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法輪功學員1~4月遭迫害情況簡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寧夏報導)二零二零年一~四月期間,寧夏發生了多起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的案例,如永寧縣公安局再次將構陷九名法輪功學員的「案子」被提交到檢察院。另據不完全統計,四個月當中至少有19名(20人次)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判刑、綁架抄家、非法拘留、短時拘禁、騷擾等方式的迫害,具體情況如下:

一、永寧縣九名法輪功學員再次被構陷到檢察院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九日,銀川市永寧縣公安局、轄區派出所大批警察出動,綁架了當地十幾名法輪功學員,並非法抄家劫掠。十二月下旬,朱海燕、陳波、謝南方、納琴、肖燕芝、姜春梅、王秀花、孫芳惠、孫芳紅九人被永寧縣公安局非法構陷到西夏區檢察院,遭非法起訴,公訴人是王靜。

此後,西夏區檢察院因「證據」不足將該案退偵。永寧縣公安局補充「證據」後,在二零二零年三月份再次將構陷案提交到銀川市西夏區檢察院。九名法輪功學員從去年九月十九日被綁架關押在銀川市看守所至今,已超過七個月。

朱海燕女士,現年46歲,原永寧縣環保局幹部,大學本科學歷。一九九八年底開始修煉,修煉後鼻炎、肩周炎、眼疾、膽囊炎等病都好了。二零零零年十月,到北京為法輪功和平上訪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零五年又被非法判刑三年。丈夫姜濤三次遭非法判刑,共坐冤獄十二年半,此次被綁架關押了三十七天取保候審回家。姜濤因屢遭迫害,從一個身體健康的小伙子,變成高血壓、時常頭痛、頭髮蒼白、視力聽力下降、記憶力減退、身體虛弱的「小老頭」。

二、三人被冤判

1、中衛市中寧縣法輪功學員孫建鋒先生被冤判六年四個月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中衛市中寧縣法輪功學員孫建鋒先生在家中被中寧縣公安局的一夥人綁架抄家,關押在中寧縣看守所,後被非法批捕。二零二零年一月七日,中衛市沙波頭區法院對孫建鋒非法開庭後未宣判,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五日,法院誣判孫建鋒六年四個月。

孫建鋒今年48歲,是蘭州鐵路局銀川供電段職工,此前曾遭多次迫害。一九九九年,被綁架到中寧縣看守所關押,遭紮繩子迫害;二零零零年十月到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迫害一年半,延期半年;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五年勞教期滿後,因拒絕單位的「轉化」迫害被單位監控了近兩年;二零零七年一月被單位紀委、保衛處及公安、六一零等一幹人從宿舍綁架到蘭州邪惡的龔家灣洗腦班,遭野蠻灌食、灌不明藥物、冬天銬在雪地裏凍、背銬在禁閉室的床頭五十多天、有次上吊銬長達七十二天;二零一二年三月,被中衛市國保大隊惡警綁架,後被秘密誣判五年半;二零一八年九月底前後,因控告銀川監獄迫害的責任人,遭中衛市國保人員報復,被綁架關押十三天。

2、銀川市西夏區75歲的法輪功學員蔣紅英女士被誣判四年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八日,蔣紅英老人被銀川市西夏區某派出所及西夏區國保大隊的李蘭、馬瑞、李學勇等五人從租住的房子綁架,關押到銀川市看守所。當天被綁架抄家的還有石嘴山市(在銀川市居住)法輪功學員劉翠梅。關押期間,老人出現病症,警察通知家人將她接回。八月二十三日,老人被非法批捕;八月三十日,警察再次將她綁架,非法關押到了銀川市看守所。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日,西夏區法院在沒有通知蔣紅英家人的情況下,對蔣紅英非法庭審。當庭沒有宣判。大約在二零二零年一月前後,西夏區法院誣判蔣紅英四年。其後,老人被劫持到寧夏女子監獄關押。因預防中共肺炎,寧夏被封城,直到三月份才傳出老人已被劫持到監獄的消息。

這是蔣紅英老人第五次遭冤獄迫害。

蔣紅英老人,原繫寧夏水科所職工。身世特別坎坷:4歲父親去世,6歲被賣給別人當童養媳,23歲母親去世,43歲時大兒子為救人獻身(時年27歲,是烈士)。悲慘的人生經歷,使她身患頑疾。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後,蔣紅英老人幾十年的頑症都好了,給國家節省了大筆醫療費,而且道德提升。一九九八年中國南方遭遇洪水災害,蔣紅英老人將省吃儉用積攢下的五千元錢寄給了紅十字會,留言是:「是大法師父讓我做好人,我才寄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蔣紅英老人因不放棄信仰,此前曾被非法勞教兩次共四年,四年間單位不給發工資;被非法判刑兩次,一次四年,一次兩年三個月、勒索三千元;因遭迫害,單位分配的房子沒有參加房改,拆遷後居無定所。

二零一四年年底,蔣紅英老人被綁架、非法判刑後,銀川市社保局非法停發了她的養老金,她被迫將關押期間領取的養老金返還,社保局才開始發養老金。二零一四年年底被綁架關押在銀川市看守所期間,曾出現半身不遂等病症。

3、銀川市西夏區法輪功學員宋梅女士被誣判一年(緩刑一年)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初,銀川市西夏區法輪功學員宋梅女士(50多歲)遭西夏區國保大隊李蘭等人綁架、抄家,被非法關押、審訊三天後才放回家。警察審訊她時,還給上了老虎凳。宋梅回家後,李蘭等人時常騷擾她。後來西夏區公安分局將宋梅構陷到檢察院。二零一九年,西夏區法院對宋梅非法開庭。二零二零年一月,宋梅被西夏區法院誣判一年(緩刑一年)。公安惡人給宋梅戴了手環定位監視她,並威脅如果摘下手環就將她送到監獄。

三、兩人被綁架抄家、取保候審

1、銀川市法輪功學員趙林先生被非法抄家、取保候審

三月七日下午,銀川市法輪功學員趙林先生在街上講真相時被人誣告,銀川市興慶區解放西街派出所警察將其綁架。當天下午,銀川市興慶區國保大隊鄒海軍帶著幾個警察押著趙林到住處抄家劫掠,三月八日凌晨將趙林放回。三月八日上午,解放西街派出所警察通知趙林家人給趙林辦了取保候審,國保人員做出「等疫情結束後行政拘留15天」的處罰決定。

三月九日早晨,銀川市國保大隊一張姓警察(約四、五十歲)帶著第一次到趙林家抄過家的幾個警察再次到趙林住處搜查。此後,興慶區公安局企圖將趙林構陷到西夏區檢察院,目前情況不明。

2、固原市隆德縣法輪功學員陳淑琴女士被非法抄家、取保候審

三月七日,固原市隆德縣法輪功學員陳淑琴女士(56歲,大夫)被隆德縣國保大隊王勝強帶人抄家綁架。王勝強等人將陳淑琴劫持到固原市看守所企圖關押,看守所拒收。國保人員辦了取保候審後,陳淑琴回家。陳淑琴女士二零零九年曾被綁架坐冤獄四年。

四、七人次被綁架抄家、拘留或短時拘禁

1、石嘴山市惠農區法輪功學員余德貞女士講真相被綁架

一月二十四日下午,石嘴山市惠農區法輪功學員余德貞女士(50歲左右)在離家不遠的文景廣場給世人講真相時,被治安聯防隊的人員抓住,並叫來警察將她倆綁架到惠農區南街派出所。國保大隊來人給余德貞做完所謂「筆錄」後,下午六點多鐘又拉著余德貞到家抄家,將十幾張真相內存卡,師父法像、兩部手機劫掠走了。其後,余德貞被劫持到石嘴山市拘留所拘留了十五天。

2、石嘴山惠農區法輪功學員齊菊榮女士在北京被綁架當晚回家

近年來,石嘴山惠農區法輪功學員齊菊榮(女,80歲左右)老人多居住在北京市的女兒家。三月的一天,齊菊榮老人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北京市一個小區給世人講真相時被誣告,遭警察綁架抄家,還被威脅要刑事立案,兩人於當天晚上安全回家。齊菊榮老人二零一八年曾被綁架抄家,短時拘禁。

3、銀川市永寧縣法輪功學員楊京賦被綁架抄家,當日回家

四月二十九日上午,銀川市永寧縣望遠鎮法輪功學員楊京賦被永寧縣公安局望遠鎮派出所警察張斌、駱浩峰等人闖入家中綁架,搶走了電腦。楊京賦家中有兩個年幼的孩子,一個一歲多,一個三歲多。當日,楊京賦回家。

4、銀川市金鳳區法輪功學員郭文燕女士被綁架抄家,當日回家

四月二十九日,銀川市金鳳區國保大隊和黃河東路派出所的一夥警察拿著搜查令,到金鳳區法輪功學員郭文燕女士家敲門,郭文燕的丈夫不給開,警察後來直接用萬能鑰匙打開門實施了綁架抄家,沒搜出甚麼東西。當晚,郭文燕從黃河東路派出所回家。據說是因為郭文燕微信被監控遭綁架的。

5、石嘴山市史梅蘭、余德貞、陳翠萍被綁架抄家,當日回家
四月三十日早上十點左右,石嘴山市惠農區法輪功學員史梅蘭、余德貞、陳翠萍在惠農區水城民生片區講真相、貼真相不乾膠時,國保大隊和園藝派出所的幾個便衣警察突然出現,將她們圍堵在樓道裏,強行搜走了身上帶的不乾膠,還說是有人舉報了。
中午,警察分別劫持著三人到家非法抄家,翻得非常仔細。三人家中的師父法像、大法書、手機電子書等私人物品被劫掠。下午,三人都被拉回派出所做筆錄,直到七點多才被放回。

五、八人被騷擾

三月一日,銀川市金鳳區黃河東路派出所所長帶人到法輪功學員秦永順、李培花夫婦家騷擾。當時預防中共肺炎封城還未解封,他們拿著幾個口罩,以「送口罩」為名,問的卻是:你們還煉不煉功?等等。

四月份,銀川市西夏區的法輪功學員馬智武、孫雅娟夫婦,蔣姓法輪功學員遭電話騷擾。參與騷擾迫害的是寧夏公安廳反「邪教處」(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駱建、西夏區國保大隊李蘭、西夏區西花園居委會工作人員等。

四月中旬,銀川市西夏區某派出所的幾個警察到法輪功學員單季寧女士家騷擾恐嚇,不讓她給別人講法輪功遭迫害的真相。

靈武市法輪功學員嚴英、徐燕等人也被警察上門騷擾。

奉勸寧夏多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公檢法人員,看清天象,懸崖勒馬,停止迫害。如果繼續跟隨中共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剩下的機會就越來越少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