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遭枉判入獄 營口市八旬老太被騷擾離世(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三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營口市西市區八十四歲的付樹勤老太太,老伴早年去世,兒子靳付章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入獄,她基本上是獨居。二零二零年四月遭不法警察入室騷擾,六月六日晚含冤離世,臨終沒能看到想念的兒子。

'付樹勤遺照'
付樹勤遺照

二零二零年四月的一天,營口市西市區金牛山派出所三個警察敲開老人的家門,按理應該問問老人的生活是否有困難,需要甚麼幫助。相反,警察進門就問:老太太,你是不是學法輪功?你煉功學法誰都知道。老人家接過話說,是啊,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煉的法輪功。我沒煉功時一身病 :心臟病、糖尿病、白內障、高血壓等都是難治的病。那心臟病一疼起來前後胸一起疼,疼得我腰都直不起來,吃藥也不好使,我煉功後都好了。

這些警察不管老人家煉功受益多少,他們遵從上級公安局、政法委等的指令來迫害煉功人,就是逼人放棄修煉。一警察說:你不煉法輪功不行嗎?老人說:不行,我不學法煉功不行!那人說:你不學法、煉功能怎麼樣?她說:我不學法煉功就完蛋了!警察們一看老太太堅定,就換了一個欺騙的手段說:那你在這三張紙上簽個名。她說:我不簽。問,為甚麼?我不知道你們那三張紙上寫的是甚麼?你那不有眼鏡嗎?我那眼鏡就能看大法書,看不見你們那東西。這三個人一看老太太騙不了,說了些甚麼就走了。

事後,有朋友看望老人,她告訴朋友這件事情的經過,又告訴朋友注意點最近先別來。看起來老人家是有些後怕呀!家中窗簾要早早擋上。老人的獨生兒子靳付章不到四十歲就兩次遭中共警察綁架、非法勞教、判刑迫害。尤其這次她常常念叨:六月二十八日早晨,六點來鐘,有人敲門,兒子開門,闖進來四、五個便衣,一下子把兒子按在地上,然後兩個人一面一個把我兒子綁架走了。她的話中帶著遺憾:作為母親保護不了兒子。

老人的兒子靳付章,因為修煉法輪大法於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被中共邪黨警察綁架,後被營口市西市區法院非法冤判五年,被非法關押在大連監獄第五監區迫害(大連監獄地址是:大連市甘井子區姚家街300號3-3 )。在老人有病期間,靳付章妻子幾次給監獄打電話,想讓兒子回家看上老母親一眼,也想滿足老媽媽的心願,但都遭到拒絕。

一直以來,老人家雖生活的艱難,卻每天都正常起居。老人家的親戚都在遠方,就連兒媳的娘家也在外地,可想而知老人家四年來生活的多麼艱難。兒媳婦也難,沒有正式工作,掙幾個錢還得供上中學的兒子,為了生存她經常調換工作,不能常來婆婆家照料老人。

自從金牛山派出所警察來家騷擾後,老人家的行走就困難了,生活的艱辛、心靈的摧殘、騷擾的恐懼等一齊向她壓來,近兩個月她不愛吃東西,兒媳帶著老人的孫子來家中伺候她,她是一天不如一天,於二零二零年六月六日走到了生命的盡頭,可憐她臨終沒能看到想念的兒子。

期間,有親人、警察、包括獄警都想讓她轉化兒子,這些人知道老人家今後的生活要艱難……她堅定地說:我兒子沒有錯,他不能轉化。這樣,她一個企業退休的人,養老金本來就不多既要給兒子一份監獄補助飯菜錢,還要給上中學的孫子一份資助費等。

二零二零年六月八日這一天,老人遺體躺在殯儀館的停屍房中,周圍沒有鮮花、花環、花圈,只有唯一的親人兒媳,再就是花錢雇佣的白事幫忙人等不足十人,做了一個簡單的告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