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沂南縣法輪功學員李長芳遇害一週年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二日,是山東省沂南縣法輪功學員李長芳被中共迫害致死一週年的日子,這天,多日乾旱的天氣,突然從凌晨開始下起了中雨,持續了大半天,局部地區夾雜著冰雹,雨水和冰雹傾瀉在大地上,敲打著人們的心靈,像在訴說著李長芳的冤屈悲情,似在提醒人們莫忘中共惡黨的驚天罪惡。

李長芳
李長芳

李長芳是沂南縣依汶鎮隋家店村人,是一位善良普通農婦。為強身健體,按真善忍做個好人,就跟村民學煉了法輪功。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早上六點多鐘,李長芳還未開門,沂南縣公安局和依汶鎮派出所警察翻牆入室搶劫並綁架了李長芳,非法關押到臨沂看守所。沂南縣法院於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非法判李長芳兩年六個月、勒索罰金一萬元,李長芳提出上訴後駁回,維持原判。

非法關押期間,李長芳被摧殘的胃疼,逐漸往下疼,一直發展到下身,二零一九年七月五日被送到臨沂人民醫院救治,主治醫生劉省臣在家屬的要求下,安排了保守治療後,李長芳當天感覺身體好多了。但醫院突然給她做微創手術,接著強行做大手術,醫生術後說第二天早晨能醒過來,但手術後,也就是七月十二日,李長芳就再也沒有醒過來。

李長芳是沂南縣依汶鎮隋家店村人,是一位善良的普通農婦。法輪功在她家鄉洪傳時,她雖然沒有文化,但當她聽說「真善忍」這三個字時,心靈產生共鳴,就跟村民一起學煉。從此,她變得更善良、聰明、端莊、體貼和大方。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她受到當地惡徒多次威脅,但沒有動搖她對大法的神聖信仰。二零零八年,李長芳遭受了一次很大魔難。這年十一月十九日,沂南縣國保、「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組織)和依汶鎮派出所、司法所在隨家店王西愛家綁架了包括李長芳在內的三十多位法輪功學員。李長芳等在依汶鎮被非法扣留24小時後,被送進沂南縣看守所。當時正值寒冬,李長芳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穿著單衣單褲單鞋,但警察剝奪了她們家人送衣服送錢的權利,也剝奪了她們與家人見面的權利。三十五天後,李長芳被送到濟南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在勞教所,李長芳遭受了「關禁閉「、「坐小板凳」、「預警謾罵嘲諷」「看污衊謊言電視」、「長時間做奴工」、「罰分加期」、「不能準時去廁所」、「與犯人一起加班加點幹活」等折磨。身體逐漸憔悴消瘦。回家後,在同修的幫助下,她調整了自己的心態,知道了救人的緊迫性,不辭勞苦的向鄉親們訴說真相。期間,雖然遇到邪惡的騷擾,但惡徒認為她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農婦而已,所以她每次都有驚無險。

但在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又一次魔難降臨她身上,當天早晨六、七點,九輛警車突然竄進隋家店村裏,幾十名巡警快速下車後,立即分頭撲向該村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家中翻牆、破門而入,騷擾盤問了許多法輪功學員家屬,惡行長達三個多小時。當時將李長芳等法輪功學員暴力抓捕,劫持到派出所後轉臨沂看守所。開始對她一次次的審訊構陷欺騙。李長芳無怨無恨,慈悲化解。

當警察審問她為甚麼參與所謂法輪功活動時,她含淚告訴警察自己只想做個好人,沒有做錯甚麼;當警察逼問她為甚麼藏有所謂的資料罪證時,她含淚告訴警察那是救人的真相,不是罪證;當檢察官構陷定罪時,她含淚問檢察官信仰自由能有甚麼罪;在非法庭審時,法官強行逼迫她認罪,雖然沒有律師為她辯護,李長芳始終堅持自己根本沒有罪。但在610的壓力下,法官最後對她非法判決。

然而,當局對她的加害遠不止於此,在看守所裏,她感覺身體不適,獄警見有空可鑽,逼迫她吃一些不明藥物,本來不要緊的小毛病,致其胃部疼痛難忍,被送到臨沂人民醫院救治,醫生和獄警一會兒說是皮膚病,一會兒說是腸胃穿孔,獄警暴跳如雷逼迫家人簽字做大手術,最後導致李長芳手術後含冤離世。臨沂警方則暴力搶劫了李的遺體。

噩耗傳來,鄉親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一個鮮活的生命,被無辜抓走幾個月就給害死了,還有沒有王法?曾經在李長芳手術前去醫院看望她的親朋們,沒有想到那是李長芳和他們的最後見面;她的孩子們沒有想到自己的媽媽就這樣不明不白的離他們而去;人們沒有料到中共就這麼公開的虐殺善良。

人們從醫生和獄警的種種詭異言行,感到這裏面有很大的陰謀,在中共普遍秘密活摘器官邪惡背景下,人們質疑當局可能對李長芳實施了這種罪惡,為甚麼一個微創手術突然改為大手術?為甚麼不叫家人拍照取證?為甚麼不叫家人靠近查看術後親人身體狀況?為甚麼不快速搶救反而強制出院?為甚麼被害人還有生命跡象時就給拔掉呼吸機?為甚麼偷搶冤死者遺體欺騙家人強迫火化?為甚麼家人質疑親人器官是否被偷摘時不敢回應和公開實情?

面對質疑,當局如果證明沒有實施這種罪惡,不需要做甚麼,只要歸還李的遺體給家人查看,或請獨立的鑑定機構出示正確的鑑定結果,就能證明質疑不存在,但當局的反應是綁架家人,搶劫受害人遺體,脅迫在政府上班的親戚遊說家人火化遺體,恐嚇家人不許曝光,抓捕李的兒子和丈夫,威脅家人支付三十萬元醫療費,強迫李的丈夫簽字同意火化等。同時上門騷擾威脅李的幾個姑姐。

二零二零年一月五日,沂南縣依汶鎮派出所警方竄到臨沂北城區抓捕了李最小的姑姐王西愛,現在構陷她的冤案多次轉到檢察院,仍然不放人。當局的過敏反應和報復行為,恰恰證明了人們的質疑是對的,也佐證了臨沂當局一直在參與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依據醫學常識,李長芳在被做手術時,疑被摘走了腎臟等。

為了討取公道,親友試圖控告犯罪分子,但不是被威脅報復就是投訴無門,就這樣,人們在悲痛中、憤懣中、無奈中,度日如年,不覺又到了今年七月十二日,是李長芳遇害一週年的日子,這天從凌晨開始,當地大範圍突然下起了中雨,蒼天垂淚,讓人們再次回想起李長芳的苦難和冤屈,悲憤不已,淚濕衣襟,更加懷念她不朽的人生軌跡。

是的,一個柔弱村婦的力量,與中共貌似強大的暴政,無法比擬,但她的善,照出了中共的惡,她的正襯出了中共的邪,她的不屈映出了中共的心虛,她的堅定信念完全暴露出了中共流氓無恥的嘴臉。中共雖然奪去了她的生命,卻無法奪走她那高貴的人格。

面對慘案和冤屈,人們可能不止一次的發問:難道善良人的冤屈就這樣無法伸張?不會的,風雨必有消停時,人間自有承平日。邪惡的表演,中共的惡行,在人類歷史長河中,只不過是瘋狂逞兇一時,二十年來,中共的惡行早就激怒了上天,天懲惡報早就不斷的降臨惡人之身,目前,天滅中共正一步步走近人間:瘟疫、洪災、地震等天災一起襲向中共,中共內憂外患,多面楚歌,處在解體的前夜。

漫漫長夜將盡,天邊已出現了晨曦。正義即將來臨,那時,李長芳及千千萬萬受到中共迫害和虐殺的民眾的冤屈,必將得到平反洗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