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五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一九九九年二十日,江澤民發動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當地政府和派出所經常到我家騷擾、收大法書籍,還簽名不讓學法煉功,簽完名他們還說:下回就不找你了。話雖然這麼說,到時還來找我簽字。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日,村委會人員拿著表又到我家來騷擾我,讓我簽三書,我不簽。他們把表放在我跟前,我說「我手不好使,你給我簽吧」,他讓我自己簽。由於有怕心,違心的歪歪扭扭簽上自己的名字並按了手印。他們走後,我坐在那裏掉下眼淚,悔恨自己,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這都甚麼時候了,還犯這麼大的錯,真是對不起師父的苦度。我知道修煉是嚴肅的,所以我嚴正聲明:我所簽的字、按的手印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自己一定多學法,多發正念,救度眾生,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直至圓滿,跟師父回家。

李芬生 2020年3月20日


嚴正聲明

2020年4月份,由於講真相,遭惡意舉報,我被派出所的警察誘騙非法綁架,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抄了我的家。在派出所裏,讓我配合他們驗血、驗小便,按十指手印,要求到醫院體檢等,我不同意。可是到晚飯時他們還不放我走,我怕家人著急,就在他們準備好的幾張紙上簽了字,當時也沒看清紙上都寫了甚麼內容。回到家後才反應過來,是自己沒做好,到了緊要關頭,由於我對家人情的執著,怕煩的心、爭鬥心、怕心、私心等,害了自己、害了眾生,做了大錯事。我知道修煉是嚴肅的。現在我嚴正聲明:被迫害中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聽師尊的話,歸正自己,從新走好師父安排的路,跟師父回家。

朱雅珍 2020年4月26日


嚴正聲明

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一日當地派出所一位警察給我兒媳婦打電話問:你媽還煉不煉法輪功了,兒媳婦害怕說「不煉了」。我聽說後,就打電話給這個警察。我說:你總給我兒媳婦打電話,我兒媳都說我「不煉了」,你以前還說你把我名字都勾了,你還打電話問這事,你影響我們家庭不和。當時我很生氣,又說了一些生氣的話。過後我才認識到:我的言行違背了大法修煉人的標準,說的話是告訴警察「我不煉了」。自己真的做錯了。今天我嚴正聲明:我所說的、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兒媳婦說「我不煉了」的話也全部作廢。今後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高淑蘭 2020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2000年我到北京上訪,回來後被非法關押在本地拘留所30天。在拘留期間,我被逼寫下了「不學不煉」的保證書。回到單位裏,被派專人監視關押。由於法理不清,人心多,正念不足,單位領導逼我交大法書,必須說「不學、不煉」的話才讓回家。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我很痛心。2006年,我又從新回到大法修煉中來。我今天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影 2020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被邪惡非法判刑,在強制轉化下被迫洗腦,配合了邪惡,做了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同修與大法原則相違背的事,說了許多不敬師尊、不敬大法的話。通過學法使我認識到自己錯了。我聲明:我被非法關押期間所說、所做的一切對不起師父、不敬大法的言行以及所謂「不煉功」的保證和所謂的「思想彙報」和「五書」及所做的所有對不起同修的事全部作廢。珍惜所剩不多的修煉時間,好好學法煉功,真心修煉,做好三件事,救度眾生,跟師父回家。

徐秋蘭 2020年5月23日


嚴正聲明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九日晚上,政法委書記帶著派出所兩名警員和兩名街道辦事員共5人闖入我家。我問他們我煉法輪功,你們為甚麼要來騷擾我,他們見到我女兒、女婿回家就誣陷法輪功是「×教」,說我煉功影響女兒等等。當時女兒想要進房拿我大法的東西,我情放不下,有怕心,就在她簽字的上面蓋了手印。現在我鄭重聲明:他們打印的「三書」及以前我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抓緊時間實修,堅修大法到底。

陳國蘭、龍治州 2020年5月20日


嚴正聲明

2020年4月29日下午我在路上遇到一個醫師,就問她聽過法輪大法好沒有,在講的時候有兩個小孩報了警,警察就把我抓到派出所,說我宣傳法輪功。我一直沒有配合邪惡,我說我煉法輪功沒有錯,是叫人做好人,他們不放我回去。最後我孩子趕到,快到11點了,警察就叫孩子簽字,孩子擔心我,所以就簽了字。到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迫於邪惡的壓力,孩子帶著我走完了流程才完事。我聲明:我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

朱仁芬 2020年4月29日


嚴正聲明

今年5月9日我被家人以房產改名為由騙去派出所,稀裏糊塗做了對大法不好的行為,配合邪惡在一張寫著「不去派傳單貼真相」的保證書上簽了名。我很後悔很後悔,沒有時刻記住自己是煉功人,這次差勁透了。對親情的執著心太重了,沒有記住師父的話,沒有信師信法,到最後最後頭腦還不清醒。我很想跟師父回家,摔了重跤,我要立即爬起來,繼續往前走。我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過錯,要多救人。

梁池愛 2020年5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1999年春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邪惡最猖獗的2000年冬天,我前後三次被邪惡綁架抄家,在看守所過了三個大年,受到了邪惡殘酷的迫害。由於怕心太重、法理不清,在邪惡的逼迫下,我寫了「三書」,並說了對大法、對師父很不敬的話。我悔恨之極,回家後跪在地上痛哭起來,暗下決心:我要以百倍的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和影響,堅修大法心不動,做好三件事。我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

謝鳳榮 2020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2020年3月份,我記不清是哪一天中午,我不在家。居委會、辦事處和610的5個人到我家,不知道他們跟我老伴兒說了些甚麼。我回來還沒進屋,老伴兒就跟我惡狠狠的來一通。他們說叫我簽字,當時我沒了正念,就簽了。等他們走了後,我才知道後悔。但是沒有用了,我對大法犯下了大錯,真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嚴正聲明:我所簽的字及所有對大法不敬的行為全部作廢。從新開始修煉,彌補過錯。

彭玉秀 2020年5月26日


嚴正聲明

2020年5月9日,我在站牌處張貼九字真言被一個人發現,報到派出所,我又被非法抄家,他們搶走了一台電腦和一台打印機。因為心有執著,我配合了警察的話,沒有正念對待迫害,反而在口供上簽了字、按了指紋,最後他們告訴我還得刑事拘留。我的行為對不起師父和大法。嚴正聲明:我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師父、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抓緊實修,做個合格的修煉人,不辱大法弟子的使命。

彭新男 2020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年底我被迫害入獄。在被迫害中,由於法理不清,承受不住每天坐小板凳和包夾在言詞上的攻擊,在其蠱惑下違心的寫了「五書」。後又說了些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話,雖然都是違心的,也給自己的修煉路寫上了不可磨滅的恥辱一頁。我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五書」和在獄中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此好好學法,嚴格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修好自己,走正正法之路,跟師父回家。

趙宇晶 2020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記得2003年邪惡把我脅迫到洗腦班進行洗腦,在邪惡謊言的矇蔽下,加上自己學法不深,法理不明,有怕心,曾經糊塗的寫過「批判書」、「決裂書」,還在那個邪惡的所謂的批判會上發過言。我聲明:我所講、所寫、所唱、所做的一切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多學法,遵照師父做好三件事的要求去做,實修自己,跟師父回家。

吳彩霞 2020年5月7日


嚴正聲明

2019年9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區610、國保大隊、辦亊處等一夥人來我家抄家,把所有的大法書全部抄走,然後又要我到分局錄了口供、簽了名。在這過程中由於自己正念不足,沒有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做,配合了邪惡。邪惡說不拘留我,只要在這表上簽名,我也沒看表上的內容,就簽了名。我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修去人心,直至圓滿。

秦長青 2020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2019年4月19日,我在講法輪功真相時被派出所綁架,不明真相的家人被迫代我在「取保候審書」上簽了字。今年4月17日,國保大隊又把我非法起訴到檢察院。現在我才明白,因為我沒有給家人講清真相,致使他們配合了邪惡,才造成今天我被非法起訴。所以我鄭重聲明:我家人替我簽署的「取保候審書」作廢。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彌補過錯,跟師父回家。

王秀蘭 2020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近來社區、派出所的人多次找我,還打電話問我煉法輪功之事。問我:都認識誰,某某你應該認識吧?我說「都不認識,很早以前就不煉了」。他們還要到我家看看。由於害怕,恐懼中在她們寫的「不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和悔過書」上簽了字。現在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振興 2020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五月二十日我去辦理「取保候審」解除手續,其中兩項,問;你煉法輪功嗎?我答:我信法輪功。問:你和煉法輪功的有聯繫嗎?答:我沒聯繫。這兩句話我聽交流廣播才意識到不符合大法的要求。覺的愧對師父,心裏後悔萬分。我聲明: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跟師父回家。

趙淑琴 2020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2020年初我被非法關押,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對親情放不下,在被關押審訊時有掩蓋自己的心,存在怕心,在「悔過書」、「保證書」上違心的簽了字,這是錯的。我現在嚴正聲明:我所簽的材料全部作廢。我只承認師父的安排。在正法的最後,我要抓緊時間修煉,認真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圓滿隨師父回家。

崔鴻豔 2020年5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85歲,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了。2020年4月10日,鄉政府和村幹部上我家,逼迫我不讓煉了,他們寫的甚麼我也不懂,當時糊塗就答應了,同時還按了手印。過後才知道是讓我與師父和大法決裂,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曲培運 2020年5月3日


嚴正聲明

我在看守所期間抄寫過他人的「保證書」。同修(我女兒)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幫我寫過嚴正聲明。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我自覺那樣做對大法、對自己的修煉不夠嚴肅,現今我從新聲明:我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信師父、堅修大法。

鐘樹英 2020年5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發真相資料被邪惡先後綁架兩次,迫於壓力在寫有「不煉功」的處理意見書上簽了字。通過學法之後我很後悔。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決不能在任何高壓下向邪惡妥協。我聲明:我所說、說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法上精進實修,跟隨師父堅修大法直至圓滿。

董克維 2020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在這次被綁架中,我向內找發現自己做事心太強,遇事不能及時用法衡量,以致自己被迫害,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我聲明:在被迫害中我說過、做過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在以後的修煉路上,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跟師父回家。

陳桂蓮 2020年5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2017年9月被綁架關押在監獄。在邪惡的迫害下,我承受不住,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這是對大法的侮辱,給大法帶來了損失。我在這裏鄭重聲明:在邪惡的迫害下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從新走入正法中來,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

劉萬劉 2020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2020年5月2日丈夫因發放真相資料被人舉報綁架,公安局派出所抄家還讓我簽字,我的心沒把握好,出於怕心,配合邪黨簽字,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特此聲明:以前我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墨俊花 2020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在這次被綁架非法提審中,我由於法理不清,被警察騙了,說要找我的孫子、兒子和兒媳婦問一問,我怕他們說出來我家的同修,我在人情帶動下說出了兩個同修的名字。現在認識到不對。我特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梅書豐 2020年5月26日


嚴正聲明

2018年冬天,派出所和公安局一行三人來我的住處,問我是否煉法輪功。我當時由於怕心,法理不清,說「以前煉,現在不煉」。這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現在我嚴正聲明:我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以後我會多學法,抓緊救人,走師父安排的路。

周淑娟 2020年3月31日


嚴正聲明

派出所片警曾多次到我家騷擾,還打電話給我丈夫詢問情況。我丈夫曾回答片警說:「她(指我)早就不煉法輪功了」。在此,我鄭重聲明:我丈夫替我說的「我早就不煉法輪功了」的話全部作廢。我修大法的心從沒動搖過,我就聽師父的話,堅定的一修到底。

董淑坤 2020年5月26日


嚴正聲明

近期我不斷被惡人進家干擾迫害,並用威脅、停發家人工資等手段,逼迫我違心的認同邪惡對大法、對師父說的大不敬的言語。我心如刀割,後悔難過,愧對大法、愧對師父。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並堅修大法,彌補不足。

徐富蓮 2020年5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黨的逼迫下以及邪黨利用家人強迫下,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我恨自己沒做好,有漏,我還得徹底找自己的漏洞。因此我聲明:我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以及家人代替我按的手印和簽字一律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樊翠可 2020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那年大隊幹部帶派出所警察到我家非法抄家,兒媳由於怕心,把我趕出家門。回家後由於怕兒媳不讓我在家住,就給大隊書記說了「不煉了」。回家後非常後悔,我現在聲明:我說的「不煉了」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徐連英 2020年5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因正信、正念不足,在獄中有過對大法和師父不敬的行為,犯下了極大的罪過。現嚴正聲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此改過,珍惜師尊所給的機會,用心做好三件事。

王瑄 2020年5月26日


嚴正聲明

2020年5月13日,居委會派出所的人到我家裏來,要我兒子寫「保證書」後讓我簽字,我簽了字。鄭重聲明:我在「保證書」上簽的字一律作廢。弟子要堅修大法跟隨師父修圓滿回家。

楊天蘭 2020年5月25日


嚴正聲明

因為自己學法不深,邪惡逼迫我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我知道錯了,對不起師父。我聲明我所做不符合大法的事作廢。以後我要更加努力加倍彌補過錯,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孫淑美 2020年5月2日


嚴正聲明

今年三月份我在邪惡的「三書」(「保證書、承諾書、悔過書」)上簽的字以及蓋的指印我現聲明全部作廢。我今後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黃書國 2020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派出所拘留我時,寫完經過後叫我簽字,我沒細看就盲目簽了字。過後我很後悔。我嚴正聲明:以前在派出所我簽的字全部作廢。從此更精進修煉,跟師父回家。

劉淑蘭 2020年5月22日


嚴正聲明

以前在壓力下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相信法輪大法好,支持法輪大法,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朱三妮2019年11月5日


嚴正聲明

2020年2月17日我們被非法綁架到派出所,在被迫強壓下我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在此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白永平、劉貴英 2020年5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由於學法不深,被邪惡偽善謊言所騙,配合按了手印。現我聲明我按的手印作廢。以後好好學法,緊跟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高豔梅2017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家人同修被迫害期間,我所說、所寫的一切對大法不敬不利的話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伏龍、伏娜、金建緣、高陳米、文絲旗、吳瑞、高存美、梁國芬 2020年5月26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所說「不學法、不煉功」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金華 2020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被邪惡非法綁架,回家時,我給邪惡按了手印以及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多救人。

李鍋圍 2020年5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