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之中救人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2020年初瘟疫在武漢爆發,我的心久久的不能平靜,因為我和家人經常在商場講真相,近來救人效率處於一種上升的趨勢,20天左右我能勸退100多人,本來我和家人約好,等她們一放假就配合我全力講真相救人。然而萬萬沒有想到,局勢變化如此之快,一個熱鬧而又繁華的城市突然間變的那麼寂靜和淒涼,幾乎所有的公共場所都停止了營業。此時我焦急自己還沒有達到要救的人數,又感慨法正人間真的來到了嗎?大法弟子救人的事就要結束了嗎?

我是身處武漢市,在這個疫情最嚴重的地區,爆發之時,我所住的小區人人自危,都處在恐慌之中,甚至連衣服都不敢曬在外面,這種氛圍讓人驚恐與不安,感覺就像沒有人住一樣。師父說:「我跟你們講過一句話,我說,甚麼是佛?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1]於是,我想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一定要把正的能量帶給大家,不能像常人一樣的也躲在屋裏。正好我住頂樓,有個天台,我像往日一樣,在樓頂上曬衣服,還領著外孫在樓上玩,沒有害怕的表現。

慢慢的對面的鄰居看到後感覺也放鬆了點,偶爾對著我們說:「不要在外面呆太久哦。」接著我對門的鄰居,也是我的老鄉,偶爾也敢出來曬衣服了,我很早就有救他的心,由於他不愛和人說話,一直找不到機會,我想大難來臨之際,我一定要救他,因為我有這個心,師父就給了我機會,一天,他倆口突然也到頂樓曬衣服,我抓緊機會和他說三退保平安保命,結果他妻子特別認同,他也就同意了,兩人都三退保平安了。

白天因小區管控嚴謹,要掃健康碼才能出去,一般是復工人員出入。晚上值班保安會鬆懈一些,因我給保安都做了三退,所以我出去跟他們打聲招呼即可,這樣我就和家人(同修)晚上一起出去救人。要掃健康碼的地方我都不去,我們就在小門市買東西,幾乎很多都是一講就退,眾生因害怕瘟疫而願意聽真相,三退保命。

師父說:「大法弟子中不精進的、走極端的,馬上歸正自己,真心學法、修煉,因為你們在最危險中。真正的大法弟子都是有能量的,本身就是除業除菌者,是末後救度的使者,救人講真相中都會理智的做。」[2]

現在國內看上去暫時緩解,有人說瘟神跑到了國外,我悟到眾生都在等著得救,是不是利用這一段的時間趕緊抓緊救人,兌現大法弟子的使命。一旦等到真正清算邪黨時,那些與邪黨在一起的人也就沒有機會了。

在照顧老人中證實法

去年6月份,我89歲的母親大腿摔斷了,生活不能自理。我家姊妹七人,只有我在外地,平時都是她們在照顧母親,同時也對母親有一些怨恨和不滿(因母親個性強,愛生氣)。我及時回家擔當重任照顧母親,盡力去做好,一日三餐都是做母親最愛吃的,每天給母親洗澡,隨時給母親接屎接尿。母親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長胖了許多。但由於天氣炎熱,只有我一個人伺候母親,學法救人受到了影響,心裏對她不免有些怨恨。說話總想數落她、刺激她,一次我跟媽說,你好像長胖了。媽冷冷的回應,不胖,我還是這樣。終於有一天晚上,我們倆人吵了起來。過後我沒有向內找,也不知道向內找,我只知道我們平時付出這麼多,母親也不領情。然而第二天早上吃飯,卻看到母親的眼睛是紅腫的,她不說話只是默默的吃飯。我每天攙扶母親大小便,現在她也不讓我扶她了。

晚上我去廚房的時候,突然看見地上有一隻大蛤蟆擋在了房門口,當時就嚇了我一跳,作為修煉人我立刻警覺:是不是邪靈盯上我了。第二天,我女兒打來電話說,居委會打電話來了(因我是上了黑名單的),當我聽到後,明白了因為自己最近沒做好才使得邪惡來騷擾。冷靜下來我開始向內找:我怨恨母親的根源就是情,長期對母親的情不放。我從情中生出來怨恨心,求回報的心,想聽母親誇獎我伺候到位。同時還有強烈的急躁心,一看影響到了學法救人便心生怨氣不滿。而且我從小就非常重情,多愁善感。從我懂事我就喜歡聽悲壯的哭戲;有時在夢中忽然會產生痛徹心腑的悲傷情懷,甚至會帶到現實中來;有時也會突然間非常想念親人和過去。我就開始清除這些執著心,我慢慢放下了,心態平靜了,想到平衡好家庭也是我修煉中的一部份,慢慢生出了慈悲心。

我心性提高了,母親也跟著改變了,我們很快融洽了,母親也聽從我的話,天天誠心敬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母親因此也恢復的超常快。母親很快就可以下地行走了,見證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大哥家的小孫女又黃又瘦,從我回來照顧母親就一直跟著我一塊吃飯。大嫂貪玩,天天打牌,也不管孩子。我從不嫌棄孩子,更是看她可憐。大哥看到小孫女長胖了,感慨的說:以後你就跟著姑奶奶也煉功,學法輪功。二哥回來看到後很高興的說:看妹妹把老娘照顧的這麼好,白白胖胖的,連孩子都管著。嫂子也接著說:親戚裏面就你身體好,煉法輪功真好。這在之前我的大哥,二哥,我多次講真相,他們並不很認同,有時還對大法不敬,這次真的相信了。

在講真相中去掉利益之心

我講真相主要是晚上和家人(同修)一起配合講,去各大商場。一次,我們剛走到一商場門口,看到旁邊有幾個年輕人在賣花,其中一個看到我們就迎上來說:「阿姨,買把花吧。」我就問:多少錢一把?他們說:25元,我並不想買花就藉機跟他們講真相,我說:孩子,你們都不容易,現在掙錢確實很難,物價高,年輕人壓力大,現在自上而下沒有不腐敗的,為甚麼?就是因為一個國家沒有了信仰,人不相信善惡有報,為了錢,無官不貪,無惡不作,現在中國兩極分化嚴重。他們都點頭認可,我再接著跟他們講三退保平安,他們都點頭就是不回答,我勸說幾次後也沒有效果。

我剛轉身走不遠,我女兒拉著我說:媽,我買花,你再去給他們講。這時,我遲疑著說:買花幹甚麼,又不實用,內心嫌浪費,捨不得這個錢,女兒這時直接把錢付了,買了一把。幾個年輕人很高興,我就又一次走過來跟他們講,結果他們四人全都退出了黨團隊組織。這時,我感慨的對女兒說:今天要不是你出錢買花,這四個人是救不了的。我悟到,當下經濟下滑,他們賣花也是生活所迫,大法弟子適當的花錢也是幫助困難者增加一些收入,通過這種慈悲表現也能感動一些人。

接著我們來到商場裏,女兒也買了喜歡的衣服,回去後發現小了一個碼,第二天早上,商場一開門就去調換衣服,誰知道,一去,昨天女兒買的這件衣服本來是原價買的,今天去換的時候已經是對折了,然後服務員退了她一半的錢。我們誰也沒想到能發生這樣的事,我對女兒說:為了救人你花錢,師父會讓你得到更多。

我們平時出去講真相,為了救人,女兒為了鋪墊,經常出錢買東西救人,其實女兒的工資並不高,並且本單位還面臨著轉交地方,就在年底瘟疫肆虐的時候,企業蕭條的時候,女兒單位竟然還給她漲了工資,真是有失就有得。我悟到:我根本的執著就是強大的利益之心,看著平時不管錢,真正的利益之心隱藏的很深,損失一點都難受,我找到了我的利益心,堅決去掉它。

個人所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