你不會接筐。」

就這樣法輪功學員被折磨得死去活來,收工後還要擦地、還要罰站,面向牆立正姿勢站著,不准動,動就打,有專門看管的普教人員,還安排一些普教人員毒打「幫助」。在採石場,六月份的熱天,都穿著條背心,由於吃不飽身體瘦成能看見兩側的肋骨,惡警只讓他幹活不准喝水,讓他挑最大的石筐,扛最大的石塊,走慢了就拳打腳踢。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二零零一年五月,萬雲龍九死一生回到家中,通過學法修心,身體很快恢復健康。

第二次被非法勞教、奄奄一息

二零零一年十月,萬雲龍坐火車去白城,因沒有身份證被搜身,發現了法輪功師父的經文,同時被搶走五千元錢,在長春勞教所被非法關押了半年。辦案人員強制萬雲龍承認兜裏的錢是用作宣傳法輪功的經費,不承認就給上大掛迫害。期間他反迫害絕食,被三次插管灌濃鹽水。由於他不報地址、姓名,被上大掛、關進鐵椅子、拳打腳踢不讓上廁所等,致使他大、小便失禁。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

因他堅持不放棄信仰,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勞教所裏身體被打的骨頭和肉都離合了,殘忍的酷刑折磨的他精神承受到了級限,想到要自殺的念頭,二零零二年五月,惡警強制他扛很粗很大的土袋子,累得他吐了血。從此身體逐漸衰弱,後來又轉到朝陽溝勞教所繼續迫害。

二零零三年薩斯(SARS)時期萬雲龍被迫害得病情嚴重,喘不過氣來,已不能說話,心跳每分鐘一百四十下,被確診為胸積水、心衰等四種嚴重疾病。勞教所怕擔責任,打電話命令家人兩小時內必須將人接走,如果死了他們不負責任。家屬去接人時,勞教所的門衛說:條件不好就別搶救了,之前出去那個,花了兩萬的搶救費,也沒活,白花錢。」

家屬將奄奄一息的萬雲龍接到親戚家調養,萬雲龍由剛開始只能躺著聽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到過幾天可以靠在牆上坐幾分鐘,用小勺喝水,再到後來,慢慢可以自己站著煉功,拿書看,吃麵食類的飯……他就這樣保持堅信大法,慢慢調養,三個月後,又一次奇蹟般的生還了,也使親眼看到他情況的親朋好友無不稱奇。

女兒遭恐嚇、妻子被迫害含冤離世

二零零六年雙城市公安局開始新一輪迫害,警車天天停在萬雲龍家樓下,家裏人嚇得不敢讓他進家。他只好把房子賣了,四處打工為生。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五點左右,雙城公安局國保大隊惡人佟會群帶領一夥不法之徒,瘋狂的撲向哈爾濱,夥同哈市的公安,出動數輛警車,將一座居民住宅樓團團圍住,妄圖綁架在此居住的雙城法輪功學員賈俊傑。

九月廿九日下午暴徒們破門而入,賈俊傑不慎從二樓滑下摔傷。佟會群指揮暴徒將賈俊傑的母親桑桂珍綁架,同時將來此訪友的萬雲龍的妻子王麗群(四十八歲、女)及其女兒萬美佳強行綁架至雙城第二看守所迫害。在雙城公安局,一女警不斷恐嚇王麗群說她女兒學業和一輩子都將毀在這裏。

到看守所後,惡警開始有預謀的提審她的女兒,在一間封閉式沒有窗子的提審室,被關進鐵籠子裏,鎖到鐵椅子上。佟會群等沒開燈,而是點了四根蠟,製造陰森恐怖氣氛並恐嚇小姑娘說讓她按照他們的意思簽,說她們一起被抓捕時,一個同修跳樓不是她自己跳的,而是被另一個人推的。她要不按他們意思做就給她安個會電腦做宣傳的罪。

提審時間長達四個多小時,這使王麗群特別擔心女兒。整個下午她坐立不安、精神極度緊張,看到女兒被押回來後她長出一口氣,緊接著身體出現不適症狀,不能說話。報告看守所警察後找獄醫,獄醫沒在所裏,說得等他騎自行車從別處來。家人說人已經不行了,快送醫院吧。獄警不同意,說必須等獄醫來看完了才能定送不送醫院。等獄醫來時已經一個小時過去了。他又掐仁中、又掐腋下的,至少二十分鐘才抬走,其女兒想隨同去醫院,被女警金皖智一把推了回去。就這樣耽誤了最佳搶救時機,王麗群含冤離世。

第二天又提審王麗群的女兒,強迫她女兒在他們寫好的筆錄上按手印,意思是獄警處理的很及時,獄醫很快就來了。小姑娘不同意他們的說法,他們就強迫拽著小姑娘的手按上了手印。國保大隊威脅萬雲龍女兒萬美佳說:「我們能放你,就能再抓你。」

暴徒們極力封鎖消息,掩蓋事實真相。一邊放風說要對法輪功進行大搜捕,一邊恐嚇王麗群的家屬,儘快火化遺體,家屬無奈只好同意。在火化王麗群遺體時,巡警隊一名副隊長帶領四台裝滿警察的微型麵包車現場執勤。當時圍觀的群眾很多。中共邪惡們做賊心虛,惡人金婉智一直不離遺體左右,看著遺體放到爐裏,才長出了一口氣。

據目擊者講:死者脖子右側有傷,臉青黑。據參與此事的警察說:這次事辦砸了,如果沒有一個跳樓的,一個死的,我們能得一萬元獎金。

第三次被非法勞教折磨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萬雲龍因去同修家了解國內賠償法的事被黑龍江省公安廳、哈爾濱市公安局與雙城市公安局惡警綁架,兜裏的兩千三百元取暖費被搜走,並被非法關押到第一看守所。

為了強迫法輪功學員們報出姓名,看守所惡警指使各監號犯人對監號的法輪功學員輪番毒打。五號監的犯人曹志家為逼迫法輪功學員萬雲龍說出姓名,對他大打出手,用鞋的側面立起來往頭上砍並讓他整夜值班,不允許他睡覺。

之後他被非法勞教兩年,劫持到綏化勞教所繼續迫害。家屬探視期間,發現萬雲龍眼角青紫,不敢正常走路,說話聲音小,後了解到被非法關押期間,因不轉化被用電棍電、上大掛、拳打腳踢等各種迫害。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後關押期間因萬雲龍兩次出現呼吸困難而被送進醫院檢查為肺水腫。家屬經過無數次的努力,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萬雲龍回到家中。

被迫流離失所、含冤離世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下午,十幾個警察綁架了租住在哈爾濱市呼蘭利民開發區袁家回遷樓的萬雲龍,非法抄走了雕刻機、法輪功師父法像、所有大法書、上萬件小葫蘆掛件、電腦兩台、現金一萬多、電動車一台、摺疊自行車一台、全新的酒店用品若干箱、私人物品若干等。

萬雲龍被不法警察強制戴著黑頭套劫持走,隨後被綁架到雙城區拘留所,七天後被轉押在雙城區看守所(這期間一直沒有通知家屬)。家屬聯絡不上人,找到轄區派出所詢問情況,派出所說人是市國保大隊抓的。到市國保大隊詢問,讓去拘留所(鴨子圈)找。家屬又去拘留所找,拘留所說沒有這個人。

五月二十日左右,在看守所內,萬雲龍覺得胸悶、不能正常喘氣,被先後帶到雙城急救中心和結核醫院,檢查確診為心衰、心律一百四十、冠心病、胸積水和肺水腫並打了九天針急救(這期間仍沒通知家屬,也不讓見)。後家屬請律師接見當事人並找到所長時,所長說「差點死了」。

六月四日,萬雲龍被轉押到黑龍江傳染病醫院(呼蘭區)。在五月十七日家屬確定萬雲龍被關押在雙城看守所後多次找到「辦案人」(實際上是違法犯罪的作案人)──雙城國保大隊長肖繼田、副隊長王玉彪,但是他們一直閉門不見,電話不接。

在萬雲龍生命垂危的情況下,家屬要求立即放人回家照顧,肖繼田說此案件放不放人他說了不算,讓家屬找省級反邪教協會負責人楊波(省公安廳國保副處長)。家屬找到此人單位,辦公電話接通後謊稱自己不是楊波,也不負責此案件,並讓門衛攔截家屬的再次通話要求。萬雲龍說在雙城被關押期間肖繼田與楊波都曾提審過他,非常不滿意他不配合的態度,並恐嚇他再不配合,把他惹怒了將殃及家人等。

萬雲龍身體處於最危險的情況下,經家屬親人多方周旋才把人接回來,回來後由於他的身體遭受了長時間酷刑迫害流下的陰影,精神上非常恐懼,不敢在當地呆,背井離鄉、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

萬雲龍身體每況愈下,瘦成了皮包骨,眼睛瞪的大大的,於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離世,拋下了接近快90歲高齡的老父親。老人家知道又一個親人離他而去,他悲痛欲絕。

萬雲龍的妹妹萬雲鳳二零一一年十一月遭到綁架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前進勞教所迫害很長時間,身體遭到嚴重傷害,二零一六年她聽說她哥哥又再一次遭到綁架,以及她兒子鞏尊,因控告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也遭到綁架,從而她的精神承受達到了極限,身體狀況極度惡化,僅四個月的時間就離開了人世。

萬雲龍的母親張貴琴,因迫害法輪功這場浩劫 ,使她為兒子遭到迫害而擔憂,老人家精神承受不住從而離開人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