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2003年豐台看守所眾生喜明真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三年夏天,被非法通緝而流離失所的我,在北京為外省同修買電腦器材時,被邪黨綁架,輾轉市、區看守所、洗腦班迫害。八月十五中秋節這天,我被本地國保送到豐台區看守所。兩個月的時間,我和另外兩名同修一起積極講真相,在師父的加持下,一個監室的幾十個人全部了解了大法真相,支持大法,一派祥和,展現了大法的神聖和美好。

下面和大家分享幾個十七年前眾生喜明真相的故事,希望在中共病毒在全世界肆虐的今天,天滅中共的最後時刻,世人都能珍惜大法一而再、再而三恩賞的寶貴機緣,明白真相,拒絕邪黨,走入美好的新紀元。

黑幫老大:我就佩服你們法輪功!

我在豐台看守所那個監室有四、五十人,東面一個大鋪,西面一個小鋪,就是人擠人側著睡也睡不下,就把人分成幾組,晚上分上半夜和下半夜值班。夏天晚上也很熱,我那個組的組長歲數不大,拿個扇子給牢頭(六十多歲的經濟犯,北京人,都叫他老頭子)扇扇子,他讓誰扇誰就接著扇。這天,他看我是新來的,扇完了就叫我接著扇。我說:我不給他扇!他聽了一愣,很驚訝,這種情況通常不會發生,中共邪惡監獄就是整人的地方,你甚麼不做都得折騰你,誰敢反抗說半個不字。他接著問:你真不扇?我說:不扇!他氣急敗壞地說:你等著!意思是老頭子起來,看怎麼收拾你,有你好果子吃!

這個監室的二號人物,是一個很高大的漢子,別人看他都害怕,是唯一能與老頭子爭鋒的人,是個黑道上混的那種大哥式的人物。有一天,他鼓動幾個人反對收百分之三十的號費。就是家裏給你存了一百元錢,你只能花七十元,那三十元就充公了,不管是多少錢都這樣算,名義上是買衛生紙、牙膏等公用,但實際那是九牛一毛,一般是牢頭自己揮霍了,打手喝點湯,大頭兒進貢給獄警了。我一九九九年被綁架到看守所時就是這樣,去過北京多個看守所全部都是這樣。但監管部門來調查前,警察會明確告訴你,必須說「沒有號費」,這就是中共的看守所,被壓榨迫害了,還得違心的學說瞎話。獄警來了,打開大門把黑老大叫了出去,「啪」就是一個大嘴巴,嚴厲地說:「別給我鬧事!」那場面非常嚇人,黑老大不敢吱聲,老頭子很得意。後來,他還是開了特例,被允許不交號費,別人該怎樣還怎樣。

過了幾天,黑老大問我:「那天晚上你們說的我都聽見了,如果老頭子讓你給他扇,你也不扇?」我笑著說:不扇!他真誠地說:「就你們敢這樣,我就佩服你們法輪功!」這個別人看來很兇狠的人,心中卻有公義、正直,對大法表現出敬意,對大法弟子充滿了敬佩、善意。

正直的警察:你們都多向人家法輪功學學

後來,又讓背監規(在押人員行為規範),大家都背,除了老頭子,他舒適的躺在那裏檢查,大家坐一圈,一個挨一個的背誦,輪到我了,我說:我不背。他問為甚麼不背。我說:「我修煉法輪功沒罪,本來就不該關在這兒。」他開始恐嚇我:「警察讓你背你背不背?」我說:「不背!」他沒話說了,就說:「那我只能向獄警彙報了,到時候可別怨我。」大家都非常害怕,你一言他一語勸我說:「你別較勁,就說你背著,還沒背下來,千萬別說不背。」「這裏沒有人不背,到警察那裏整你一通,最後還得背呀。」「你不背,違反監規,得上腳鐐手銬,那得受多大罪呀!」當時的場面現在想起來還讓我感動,他們確實對邪黨是滲入骨髓的恐懼,但對大法弟子是充滿善意關心的。我平靜的笑著說:「謝謝你們!大家都是關心我,你們不一樣,你們背你們的,我不會背的。」

下午,獄警來了,打開門叫我跟他去辦公室,大家非常緊張。我沒有恐懼,在這以前,我已經被多次綁架拘留,在團河勞教所、北京洗腦班受過酷刑,我覺的做一名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挺好。這個獄警非常好,他讓我坐下,笑著說:「你們是不是認為自己沒有罪,不該被關在這裏,所以不背規範?」我說:是。他說自己原來不是看守所的,是從市局剛調過來的,然後就問了一些有關法輪功的問題,我都說了自己個人的看法。我們就像朋友一樣,輕鬆愉快的交流了一段時間,然後他就送我回去了。這是我在二十多年迫害中,遇到的一個難得的好警察,關鍵是對大法完全是正念,後來我們在放風時,他有時會去上面看看,他多次對所有的人說:「你們沒事多跟人家法輪功學學啊!」

回到監室,我甚麼事沒有,所有人都非常意外,老頭子更沒有料到。晚上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老頭子宣布「提升」我為小組長。警察的態度,老頭子的變化,使大家更加尊敬我,為我們講真相提供了很好的環境。

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沒有受到迫害而是贏得尊重,眾生不致因此犯罪,而且為自己進一步認識大法、走入美好未來打下了很好的基礎,這是師父的慈悲,大法的神聖,感謝師父對弟子、對眾生的洪恩!

承德小伙:我在法庭上一直默背「真善忍」

有一個承德的小伙子,二十出頭,很善良,送過快遞,也賣過水果,因為賣東西與城管發生衝突被抓。他很願意挨著我睡,我就教他背《洪吟》,幾乎每天必背,後來他背會了幾十首。他與城管可能發生爭執、推搡,一般不是大事,但城管裝著被傷,小衝突變成了刑事案件,他就被抓了,他非常恨那城管,想著如果判得重了,一定得報復。後來,他被判了一兩年吧,比他想的多了不少。

從法庭回來,他和我說:「童老師,我在法庭上一直默默背著『真善忍』,心裏特別平靜,要不是大法,判我這麼重,我肯定得恨他們。」是大法化解了亂世冤怨,他的心裏裝著「真善忍」,在末劫亂世中保守著生命原本的善良,我為他高興,這是生命真正的覺醒、得救!

北京的哥:法輪大法是正法

有一個比我年齡大的北京人,是開出租的「的哥」,他是因為容留吸毒罪,據說他是第一個用此罪名被抓的。他因為開出租,見多識廣,也很有頭腦。我經常給大家講真相,他就靜靜聽著,我一說到「法輪大法是正法」,他就笑著接一句「最大的邪教是勞教」。因為我在二零零零年被邪黨非法勞教一年,並親身受到過酷刑折磨,還被收入聯合國人權案例,我非常了解勞教所的黑幕惡行,中共的勞教制度非常邪惡,尤其是後來用於迫害法輪功學員,對於邪黨來說簡直是得心應手,非常方便,也因此罪惡累累、罄竹難書。我不知他從哪裏得來的這個結論,但確實有道理,體現了北京的哥對法輪大法的認可支持,與對惡黨的厭惡和清醒認識。

後來只要我們一見面,我就會大聲的說一句:「法輪大法是正法!」他就會聲音洪亮的笑答:「最大的邪教是勞教!」每天可能都會說幾次,成了監室一景,大家聽熟了,有的就會一起齊聲說。很有意思。

二零零四年底,《九評》發表,給中共邪教蓋棺定論,我想,以當時的哥的認識,一定會認同中共是最大的邪教,從而順應「天滅中共」的天象,拒絕中共,退出惡黨。二零零三年他就有那樣認識,真是難能可貴。

河南老哥:你也教我兩首大法的詩吧

有一個中年河南人,應該是個四處跑的買賣人,很油滑的人,聽不出他說的哪句是實話,因此他的背景沒人了解。對大法弟子講真相不以為然,有時還要抬幾句槓,其實還是受了邪黨的毒害。後來大法弟子善良的言行,讓許多身邊人短時間有了不可思議的巨大改變,他都看在眼裏,使他感受到大法的威力。他看到監室的幾十個人都能背幾首大法的詩,就是不參與,但那麼多人天天背,不知不覺也都聽進了心裏。後來有一天,他突然主動跟我說:「你也教我兩首大法的詩吧!我也試試。」我就教他師父《洪吟》裏的「大覺」等,他非常快的背會了,說感覺師父講的真好。

東北小伙:我也創作一首讚頌大法的歌曲可以嗎?

有一個東北小伙,聰明善良,非常陽光,特別願意聽我講大法真相和傳統文化故事,搶著挨著我睡。後來我想和山東同修共同創作一首歌曲,我就寫了歌詞,準備讓他譜曲。一天晚上,小伙子突然跟我說:「童老師,我也創作一首讚頌大法的歌曲可以嗎?」我說好啊。他說:「我也想了一首,您看成不成,那我給您唱一下吧。」然後就輕快的唱起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人人離不了……」歌詞是兩段,隔了將近二十年,詞我已記不清了。他用的是兒童歌曲的曲調,唱的是自己的心聲。他問我:「成嗎?不合適的地方您給改改。」我說:「真好!」得到我的肯定和鼓勵,他特別高興。

河南小伙:新來的,給你講講「法輪大法好」!

有個河南的小伙子,也是監室中受欺壓鄙視的「下等人」,我經常和他講真相,他都能接受,因為他雖年輕,但也深受邪黨擠壓迫害。說到中共惡警的惡行,他講了自己的親身經歷,二零零零年,北京提前清理外地人,他以賣烤串為生。警察到他家問:「有營業執照嗎?」「有」,他說著拿出營業執照遞給警察,警察接過執照,隨手一撕,往身後一扔,問:「還有嗎?」他傻了,「沒了。」警察接著問:「有暫住證嗎?」「有」,他說著拿出暫住證遞給警察,警察接過來,隨手一撕,往後一扔,問:「還有嗎?」面對比土匪流氓還霸道邪性的首都警察,除了吃驚,還能有啥?就這樣,他被送到昌平七里渠收容所,天天挖沙子。有一天,坐火車和一些同鄉一起被遣送原籍河南,大半夜在離車站很遠的野外被轟下車,大家只能自己走回家。他就是這樣勤勞善良的普通中國人,日常中就在受到邪黨迫害,到了看守所這樣的地方就更是「賤民」之中的「賤民」了。

河南小伙非常尊敬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特別親,願意和我們在一起,喜歡聽大法真相,因此變化很大,更加自信、開朗。真相聽多了,他還配合大法弟子講真相,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讓大家認識中共的邪惡和法輪大法的美好。比如,我們說到中共欺騙民眾為「自然災害」的「三年大飢荒」,他就把聽到的長輩經歷的親人如何餓死的慘狀講給大家,給人印象很深。

兩個月後的一天,進來了一個新人,休息的時候,河南小伙第一時間走過去,一開口就問他:「你知道法輪功嗎?法輪功好不好?」新來的摸不著頭腦,不知該說甚麼,就模糊的說:「不是政府不讓煉嗎?」他就對那人說:「你得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功可好了,童老師就是修大法的,人可好了。」「你讓童老師給你講講真相吧!」他指著我說。我覺的挺可樂,笑著說:「你都知道,你給他講講就行!」他真的就和那個人認真的講了起來。我沒有想到,身陷囹圄的他,心裏最想的事是讓別人明白大法真相。寫到這裏,不由想到今年神韻晚會開始創世主的呼喚:「有志者,隨我下世,救度眾生!」他也在兌現誓約啊!我為這樣一個偉大的生命的覺醒而感動,大法是那麼美好神聖,令人神往,感恩師父普度眾生!

二零零三年,在豐台看守所七十多天,我與山東同修、通州同修三人相互默契配合,同心講真相,展現了大法的神威,在師父的加持下,來來去去得有五、六十人,全都明白了大法真相,為自己選擇了未來的美好。一位多年在軍部的退役軍人,講起軍隊的腐敗,讓人觸目驚心,配合大法弟子讓人認清中共的腐敗、邪惡和欺騙;一位黃埔後人,很正直,在監室很有威信,他和大法弟子親如兄弟,信任、支持了大法弟子不斷講清真相;膽小怕事的河北商人,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感染下,正氣提升,不再恐懼老頭子的淫威,終於勇敢說不,擺脫控制,挺起了脊梁……美好的記憶,故事多多。

二零二零年的希望與祝福

現在,中共病毒從武漢傳遍全國並迅速傳遍世界,更多的世人更清醒地認識了中共的邪惡,「天滅中共」進入高潮,歷史大戲走向尾聲。想起二零零三年的「北京薩斯」流行到今天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爆發,中共的邪惡十七年沒有絲毫改變,只是罪惡更加深重、瘋狂;但可貴的中國人在變,三億五千萬勇士拒絕中共,退出惡黨,可喜可賀!但還有許多的人仍在迷醉於中共的毒害欺騙和蹂躪而不自知、不敢知、不願知,需要儘快認清中共的邪惡和其毀滅全人類的終極目的,珍惜創世主一而再、再而三延長結束時間,以巨大的承受,恩賞世人的寶貴機緣,不再一誤再誤,趕快擺脫邪靈,得到救度。

寫出十七年前的故事,首先希望文中提到的朋友們都能明白「天滅中共」的意義和緊迫,主動三退,並繼續配合大法弟子講真相,幫助親朋好友做三退,共同得到創世主的救度。同時,祝願全世界的善良民眾共同回歸傳統,提升道德,心中記住並傳頌末世救命的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共同進入美好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