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2019年遼寧東港市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綜述(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在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二十年中,據明慧網資料的不完全統計,遼寧省東港市公安系統先後八次集中綁架法輪功學員,每次少則綁架十幾人,多則綁架近百人,包括多次小範圍綁架,累計達五百餘人次。其中,有16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三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瘋;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致重病;64人次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176人次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190人次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

以下是二零一六至二零一九年期間,東港市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的現有數據的統計及部份案例。

二零一六至二零一九年東港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類型、人次表
時間(年)騷擾綁架拘留判刑致死
201631201
20172531
20188
2019141152
合計47177221
二零一六年至二零一九年東港市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時間騷擾綁架拘留判刑致死
2016於淑新、宮月娥、王瑞蘭、張淑香陳英娥、孫永勤、張偉、張小平、林志豔、孫豔、孫義、於廣華、於仁芝、孫立鳳、張雅豔、孫立華、曲曉東、王芳、張良、孫俊波、王斌、韓吉雲、孫桂清、王長龍、宋積威
2017王連玲、孫秀華、劉建華、黃淑清、張英、高秀蘭、修桂香、張秀芬、戴華、薦桂玲、任秀芬、朱長明、宋廣迪、滕某、遲某、冷雪梅、徐桂珍、劉國芝、於桂香、孫雅香、寧淑榮、曲金華、於慶賢、王振華、李衛華、梁淑鳳、那淑春、王紅、王輝
2018王瑞蘭、董麗鳳、那淑春、梁淑鳳、巴麗娟、朱長明、劉梅、任秀芬、
2019王明軍、徐桂珍、王瑞蘭、張秀芬、蔡永娟、寧淑榮、汪世清、修桂香、李桂連、代華、高秀蘭、劉健華、李玲、姜麗、劉梅、王春華、李平等9人李平、姜麗、李玲、侯秀芬、趙淑珍曲曉輝、王福華

一、冤獄九年,屢遭酷刑,宋積威在被迫害騷擾中含冤離世

東港市大孤山鎮法輪功學員宋積威, 曾三次被中共非法勞教,並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前後長達九年多的冤獄迫害中,遭受了令人難以想像的酷刑折磨。

宋積威出獄後每個月都會接到警察打來的威脅恐嚇電話,後被迫與妻子王春流離失所,在巨大的壓力下,已食水不進的宋積威,於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含冤離世,年僅60歲。

宋積威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 修煉前他一身病, 修煉後身心得到淨化,無病一身輕。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宋積威被東港市公安、政法委等迫害部門列為當地主要迫害對像。

二零零零年六月,宋積威因給其他法輪功學員傳遞一份經文,被東港市公安局,孤山公安分局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勞教二年,送進丹東教養院。教養院的惡警用酷刑折磨宋積威:讓他坐板兒,把腿伸直,不讓動,一動就打,打得腿都不會走路了。又讓宋積威坐三角鐵,坐在鐵床邊的三角鐵上,把腿伸直,兩腳之間夾上紙,紙掉了就打;拿打火機燒腳趾頭;雙手放在膝蓋上身體要挺直,從早六點三十分到晚九點;電棍電擊全身,而且長時間電擊,一根不夠,就用多根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宋積威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前高呼「法輪大法好」,被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勞教三年,送進丹東教養院。二零零三年九月,丹東教養院又把宋積威及其他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劫持到本溪威寧勞教所迫害,用酷刑摧殘:惡警與惡人把大法弟子的腿雙盤後捆住,再把人綁成球形,然後再坐上一個人,受刑人被折磨的死去活來。還有一種酷刑手段:十幾個人圍著法輪功學員打罵侮辱,或把學員腿雙盤上綁住,小腿之中再插進三~五公分厚,五~十公分寬的木板,一頭由一個人踩住,另一個人穿高跟鞋,在學員的腿上碾踩。再用電棍反覆電擊全身。關籠子嚴管,時間長達兩個多月。

'酷刑演示:捆綁成球狀,雙手反綁,施以重壓'
酷刑演示:捆綁成球狀,雙手反綁,施以重壓

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在東港政法委的操縱下,東港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王潤龍勾結孤山鎮政府、孤山公安分局、孤山街道派出所,出動警察二十多人,在孤山地區瘋狂抓捕多名法輪功學員。八月二日,宋積威正在養雞場幹活,再次被綁架。十二月十二日,東港市法院將宋積威非法秘判三年六個月。

二零零九年七月,宋積威被送進本溪溪湖監獄。本溪溪湖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有多種:用打火機和點燃的香煙頭燒身體的各個部位;電棍電擊;涼水泡(把法輪功學員的衣服扒光,捆綁後抬到沐浴室裏,扔到冰涼的水裏泡一天一夜,出來後兩腿不能走路);用針扎身體的各個部位;拳打腳踏,暴力摧殘;多日坐小板凳不讓睡覺,等等。

宋積威被迫害了十七個月,身體十分虛弱,胃痛、視物不清,直到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被釋放回家。回家後,陸續遭到大孤山公安局和當地公安派出所警察的多次騷擾迫害。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宋積威的妻子王春與當地幾名法輪功學員到附近農村講真相、發資料,被當地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被綁架到公安局。家屬親戚等多方營救,四人被「取保候審」放回家。六月中旬,警察叫王春去簽字,被王春拒絕,警察讓其兒子宋濤代簽。一個月後,宋濤又被警察叫到派出所,威脅他說:「如果你媽再不親自來簽字,我們就把她的案卷遞交給檢察院。」七月中旬的一天,宋濤又接到警察打來的騷擾電話,逼迫王春到公安局去簽字。

宋積威得知此事後,精神受到很大刺激,身體每況愈下。二零一六年八月初,宋積威已經食水不進,警察還繼續騷擾, 宋積威與王春被迫離家流離失所。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晚上,宋積威在病危中返回到家中,半夜十一點含冤離世。

二、二十餘法輪功學員遭綁架 十四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八日至十九日凌晨,東港市公安局、丹東合作區公安分局警察在丹東國保支隊指揮下,綁架了二十餘名法輪功學員:張偉、孫永勤、張小平、張良、林志豔、張敏、孫立鳳、陳英娥、孫義、於廣華、孫立華、孫豔、孫永傑、孫華、於華、曲曉東、王芳、於仁芝、聶仁父子等。警察入室搶劫法輪功學員現金二十幾萬元,還有存摺、銀行卡等;搶劫打印機七台、電腦六台、電腦機箱一台、二十幾部手機、和其它物品。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至十五日,東港市法院集中對陳英娥、孫永勤、張偉、張小平、林志豔、孫豔、孫立鳳、張雅豔、孫立華等十二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庭審。東港市政法委、東港市法院威脅、威逼律師不許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 不許為法輪功說公道話。非法庭審期間,四名維權律師因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而被逐出法庭。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東港市法院對多名法輪功學員下達非法判決:陳英娥(八年)、孫永勤(八年)、張偉(八年半)、張小平(五年)、林志豔(五年)、孫豔(四年);丹東法輪功學員孫義與於廣華夫婦於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 被丹東振興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東港市法輪功學員王斌(女)於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日中午,在家中被東港市開發區公安分局警綁架,二零一六年被東港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東港市法輪功學員張偉,於二零一六年四月五日被非法關押到遼寧省女子監獄一監區七分隊。為了逼迫張偉放棄信仰,當時的隊長劉宇叫犯人劉麗、關坤等人晝夜看管張偉,白天把張偉關在車間後面的倉庫裏,晚上關在監舍二樓的儲物倉庫裏,為了避免叫人發現,儲物倉庫的玻璃被貼上了報紙,在裏面犯人劉麗更是肆無忌憚的毒打張偉。劉麗對張偉說:「你如果不轉化,就叫你這樣生不如死的活著,告我也沒用,我們有政府保護,打你是白打。」

張偉晚上被關在監舍的儲藏室內被強迫坐特殊小板凳(長十五釐米,寬五釐米,高八釐米),這種凳子一般人坐幾天屁股就會爛,劉宇指使劉麗強迫張偉坐了一個多月,連星期天也不放過,從早晨七點到晚上十點,一動不能動,筆直的坐著。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為了抗議這種非人的折磨,張偉曾兩次絕食,時間一個多月。劉麗在張偉被強制灌食期間,狠命拉扯灌食的管子,並高聲辱罵張偉,叫張偉備受折磨。

犯人劉麗經常不分春夏秋冬半夜將張偉拽到洗漱室或廁所,從頭到腳灌涼水,然後拽張偉到窗前,開窗吹涼風凍張偉,一連幾個小時,把張偉凍得直發抖。迫害詳情請見明慧網報導《張偉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被折磨 丈夫控告兇手》。

三、七十一歲的韓吉雲被非法判刑七年 遭高壓「轉化」迫害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時年71歲的法輪功學員韓吉雲,因發放法輪大法真相資料被人惡意舉報,遭集賢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東港市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家屬得知,韓吉雲在遼寧東陵監獄被高壓強制「轉化」迫害。

韓吉雲老人今年75歲,家住遼寧省東港市。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上午,韓吉雲老人為了讓更多的民眾了解法輪大法和被迫害的真相,在集賢集市發放免費的法輪大法真相小冊子,被人惡意舉報,集賢派出所警察將他綁架,中午又到他家非法抄家。晚上九點左右,韓吉雲被非法關進丹東看守所。二零一六年四月四日,家人得知他遭非法批捕。

韓吉雲老人因為拒絕放棄修煉法輪大法,於二零一七年五月,被東港市法院非法判刑七年,送進位於瀋陽市的東陵監獄迫害。韓吉雲老人在獄中遭到高壓「轉化」迫害,具體細節不詳。

四、孫桂清遭冤獄一年 女兒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一五年五月,東港市菩薩廟法輪功學員孫桂清實名控告江澤民,訴狀通過當地郵局寄往最高檢、高法,被當地郵局夥同菩薩廟派出所劫持。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菩薩廟派出所所長修曉東帶領一幫人, 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非法闖進孫桂清家屋裏強行抄家。還打電話叫來東港市孤山公安分局便衣警察,領頭的是局長潘保昌,兩地警察合一起約十人之多,在孫桂清家亂翻、亂拿、拍照、錄像。被搶劫的財物有:大法師父法像、大法所有經書、錄音、錄像講法帶和光碟、兩台電腦、一台打印機、一台DVD影碟機、四個耳機、一部私人手機、二百元現金、無錢銀行卡一張等許多貴重財產。然後修曉東、王治雲等一幫惡警連拖帶拽把孫桂清推上一輛麵包車,綁架到菩薩廟派出所。晚上十二點左右,孫桂清被劫持丹東湯池看守所非法拘禁迫害。

孫桂清在看守所被強迫超負荷幹活,致使右手指腫脹變形。如果分配的產量幹不完,晚上不讓睡覺,罰站班,每次晚上都要罰站班兩到三次,每次都是站一個半小時左右。強迫背監規,背不下來罰坐小板凳。罰站,罰幹活,逼轉化。獄警李曉蘭和幾個警察與李雅文對法輪功學員圍攻迫害,孫桂清站出來反迫害,被李曉蘭與警察命令李雅文和幾個吸毒犯按住強行戴上手銬推到辦公室,銬在鐵椅子裏謾罵,然後被投進四監室迫害。

當地派出所所長為迫害孫桂清向檢察院遞交迫害假證。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東港法院對孫桂清進行非法庭審,只許四名家屬旁聽。在法庭上,法官范志飛多次打斷律師為孫桂清做無罪辯護。庭審還沒有結束,法官令法警將律師強行趕出法庭。孫桂清在法庭上堂堂正正的陳述自己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的理念做好人沒有錯,更沒有罪。

東港法院強加給孫桂清一個「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罪」,孫桂清被非法判刑一年。

孫桂清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回到家中。孫桂清被綁架時,她的大女兒親眼目睹警察抄家、媽媽被惡警綁架的一幕,精神受到刺激。二零一七年,薩廟派出所王治雲、鄭乾坤、修曉東、肖玉波等人四次闖入孫桂清家屋裏拍照、盤查、威脅恐嚇,孫桂清的大女兒數次遭到驚嚇,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至今未好。

五、孤山鎮王長龍被丹東振興區法院非法秘密判刑三年

王長龍原是東港市孤山鎮政府職員,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王長龍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進京上訪,先後被關「洗腦班」、非法拘留,被非法勞教三年,並被單位非法開除公職。

在丹東教養院被迫害期間,王長龍因不放棄法輪功信仰,曾被惡警孫殿成用特高壓電棍毒打,地點在八大隊編織袋車間的倉庫裏。孫殿成指使四個吸毒勞教人員,把王長龍全身衣服扒光,死死的把他按在地上,用十萬伏以上特高壓電棍,猛電擊王長龍全身最敏感部位,依次從頭部、眼睛、嘴、脖子、兩腋窩下、心臟、肚臍、兩肋神經、小腹、生殖器、大腿根、腳心、後背、肛門,就這樣轉著圈,來回反覆電,前身後身,翻來覆去電了二十分鐘,把王長龍電的死去活來。迫害詳情請見明慧網報導《全身敏感部位被電擊 丹東市鎮政府職員起訴江澤民》。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下午一點,王長龍在丹東市內發放真相資料時,被丹東市六道溝派出所警察綁架。王長龍隨身帶的一台筆記本電腦、一串鑰匙,一部手機等物品被警察搶走。下午四點左右,家中被丹東市公安局國保人員、丹東市大孤山經濟區公安分局警察搶劫,搶走大法書籍、資料等物品。

王長龍被非法關押到丹東金崮看守所,六月二十三日,王長龍被丹東振興區公安分局非法批捕。

直到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底, 王長龍的家人才得知王長龍被丹東振興區法院非法秘判三年,後被劫持到遼寧瀋陽第一監獄,關押在馬三家第七監區。

六、東港市法輪功學員曲曉輝、王福華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六月三日,東港市法輪功學員曲曉輝騎電動車到十字街鎮去講真相、發材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在回來的路上被警察綁架。當天,警察到去曲曉輝家抄家,搶走部份法輪大法書籍。後來又到曲曉輝家搶走一台打印機和一些真相材料。後將曲曉輝劫持到丹東市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曲曉輝被丹東市振安區法院非法判三緩四,罰款一萬元。

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東港市新農法輪功學員王福華在路上被新城派出所警察綁架,之後又到她兩處住宅非法抄家,搶走大法師父法像、大法書、一台電腦、卡片、年畫等。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王福華被丹東市振安區法院非法判一年,現在被非法關押在遼寧女子監獄。

七、東港市法輪功學員被騷擾、綁架、拘留七十一人次

據明慧網資料不完全統計,二零一六至二零一九年期間,東港市公安局、社區人員到法輪功學員家騷擾、或電話騷擾共計47人次。東港不法人員強迫法輪功學員登記家庭住址、身份信息等。非法闖進法輪功學員家裏拍照、錄像,並威脅學員不許修煉、不許講真相。

二零一六至二零一九年期間,東港市被綁架、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共計24人次,這些學員有的是在家裏遭警察綁架,有的是在街上遭綁架,有的是在講真相時遭綁架。法輪功學員遭綁架後被警察非法審訊、非法關押,同時被非法抄家,有七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

東港市法輪功學員被騷擾、綁架、非法關押、非法拘留的詳細案例請見《附錄》。

附錄:2016~2019年東港市法輪功學員被騷擾、綁架、非法關押實例(46.7KB)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