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話說盡 真相難封


發表時間: 2020年06月30日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有人說:「謊言重複千遍就成了真理」,其實那是失去心智和勇氣之人的無可奈何,然而,謊言、騙局總有破綻,終會被揭穿,慧眼識真,才是每一位智者的清醒。

您聽說過法輪功吧?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教導人們按照真、善、忍修煉自己,通過做好人提升道德,帶動身體和功力的變化,祛病健身效果顯著。早在一九九八年,為配合國家體育總局對法輪功的了解,一些醫學專家對廣東省一萬多名法輪功修煉者抽樣調查後,得出結論:「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達到97.9%」。

一九九七年至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前,中國大陸的媒體對法輪功做出了客觀報導:

◎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醫藥保健報》發表了一篇標題為《祛病健身首選法輪功》的文章;

◎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五日晚十時,中央電視台在第一套節目《晚間新聞》和第五套節目中,分別報導了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視察長春,廣大群眾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盛況,時間大約十分鐘;

◎ 一九九八年七月十九日,《中國經濟時報》以《我站起來了!》為題,報導河北邯鄲家庭婦女謝秀芬,在癱瘓十六年以後,因煉法輪功,恢復了行走能力;

◎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八日,《中國青年報》報導了瀋陽亞洲體育節中華傳統養生健身活動週開幕式上,法輪功學員們多種難治之症痊癒的情況;

◎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十日,《羊城晚報》刊登了一篇題目為《老少皆煉法輪功》的文章;

◎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中國《深星時報》在「熱點專題」以整版篇幅刊登法輪功簡介及《法輪功修心健身走俏鵬城 三千學員勤修煉樂此不疲》、《大學校園設煉功點 教授學生自發煉功》、《法輪功祛病效果明顯 不少病患者深受其益》等文章,並配以七幅法輪功學員心得交流會及煉功的彩色照片。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後,也就是二十一年前,全國的媒體,包括電視、電台、報紙,連篇累牘重複的,讓您耳濡目染的,就是「1400例」,那誣陷法輪功的一個個謊言,爆炸式持續播放了三個月後,才漸漸消停。作為過來人,您看明其中的破綻嗎?這裏,邀請您,一起來看看。

破綻1:不肯說謊嗎?連打三天!直打到他肯誣陷病故女兒為止

山東蒙陰桃墟鎮居民石增山的女兒患有先天性心臟病,醫院治不好,附近居民都知道她死於先天性心臟病。

然而,蒙陰縣宣傳部為了構陷法輪功,組織專人編寫了一份假材料,說石的女兒練法輪功,不讓吃藥、不讓打針,最後死了,要求石增山配合電視台,念這份稿子錄像。

開始時,石增山不配合誣陷報導,不想出賣良心說假話。鎮政府就組織了一批打手,對石增山嚴刑拷打,用了三個晚上,對石增山非人的折磨、毒打,直至石增山被迫妥協,屈打成招,配合電視台說了假話,做了所謂的「揭批」。

破綻2:假新聞拍攝現場 導演踩爛西紅柿

九九年秋天,瀋陽新城子區某鎮樹林子村,一天,來了幾個電視台的新聞記者,在有關部門的配合下,找到一位原練法輪功的輔導員,讓他配合造假。

此人不幹,他們就威脅利誘說:「不按要求辦,今天就將你帶走法辦,如能配合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保你全家平安。」他們像演戲一樣把台詞和動作先讓表演者熟悉了一遍,然後來到村頭一塊西紅柿地。

偏遠的農村哪見過電視錄像,他們這一造假活動驚動了男女老少,都爭著到村外看「拍電影」。在眾目睽睽之下,只聽表演者無奈地按照「導演」的要求說:「自從我練了法輪功,我家的莊稼遍地都長草,」然後手指著西紅柿地說:「這西紅柿爛一地。」

這時,只見那位指揮大喊一聲說:「停!」然後抓了一些西紅柿用腳踩爛,再讓攝影機對準這堆「爛柿子」。

聽到表演者違心的謊言和造假者當場的表演,在場的群眾哈哈大笑,有的說:「不看不知道,一看才明白,原來批判法輪功的新聞都是假的,今後咱可別信這一套。」於是,這事成了十里八村茶餘飯後的笑料。

破綻3:緣何張冠李戴 記者曰:「上級有任務,完不成任務沒有獎金。」

央視三台於一九九九年八月十日左右報導了如下內容:袁玉閣,河北省任丘市人,因煉法輪功走火入魔,精神失常,抱著孩子一齊跳進了白馬河。

當事人袁玉閣發了一封公開信,登在海外網站上,澄清事實。她曾騎自行車接在東關上學的十歲的兒子回家,路過通向白馬河的小溝上的一個小土橋,橋上沒有欄杆。當時放學的孩子很多,自行車又沒閘,因躲孩子,掉在橋下的土坡上。當時騎的自行車是借的本村老黑大伯的,有許多人在場,有史胡村診所醫生,這個診所就在小橋北幾米,她希望各位領導能調查一下事實真相。

事後,袁玉閣問報導記者,電台報導失真,你得有職業道德,記者回答說,上級有任務,完不成任務沒有獎金。袁玉閣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變成了走火入魔。因誹謗法輪功是政治任務,甚麼樣的謊言都造得出來。袁玉閣自己則因為澄清真相,後來被非法勞教三年。

破綻4:哈爾濱「鄒剛殺人案」 高層壓下來的黑白顛倒

一九九九年末,央視新聞聯播節目中,播報了黑龍江省森工總局工人鄒剛殺人害命的案例,並稱鄒剛是練法輪功「走火入魔」所致。

但據參加調查此案的人說:中央電視台播放的都是假新聞!我們去鄒剛家調查,發現一本法輪功的書都沒有。他妻子也說他(殺人犯)一天法輪功也沒有煉過。咱們也不敢隨便報,但中央電視台來人說:我們都來人了,怎麼辦?然後就請示,李嵐清答覆:「一定要報導!」就這樣,便有了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中的假新聞。

黑龍江省森工總局的職工都知道此人根本不煉法輪功。據《黑龍江內參》第2期(總第32期)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二日出版的『本刊調查』:「對自稱『法輪功』練習者鄒剛犯罪情況的調查」一文。記者進行了詳細的調查了解,結果表明,鄒剛根本就沒有煉過法輪功。

而且,調查結果表明,鄒剛不但沒有煉過法輪功,而且從骨子裏憎恨法輪功。他不是因練『法輪功』而殺人害命,而是殺人害命後嫁禍於法輪功,妄圖逃脫良心和法律的懲罰。中央電視台顛倒黑白地做了誣蔑報導。

破綻5:張清賀傷妹殺母 自認:「承認了(煉功)就可以不被判刑」

張清賀,男,時年三十一歲,是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市熱電三公司工人,家住鐵路農場十三號樓。因患貧血、神經衰弱及其它慢性疾病,曾服過八個月中藥,後因支付不起藥費,經醫生開方自己配藥吃。但由於不懂藥理,他擅自往裏加了兩味中藥,服藥後,他就處於意識不清,不能自制的狀態。一天,他吃完藥後,準備自殺,被他母親和妹妹發現了,前去勸阻,他在藥力作用下,砍傷自己的妹妹,殺死自己的母親。

張清賀被牡丹江市公安局愛民分局收審後,多次被逼強制承認練過法輪功,並被逼迫承認是因為練了法輪功走火入魔,才殺死母親,砍傷了妹妹的,而且告訴他承認了,就可以不被判刑。張清賀被逼無奈,只好違心承認。

以下是在看守所中法輪功學員與張清賀的對話:

法輪功學員:你說你練過法輪功,那你背一背《論語》我聽聽。

張清賀:我從來沒有學過法輪功,我不會背。

法輪功學員:那你為甚麼說你是練法輪功的?

張清賀:是他們逼我說的,告訴我承認了就可以不被判刑。

然而,張清賀被公安釋放不久去世。

破綻6:一篇假新聞 賣兩百元錢

重慶永川雙石鎮龍剛,家住雙橋街七十號,他在精神病復發時,跳河死亡。龍剛死後,一個姓杜的記者採訪他的妻子,把一些誣蔑法輪功的話寫在紙上,叫她照著念,並給了她兩百元錢。

龍剛父母投書明慧網說:「兒子有沒有精神病,作為父母是最清楚的,天下哪有不心疼子女的父母。兒子確實有精神病,當時是精神病復發,跳河死亡,與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這是誰也抹煞不了的事實,作為他的父母,我們必須說真話,不能昧著良心。」

破綻7:公安部門的人出主意:「你往法輪功上一推,沒死罪。」

二零零零年,遼寧盤錦市電視台曾報導「魏家殺母案」。事後了解到這位被殺的老年人是以揀破爛為生的,其女在海城遊手好閒,打麻將,沒錢了,就找母親要,母親沒錢給她,她在晚上將其母殺死。

後來,公安部門的人給其女出主意:「你就說你練法輪功,往法輪功上一推,沒死罪。」魏家老百姓都知道她不是煉法輪功的,但迫於中共強權的壓力,只能背地議論。

破綻8:弒親瘋子成中央電視台座上賓

中央電視台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六日晚的《新聞聯播》和《焦點訪談》節目中報導了北京西城區德勝門西大街的傅怡彬弒父母、殺妻子的消息,並把傅怡彬弒殺親人歸罪於法輪功。然而,您若稍加思考分析,就能看出端倪。雖然報導中,把殺人現場和法輪功書籍甚至是傅本人打坐的照片硬擺在一起,但央視畫面與傅本人講的每一句話都在證明他不是煉法輪功的。

傅怡彬說:殺一次人都不成,我告訴你,後面還有三次(殺人)呢。對,還繼續殺,你看殺得了殺不了人。

傅怡彬本是弒殺親人的重犯,在採訪中,卻悠然成央視座上客,甚至翹著二郎腿講的眉飛色舞,與其說是被審訊的殺人犯,不如說是中央電視台組織來誣蔑法輪功的特邀嘉賓,記者和公安們毫不戒備,只管與他談笑風生,配合默契地看著他表演。

這與僅僅因為堅持信仰就被判重刑、戴手銬腳鐐的其他法輪功學員的待遇截然不同。傅怡彬是個殘忍的殺人凶犯,但是看央視畫面,傅怡彬不僅沒戴手銬腳鐐,還翹著二郎腿,滔滔不絕、眉飛色舞地侃侃而談,

傅怡彬說:我這個人是非常孝敬的,非常心軟的,一個朋友手上扎根刺,我都心裏非常難受。

傅怡彬說:我認為他們是一種行屍走獸,所以面對幾個肉身,砍他們跟砍狗、砍豬、砍牛沒有甚麼兩樣。

傅怡彬說:有目共睹,我跟我愛人結婚二十年來甜甜美美,現在我還經常跟我愛人吃完晚飯出去蹓跶,我們還跟搞對像一樣,非常美滿。

既然傅怡彬認為他妻子是一種行屍走肉,跟動物差不多,可以隨便砍,怎麼現在還能同時感覺到和他妻子在一起,像當初搞對像一樣,非常美滿呢?如果傅怡彬平時看到朋友手上扎根刺,心裏都會非常難受,怎麼卻同時又是一個可以隨便拿刀砍殺動物的人,說話這樣前言不搭後語,他能是精神正常的人嗎?

大法修煉人講的正法是指正法修煉,只做好事,不做壞事,在任何環境中都得是一個好人。而傅怡彬對「正法」是怎麼解釋的呢?

傅怡彬:路徑短,速度快,是「正法」。他不是用好壞、善惡來判別是不是「正法」,而胡說甚麼「路徑短,速度快」,這是甚麼邏輯?

電視中的傅怡彬說,他之所以殺死父母、妻子,是因為他已練到完全去掉了人間的「情」,是為了圓滿。如果圓滿就是去死,就是去殺人,那麼,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都有圓滿、得道、上天堂的說法,按照中央電視台的說法,他們都要去自殺、殺人了?

據中央台報導,傅怡彬說因為他一直在修「善」,「善」心有了以後,最後就要有一個殺心,他必須得起殺心。中央電視台居然用這類瘋話來栽贓法輪功,從「善」心,怎麼就到了「殺」心?不禁讓人懷疑,中央電視台的有關工作人員是不是瘋得更厲害些?

有正義媒體採訪知情者馬瑞金女士時得知,傅怡彬在八年前就已經精神不正常:

問:你有沒有看過中央電視台關於傅怡彬殺人案的報導?

答:看過。

問:聽說你了解一些關於傅怡彬的個人情況,可不可以給我們介紹一下?

答:可以。傅怡彬這個人其實在幾年前就已經精神不正常了,他有一個親戚在黃寺大街附近住,和我曾經是同事,大概是在九三年的時候,他的這個親戚就跟我們說過,說他經常就是不穿衣服,一絲不掛的就到處亂跑,家裏人怎麼管都管不住,也就是說,在八年前,他已經是精神不正常了。

破綻9:割兒子生殖器,緣何能免費療傷不追究?

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一日凌晨,四川成都邛崍市村民湯志華殘忍的用菜刀把自己和他約兩歲兒子的「生殖器」割了下來,令人震驚,真相是甚麼?

湯志華是成都邛崍市前進鄉富貴村人,泥水匠,與妻子羅秀群長期關係不和,經常吵架。在慘案發生的兩個月前,即一九九九年六月,羅秀群拋下丈夫離家出走,後來湯志華聽說羅又交了男朋友,外尋新歡,由此,湯志華經常遭到別人的奚落、挖苦,在這種巨大壓力下,湯志華的精神開始崩潰,氣得精神失常。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一日下半夜三點左右,湯志華用菜刀將自己和兩歲兒子的生殖器割了。這本是受中共黨文化毒害而發生的家庭慘劇,卻被央視反過來栽贓法輪功,列入央視台滾動播出的「1400例」之一,說湯志華因練法輪功走火入魔,致傷致殘。

當時,湯志華正在四川省人民醫院住院,宣傳部人員便威脅、利誘湯志華,要他承認自己是煉法輪功走火入魔,才把自己和兒子的生殖器割了,這樣就可以不追究任何刑事責任,並承諾免費為他父子倆療傷;如果不配合造假,就以傷害罪判他刑。

省委宣傳部唆使四川省電視台安排三人到省醫院錄像,一個記者,一個燈光師,一個攝影師。三人到了省醫院,宣傳部的人就給了他們每人一包香煙。錄製過程並不順利,湯志華開始講話結結巴巴,說不成句,宣傳部的人反覆教了他幾次,才錄製完成。拍完後,三人被叫到一邊,宣傳部的人給了他們每人一萬元錢,並告知:絕對不允許將情況說出去!

為將此冤假案做得逼真,惡徒曾多次糾纏、威逼當地法輪功學員作偽證,遭到該地學員嚴詞拒絕:「地方上的人從未見過湯志華煉過法輪功,要不就叫他煉一套動作來看看,就是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會亂說一句。」不法人員只好作罷。

當地民眾十分清楚的爆料此案是假案,都知道湯志華根本就沒有接觸過、更從來沒有煉過法輪功。邛崍市法輪功學員,其中包括電機廠退休職工袁永文,保健站退休職工廖朝齊,人民醫院門診部主任王月如等去北京上訪,想澄清事實真相,卻遭到當地公安部門的非法拘留。

破綻10:「中央電視台盡騙人,藥費都是自己花的」

中央電視台連續播放誣陷法輪功的節目時,曾播出一個所謂「羅鍋事件」,說一個叫張海青的人練法輪功練出了羅鍋。事實是,當事人張海青在盤錦市開了一家刻字社,生活很困難。據張海青妻子回憶當時受採訪時的情景,張海青因患脊椎炎到北京協和醫院看病,當時在醫院排隊掛號的人很多,他們排在後面很遠的位置。這時,來了一個中央電視台記者,對當時排隊的人說,誰想上電視說法輪功不好,就先給誰掛號,並且藥費減半。

張海青因為著急看病,就信口亂說自己是練法輪功練成了羅鍋,並按記者寫好的台詞說了些抹黑法輪功的話,結果確實先掛上了號,但藥費並沒有減半。

後來,張海青妻子也說「中央電視台盡騙人,藥費都是自己花的。」至於張海青本人,從沒練過法輪功,認識他的人都知道。

破綻11:練「辟穀」練出了病?又是免費治療惹的禍

黑龍江哈爾濱市阿城區大嶺鄉農婦李淑賢,一九九九年七月,因患胃潰瘍她住進哈爾濱第四醫院。因生活貧困,她交不上住院費了,醫院院長就給家屬出「主意」,賴上法輪功,就可以獲得免費治療。李淑賢及家屬為了利益竟同意了。

哈爾濱市《新晚報》記者迅速趕來,用編好的台詞教李淑賢丈夫,就說妻子是練法輪功練出了胃潰瘍,因為她練「辟穀」(而法輪功是不講辟穀的)。記者還告訴他:你得帶著表情,說的像真的一樣,人們才會相信。

破綻12:未煉過法輪功的王嚳被收入「1400例」

王嚳是機關公務員,一九八四年得過乙型肝炎,一九九八年五十歲時,死於肝硬化,卻無故被收入1400例。

王嚳的妻子投書明慧網,在題為「我丈夫從未煉過法輪功,卻被列為1400例之一」的文章中說,她丈夫王嚳九八年肝硬化去世,本屬正常死亡,他本人從未煉過法輪功,卻被中共江氏犯罪集團列為1400例之一,不知記者採訪的誰,並在報上登出說白髮人送黑髮人。

她並提到「五十歲的他去世的原因是:1.在工作中說真話,受排擠;2.工作中叫人騙了一把,自己拿錢給補上;3.因為他哥哥在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去世,死於肝癌,時年五十歲,他弟弟在一九九七年五月九日死於肝病,時年四十六歲,因為他們兄弟都有肝病,所以對他壓力很大。」 一九九八年五十歲時,王嚳死於肝硬化。

破綻13:「鐵锨打死父母」案 離婚書證白紙黑字證明是精神病

王安收,山東新泰市泰山機械廠的工人,也是個精神病人。一次,他因精神病發作,將自己的父親用鐵锨活活打死。這個簡單的精神病殺人案,一經泰安官員、公安篡改後,就被中共江氏集團收進「1400例」,栽贓到法輪功頭上。

然而,當地官員機關算盡,卻遺漏了關鍵一點證據,在當地法院判決王安收與妻子尹彥菊離婚的判決書上,寫得非常明白,王安收是因精神病殺人。

山東省新泰市法院(1999)新城民初字第245號民事判決書的部份內容:「本院認為,被告(王安收)婚前患精神病並隱瞞,婚後精神病多次復發,且經久治不癒,曾因精神病發作殺害自己的父親,原告(尹彥菊)堅決要求離婚,夫妻感情已完全破裂,原告離婚請求應予支持。」

破綻14:修車小販被城管逼死 搖身定性為因信仰自殺

「井架上吊」案曾被中共媒體炒得沸沸揚揚,死者李友林,原是吉林省東遼縣安恕鎮農民,搬到遼源市後,因生活所迫,就以修車為生。由於他沒錢辦理營業手續,經常被警察趕走。

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二日那天,李友林又出去擺攤時,城管部門將他的修車工具連同手推車一併沒收了,李友林失去了維持生計的手段,由於不堪巨大的生活壓力,一時想不開,就上吊自殺了。

家屬當時很氣憤,就要去告城管部門,當地民政部門為城管開脫責任,答應給予撫恤,但要把死者說成是練法輪功致死的。公安部門特意偽造現場,把抬回家的李友林又抬回山上,再吊掛起來,並在死者周圍擺上法輪功創始人的相片和兩瓶白酒,對死者重新錄像,家屬也被封口,再也不提李友林的真正死因了。

人們都知道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不喝酒的,但當時當地的公安部門還不知道這一點,所以在錄像中畫蛇添足,露出破綻。周圍鄰居也都知道,李友林生前沒有練過法輪功,而且他有精神病史。

破綻15:「口腔癌」變「口腔炎」 系統造假病逝案

辛鳳琴,女,四十三歲,農民,原住黑龍江省訥河市友好鄉。一九九八年十月,辛鳳琴被診斷為患上口腔癌,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死亡。

當時很多人都知道,辛鳳琴得病時,就被診斷為口腔癌晚期,於是她四處尋醫問藥。內蒙古莫力達瓦旗一個熟人介紹她煉法輪功試試,她似信非信的。由於晚期癌症的痛苦折磨(註﹕法輪功禁止危重病人學煉),也根本沒心思去煉功,而是抓緊一切時間到處求醫救治。等她到訥河市人民醫院治療時,由於病情嚴重,醫藥也無回天之力,辛鳳琴從患病到死亡前後只有一個多月時間。

但黑龍江省政法委專門打壓法輪功的「六一零」非法組織,覺的抓住個好機會,於是層層施壓,訥河市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友好鄉的頭頭們白天黑夜的威逼辛鳳琴的丈夫及女兒構陷法輪功。

他們先是把辛鳳琴女兒接到訥河市招待所,包吃包住,在誘導和強大壓力下,辛的女兒在訥河市電視台露面,謊稱她母親患的是「口腔炎」,因練法輪功,「不讓吃藥而死亡」。另一方面,訥河市政法委副書記於鴻雁(已死亡)要辛鳳琴丈夫去北京,在對法輪大法研究會的四名成員非法審判大會上作偽證證人。

訥河市醫院院長王振生火速找到當時給辛鳳琴看過病的江醫生,稱安排她去北京旅遊,前提是得接受中央電視台採訪,在一個特別節目裏說一句話,就說辛鳳琴是口腔炎,練法輪功,因拒絕吃藥造成死亡。江醫生聽明白情況後,就推說家裏有孩子正在讀高中,脫不開身。

院長王振生又找到住院處心內科剛畢業參加工作的年輕醫生張曉偉。張曉偉和患者辛鳳琴根本不認識,卻立刻答應了王振生的要求,她放下電話後,還很高興地對同事說:「正好沒去過北京呢,藉機會去北京蹓跶蹓跶。」

政法委副書記於鴻雁帶著辛鳳琴丈夫與醫生張曉偉去了北京,被領到一個秘密住處,不准隨便活動,並有記者詳細交待他們如何回答問題,實則被軟禁了,早已身不由己。於是在晚上七點的央視新聞聯播中,播出了被精心編造的謊言。很多人都詫異的發現,宣布證人上庭時,張曉偉是低著頭、貓著腰走向證人席的。張曉偉回到醫院後,有人問起作證和旅遊的事,她都閉口不談,顯得心情很沉悶,表情也很不自然。

破綻16:失戀導致精神病,妻子揭雙城吳洪輝跳樓真相

吳洪輝,黑龍江省雙城市衛生防疫站職員。早在二、三十年前,因與女友戀愛多年,被雙方父母拆散,精神上受到嚴重打擊,而引發精神病,之後多次出現精神分裂現象,嚴重時不能上班。他的精神病史,他的親友都可以作證。

吳洪輝接觸過法輪功,一九九六年吳洪輝精神病發作跳樓後,他妻子曾在雙城法輪大法心得交流大會上指出過他有過精神病史,而且多次復發過,並寫信給雙城市政府澄清吳洪輝跳樓真正原因,明確指出是精神病復發所致。

李洪志先生從傳法開始就明確提出:危重病人、精神病人或有精神病史的人不適合煉功。但法輪功來去自由,沒有強制手段來阻止甚麼人學煉,有的精神病人自行要煉,最後精神病發作時的失常現象恐怕誰都難預料吧?

破綻17:精神病人墜樓身亡 成第一例謊言

天津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向明慧網證實,「1400例」謊言的第一例「天津市棉紡六廠職工孫學敏因練法輪功跳樓身亡」純屬謊言:

事實是這樣的,我們和孫學敏曾在一個單位,她是一名幹部,認識她的人也很多。在一九七六年唐山大地震前後得了精神病,在以後的日子裏時常犯病,她在退休之前,曾幾次因犯此病在家休假。

大概在一九九七年下半年的時候,見她到法輪功煉功點來學了兩次功,聽說也曾參加過兩次學法。因修法輪功的學員都知道,精神病人不能煉法輪功,我們想等她再來時去勸阻她,但從此以後,她再也沒有來煉功學法。

大概過了半年以後,聽說她跳樓自殺了。她只是學過兩次動作,參加過兩次學法,怎麼算是個法輪功學員呢?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時竟然把她挖出,湊了「1400例」的數,並排了第一名。

破綻18:毒死自己不成 再跳井自盡

遼寧省東港市孤山鎮農機台的劉品清,因生活壓力,出現精神問題,跳井自殺。據當地知情人士透露,劉品清做生意賠了十多萬元,而且跟妻子感情不和,長期分居,精神受到極大打擊,他自己長年身體多病,在這種壓力下,精神上出現了問題。這時,有人跟他介紹法輪功,他就看了看書,但根本沒有修煉。當地了解他的人都說,他根本不是一個法輪功學員,他是在家庭遭受不幸、對生活絕望的情況下自尋短見的。而且,他在跳井之前,曾經有過一次自殺的經歷:他將自家的液化氣罐打開,想用液化氣毒死自己。液化氣味從門窗冒出去,被人發現,找到他家,使他自殺沒有成功。

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中央電視台播放關於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決定,播放的「1400」例中謊稱劉品清是「練」了功以後跳井自殺。東港市新聞媒體與相關部門對劉品清跳井之事做過調查,明知劉品清沒有煉過法輪功,卻蓄意將劉品清跳井之事嫁禍於法輪功,欺騙世人。

破綻19:兩眼發直赤身傻笑,第二天錘殺父母

朱長久,河北省任丘市青塔鄉張各莊村人,一九九七年患精神病,他妻子邊立新經常發現他精神恍惚及胡言亂語,言行異常,但九九年初病情有所好轉。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他父親就把他保存的法輪功書籍燒掉了,而村幹部及鄉派出所又天天找他談話,使他受到巨大精神壓力,精神病復發。十一月二十五日,他兩眼發直,不穿衣服赤條條的傻笑,第二天凌晨,突然用鐵錘將父母殺死。

這本是一宗精神病患者發病錯殺父母的案件,中共媒體為了栽贓法輪功,完全不提他患病的事實,卻以《法輪功份子殘殺父母》為題,將責任推到法輪功身上,並收入1400例。

明白人不禁會問,為甚麼迫害以前,大陸沒有過法輪功學員自殺殺人案例,又為甚麼世界各國及香港、台灣眾多法輪功學員都沒有那些事情呢?諸如此類的指鹿為馬事件竟多達上千起,在央視台及各地方台滾動播出數千次之多,時間長達三、四年之久。但謊言重複一千遍,也變不成真理。

後記:

一九九八年,官方公布全國約有七千萬人煉法輪功,那麼自一九九二年法輪功傳出,至一九九九年,平均每年死亡率只是:0.0014286‱。就假定全國煉功人數是中共迫害後改稱的僅有200萬人,每年死亡率也只是0.7‰。而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一九九二年到一九九九年,全國年平均死亡率是6.55‰,據國內醫藥學專業期刊提供的數字,住院病人因藥物不良反應而死亡的死亡率至少是0.24%。這組數字不恰恰證明法輪功能大大降低死亡率嗎?

中國平均每年有二、三十萬人自殺,也就是,每年每十萬人中有16.7至25人自殺,而據官方聲稱的數據,法輪功七年間「自殺者」有136人,就算是真的,平均每年將近20人,也就是,每年每十萬人中有0.87人「自殺」,這不證明法輪功具有防止人自殺的作用嗎?

法輪功學員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煉身心,了悟了宇宙的真理,明白了魔難的原因及救人的使命,才會倍加珍惜生命和修煉機緣,才能以超凡的毅力挺住各種酷刑與苦難,才能以超常的勇氣坦然面對不公與艱險,在中共長達二十多年的殘酷打壓和迫害中堂堂正正的走到今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