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實修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在二零一六年底遇到法輪大法的。這一年對我來說很特別。因為我獲得了攻讀美國碩士學位的獎學金。我當時心裏感覺既榮幸又奮發,我想專注學習科學和技術,以便將來用我所學回報社會。但是,當我第一學期有緣得遇法輪大法時,我的目標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修煉成了我人生的重點。

1。修煉中的進與退的考驗

自從開始修煉,我一直努力不貪睡,堅持每天煉功。在最初的兩年中,我養成了習慣,每天早起先發正念,然後煉一小時功。我也逐漸的感受到了煉功的效果,感到精力充沛。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後,即使每天煉功,我仍感覺疲憊不堪,無法集中注意力。感覺完成每天的日常工作都很吃力,更談不上參與工作之餘的證實大法的項目。

對於這種狀況,我知道我必須做出改變。我想只有兩個選擇:要麼增加睡眠時間,減少煉功和參與大法項目的時間。要麼減少睡眠時間,多煉功。我下定了決心,採取第二個選擇。我想如果每天用兩個小時煉五套功法都不能消除我的疲勞的話,那沒有任何辦法會管用了。

師父說:「我告訴大家,我怎麼傳的這個功,你們怎麼照著去做,保證沒有害處,只有好處。你們說你們很忙沒有時間,其實,你們怕休息不好。你們想沒想過,修煉是最好的休息。能達到你睡覺都達不到的休息,沒有人說我煉功煉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幹不了了。」[1]

通過電話加入一個清晨煉功小組後,效果立竿見影:打坐煉靜功,我的頭腦清澈見底。偶爾幾次這樣打坐煉功容易,長期堅持始終如一就是另一回事了。最困難的是打坐煉靜功時,我感到有一種非常沉重、明顯的壓力試圖讓我失去主意識,這是我們煉靜功中絕對不能發生的事情。記得我讀佛陀密勒日巴的修煉故事,談到他在洞穴裏十一個月都沒有睡覺,一直保持非常清醒的意識。他也是通過攻克自己身心的疲戰,才能進入寧靜狀態的。

密勒日巴佛對修煉的堅強意志激勵了我,我下定決心要好好煉五套功法,而且要取得更大的突破:我堅定決心,不屈服於這種壓力干擾,要堅持到最後,看看會怎樣。我保持最佳的後背筆直的坐姿來打坐,集中所有的注意力告訴自己,我正坐在這裏煉靜功,無論打多少次哈欠,我堅定自己不打破這種狀態。真的起作用了:我發現當我保持這種意念狀態時,就會發生轉折。那種壓力會逐漸消失,我能達到深度入定。哪怕這種深度入定僅持續五分鐘,在完成了兩個小時的五套功法後,我感到我的大腦是清澈透底。我體會到煉功是最佳休息方式的更深涵義。

2。在祛病業中修善心

當我愉快的每天兩個小時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兩個星期之後,我遇到了從未經歷過的病業考驗。師父講:「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來一點,自身的壞的東西已經去掉一些了。」[2]事後看來,我體會到了師父這段法的一些涵義。

有一天,我的右眼突然感覺難受。每當我用眼睛看著計算機屏幕時,右眼就發紅並感覺刺眼。可是我的工作必須長時間看電腦屏幕,所以我決定戴冬帽遮擋眼睛。對我的同事們來說,只看到我的眼睛有個紅色遮蔽物,並不奇怪。

漸漸的有膿液滲出到我右側眼睛周圍,右側的太陽穴和頭部。在我耳後,脖子和下巴的邊界處,還可感覺到有很多不知名的小而硬的腫塊。隨後的兩天裏,越來越多的膿液滲透出來,我的頭部右側感覺有針在不停的紮,疼痛難忍。最壞的時候,我的右眼不停的在流淚,浸濕了我戴著的遮擋帽。我開車時只能用一隻眼睛看,視線不足。

我向內找,發現自己的許多不足。我終於體會到了也只有一只好眼睛的父親的不易。記得我拜訪他時,當時對他應對某些駕駛情況的方式感到有些煩。現在我自己也經歷相同的狀況,慶幸通過這個方式揭示出了我當時不善的想法。現在我已能夠擴大自己的容量,以善心理解需要克復病業的同修了。我終於認識到,對同修的幫助就是對他們的處境給予最大的善心和理解。把處於病業狀態的同修簡單的歸納成沒修好,有漏洞,是一種可怕的思路,造成的傷害遠大於幫助。我們都是在迷中修煉,誰都無法直接看到事物真實形態後面的根本原因,何況我們自己也有一堆執著和人的觀念。我認為,我們應該互相幫助,共同進步。

3。發正念的威力

那天我還是正常上班,但是當我回到家時,我卻感到沒有任何的力氣能做證實大法的項目。神韻推廣即將進入關鍵階段,不完成我承擔的工作部份,後果不堪設想。懵懂中我說道:「我要每小時都發正念,如果需要的話,發更多。」我坐下發正念,在二十分鐘後,效果就很明顯了:我的思緒變的舒暢,痛苦開始減輕。我一遍又一遍的重複發正念,直到我感到「我現在可以工作」,然後我就重新做起大法項目了。

那天晚上,我幾乎沒有痛苦的入睡了,睡得很好,直到第二天早晨。醒來後,我心裏知道,「我現在很好,而且會變的更好」。回顧前一天的結果,我知道最終是師父幫我去除了大部份的魔難。我無法感謝師父的佛恩浩蕩。那之後,我慢慢的康復了,膿液幹了,腫塊消失了,只有眼中留下一絲紅影讓我去掉。經歷了這次魔難,更堅定了我信師信法的信念,也修出了對常人和同修更多的慈悲之心。

4。在個人利益上做到隨其自然

我感到每當我面對嚴峻的考驗時,我能分辨生活中甚麼是真正重要的事情。但是,當環境變寬鬆時,常人的願望、誘惑和慾望就會常在我的腦海中浮現。因為我還是一個很容易受到誘惑的年輕人,如師父所說:「特別是男青年,他還想在常人社會中奮鬥一番,還要達到甚麼目標呢!」[2]我發現抵制這些反覆性的思想干擾需要相當大的自律和信念。我時常一次又一次的提醒自己要做師父教導我們的:「無求而自得。」[3]

當我即將從學了熱門專業的名牌大學畢業時,我面臨了求職的考驗。通過推薦,我找到了適合我所在領域的職位,但是得到的薪酬卻遠低於周圍人說的我應該得到的薪酬。雖然這個工作薪酬低一點,但我發現在這裏工作可以有更多時間參與證實大法的項目,而且接受這個工作就不必浪費時間再繼續找工作了,我已經對正法的意義有所理解,也希望自己能參與更多的證實大法的工作。所以我接受了這個職位。我感到自己做到了看淡個人利益。

我在公司努力工作,我的工作能力和貢獻很快得到認可。我感到自己在公司已經小有建樹了,我向老闆提出我希望每週工作四天。令我高興的是,我的請求被批准了,我有整整三天的時間可以專注於大法項目。我非常珍惜這樣的安排,我把這段時間完全投入到更多的學法和大法項目中。

因為老闆對我的工作感到滿意,幾個月後,老闆建議我恢復正常的五天工作時間,可以給我加薪。但我始終遵循師父教導我們的:「確確實實煉功人講: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們不追求;常人有的,我們也不稀罕;而我們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2]我禮貌的拒絕了,並對自己的決定感到高興。我認為時間是我們大法弟子最寶貴的資源。

可是當我公司聘用與我資歷相同的人時,我的心又動了。一連串的問題在我的腦海中盤旋,在心裏比技能、比薪水,還盤算自己是否得到了符合自己資歷的應得薪酬。這時我不得不反覆告誡自己,師父已經告訴我們:「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2]我為自己感到羞愧。忘記了師父已經明示:「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們卻因為在常人中的利益損失了而對我訴苦,而不是因為自己在常人中的執著心放不下而苦惱,這是修煉嗎?」[4]但慶幸的是在此過程中,我始終堅持用法來對照自己,我逐漸放淡了對自身利益的執著。我越修煉,心情就越輕鬆。雖然我的外表沒甚麼變化,但我的內心最終達到了奇妙的輕鬆愉悅。

在這個修煉過程中,我意識到,我還沒有修到完全不被常人中任何執著或誘惑所動的程度。就像師父說的那樣:「年輕人就更不容易把握自己,你看他平時挺好,在常人社會中沒有甚麼本事的時候,他名利心很淡。」[2]我還沒有提高到不為任何常人中的利益所動搖的境界。師父說:「你家房子是用金子蓋起來的,你心裏頭沒有,看的很淡。」[3]今天,如果我真的住在金子蓋起來的房子裏,我可能會忍不住炫耀。

我想提醒年輕同修,要時刻警惕既得利益對人的誘惑。其實我們只有把修煉放在首位,做一個既擁有受人尊敬的職業,又精進實修的人才能真正證實大法。我的體會是,當我對社會和大法都能做到盡職盡責時,就會達到萬事皆備,無求而自得。比如我只是問了一下,我申請永久居留權的簽證和贊助就到位了。我既衣食無憂,又有足夠時間背法和參與證實大法的項目。我感到萬分幸運。

5。無條件配合:智慧來自整體

去年夏天我對參與大法項目的觀念有了很大一個轉折。以前,我對自己的快速學習能力、溝通能力和對某些技術技能熟練掌握成度很是沾沾自喜。等我回到歐洲呆了一個夏天,我才認識到,我們彼此之間的互相配合才是產生智慧的真正源泉。

那時,我地的修煉環境很不好。東西方學員之間分歧、誤解重重。沒有固定的大組學法,證實法的項目已停滯不前。我自己還有一間多年失修的公寓需要翻新。另外,我也想見見多年沒聯繫的歐洲朋友們,告訴他們我新開始的修煉。

在這種環境下,我與母親組成了一支非常出色的團隊。鑑於當時該地的修煉狀況,我們決定建立自己的材料點,重新設計新的傳單和海報取代過時的舊材料。當我們的打印機出故障時,我們就一起摸索著找到解決方案。我們逐漸聯繫上了該地區的同修,通過不斷參與各個真相點的活動,並增加小組學法時間,增進了同修之間的了解。當然,這中間也少不了心性的摩擦。

例如,當我坐下來準備設計傳單時,我發現自己的腦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該如何開始。就聽我媽媽說:「我想在傳單上應該有這個、那個!」並指出應該包括哪個主題等。我心裏會有:「好呀,既然您那麼懂,幹嘛不自己做!」或者諸如「行呀,告訴我應該在上面寫甚麼樣具體的話?!」之類的想法。我意識到那些消極的想法是很低下的,決定去掉它。一旦這些不好的想法被清除,好主意就源源不斷的湧入我的腦海。通過修煉正向思維,不讓人的觀念和憤世嫉俗的習慣左右我們的思想,我們在大約一天的時間內就用兩種語言設計出了傳單。

我們面臨的考驗似乎如影隨形。當我們裝修公寓時,四分之三的鄰居似乎都反對。而支持我們的人未經我們的同意就幫助更換了水管。這時,住在樓下的那些人在敲我們的門,抱怨水從天花板上滴下去了。而與此同時,我們得敲樓上鄰居的門,告訴他們,我們的天花板上有水漏下來了!但是,通過學法,我們逐漸的放下了個人利益,並找到了和諧的解決方案。通過與媽媽密切合作,我意識到自己的思維和邏輯能力遠遠沒有成熟到可以協調大型項目的程度,因為連個小小的裝修都協調不好。媽媽在這次裝修過程中起到了總協調的作用,我做了很多具體小事:比如鋸呀、鑽呀和刷油漆,我們是一個配合默契的小整體。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真相點在不斷成長,我們的真相資料和講真相的經驗都在不斷增長。當地同修都很受鼓舞,支持簽名的人數也大大增加了,每個週末都有不同常人來學煉法輪功。大組學法又重新開始了,由於不斷有新同修加入學法,我們甚至得用四種語言閱讀《轉法輪》。每個人都有重生和修煉如初的感覺!在這整個修煉過程中,我需要做的就是不斷去掉負面的人的觀念,避免證實自己,並努力做到包容同修。一切就自然到位了。師父告訴我們:「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我對此有了更深的體會。

和媽媽一起工作是一段很幸福的經歷,但也時不時會有緊張情緒的衝突。由於我父母離異,父親再婚,我母親常難以慈悲心對待父親的後妻。我常被夾在如何平衡兩個家庭之間,我的某些決定甚至會引發一些爭端。我母親會哭訴說,修煉對她來說太難了,她可能無法繼續下去。每當她提高聲音時,我都會特別注意放低自己的聲音;當她情緒很激動時,我會保持冷靜,不做出任何反應。一旦她能重新控制自己的情緒時,我們就坐下來學法。我們倆都堅持修煉和向內找,不固執己見,認為自己的理解或想法比別人好,最終達到了超越矛盾和諧相處。

歐洲之行對我而言是一個轉折點。我認識到,真正提高自己的心性和加深對法的理解才能在講清真相中發揮更大作用。正如師父講的:「好像年輕人心都有點好高騖遠,靜不下來。大法弟子嘛,要做啥就要踏踏實實做好,你是修煉人。」[5]

只有相互配合併堅持不懈的學法,我們才能真正證實法。最後,希望我們都能堅定實修,成為師父在經文《理性》中所說的「是末後救度的使者」[6]。

如果您發現任何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二零二零年青年大法弟子網絡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