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約 見面講

——突破中共疫情隔離干擾 講真相救人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三日】和老同修甲見面,談起同修乙,好長時間未見,不知現在情況如何,甲說,電話相約見面,不就知道了。

就是老同修的一句話提醒了我,是呀,何不用這種方式電話約眾生呢?於是在自己腦海裏想起一堆人名:同學、同事、伙伴、發小、好朋友,還有親戚等

學完法,我雙手合十,跪在師尊法像前,請師尊加持弟子,要用電話約見的方式見面,給眾生講真相、勸三退。就這樣,當天下午,開始打電話問候對方,神奇的是,我還沒來得及說甚麼,對方就急著說:我們明天見個面吧,上午幾時,不見不散行嗎?我禮貌的回答:好的,不見不散。我感覺對方把我要說的話替我先說了。

兩個月未見,看見她我很吃驚,瘦瘦的黑黑的,無精打采,哭喪著臉,看得出,她憂傷過度,她哭著說:自己長兄胃癌去世了,正趕上這麼嚴重的疫情,兄弟幾人草草就把哥哥火化了。目前疫情這麼嚴重,人心惶惶,每個人的生命都危在旦夕,武漢死了那麼多人,太可怕了,生怕自己也被染上,如何是好啊?哭得很傷心……

我倆是很要好的朋友,看到她這副表情,我不由得也流淚了,我覺的眾生不明白真相,真的是太可憐了。我安慰她,給她講大法的神奇,講中共迫害法輪功,講「天安門自焚」偽案、藏字石,講修大法的美好,講人為甚麼有難,武漢這麼嚴重的疫情,中共隱瞞、不告實況、封鎖信息造成大量的死亡,武漢是率先製作電視節目製造謊言,誣蔑法輪功,毒害眾生,是迫害大法最邪惡的地區之一。法輪功是宇宙大法,大法弟子都是為正法而來的生命,遭受迫害二十年,能不使天怒嗎?如此的迫害大法才招來瘟疫使百姓遭殃的,只有一個辦法退出中共黨、團、隊,才能保命,並牢記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

她聽的特別認真,連連點頭。她信了,哭了,是感恩的淚水。她親手寫出全家人二十多口實名,退出邪黨組織,並說:「我相信修大法的都是好人。」即使還不能拿她的家人的名字做三退(因為她的家人還沒有聽到大法真相,還沒有同意),但是,這代表她的一顆真誠的心,我給她真相小冊子還有護身符,她高興的雙手接過說:「這都是救命的寶啊!」答應帶回給親人們看。

她說:「在我和家人感到最害怕、最無助時,您告訴我們這麼好的事,並告訴我們避難的良方和救命的法寶,我和家人真是三生有幸,太感謝您了!謝謝!以後我不再怕了,我有護身符了。」我說:「不要謝我,您要謝就謝大法師父吧,是師父讓我來救你們的。」她雙手合十說:「謝謝李老師救我們全家人。」她又哭了,笑著哭的。

四十多分鐘的時間過去了,我倆都該回家了,她與我揮手告別,像個孩童一般。看到她回家的背影,我再次落淚,為她和她的家人得救而高興,同時正悟到師尊的慈悲救度是何等的壯舉。

這些天,我一直重複的在做這樣的事:電話約,見面講。距離近的,我就步行或騎自行車;距離遠的,我就開車,帶上真相資料、護身符等。眾生們,聽了,信了,明白了,退了,笑了,幸福了,回家了。

由於疫情的嚴重性,目前就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見,進出小區都要不停地檢查出入證、量體溫,開始家人也阻礙不許出去,門衛也說為甚麼老出去,不怕嗎?此時回答:不去買糧買菜,吃甚麼?她們無語,只好放行。

每天出去前,都要發出強大的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消除在疫情中干擾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消除世人頭腦中的一切干擾、障礙因素,讓有機會聽到真相明白的得到救度。

就這樣前一天約好,第二天見面,就很順利,同時也有主動約我的。給眾生講,只有退出邪黨組織,去掉獸印而且誠心念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才能保平安!因特殊時期救人心切,無論在大街上遇到甚麼樣的人,買菜的、賣水果的、散步的、還有送快遞的,都不放過,都給他們講,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他們只有相信才能獲救的道理。當我的慈悲心出來的時候,眾生很快就退出中共邪黨組織。

這段時間,我把自己的時間安排的很有序,每天堅持讀兩講《轉法輪》,煉兩遍五套功法,下午出去講真相,晚上再學師父的各地講法,基本是夜裏一點後再睡。家人也不再管我出去的事了。我覺的只要我們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一切就會順理成章的。

我會一直這樣做下去,我的想法是:正法一天不結束,救眾生的步不停。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