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病毒面前國人醒悟(1)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二日】隨著天災人禍的增多,特別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不僅害死了無數中國老百姓,也毒害了全世界,人們從中看到了中共的邪惡,危害全球。遠離中共,是避兇避難的途徑。

便衣警察想換工作

一次,看到一個我幫助「三退」過的便衣警察與一位時尚女士在大路上邊走邊聊。我問女士:「知道法輪功被中共迫害的事嗎?」女士點頭說:「知道。」便衣警察對著我說:「哪還有不知道的!」(意思是都知道)

後來又在路上碰到這位便衣警察。他對我說:「你也不知道累?」他是指我總是在講真相。我開玩笑的說:「那天和你在一起的那位女士是你對像嗎?」他說:「那是我姐。」我說:「我還以為是你的對像呢,那麼漂亮。」隨後提醒他說:「大災難還在後邊啊,你可千萬別迫害法輪功,那可就要倒大楣了! 二零零三年『非典』是上天警告,這次『武漢肺炎』是大警告,下一次上天就不給機會了。你年輕力壯的幹點甚麼不好,非要幹這事!」他說:「我就是每天出來蹓躂蹓躂,鍛煉鍛煉身體,甚麼也不幹!」他說:「我掙錢太少了,想另找工作。你幫我找個工作吧!」

我想:武漢肺炎還沒發生的時候他曾對我說:「我有吃有喝的就行了」,意思是混日子唄!現在他又說工資少,想換工作。我明白他是以工資少為藉口,想離開這個危險的崗位。

工程師終於明白了

我有個親戚是工程師,當過礦長、廠長,現已退休。儘管給共產黨幹了一輩子,但他對共產黨沒有一點好感,叫他退黨很痛快的退了。可是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說些對大法師父不敬的話,給他真相資料也不要。甚麼愛好也沒有,一天到晚看電視,說是消磨時間。我知道他是被共產黨的造謠宣傳毒害了。

我曾經對他說過:「大法師父寫的書已經翻譯成四十種語言,全世界上億人在學、煉法輪功,包括許許多多名人、學者,誰學了誰說好。如果你能寫一本書,別說一億多人學,就是有十個人學了,能讓人身體健康,品德高尚,我就佩服你。」他不吱聲。以後我再去給他講真相,他就委婉的趕我走。還當著我的面打電話給他已經得法的弟弟,叫他弟弟離我遠點。後來他弟弟對我說:「他(工程師)承認你是最好的人。」

當我再一次走進這位工程師親戚的家門後,他起身走了,說出去散步。我也沒有走,和他妻子(明真相)聊天,等著他回來,心想:一定要救了他!他出去遛了一圈,以為我走了,就回來了。我嚴肅的對他說:大哥,你一定要轉變觀念。你知道這次瘟疫為甚麼發生在武漢嗎?就是因為江澤民和羅幹看到學法輪功人太多,想鎮壓法輪功,又找不出法輪功的問題,就密謀武漢市電視台台長趙致真率先拍電視片誣蔑法輪功和法輪功師父,製作誹謗法輪功的電視節目,煽動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以假亂真的造謠手段迷惑了所有的人,包括當初不同意鎮壓法輪功的幾個政治局常委,為中共鎮壓法輪功起到了很壞的作用;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六﹒一零」會議也是在武漢召開的;還有武漢醫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造業太大。

我繼續說:共產黨挑動人民反對高德大法──法輪功,教唆人們抵制提升人類道德的「真善忍」,被毒害的武漢人民首批成了天滅中共的犧牲品。中共招來了瘟疫,還想掩蓋,把知道內情的醫生訓誡、封口,最終導致疫情大爆發,蔓延全球!現在哪個國家跟共產黨關係密切,那個國家的武漢病毒就重,如:意大利、伊朗、韓國等,而抵制共產黨的、距離中國最近的香港、台灣等地疫情就控制的好。說白了這場瘟疫就是對著共產黨來的,跟共產黨走的都沒有好下場!當初中共抹黑法輪功,如今法輪功發展到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中共的謊言不攻自破!

我的這一番話一下打開了這位工程師的心結。他就是被共產黨誣蔑大法和大法師父的謠言毒害的,滿腦子裏裝的都是中共灌輸的毒素。我說這番話時,他一改以往心不在焉和一副蔑視的態度,而是聚精會神的傾聽,終於明白了。

我臨走時,叮囑他:「大哥,你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孩子都聽你的,你也要告訴他們!希望你全家人都能保平安!」

這回他激動的連聲說了四個「好,好,好,好。」我說:「我放心了!」

他兩次從沙發上站起來要送我,都被我按著他的肩頭謝絕了!

「護」黨大叔退黨

在超市門口看到兩個大叔在聊天。一個是方臉,一個是長臉,看樣子都是退休的。我問他們是否知道「三退」保平安?方臉大叔馬上說:「你說共產黨不好,你就是反黨!」我說:「共產黨歷次運動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中國的錢大多數被共產黨貪腐了。你說共產黨殺人好?共產黨腐敗對?那你就是在幫助共產黨殺人、腐敗,它幹的壞事有你的一份,天滅中共時你就得為它作陪葬。」

長臉大叔點頭認同。方臉大叔說:「你說現在甚麼最重要?」我說:「保命最重要!」方臉大叔馬上又說:「現在共產黨多強大,要是沒有共產黨,這個武漢肺炎……」我馬上說:「要是沒有共產黨,這個武漢肺炎瘟疫還不能傳染到全世界,武漢也不能死那麼多的人!這個武漢瘟疫本來就是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招來的。當初武漢剛剛出現這個瘟疫的時候,八個醫生發出信息提醒要防護,共產黨為了所謂的『維穩』,對這八個醫生訓誡,封他們的口。共產黨利用御用專家和記者出來說這個武漢瘟疫『可防可控』、『不會傳染人』,捂不住了,武漢死人太多了才開始防控,多少無辜的老百姓被害死了!現在反過來它又自吹它自己成防疫『英雄』了!」

方臉大叔不再「護」黨了,而是認真的聽我講。

長臉大叔說:「你說的是這麼回事。可是迫害法輪功的事是江澤民幹的,習近平根本就不管法輪功。」我說:習近平的爹習仲勛被打成『反黨分子』十六年,習近平九歲被共產黨打成『狗崽子』,十三歲戴著大鐵帽在眾人面前低頭示眾,十六歲下放農村,二十三歲從農村回到北京。他真的不知道共產黨壞嗎?

長臉大叔馬上說:「是這麼回事。這些話你跟我們倆說行,可別跟別人說,他們會抓你的。」我說:「就是看你們倆是好人我才說的。共產黨幹了這麼多壞事,還不讓人說,所以天要滅它!」

我問長臉大叔:「您三退了嗎?」他說:「早退了!」我問方臉大叔說:「您是黨員?用『永強』給您把黨、團、隊退了吧!希望您永遠身體強壯,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永遠保平安!」

這回方臉大叔高興的大聲喊:「感謝!感謝!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