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醫師:終於找到我的老師!(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四日】(明慧記者沈容採訪報導)袁倫祥,自高雄中學畢業後,順利考上陽明大學醫學系,二十五歲即成為台北榮民總醫院泌尿外科醫師,目前在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工作,擔任腫瘤醫學中心泌尿道癌團隊召集人。多年來,袁倫祥專精於泌尿科腫瘤手術和達文西機器手臂微創手術,孜孜矻矻、精益求精,成為外人眼中年輕有為、技術高超的名醫。

然而,醫師之路並不容易,從實習醫師到住院醫師,這段磨練的過程彷彿上山修行的學徒。袁倫祥表示:「就像學習一門功夫,透過手把手口傳身授的師徒制,從打掃進退、換藥、照顧傷口、翻身導尿、熬夜值班等任何雜事都得親力親為,老師說甚麼就得做甚麼。」這段熬出基本功的關鍵時刻,比毅力、比體力、比耐力,辛苦自然不在話下。

不過,通過專業訓練、考上醫師證照,艱辛地完成泌尿外科醫師的養成之路後,袁倫祥卻覺得他還沒有找到能真正帶領自己、掌握高深奧秘的師父。「我心中隱隱約約有種感覺,覺得多年來在醫學領域上所掌握的知識技能,尚不足以解釋心底的生命疑惑,彷彿有一種更深層的東西找不到、學不到,會一直想著此生的追尋就是如此嗎?」

直到二零一二年大年初一,袁倫祥自國中以來的好友、台北榮總感染科主治醫師鄭元瑜登門拜訪後,才為他打開希望的窗、照進生命的曙光!原來,鄭醫師的姐姐因腦下垂體萎縮,飽受疾病煎熬,在藥物療效有限、醫生束手無策的情況下,竟因學煉法輪功後,很快恢復了健康。而鄭醫師也在閱讀《轉法輪》、學煉五套功法的過程中,見證多年的關節痛、頸背疼痛與痔瘡一一消失。

聽著好友的真誠介紹,袁倫祥在好奇之下打開金光閃閃的寶書《轉法輪》認真閱讀,從那天開始,他再也沒有放下了。「看完之後,我知道自己終於找到生命中真正的老師了!」袁倫祥抓緊得聞正法的寶貴時間,很快看完《轉法輪》和全套經書,「在看的過程中,有一種被瞬間移到另外空間的感覺,整個腦袋被撬開,過去思維被打開,很多過去不解的一切都在學法中逐漸通透明白了。那時我就在想,是誰能將宇宙、人類、地球的歷史講得清清楚楚?這唯有神才能辦得到啊!」

柳暗花明又一村

禁不住內心強烈的震撼,袁倫祥明白《轉法輪》就是一本天書,揭示萬古以來從未有人講過的宇宙天機,他多年來的渴望與追尋總算有了踏實的解答。然而,修煉不是空話,當他抱著得道的信心迎接每一天時,卻沒想到嚴厲的考驗才要開始。

「在大家眼裏,我是一位很會開刀的醫師,但開始修煉以後,這一切都不順了。一位病人因手術引發併發症死亡,當時這樣的機率是千分之一、萬分之一,可是卻發生了。這對我而言是一個很大的打擊!」袁倫祥內心充滿了懊悔和沮喪,他躲在辦公室裏嗚咽,硬著頭皮道歉,心底的愧疚挫敗和家屬的傷心程度,幾乎是可以劃上等號的。

過去無數次救死扶傷,面對的是讚揚和感激,然而當病患需要他的時候,袁倫祥卻失去了再次拿刀的勇氣。在如此絕望的心境下,生命中的難關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但經濟狀況突然變差,家中搞得烏煙瘴氣,和上司也起了衝突矛盾……在進退維谷、四面楚歌之下,他始終沒有忘記自己是名大法弟子。「當時有一位彷彿是師父安排好似的病人,一直來找我,堅持要我操刀,我請他到別家醫院,告訴他自己能力有限,還有曾經死亡的案例,但他卻完全信任我,怎麼勸都不肯離開。」

路就在前方,沒有後退的餘地!別無選擇之下,袁倫祥只能放下恐懼,提刀上戰場。「當我決定要開的時候,能做的就是不斷學法,提高自己的心性,去掉所有怕心執著,以最好的狀態開刀。開完後,手術很成功,我知道自己過去了,一切又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回首這段煎熬,袁倫祥知道如果不是師父推著弟子,又怎能橫心舉足跨越這一關呢?

'圖1:袁倫祥醫師(右)與他的病患。'
圖1:袁倫祥醫師(右)與他的病患。

遇到這麼大的考驗,袁倫祥知道一定有需要向內找的原因存在。「以前我比較自負,只注重自己的技巧,如果開刀不順利就先推責任,怪病人狀況不好,怪誰沒有準備好。但慘跌一跤後,我深刻領悟到一場手術是整個團隊的合作,不是只有醫師才是主角,刀開得好,是因為方方面面的細節都到位。」

袁倫祥並在觀賞神韻藝術團演出的過程中獲得很大的啟示。「神韻演出中的所有人在舞台上相互烘托成為整體,才能讓每一個音符、每一個動作都配合得完美無缺。我們在救人中也是一樣,多跑幾趟、多翻點資料,了解病人的狀況,協調助手的工作,和麻醉師會談溝通,甚至在刀開不下來的情況下,如何安排撤退計劃等,每一件事都必須細心做好。修煉就是放下自己,注重每一個細節,符合這一層次的理,平凡中才能體現超常,也才能真正把人救了。」

體會祥和境界

尤其面對性命攸關的緊急考驗,袁倫祥發現靜心煉功能讓他在高壓忙碌的環境下,維持內心的穩定與寧靜。他表示:「醫院緊湊繁重的工作壓力有時候會讓自己喘不過氣來,手術室裏也往往遭遇很多突發狀況,包括麻醉不起作用,需要助手幫忙的時候找不到人、器械臨時故障等等,只要有任何一個小小的因素,都足以達到干擾的目的。但當我在開刀前抓緊空檔煉功後,手術的效果就特別的好,許多意外幾乎不再發生。甚至在整個開刀過程中都是很享受的,耳邊只聽見病人的心跳和自己的聲音,那種平和純淨的正念之場,讓我頓時領悟到『祥和』的真意。」

'圖2:袁倫祥發現靜心煉功能讓他在高壓下維持內心的穩定與寧靜。'
圖2:袁倫祥發現靜心煉功能讓他在高壓下維持內心的穩定與寧靜。

「祥和」是一種心境,也是一種態度,在法輪大法中,袁倫祥不斷學會放下自我,設身處地為人著想。他表示:「過去在西方醫學的訓練下,我可以很快看到別人的不足,習慣性地去指責批判,好像一遇到對方就是在挑剔錯誤、揭人的短,這種自我意識讓自己在和主管、同事、家人的相處上,形成了很大的障礙。」

「例如在工作中,我認為自己技術好,應該有更好的待遇,上不去是主管沒有照顧到自己,於是在無法協調與滿足下換了工作。到了新環境後,雖然憑借技術也有了一番成果,卻因溝通不良和主管起了很大的衝突。而在家庭中,也會一直認為老婆這做不好那做不好,眼中看到的都是別人的問題。」

透過不斷學法修心,袁倫祥融入宇宙的浩瀚無垠,也意識到人心的微不足道,他知道這些私的東西都必須要去掉。「在法中,我的心境也一直發生著變化,一開始我想努力做一個好人,但有時會累積著不情願的情緒,久了就過不去了。後來我明白自己要做的不是常人眼中的爛好人,而是宇宙認可的修煉人,這是自然而然就會想去身體力行的,不是用物質金錢、外在光環能夠交換衡量的。所以,現在當我看到團隊中不足的地方時,我不會因為害怕得罪別人而視而不見,而是用心平氣和的態度,站在病人安危、整體考量的立足點去說,誠懇地告訴他們這樣做的原因是甚麼,對病人也更有愛心和耐心。」

「在家庭中也是一樣,一開始為了做一個好丈夫、好爸爸,儘管工作疲憊也飛奔回家幫太太洗碗、為孩子洗澡,但現在我更理解古人夫婦有別的內涵。」袁倫祥認為「夫婦有別」是別在分工而非地位,畢竟一個家庭裏面除了教養孩子外,還需要穩定的經濟收入。「太太是家庭主婦,我們又生養了四個男孩,在經濟開銷上是很大的,所以後來和太太溝通協調後,由我來努力工作,讓家庭不虞匱乏,我也會在力所能及下盡力照顧家庭。也謝謝妻子的理解與支持,才能讓我沒有後顧之憂,甚至在假日時進修企管碩博士班。」

袁倫祥謹記自己是個大法弟子,不論遇到再不好的事情都是好事,都是讓自己昇華提高的好機會。「我從修煉以來,沒有一天是舒服的。但是,這種從苦中昇華的樂趣和吃喝玩樂是不一樣的,不管再怎麼艱難,我都把它當作在過關,甚麼事情都把它當作是好事,關過去了,看事情的眼界不一樣了,整個心境也豁然開朗了。」

袁倫祥感恩的說:「在醫學界有這樣的說法,如果你開刀開得好,那你研究可能做得不是很好,如果你研究做得好,那你家庭應該不太好。可是現在我有自信在工作中、學術上、家庭裏都能做好,因為我修煉的是正法,在『真、善、忍』熔煉中弟子只會越來越好,我也相信自己一定能夠做得到。謝謝師父,謝謝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