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三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在2020年5月26日上午我和一同修去看望一老年同修,被警察從監控中看到了,國保大隊長帶領派出所長及警察共6人來敲門,我以為是熟人,就開了門。他們一進門就很兇,吼我們三個老人,並搶走師父的法像和兩個法輪圖形,拿起《轉法輪》就撕,拽壞了兩個播放器,強行把我和另一同修拽上警車劫持到派出所分開關押,強行審問。強行將我綁架到醫院做核酸檢查,將我按住抽血等,然後又把我帶回派出所,整了一本厚厚的材料。材料中有我和同修在縣醫院門口走路的照片,最主要的一個材料是我曾給一個學生講真相,勸三退,學生回家告知家長,被不明真相的家長告發了。他們企圖將我作為重點送洗腦班迫害,造了這些材料,公安局長也簽了字,批准下午將我送走。當天我老伴知道我出事了,立馬趕回並得知邪惡要將我送走,他帶領我家姑娘和其他親戚趕到派出所要人,正念很足的說:我老婆曾患過嚴重的疾病,煉功煉好了,她現在是好人,沒病,如果你們強行將她送洗腦班,出事了,你們誰送的誰負責,我跟你們沒完。國保副隊長要我老伴出示我的病歷,我老伴跑去拿回了我二十年前的病歷。但隊長說:既然局長簽了字還是要送走。國保副隊長說這個案子是他辦的,他不敢送,怕出事,出了問題怎麼辦?最後他們逼迫我老伴寫「保證」(半年不准我出門)。就這樣沒送走。現在我嚴正聲明:我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我丈夫和姑娘、我的單位、社區人員為我作的擔保及國保、派出所整理的黑材料全部作廢。我堅修大法到底。

袁桂容 2020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因學法少,法理不清,人心多,尤其是怕心,幹事心,證實自己和有求之心,被邪惡鑽了空子,我先後兩次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在酷刑和高壓下,我先後兩次向邪惡妥協寫了「三書」,也兩次向明慧網寫了嚴正聲明。但沒有真正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邪黨文化流毒還存在,心裏想:我是表面上應付邪惡,我的心不可能離開大法。其實這違背了大法的要求。在邪惡謊言的誘導下,我曾出賣同修,也轉化過同修,使同修遭受迫害。在此我深深向同修道歉。我更對不起大法和師父的慈悲救度,在此我向師父請罪。另外,我退休前,由於我去過北京上訪,被單位長期關押,我被迫寫過「不煉功、不上北京」的保證書。現在我嚴正聲明:以上我被迫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文字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緊跟師尊一修到底。

湯華英 2020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在20年前,我進京護法回到家後,我丈夫魔性大發,把師父的法像反面撕去了一片紙。我哭著搶回來後,他又把《轉法輪》拿過來要往爐子裏扔。我大聲說:「你幹嘛!」他被我震住了。我說:「你平時不是很支持我的嗎?」他說:「我這是叫你把我給氣的。你進過派出所,還被勒索兩千元錢,別人都知道了,我沒臉見人了。」我趁機把《轉法輪》拿了回來,他氣的眼都紅了。這是他手裏還拿著一本藍色皮薄薄的《精進要旨》,我就說:「如果你想燒就把這本燒了吧,別發火了。」當時我沒有覺的不對,現在我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在此嚴正聲明:當時我一切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和丈夫已是非常後悔。今後我一定學好法,精進實修,按「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堅定做好三件事,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做師尊的合格的弟子,跟隨師父回家。

孫巧梅 2020年3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5月9日我被非法綁架,後被邪黨誣判3年,關押到女子監獄。在邪惡的殘酷迫害下,我堅持了4個半月,後由於各種人心,怕吃苦的心,就違心承認了壞人以我的名字寫的「四書」等一些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東西。我明知是錯的,但是沒能正念正行,在此向師尊認錯。並嚴正聲明:以上我被迫所說、所做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及文字東西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一思一念要在法上修,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走好師尊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緊跟師尊回家。

彭仕瓊 2020年5月25日


嚴正聲明

在2003年邪黨兩會前,我被市610強行綁架到洗腦班迫害。當時天天被邪黨灌輸謊言與威脅,加上我人心重,法理不清,怕勞教,著急回家,我違心寫了「三書」,做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對師父犯了罪。當時寫了嚴正聲明,但沒有真正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還有在單位和局裏的施壓下,我寫過「不煉功」的保證書,給自己修煉留下污點。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文字全部作廢。我向師尊深深的悔過、認罪。今後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實修自己,緊跟師父一修到底。

張廣模 2020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我1996年得法。2019年10月2日晚9點多警察來我家,搶走所有的大法書和師尊的法像。10點把我綁架到派出所審訊、採血、印指紋,我不配合,他們說是走程序,讓我簽字。凌晨2點才讓我回家。我由於平時不精進實修,求安逸、迷電視、學法心不靜等執著沒有去,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我對不起師尊。嚴正聲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簽字全部作廢。我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從今學好法,真正實修,做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張蘭富 2020年5月22日


嚴正聲明

在2020年4月24日邪黨公安局、國保大隊和派出所8人到我家非法搜查,搶走了師父法像、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裝有內存卡的播放器,真相幣5000元等,並將我綁架到派出所非法審問,強加罪名作筆錄,後被關押在看守所。在勒索我小兒子5000元現金後取保候審。在看守所我雖然講了大法好的真相,但沒做到完全正念正行。現在嚴正聲明:我一切對大法不敬的言行一律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朱大珍 2020年5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因病走入大法。「7.20」後,由於法理不清,怕心重,正念不足,順從邪惡做了背叛大法的事:一次在派出所警察寫好的詆毀大法和師父的「保證書」上簽了字;一次在國保大隊按了整個手掌的手印,還有兩次在邪惡的回頭看行動中照了相。做了不該做的事,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嚴正聲明:以上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劉揚林 2020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我1996年得法。2018年3月我做真相資料被人誣告,25日被警察綁架到看守所迫害。警察說,如果再煉,就判3年。當時我想到家中丈夫半身不遂,婆婆80多歲需要照顧,就違心說「不煉了」。說過之後,我真是心如刀絞,非常難過,深感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今天我嚴正聲明:當時我背離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堅定精進實修,堅修大法到底。

陳儉 2020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我77歲,1995年開始煉法輪功。今年5月中旬,居委會和小區人員到我家騷擾,叫我寫「保證書」,我拒絕寫,最後她們自己寫好的叫我簽字,我被迫簽了。之前他們也多次來我家騷擾。現在想起來我真是對不起大法,更對不起師父。今天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我簽的字全部作廢。我堅修大法,一修到底,彌補過錯。

胡保真 2020年6月2日


嚴正聲明

我修煉了20多年,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多年來我不斷遭到惡黨的騷擾和迫害。近1個月社區不斷來人騷擾和威脅,如不簽「三書」,就不讓我家孫子高考。在這種高壓威脅下,我被迫在他們印好的「三書」上簽了字。我很痛心。在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鄭義梅 2020年5月4日


嚴正聲明

我被邪黨在邪惡黑窩迫害將近7年,期間曾違心的做了許多錯事,回家後由於怕心放棄了修煉,又做了一些錯事。慈悲偉大的師尊點悟我,我從新回到修煉中來。我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背離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決心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學好法,精進實修,跟上正法進程,跟隨師父回家。

單季花 2020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在被邪黨關押在監獄迫害期間,在邪惡高壓和我身體無法承受下,我被迫所說、所寫、所做的違背大法、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現在嚴正聲明全部作廢。風風雨雨十幾年,我有喜悅、有遺憾,更多的是不足,不管以後還有多少時間,也不管外部環境怎樣變化,我一定要走正、走好以後的路,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張炳坤 2020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在2016年我給警察講真相被綁架到看守所。看守所要醫院出具診斷報告,警察帶我到醫院開來了。回到看守所之後,警察叫我在診斷證明書上簽字,說不簽字不讓回家。我當時因有怕心,配合簽了字。現在我知道錯了。嚴正聲明:以前我不符合大法言行及簽字全部作廢。走正師父安排的路,堅修大法到底。

吳桂芬 2020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我修煉二十年。在這次邪黨逼迫大法弟子簽字迫害中,家人在邪惡的威脅下,拖我去居委會簽字。我沒簽,但女兒被迫在居委會及相關人拿出的文件上代簽了字。當時我發念:我不承認,你們說的做的都不算,只有我師父說了算。現在我嚴正聲明:家人代替我簽的字作廢。再艱難我堅修大法的心都不會動搖。

陳恆蓮 2020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由於病業假相,學法少,主意識不強,我去社區開證明時,社區的人問我:「你還煉法輪功嗎?」我順嘴說出:「啥時候還煉哪」的話。過後自己非常後悔。現在我嚴正聲明:我所說的「啥時候還煉哪」的話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好修煉的路,我要跟師父回家。

馬希鳳 2020年6月3日


嚴正聲明

七年多前,派出所強迫我寫「保證書」,在高壓下,我由於怕心,法理不清,儘管沒寫「不煉功」的保證,記得我寫了「做一個遵紀守法的公民,讓領導放心」。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論、文字全部作廢。今後從新踏踏實實修好自己。

丁源 2020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2019年年末,社區的人來我家讓我簽名,當時是我女兒代簽的。可是他們又叫我按手印,當時我想我誠心信師信法,無所謂吧,就按了手印。我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現在聲明:以前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高素芹 2020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20年疫情期間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我被非法綁架到派出所。由於情放不下,著急想回家,就簽了字。我做了不符合大法弟子的事,回家後很後悔。現聲明:當時我所有簽的字全部作廢。加倍努力,修好自己,彌補過錯。

趙京先 2020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因事到一同修家,被公安局、國保大隊和派出所的人非法綁架。在派出所我被非法審問、被強加罪名,後被關押在看守所十多天。在關押期間我一切不符合法輪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魏久福 2020年5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怕心嚴重,將大法的書籍東藏西藏,有的被失落。我做了對不起師父的事,很是後悔。在此聲明:以前我所做的不利大法的事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敬師敬法,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陳國忠 2020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九九八年二月份修大法的。我起訴江魔頭後,地區的人兩次逼迫我寫了不好的文字。現在聲明:我以前所寫、所說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論全部作廢。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吳加秀 2020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發資料被人舉報,我說了不該說的話:「不學了、不煉了」。這不是我內心說的。在此聲明:我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抓緊救人。

孫紅琴 2020年4月30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2020年5月11日晚在給車掛卡片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在此,嚴正聲明:我在被非法關在派出所時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損失,走好走正以後的路。

周月珍 2020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對大法認識不清,對家屬說了「不讓煉法輪功」的話。現在我認識以前我的做法不對,特此聲明我所說「不讓煉法輪功」的話作廢。今後堅修大法,一修到底。

宋長友 2020年4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做、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簽字聲明全部作廢。在今後的修煉中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救度更多的眾生。

譚玉芝 2020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洗腦班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和在被邪惡騷擾時所寫的「三書」在此聲明全部作廢。我要做師父的大法弟子。

李素紅 2020年6月4日


嚴正聲明

以前在壓力下我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聲明全部作廢。並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祿蘭 2020年5月31日


嚴正聲明

以前在壓力下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在此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胡威 2020年6月4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