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執著 實修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位二十四歲的青年大法弟子。我九歲那年,通過修煉的父親得法。我對大法最早又最深刻的記憶始於我十歲左右的時候。記得在一次法會上,播放了一段錄像,講述了大法弟子在天國與師父簽約後,隨師父下世助師正法。當時他們發誓要救度眾生,並且彼此提醒精進修煉一起返回天國。當我看到屏幕上《誓約》畫面的那一瞬間,感到無比震撼,似乎喚醒了我久遠的記憶。

從那以後,我從未離開過大法。隨著年齡增長,許多我童年時代一起修煉的小同修都離開了大法,不再修煉了。雖然我從未放棄過修煉,但我也沒做到始終如一地精進實修,我的修煉道路也是磕磕絆絆。我感恩師父總是慈悲地寬恕我的過錯,不斷給我機會改善提高。一路走來,我對大法和修煉的理解也發生了根本的改變,今天我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我的修煉心得。

隨時隨地向內找

大法弟子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遇事要向內找。儘管師父已經很清楚地闡明了這是對大法弟子的要求,但聽著容易做起來難。我通常最難做到的就是承認自己的錯誤和改變自己的慣性思維。指出他人的缺點不足很容易,對照想想自己就難。比如當我看到父母之間有異議或同修之間有衝突時,我總是在心裏想他們應該好好提高一下他們的心性了,卻忘了這時自己也應該向內找的基本原則。

兩個月前,當我坐下來參加我們的每週一次大組學法時,我立刻發現中國同修那天讀法非常不整齊。一些同修快,一些同修慢,有同修試圖選擇一種速度來統一大家的讀法語速時,似乎聲音更加混亂了。當我試著努力跟進時,內心感到越來越不舒服。心想這是連續第二次發生大組學法語速混亂,心裏開始抱怨來學法的同修。他們難道不能停一秒鐘來聆聽和調整自己的語速?難道替別人著想一下就那麼難嗎?整個學法時間段我都是心煩意亂的,因為我都沒能集中精力學法,感覺浪費了我整段時間。

當我坐下來參加學法後的大組交流時,我開始想剛剛發生的事。這正像師父講到的:「是凡矛盾發生在你身上,出現在你這兒,出現你們之間,就很可能與你有關係,就有你要去的東西。不管怨不怨你,我的法身在去你的心的時候,可不管這件事情怨他還是怨你。只要你有這個心,他想盡辦法讓你出現矛盾,讓你認識到不足的這顆心,所以你們還在那兒找:這事不怨我呀。或者你們還在想:我在維護法呀。」[1]

儘管看起來是其他同修有過錯,但我知道師父在提醒我要向內找,找找我有甚麼地方需要提高了。我開始意識到這種事情發生與我是息息相關的。這是我這一段時間修煉狀態的寫照。因為我今年考試較少,最近我一直在敦促自己多參與講真相,參加我們在自由鐘的集體煉功。以前即使有時間,由於惰性也沒參加,我為自己能連續幾個週末都參加而倍感自豪。當我以為自己有所進步時,意識到自己實際上還差得很遠。雖然每個週末我都去了真相點,也參與了煉功,但我還是比較懈怠,總是姍姍來遲。我會在起床和準備出門上花很多時間。等到我到達那裏時,其他同修已經煉完了第一套,或者已開始煉第二套功法。儘管如此,我仍然為自己感到驕傲,甚至認為:「至少我參加了,有些同修都沒來呢!」

我對其他同修的抱怨,實際上反過來又暴露了我自己更多的不足,因為我的行為更顯得自私。比如我遲到時,匆匆加入煉功行列分散了正在打坐同修的注意力,在仔細觀察的眾生的眼中​​,對我們的印象就會不好。因為我從未按時到達真相點幫忙,所以總是在年長的阿姨們把講真相用的沉重的桌子和展板都擺放好了,我才不緊不慢地到達那兒。即使是我很重視的大組學法,我也常遲到,有時大家讀法前發正念中間我才趕到。想想這一切,我感到很慚愧,同時也感恩師父通過這件事讓我向內找,看到自己的不足。我意識到自己的不足常會被對照提醒:責怪父親做錯事之後我自己會犯同樣的錯;嘲笑別人有妒嫉心時自己內心藏著妒嫉;不願意寬恕同修的過錯時卻要求自己沒做好時被原諒。

我一直深信自己明白向內找的涵義,還慶幸自己從不介入矛盾衝突當中。我現在體會到,真正地向內找並不是在看到其他人處於衝突中時,簡單地想道:「哇,他們應該向內找了」,而是應該利用一切機會隨時隨地深入向內找,修自己。

修去妒嫉心

隨著不斷修煉,我逐漸意識到,我還有很深的妒嫉心,而且在我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會表現出來。比如當我聽到朋友或同學有好消息或成績出色時,我很難發自內心地為他們感到高興。我會在心裏想:「他們肯定有人幫忙,不然他們的水平咋能做成那事?」或者「我要有那麼多的時間準備,我也能做成那樣。」在領導小組成員參與學校的課外項目中,我常常不願意把任務下達給別人,因為我無法忍受別人搬用我的想法或在我的努力之上獲得最終的讚譽。更糟糕的是,我的這種妒嫉心也蔓延到了證實大法的項目中,我常對那些願意主動幫忙大法項目的同修心懷排斥,不願意讓他們參與。我還在心裏為自己辯解,找他們幫忙,我得花更多的時間給他們解釋怎麼做,然後再等著他們完成。還不如我自己一個人做,整個項目完成的更快。

實際上,我這種不信任他人,或者看不上其他人的心,也是一種妒嫉心的表現。我認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也希望因此受到表揚。在潛意識中還隱藏著這樣的想法,如果同修看到我做得這麼好,他們會認為我能力強而且修煉有素。基於以上這些原因,我常常大包大攬,獨自承擔大型任務,搞得自己沒有足夠時間睡眠和幹其它事。當沒人注意到我的所作所為時,我又忍不住要炫耀自己,要有意無意地提到:「哦,對,這整件事都是我自己做的,這個是我想出來的。」或者:「都沒人幫我,我自己沒日沒夜。通宵達旦才做完的。」當真有人詢問我或稱讚我的工作時,我表面上重申自己根本不在乎誰來完成這項工作,誰贏得最後的榮譽,只要項目能完成就好。實際上,我心裏頭是很在意的。就像師父說的那樣,「放不下的那些人哪,他嘴上說放下了,他其實根本放不下,所以就很難做的到。」[2]雖然我認為自己沒有這個執著心了,其實我依然有。我告訴別人我沒有這個執著心了,甚至告訴自己,我沒有這個執著心了,但是那個執著心還在。

最近通過大量學法,我能夠很好地察覺這些不好的念頭。當他們在我腦海中要成形時,我立刻就清除它們。我意識到,帶著妒嫉心參與大法項目,是危險又具破壞性的。師父說:「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個小小的人的,工作誰做都是洪揚大法,有甚麼你做、我做的,你們這種心不去難道還要帶上天國和佛爭強嗎?誰也包攬不了大法,去掉那顆不平衡的心理吧!」[3]

我意識到,在妒嫉心驅使下,我不知不覺間用神聖的大法項目來滿足我常人的執著。由於執著地認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想做所有事情,我沒有把大法項目分配給有能力的同修。我沒有把精力集中在如何更好地救度眾生上,而是用在了擔心以誰的名字來發電子郵件這些小事上。通過不斷學法,我已經去掉這些執著,以更純正的心態參與大法項目。現在我和同修相處得也很好,而且取得了很好的合作效果,其實當你的思想和行為充滿妒嫉和怨恨時,其他同修都能感覺到的。我真正體會到了去除妒嫉心的重要性。

現在每當我感到我的心要被觸動時,我第一時間就會體察到,並開始去除它。我知道去除自己的執著心是一個漸進的過程,但是我很感激師父在不斷點化我,並給我機會來真正去除妒嫉心。

修去對名的執著

作為一名研究生,我感到自己時常要經受對名和自我執著的考驗。在上大學時,我努力學習,成績很好,考入很好的牙醫學院。在申請之前,我曾在猶豫是否應該改讀醫學院。憑借良好的成績,我肯定能被錄取,我想向所有人證實我的能力。後來我看到很多以前的同學也被一些牙科學校錄取時,我開始感到自己以前的努力有點不值。我了解其中許多人,我覺的他們的學習態度和努力程度都一般,他們學牙醫的目地也不純。他們居然也能上牙醫學校?我覺的這是不公平的。如果我們最終差不多的話,我為甚麼還要投入那麼多心血呢?

這些想法使我產生了要將自己從這群人中區分出來的執著。我開始對沒去讀醫學院感到生氣和遺憾,我想證明自己比普通的牙科學校學生要好的多。當我對口腔外科產生興趣時,我開始研究最嚴格的口腔住院醫師培訓程序,其中要完成四年的口腔住院醫生培訓,再加上兩年的醫學院的輪轉培訓。最後,我將獲得兩個醫學學位。在將近兩年半的時間裏,我都在認真考慮重新安排我人生的下一個十年,以使自己在同行中脫穎而出。但當我試圖計劃我畢業後六年的教育計劃時,我感到很沮喪。這將是一個巨大的時間投入,可是我覺的我必須這樣做才能使我的事業更上一層樓。

師父在《瑞士法會講法》中舉了一個在中國攻讀博士學位的學生的例子。這個學生正處於攻讀學位的最後階段,只需要解剖一定數量的老鼠,然後完成實驗就可以獲得博士學位了。可是在修煉了大法之後,這位學生告訴他的導師他無法這樣做了:他現在是法輪大法修煉者,不能再做殺生的事了,因為那會產生業力。儘管他花了時間和精力,學位幾乎就要到手了,但為了修煉他選擇放棄自己的學位。師父說:「大家想一想,人活在世上無非就是為了名和利。他拿到博士學位之後,他可以將來有一份好的工作和前程,他的工資也自然會多,那就不用說了,會高於常人,高於一般的人。人不就為這個活著嗎?他連這個都不要了。大家想想他連這個都敢放棄。作為一個年輕人,這些都可以不要了,是不是甚麼都可以放棄了,他不就等於敢放棄生死嗎?人不就為了這些活著嗎?這樣的人他能夠這樣做,修煉境界其實也就在那兒了。」[4]

讀了這個例子讓我真正認識到了自己的執著,開始思考我作為大法弟子的真正目標是甚麼。我意識到自己就像師父說的一樣:「一旦出人頭地的時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擾,他覺的在有生之年還有很長的路,還想要奔奔,奮鬥一番,達到一個常人的甚麼目標。」[2]

我問自己,我修煉大法的真正目地是甚麼?如果我也像常人一樣,迷失在名利的追求當中,我怎麼能修煉和救度眾生?我還意識到我在用常人的心態看待事物。在大學裏,我採用常人的方式──經常通宵達旦的學習以取得優異的成績,卻不積極學法煉功和參與講真相。為了追求常人中的名,幾乎忘記了我作為大法弟子的責任。同時,我沒有好好想想如何精進修煉,卻一直在執著改變自己的人生道路。其實這些都是師父安排好了的。妒嫉別人的名望也是為私的。我甚至都沒有仔細想過將來做牙醫的諸多好處,我可以選擇自己開業,方便又自由,將會有更多時間專注於講真相和大法項目。

我現在認識到了,我所取得的一切都是大法賦予我的。我人生的真正目地是修煉大法而不是追求常人事業。當然在自己的工作領域成績出色,也是在弘揚和證實大法。但我永遠不能忘記自己作為修煉人的真正目地。

大法弟子是整體

由於中共​​病毒的傳播,到處都處於隔離在家的狀態,我開始對自己的未來感到擔憂和沮喪。現在學校也關門了,也不能練習看病人,幾乎都不出家門。我常常睡懶覺不願起床。常常花很長時間跟同學討論甚麼時候可以返回學校,以及學校長時間這樣關閉是否會影響我們將來的畢業日期和以後的住院醫生實習等等。無限期的居家隔離幾乎讓我們難以忍受,我非常希望中共​​病毒大流行快點結束。

看完師父最近的經文《理性》後,我知道我需要用修煉者的思維方式來面對目前的情況,因為在我們修煉的路上所發生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我不應該執著於這一切甚麼時候結束,而應該珍惜自己擁有的所有新時間,更加勤奮地學法煉功。在其他青年同修的幫助和鼓勵下,我大大增加了學法煉功的時間。這兩個月我沒有一天不學法的,每天我與其他青年同修都在網上至少讀一講法。現在,我從法中理解了以前從未體悟過的涵義,感覺我過去好像根本沒有真正讀懂過法。

兩年前,我處於修煉狀態最不好的時期,魔難考驗很多,打坐都沒辦法雙盤。我感到很尷尬,也不好意思告訴任何人,也沒有深挖一下發生這種情況的原因。當我讀師父各地講法時,師父在《新加坡法會講法》裏對兩個問題的回答點醒了我。

「弟子:腿原來受過傷,已經達到雙盤,但近來不知何故,怎麼也不能雙盤?」「師:其實你應該問自己甚麼原因。一個是不是學法不精進了,或者是有事做錯了不想改或者是悟不到?如果你今天事情做的非常好,符合法,原來你能盤十分鐘,保證就盤二十分鐘,我們有許多學員都有這樣的體會。事情也不是絕對的,但是最近一個時期,你要消大一點的業,也會出現這個問題。」[5]

「弟子:修煉一年了還不能夠雙盤,越盤不上越急。」師父說:「但是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你得盤上腿。我告訴你,不是笑話啊,一個修煉的人修的挺不錯的盤不上腿,上面那個菩薩都會捂著嘴笑你,真的。」[5]

讀完這兩段法後,我感到很慚愧。我開始勤奮煉功,逐漸的我又能夠再次雙盤了。隔離在家期間,通過參加網上集體煉功,我終於可以煉一個小時的靜功了,而且每次都能忍痛堅持下來。我以前經常熬夜睡的很晚,所以總是晚起,並且白天還得要小睡一會兒。現在我也可以早起發個正念,然後接著煉完兩個小時的功了。

我能達到現在這樣的修煉狀態,很感謝同修對我的鼓勵和支持。自從我修煉以來,我從來沒達到過現在這樣精進實修的修煉狀態。我知道,這一切完全歸功於師父的呵護加持和其他同修的幫助。我現在真正體悟到了師父說的「大法弟子是整體」[6]的涵義了。在這個中共​​病毒傳播的動盪時期,這種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讓我受益匪淺,我衷心希望所有青少年同修都能明智地利用好這段時間。

我經常用師父《洪吟三》的〈只為這一回〉來提醒自己:

超越時空正法急
巨難志不移
邪惡瘋狂不迷途
除惡只當把塵拂
弟子走正大法路
光照天地惡盡除
法徒精進寒中梅
萬古艱辛只為這一回

雖然自己修煉中有些方面進步了不少,但仍然有許多地方需要繼續提高。我感激師父的佛恩浩蕩,為我和青少年同修們開創了這樣能一起實修的環境。

以上是我有限的理解和交流。如有任何不符合法的地方,請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去執著〉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助師〉
[7]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只為這一回〉

(二零二零年青年大法弟子網絡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