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既難又不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緣牽希望之聲

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得法的,和每一位大法弟子一樣,我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

我的人生中,最不喜歡的就是同醫療方面的事接觸,另外不喜歡和電腦打交道。但是,命運不是順著我的願望來安排的,我在大陸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做電腦檢測,在美國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個西醫診所。不過今天回頭一看,原來這一切都是為後來能夠更好的講真相而安排的。

二零零零年的時候,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被拉進洛杉磯做視頻節目的團隊,當時團隊的負責人知道我不喜歡和電腦打交道,就告訴我說,他們只是想讓我做一個非常簡單的剪輯工作,按一個鍵表示切斷,連續做幾個切斷的動作就完成了,然後再輸出一個文件就好了。這麼簡單啊,好,我答應了,畢竟做的事兒是和講真相有關的。就這樣,我開始走進了我們的媒體。

進入希望之聲,也是被拉進來的。幾年前,我和洛杉磯希望之聲的一位負責人每天早上在公園煉功,有一天,她跟我說,你手上有那麼多好的素材,現在做視頻你又遇到了困難,不如來希望之聲先做個音頻節目吧。我知道,一切機緣看似偶然,其實都是已經安排好的。

對於節目的製作,我一直是希望自己參與的項目如果能起到講真相的作用、能幫助常人破謎、能在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上對常人有幫助、能提升常人信神的底線、所做的節目能成為後人的參照,那就是我的心願。本著這個原則,我對自己選擇的節目內容就很清楚,但是因為我的文筆很有限,所以在組織節目的稿子方面是困難重重,經常憋的腦子生疼,也組織不出更好的文稿。我經常想,副意識上哪兒去了?怎麼也不來幫幫我!人的大腦真是很奇怪,嘴裏可以滔滔不絕的說,一動筆頭,就懵了。

其實,在我經常想不出來的時候,打坐中,或者是在學法的時候,腦子裏會突然出來一些東西,比如:製作一個片頭的時候,她會告訴你「你可以這樣做」,然後一個畫面出來了;或者突然給你提出一個問題,讓你馬上想到應該把這個問題放入稿子中……我真實的體會是:只要認真學法煉功,法中會給你答案。

過關的體悟

剛剛得法的前幾年,總是有一種「我不修成誰修成」的感覺,我覺的修煉太容易了,不就是放下執著心嘛。我最大的優點就是心寬,以前遇到過一個算命的,他說我是一個女人中少有的心寬的人。所以,心性關對我來說應該不是甚麼難事。那時,我感覺很長時間都沒有甚麼關可過,我非常羨慕那些過心性關的同修,因為自己心裏明白,如果不過關,就不能提高。我曾經很多次的在心裏跟師父說,為甚麼他們有那麼多關可以過,而我沒有,是不是師父不管我了。結果,來了個大關,讓我過了一年多。

那一年多的時間裏,內心的煎熬是一陣一陣的,法理上很明白,知道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但是現實又很殘酷,因為不是一個人對你的不理解,是一群人。那個時候,突然他心通功能出來了,一些同修心裏想的是甚麼,說的甚麼話,我都知道,而且都是那些專門刺激你的話,你說我的心裏能不難受嗎?我記得,那時我恨不能把所有我能想到的執著都放在自己身上對照,希望找到它、去掉它。可是,我找不到,這才是最讓我痛苦的。

記得有一天開車的路上,腦子裏冒出來了一個很不善的念頭,正在不知不覺的順著那個念在想的時候,突然感覺一個實實在在的聲音在我耳邊想起,那是師父說的:「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1]。當時眼淚是止不住的流。感激師父的慈悲,時時刻刻的在看著我,在點化著我。那段時間裏,可能是因為自己對大法的堅信,慈悲的師父一直在點化著我,從一個執著,到一個法理,從一個法理,到一個更高境界的認知,就是這樣一步一步的在幫我提高,讓我從人中走出來。記得有一天正在辦公室給一個同修寫郵件,忽然大腦中展現出一個畫面,一個我在常人中一直引以為榮的「義」字,在另外一個空間中顯現出來的是一個「私」字。當時我的眼淚就流下來了。

在人中,我一直覺的周圍沒有甚麼人可以比我更講正義、更講義氣了,這是我衡量自我和他人的一個標準,誰在這點上比我強,我才會真正的佩服他,而能讓我佩服的人,真的是不多。從做常人到走進大法中修煉,我的這個想法好像一直沒有變過。直到那個畫面的出現,才讓我意識到,我一直抱著當個寶貝的那個「義」,原來是個大執著!原來這個「義」中還包含著濃濃的「情」。被情浸泡著,完全不知所覺。

如果沒有師父,我如何能夠知道這一層的理?又如何能擺脫人間的這個情呀!

雖然這個關過了一年多,但是,我從內心感激有這樣的機會讓我能夠提高。在別人對我所謂的「不公」的時候,在我自己內心難受的時候,我很期待同修能夠善意的對待我。所以,那個時候我就不斷的告誡自己,一定是我曾經有過對別人不善,才會有今天的果報,所以,我今後一定要修出大善,才不愧做師父的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前些日子,有一天,剛睡下不久,就做了一個夢,夢中一個節目主持人正在和一個負責人說話,當時,我準備和另外一個同修錄節目。那位主持人跟我說,如果你現在在台裏可以排得上是一號人物了,那你現在才有資格錄音,否則,你得等著,等我們錄完了才能輪上你。我當時馬上說,我們今天可以不錄,明天再說。

我嘴上表現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心裏可是非常不舒服。這時,另外一位負責人看到了這一幕,就走到我的身邊說,你沒事兒吧?說著就抱了抱我。當時,我的眼淚就流下來了,一副委屈的樣子。其實,夢中的我並不是委屈,而是感到丟了面子,沒了尊嚴。流著眼淚,夢就醒了。睜眼一看,才睡了不到一個小時。

我覺的這個夢有點奇怪,怎麼剛睡了不到一小時就能做這麼清晰的夢呀,而且,我已經好長時間不怎麼做夢了,難道這個夢是在點化我?

那天晚上,我還真是認真的思考了一番。其實,現實生活中的我,應該不會在乎自己是否重要、是否有名,我在乎一個面子,這是我從小到大一直存在的問題。得法前,如果我被人指責了,或者被罵了,只要是沒有被其他人看到,我都很容易放下,即使是不高興了,不好的情緒也不會持續很久,可是,唯獨有一點我無法跨越的,就是面子。如果被外人聽到、看到了,就是對我最大的傷害,我可以為此想很久,而且每次一想到被誰誰聽到了,就會難受很多天。那個過了一年多的大關也是有這方面的因素,就是被那麼多人不理解,太沒面子了。

其實修煉以後,很多的關、很多的難,都被當作是上輩子欠的,想通了,心裏也就慢慢的平撫了,現在想想,其實還是有很多執著被另外的執著給掩蓋住了,沒有意識到。修煉其實是在很多層面上的修煉,一個關來的時候,並不是單單只需要去掉一個執著的問題。我愛面子,是因為我在意自己在別人眼中的形像更勝過在意一個真實的自己。人生中,我幾乎一直是在表揚和誇獎中度過的,雖然我知道自己不完美,但是至少感覺還不錯。在大法中修煉,雖然知道法對我的要求更高、更高,但是,又經常不自覺的沉浸在自我中。我平生最討厭說謊的人,可以因為別人的不誠實、不真而怒髮衝冠,而我的這種好面子,其實也是害怕把自己不好的一面展現在別人面前,這不也是「不真」的一種表現嗎?

師父說:「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2]而我,就是這樣被師父一步一步的帶著,在磕磕絆絆中成就著自己修煉的路。

結語

最近,中共病毒肆虐全球,大家都在居家隔離。有一天,我忽然發高燒,感覺這輩子也沒有高燒的那麼難過,全身的骨頭、關節都痛,走路都變的困難了。我生怕周圍的常人知道,要是被住在一起的房東知道了,那可是個大事了。那天,我關起門來,在家學法煉功,不過腦子裏出來了一個想法:我的這個怕心,怕被常人知道如何如何的心,是否也是一種「漏」呢?怕甚麼呢?堂堂正正的面對一切,就不會被常人誤解。第二天,我的身體就恢復正常了。而我的房東,也來問我是怎麼回事,我直接告訴她我的身體感覺有些不舒服,但是已經好了。她馬上說,你每天煉功就是好,我還是應該跟你學學。

我經常會想到師父說的:「何為人 情慾滿身 何為神 人心無存 何為佛 善德巨在 何為道 清靜真人」[3]。常常用這段法來對照我的所想、所言、所行。我知道,我還有太多的地方要提高,太多的執著要去掉,但是憑著對大法的堅信,相信一定能走好師父為我安排的修煉之路,一定能不負使命,兌現誓約。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人覺之分〉

(2020年希望之聲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