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貧富差距真的比美國低嗎?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7月14日,中國人權研究會發表了《貧富分化導致美國人權問題日益嚴重》的文章,稱美國基尼係數已經達到0.482,遠遠超出0.4的國際警戒線,貧富差距嚴重,有4000萬人生活在貧困中。嚴重的疫情將加劇不平等,近半數美國家庭將難以維持基本生活,低收入者將面臨飢餓的威脅。

這樣的描述讓很多不能翻牆的中國人誤以為:美國人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而前不久大家還從視頻中看到,美國社區向市民免費派發食物及日用品,排隊的人並不很多,秩序井然。

不可否認,美國的貧富差距確實在擴大,基尼係數比2007年的0.46有所擴大。但是,美國疫情再嚴重,經濟再衰落,仍然是世界發達國家。2018年,全球人均GDP為1.146萬美元,中國還不到1萬美元,而美國是6萬美元。

我們看一看美國的貧困標準,2011年,美國發布的貧困線標準是一個四口之家一年收入為22350美元,平均每人465美元/月。而中共制定的貧困線標準是人均收入一年為2300元以下,平均每月不到200元人民幣,兩個標準根本不具有比較意義。

李克強在中共「兩會」閉幕時剛談到,中國還有6億人月收入千元左右。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收入分配研究院的調查與此高度吻合,並顯示月收入低於500元的有2.2億人,這意味著,GDP總量位居世界第二的中國,還有2.2億人日均收入不到3美元。作為一個低收入群體佔一半的國家,中共還是應該先正視一下自己的貧困問題。

超乎想像的貧困

今年是中共號稱全面小康的「收官」之年,原本預計明年要完成脫貧,但是李克強披露的數字卻揭開了「偉光正」的面紗。

2019年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收入分配研究院對7萬個樣本進行抽樣調查,結果顯示,14億中國人中,月收入(指扣除個稅和社保後的可支配收入)上萬的只有854萬人,佔0.61%;5000至1萬的佔4.52%,也就是說,大約95%的人月收入低於5000元,其中,43%的人即大約6億人低於1090元。

這6億人,75%分布在農村,其中70%分布在中西部。6億人中,甚至還有2.2億人月收入低於500元,這些數字說明,中國還是一個低收入群體為主的國家,而且比重超乎想像。

而我們之前看到的統計數字卻是,2019年,中國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3萬元,顯然,這只是一個統計數字,並存在這樣一個「平均」的群體,財富被利益群體佔有,而底層則處於外界難以看到的貧困之中。

被縮小的基尼係數

基尼係數是國際上常用的衡量貧富差距的指標,接近0,表明收入分配趨於平等,越高差距越大,通常將0.2以下視為絕對平均主義,中國六七十年代就是這個水平。0.4-0.5為貧富差距較大,0.5以上為收入懸殊。

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時,基尼係數約為0.3,1994年之後超過0.4,2002年之後就沒再公布過該數字。一些官方研究機構都認為,中國當時已經超過了0.5的警戒線,所以才不公布。

但國內國外的研究機構卻在不斷地公布相關研究成果,聯合國估算的數據被中國媒體廣泛引用:2010年中國的基尼係數預期突破0.52,世界第4;2011年將突破0.55,仍居第四。在聯合國的190多個國家當中,有完整的統計數據的國家約有150個國家,其中基尼係數超過0.49的不到10個,排名前十的除了中國外,全部是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國家。中國的基尼係數位於全球倒數第四位,只是比南非三個全球最貧窮的國家要好一點。

2012年9月14日,中共公布的首部《社會管理藍皮書中國社會管理創新報告》承認,中國貧富差距已逼近社會容忍線。

2012年12月,中國人民銀行與西南財經大學共同創立的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發布的《中國收入不均報告》更是讓人震驚。報告稱,2010年中國的基尼係數高達0.61,大大高於0.44的全球平均水平,不僅是亞太第一高,也是全球第七嚴重。這一數字立即引起軒然大波,也迫使國家統計局不得不披露數字。

2013年1月18日,國家統計局首次公布了2003年至2012年中國社會收入分配基尼係數,十年間,中國的基尼係數在0.47到0.49之間,2008年最高,達到0.491,其後卻逐年回落,2012年為0.474。時任國家統計局局長馬建堂也承認,數據顯示中國存在收入分配不公平問題,有必要加快收入分配改革、縮小收入差距。

但外界普遍認為,這些數字並不真實。首先,數字的回落就令人生疑。美國2009年的基尼係數都達到0.468,中國的基尼係數只有0.47?

一位國內著名的經濟學家在他的微博稱,最新的貧窮指標是「假數據」,他還說:「這個基尼數字,即使童話的作者都不敢這麼寫。」

眾所周知,美國官員的財產公開,而中國一直不敢公開,如果將「暗收入」、「灰色收入」、「非法收入」以及尋租收入考慮進去,貧富差距將更大。有學者稱,中國基尼係數將上升為0.67。

錢還能用噸來衡量!

2014年,原國家能源局副局長魏鵬遠在一處房中藏了2億現金,銀行調去16台點鈔機,燒壞了4台,震驚了網民。人們好奇地計算:2億元現金到底能碼成多大一張床?而被稱為「億級財神爺」的賴小民,更是挑戰了中國人民的想像力。

原中國華融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賴小民,涉案金額十多億,僅藏匿的現金就有3噸,價值2.7億元,人們沒有想到,錢還能用噸來衡量!

賴小民僅是國企金融機構的高官,真正的中共高官及太子黨們的貪腐程度更為驚人。統計顯示,中共「十八大」之後被查出的億元貪官已有46人,其中受賄金額最高的是原內蒙古政法委書記邢雲,受賄4.49億元。大官巨貪,小官大貪,他們的隱匿財富超出想像。

而財富集中在黨政官員手中,並非反腐之後才顯露出來的,以前一直如此。2012年5月中國官方公布的一個數據可做參考:中國30年來共有420萬黨政人員涉及腐敗,其中有90名省部官員被查處。

據香港《爭鳴》雜誌2015年10月號報導,9月上旬,中共一份調研報告,列出了社會上千萬資金財產階層及其比例和資產的主要來源等。在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中,擁有千萬以上資金、財產的有548萬至560萬人及家庭,其中,在職和已退休中共黨政官員佔360萬至365萬,佔比65%以上。

連中共都承認中共「官員及家屬的不正常暴富」。中共官員不僅擁有龐大資產,他們的子女也多獲肥差。一份報告顯示,中國七個省市的廳局級幹部的子女,87%-95%在金融、地產或經貿等國家機構工作。

2002年全國工資總額約1.2萬億,然而當年居民儲蓄卻增長了1.5萬億,大大超過全國工資總額。這表明巨額財富以非工資方式集中在少數富人手中。因為普通老百姓除工薪外極難有其它收入,只有貪官污吏才有非法收入、灰色收入。

報告顯示,131萬縣團級以上幹部及其家屬佔有全民財富的70%。至2002年6月底,全國個人儲蓄存款7萬5千2百億元,其中縣、團、處級或以上幹部及其家屬申報的個人儲蓄高於4萬億元。

2005年11月一個月內,中共各級官員的家屬搶購黃金金條、金幣及99%含量的黃金飾物的重量達50噸。廣東、福建、浙江、江蘇、山東、上海、重慶五省二市的廳(局)級或以上幹部及其家屬,2005年已有98%的人擁有超過1000萬元的財產。

2006年4月初,國務院研究室、中紀委辦、中國社會科學院發布《全國地方黨政部門、國家機關公職人員薪酬和家庭財產調查報告》披露:中共官僚特權階層年收入是當地城市人均收入的8~25倍,是當地農民年均收入的25~85倍。

2007年深圳市城市人均年收入是32650元,地廳級高幹財產在700萬至1000萬,省級高幹財產在850萬至 1200萬。深圳市地廳級幹部的平均財產相當於一個普通市民250年的工資,省級幹部財產相當於一個普通市民 300年的工資。

這讓我們看到,中國的財富都集中到哪裏,這也是中國與美國貧富差距的本質不同。即使美國0.1%的人擁有的資產接近底層90%人的資產總和,但美國的有錢階層多是靠兩條致富:一是自己創業,二是繼承遺產,而且前者居多。而中共官員則是靠權錢交易暴富,損害社會公平,敗壞社會道德。

不僅如此,中共官員還享受著特殊待遇。比如,中國每年上千億公共醫療衛生支出中,80%都花在了黨政幹部身上。2006年,中央政府投入公共衛生經費1190億元,其中的952億元,用在了850萬黨政幹部身上,另外的13億人只剩下區區238億。

《九評共產黨》一書中揭示出共產政權之下,出現貧富差距根本原因:「中國共產黨因為自身生存危機,自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經濟改革,把人民財產權利部份歸還,也把共產黨政權這個龐大而精密的控制機器,捅出了第一個窟窿,這個窟窿,到今天越來越大,發展成為全體共產黨官員發瘋般為自己聚斂財富。」

巨大的貧富差距導致社會矛盾加劇,群體事件不斷,只能加劇危機的到來。中共堂而皇之地發布這一美國人權報告,是想告訴中國人已經生活在幸福之中,這是獨裁政府愚弄人民的慣用手法。高稅收、低工資、高房價、低社保,中國人付出很多卻得到很少,卻豢養著龐大的中共官僚階層,有何幸福可言呢?

而中共每段時間都推出一段蠱惑人心的宣傳,從不間斷地牽著中國人民的輿論走向,無非是以愚民政策轉移人民的視線,讓中國人不要了解真相,保持對美國的仇恨和對中共的依賴,隨時成為中共的犧牲品和最終的陪葬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