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冤判七年半 退休高炮師副參謀長要申訴(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青島市今年六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公丕啟,二零一七年十月去法輪功學員宿桂花家串門,被蹲守警察綁架、抄家構陷,於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被青島市市北區法院非法判七年半,目前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省監獄遭受迫害。公丕啟表示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準備向山東省高院提出申訴。

'法輪功學員公丕啟'
法輪功學員公丕啟

修煉法輪功被迫退休

公丕啟是一名退休上校、正團職軍官。退休前任山東省預備役高炮師副參謀長。公丕啟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公開全面迫害法輪功後,於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五日,正式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

在美國工作的公丕啟的女兒公曉燕說:「父親修煉法輪功之前,每天三包煙,抽的都是別人送的高檔煙,飯局和酒局更是天天有,修煉之後煙酒一下子全部戒掉,再沒有碰過。工作中也是廉潔奉公,兩袖清風,除了工資所得之外沒有貪污過一分錢,可以說是污濁的軍隊官場中的一股清風。」

公丕啟也體會到了大法的超常。在平日工作、生活的言談中,公丕啟也在智慧的介紹著所知道的法輪功。所在單位領導覺察到了公丕啟在修煉法輪功,於是對公丕啟做出了「退休」的安排。

被關洗腦班、內臟被打傷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公丕啟與妻子在家中被警察綁架。之後,公丕啟的妻子被非法判刑五年,公丕啟被綁架到部隊,女兒在外上學斷絕了生活來源、無家可歸。

部隊人員把公丕啟長期關在小屋子裏,逼迫他寫出他們所要的污衊謾罵大法的話。未達到目的後,部隊人員就把公丕啟送進位於青島明霞路34號的臭名昭著的原青島市610洗腦班迫害。洗腦班僱用三個包夾人員二十四小時看守著公丕啟,逼迫公丕啟每天看污衊大法的錄像,聽邪惡的所謂講課,寫他們所要的所謂心得體會。逼迫公丕啟放棄真善忍信仰,公丕啟不配合惡人的要求,堅決抵制迫害。

公丕啟在洗腦班高聲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揭露邪惡對他的迫害。被一個年輕的打手將他的內臟打傷。經醫院檢查,內臟破裂出血,610洗腦班人員怕承擔責任,讓部隊趕緊把公丕啟接到部隊醫院治療,之後,公丕啟又被關在部隊一小屋子裏,部隊人員最後用開除「黨籍」、撤銷職務、撤銷工資待遇、收回住房、開除孩子的學籍,投入監獄等方式威脅、逼迫公丕啟放棄修煉法輪功。

公丕啟不動心,堅定信仰,向部隊上級領導寫真相信:歷數了幾個月來對他的種種迫害,講明做好人沒有錯,信仰「真善忍」沒有錯。最後部隊淡化處理,公丕啟在歷經七個半月的苦難後,回到家中。

被非法判刑七年半

公丕啟於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去法輪功學員宿桂花(70歲)家串門,被頭一天就蹲守在宿桂花家的警察綁架。公丕啟被綁架後,當晚有瑞昌路派出所警察參與的一夥警察帶著公丕啟到他家非法抄家,搶走許多私人物品,公丕啟的妻子當晚在家中也被警察綁架帶走。後被釋放回家。

公丕啟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市即墨普東看守所期間,公丕啟被迫害的血壓高壓到二百單位以上,並出現嚴重的心臟病,看守所一直強制其吃藥,前後自行花費醫藥費五千多元,病情沒有一點好轉。後來,公丕啟本人拒絕繼續用藥治療,律師代表家屬向檢察院遞交了取保候審的申請,但是遭到市北區檢察院王峰的無理拒絕。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公丕啟在青島市即墨普東看守所被第一次非法開庭,審判長為青島市市北區法院法官范家強,公訴人為青島市市北區檢察院王峰。一開始,辯護律師就以檢察官王峰不作為由申請其迴避,法官宣布暫時休庭。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青島市市北區法院在即墨普東看守所第二次開庭非法庭審公丕啟。公丕啟當庭進行了自我無罪辯護,認為自己沒有觸犯國家法律。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沒錯,更沒罪。

律師也為公丕啟進行了有力的無罪辯護,律師指出:指出偵查機關的辦案程序及卷宗資料都存在嚴重瑕疵和違法行為;搜集拼湊有關所謂材料,羅列所謂證據,意圖構陷公丕啟,偵察機關的行為已經構成違法犯罪等等。律師最後說:公丕啟的行為根本不具有社會危害性。不管從社會的公平正義、個人良知還是為維護法律的權威性嚴肅性方面,都應判公丕啟無罪釋放。

律師辯護有理有據的辯護,使公訴人面紅耳赤,但最後,審判長范家強竟然以一名陪審員聲稱下午三點有事為由,多次打斷律師的最後陳述,無理要求律師儘快結束陳詞,將所謂庭審草草收場。

在青島政法委、610、市北區公安國保大隊的操控與構陷下,青島市市北區檢察院和法院踐踏法律,假借法律的名義走過場,無視律師的辯護意見,執行政法委、610的指示,於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對公丕啟冤判重判七年半。

曝光山東省監獄的罪惡

位於濟南市工業南路九十一號的山東省監獄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為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真、善、忍信仰。監獄獄警指示和利用形形色色的刑事犯人(貪污犯、殺人犯、金融詐騙犯、販毒吸毒罪犯、暴力行兇罪犯、強姦犯、偷盜犯、搶劫犯等等)對法輪功學員在肉體與精神上進行摧殘,如:拳打腳踢、搧耳光、上夾棍、鞋底抽、撓腳心、連續數天不讓睡覺、數十小時的長期罰站,24小時手銬腳鐐加身關禁閉室、長時期看誹謗大法錄像,強制洗腦等等邪惡迫害手段。

警察還指使犯人對法輪功學員上廁所受限制,得打報告和承認自己是罪犯,有法輪功學員因不承認自己是罪犯但又憋不住多次便在褲子裏。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的難以忍受痛苦呼喊時,嘴裏會被犯人塞上毛巾、內衣、髒內褲、臭襪子等,甚至被多名惡徒摁倒在地或床上,蒙上好幾條被褥,惡毒流氓手段無所不用。對出現生命危險的、打傷打殘的法輪功學員,送監獄醫院搶救後,回來後接著迫害洗腦。在這樣殘酷及長期的折磨下,在山東省監獄至少有三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傷、致殘。有背後警察指使的打手犯人多次揚言:「折磨不死就行,讓你生不如死」。

青島市城陽區法輪功學員楊乃健,遭受六年冤獄,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省監獄期間,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下旬,監獄警察為逼迫楊乃健放棄信仰,指使犯人加重迫害他。經濟犯尹軍指使犯人楊洪有、李保慶、吳克軍用約束帶把楊乃健的雙腳分別綁紮在兩條椅子腿上,再把整個人用約束帶緊緊地綁在椅子上,叫他動彈不得;因為害怕楊乃健喊「法輪大法好」,先用膠帶封住楊乃健的嘴。之後將綁住楊乃健椅子的前兩條腿懸空,後兩條腿靠在一張撤去椅子背的長條木椅上。再用捆啤酒的啤酒繩做成一個頭箍套在楊乃健的頭上,並從頭後邊用繩子把頭箍拴在暖氣片的管子上(如酷刑示意圖)。這樣楊乃健的身子和頭就往後仰,身子、脖子和頭全部懸空,頭抬不起,脖子折得十分難受,閉合氣道,既疼痛又憋氣,嘴還被膠帶封住了,憋得喘不上氣來。那種滋味真是生不如死。

捆綁酷刑示意圖:山東省監獄迫害楊乃健
捆綁酷刑示意圖:山東省監獄迫害楊乃健

經過一天的折磨,楊乃健人快不行了,眼看就要背過氣去了,口吐白沫,刑事犯楊洪有慌忙去找警察,說人快不行了,最後把楊乃健送進監獄醫院檢查搶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