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實修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弟子,回想二十多年走過的修煉路,真是感慨萬千。這其中有得到大法的喜悅,有割捨執著心時的剜心透骨,有心性昇華後的柳暗花明,有走彎路後的深深痛悔,有看到眾生明真相後的欣慰,但更多的是,能有幸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隨師正法救眾生,得到師尊的一路保護而感到的無比幸福和榮耀!心中充滿了對師尊的感恩!

下面我僅舉幾個片段,來證實大法的偉大,對師尊的感恩。

一、聽師父的話,多學法,多救人

在邪黨對大法迫害的初期,由於學法不入心,被邪惡鑽空子,走了彎路,我痛悔萬分。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修煉人心裏沒有法,寸步難行。痛定思痛,我下決心一定要把《轉法輪》背下來。從二零零七年開始,我每天學一講《轉法輪》後,就開始背法。一段段、一頁頁,日積月累,現在我已經背十九遍了。通過背法,更加感受了大法的博大精深,對法有了更深的理解,使我看到自己的很多不足,不斷的歸正自己,正念越來越強了。

師父說:「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2]通過學法,我深感自己肩負責任的重大。在夢中,我從嘴裏拽出好多團大頭針。我悟到,這是師父在鼓勵我走出去講真相救眾生,我是師父的弟子,就聽師父的話,履行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

從二零零五年春天開始,我和同修配合,走街串巷,尋找有緣人,講真相、勸三退。開始講時,我不敢提「退黨」二字,怕人家說「參與政治」,怕被舉報、怕再次坐牢。所以每次講到三退時,心裏老是不穩, 當然效果也就不好。 「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3],我悟到,是怕心在擋著我,也促成了眾生不願聽真相。師父告訴我們:「正念對待一切,甚麼都不怕,我是修正法的,我怕甚麼!」[4]師父的法讓我明白,這個怕心必須清除它,發正念鏟除它。

漸漸的怕心越來越少,講真相效果也越來越好了。由開始每天只勸退幾人、十幾人,到後來每天幾十人,最多一天六十多人。十幾年來,無論春夏秋冬、酷暑嚴寒,沒有特殊情況,我每天都堅持走出去面對面發資料、講真相。

在這其中,也經歷了許多酸甜苦辣。曾被不明真相的人圍攻、嘲笑、挖苦、諷刺。也曾被謾罵、恐嚇、舉報,還挨過嘴巴子。開始遇到這種情況時,心裏感覺委屈,甚至眼淚在眼圈裏轉。心想,真是救人難,人難救啊。師父說:「雲遊是相當苦的,在社會中走,要飯吃,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甚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3]那我就把它當作「雲遊吧」。吃苦消業,這都是好事。同時,我還找到了自己還有爭鬥心、急躁心、黨文化等,我必須去掉這些心,歸正自己。我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擺正與人的關係,守住心性,不斷提高心性」[3]。所以,再面對這些可憐的眾生,我都能平靜的笑臉相對,把慈悲留給他們。我體會到,走出去講真相的過程真的像雲遊的過程,也是在法中熔煉的過程。既救了眾生,又使自己得到了昇華。

在講真相中,也能遇到支持大法、願意聽真相的人,也有感動的連說「謝謝!」的,有要留電話號碼的,有要幫我發真相資料的,有提醒我注意安全的,還有要給錢、給東西的。看到這些明白真相的眾生對大法的正面支持,我受到很大的鼓舞和震動。

有時講真相走路多了疲乏時,或有時身體不適時就想:明天休息一天吧。可到了第二天,想到還有那麼多的眾生不明真相,仍在危險中,想到自己的責任和使命,我不能懈怠,便馬上帶上真相資料,毫不猶豫的走出家門。只要走出家門,馬上會全身心的投入到和舊勢力搶人的正邪大戰中。

每天講完真相回家後,看著手中的三退名單,想著那些得救的眾生,心中充滿快樂和欣慰。深感眾生在覺醒,深感師父的佛恩浩蕩。

二、慈悲正念解體迫害

二零零九年,我家經常接到派出所打來的騷擾電話,並監視我。一天,我正在給一個老先生講真相,突然有人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大聲說:「你是某某某嗎?」我當時一驚,但馬上平靜下來。我立刻明白,他是個警察。我心裏念著師父的法:「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5]平靜的看著他,微微一笑,心裏沒有慌,也沒有怕。他鬆開了手,我轉身走了。他推個自行車站那兒愣了半天才離開。我馬上回家長時間發正念,解體迫害大法弟子、阻礙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解體自己空間場中的怕心、幹事心等一切不正的因素,第二天我照樣出去講真相。

幾天後,我講完真相回家。剛走進我家小區大門,又看見那個警察。他喊著我的名字,說:「我找你好幾次了,你今天又幹甚麼去了?」我笑著說:「你找我有事嗎?我怎麼不認識你呢?」他說:「我是派出所的某某」。原來電話騷擾我的就是他。我心裏想:警察也是眾生,也得救度。於是我熱情的、像對待老朋友一樣,說:「原來是你呀?在電話裏我們已經多次打交道了。大姨總想和你嘮嘮也沒機會。今天你來的正好,咱們好好嘮嘮。」說著,我熱情的伸出手,想拉他一塊兒去我家。我心裏請師父加持弟子,讓他明白真相。可沒想到,他突然神色驚慌的大喊:「你別過來!你別過來!不許你說!」並邊擺手喊邊轉身向大門口走去,到了大門口急忙轉身溜走了。我很奇怪:我沒害怕,他怎麼反倒嚇成那樣呢?

後來我明白了,他背後的邪惡因素被我的正念解體了,所以他趕快逃離了。我想起師父的法:「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6] 從那以後,那個派出所的警察再也沒來騷擾我。

三、流離失所不忘救人

二零一零年春天,我和同修去掛條幅被監控錄像,有十幾個同修被綁架。我發現我家也被監視,我想必須否定迫害。我心裏求師父加持,並以晾衣服為藉口,機智走脫,去了外地的女兒家。

通過大量靜心學法,我明白了當地同修在整體配合上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我找到了自己很多人心,尤其是黨文化的東西,加之幹事心,放鬆了學法,已嚴重脫離了修煉狀態還不自知,因此遇到了魔難。經過一個月調整狀態後,我決定走出去講真相救人。家人提醒我:警察在到處找你,你就別出門了。可我想做好三件事是大法弟子的本份,在哪都是一樣,我不為所動。

我找到同修,要了護身符,又買了彩筆和紙,自己製作不乾膠貼出去。同時抓緊機會,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兩個月中我勸退了三百多人。

四、在黑窩中救人

流離失所三個月後,因家裏電話被監控,我被綁架到看守所。在邪惡的黑窩裏,我不配合邪惡的任何命令、指使,不穿號服,不喊報告,不稱警察為「管教」,因為他們不配管大法弟子。

警察找我談話,我就給他們講真相。有的警察明白真相後,還同意三退。我每天就是背法、煉功、發正念,有機會就給在押人員講真相。後來警察知道了,揚言要給我「加刑」、「在這多待幾年。」我心裏有些不穩,怕心出來了,胸口好似有一堆亂麻堵著。晚上我在煉抱輪時,師尊的法打到我腦中:「醒來看你我 戲台為法擺」[7]。我一下清醒了:是啊,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今天世間的一切都是給大法弟子救度眾生開創的,絕不是邪惡逞兇的樂園,我怎麼能怕他們呢!想到這,堵在胸口的亂麻一下子沒有了,心裏亮堂了。煉完功,發完正念,睡了一宿好覺。第二天,我照樣給在押人員講真相。我吸取教訓,理智的單獨給每個人講。

因為看守所經常給在押人員調房,人員流動很快。來一批新人,我就馬上給他們講真相。可是三退的人多了,又沒有筆和紙記,怎麼辦呢?我就用「邏輯」方法給三退的人員起化名。比如,用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仁、義、禮、智、信」、「榮華富貴」等我能記得住的字取名,在每個字的前邊再加個「小」字或「永」字,這樣我就能把名字全部記住了,其實是師父給了我智慧。

在被非法關押四個月後,我帶著四十五人的三退名單,走出了邪惡的黑窩。

五、在魔難中救人

二零一八年秋,我老伴身體不適,我陪他去了醫院檢查、會診,有時需住院等結果。這期間我除了每天給他送飯外,抽出時間學法、煉功、講真相。在醫院,凡是能遇到的有緣人,醫生、護士、病人、陪護的我都抓緊機會給他們講真相。後來老伴被確診為肺癌,住進了醫院。

看著老伴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我心裏也很難受。畢竟我們夫妻在風風雨雨中,共同走過了五十多年的人生路。好在他明白了大法真相,從反對我講真相到最後能理解、支持我了,他自己也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了。可是當他病情有了好轉以後,又相信醫院了,那麼他的生命就進入倒計時了。可我是負有使命的大法弟子,必須做好三件事。看他每天還能下地走動,不知他還有多少時日,我不能只守著他等待。我找個護工和我輪班護理,我每天仍抽出時間出去講真相救人。

每次我背上真相資料要走時,老伴總是告訴我:「快去快回,千萬別出事,我現在需要人哪。」我告訴他,「有師父保護沒事兒,你放心吧,我一會兒就回來。」還真是萬事都順利,聽真相的眾生還真就沒有阻力太大的,真相資料發的也很順利。每次我講完真相回來時,老伴都在樓前的長椅上等我。看我回來了,他才放心的笑了。

女兒從外地回來,看我每天都出去,對我說:「媽,你不好好陪陪我爸,將來你不後悔呀?」其實,我何嘗不想每天陪在老伴身邊,陪著他走完這最後的人生路啊!可我是有使命在身的大法徒,我不能和常人一樣,脫不開這個情。師父說:「人就是為情活著。那麼作為一個煉功人,一個超常的人,就不能用這個理來衡量了,要突破這個東西。」[3]我決不能被親情絆住,我要去掉情,修出慈悲。我想,如果有一天,因我而耽誤的眾生被淘汰了,是因我沒盡全力造成的,我會有多大的遺憾和痛悔呀,我決不給自己留下遺憾。就這樣我仍然每天出去講真相,還得給老伴買菜、做好了飯,給他送去。直到老伴去世的前兩天,我才守在他身邊,陪他走完了生命的最後一程。

老伴去世後,我雖然也很難過和流淚,但我多學法、多發正念,排除干擾,在師父的保護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很快就調整好了狀態,溶入正法洪流中了。

六、瘟疫中不誤救人

今年年前臘月二十五,我被接到外地女兒家過年。可是沒想到就在大年三十,武漢的瘟疫發生了。各地封城封路,我被隔在了女兒家。

開始幾天,我就利用這個時間抓緊多學法。可是疫情越來越重,死亡人數越來越多,我想,得回去救人哪。可是封城又回不去,怎麼辦?晚上我做了個清晰的夢:我泡在齊腰深的、很大的糞坑中,我喊岸上的同修快救我,可是沒人過來。這時我發現腳下的地很硬,我便自己走上了岸。我問他們為甚麼不救我?這時,就聽空中有個聲音說:「都是神,救誰啊!」我一下醒了,是師父在點化我!我陷在常人中,這不就是大糞坑嗎?身為大法弟子為甚麼不去救人哪?可是女兒家周圍的環境我不熟,又沒有真相資料,路上又沒有行人,怎麼救人?我不能在這待了,我必須馬上回家。女兒急著說:「火車、汽車都停了,你怎麼走?」我說:「我就順著鐵路線,自己走回家。」女兒一看攔不住我,就讓女婿開車把我送到兩個城市之間的高速公路休息站,然後我兒子開車把我接回了家。

第二天,我就和同修一塊出去貼不乾膠、把真相資料送到各家各戶,遇到行人就講真相了。通過這件事我更加體會到,我們只要有救人的心,師父真的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回首二十多年的修煉路,雖然歷經坎坷,但我心中充滿快樂,因為師父一直牽著我的手。所以我要更加精進實修,助師完成洪誓大願,以報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6] 李洪志師父經文:《也三言兩語》
[7]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大舞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