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特稿】從「與中共合作=打開潘多拉的盒子」說起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一日】「潘多拉的盒子」出自古希臘神話,比喻會帶來不幸的禮物。潘多拉(Pandora,也譯作潘朵拉)是希臘之神宙斯用泥土做成的第一個女人,好比是《聖經﹒舊約》創世紀篇章中的夏娃。宙斯給潘多拉一個密封的盒子,裏面裝滿了禍害、災難和瘟疫等,讓她送給娶她的男人。這也許是一道人性測試題,也許還有別的深意,在人的境界無法想像神的安排。

如今,至5月1日紐約時間上午10點,這場武漢肺炎瘟疫,全球檢測出的感染者已高達333萬3千人,死亡人數逾23萬5千人。劫難當頭,如果深入追溯一下就會發現,無論感染者還是死難者,在過去的二三十年中都曾直接或間接與中共「聯姻」。

中共手裏天文數字的經濟利益,恰似一副讓魚兒聞風而動的誘餌,讓全球多少國家、城市和個人,拋棄了自由社會的傳統價值,奮不顧身地去打開潘多拉之盒,直至遭受中共病毒對生命和經濟的重創,才開始甦醒。


一、病毒出自武漢病毒研究所,卻並非人造

關於病毒的來源,明慧網的系列文章《新冠瘟疫:回溯誤區 驚見根源 根本治癒》給了我們新的視角和啟發。從一環套一環的事件和數據,我們看到,中共病毒出自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但卻並非人造,而屬天然。


二、美國政壇菁英、華爾街財團和科技公司錯誤地養肥了中共

1、班農:從中共那裏獲取的錢沾滿鮮血
白宮前首席戰略家班農(Steve Bannon)最近在視頻節目中,抨擊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揭露過去50年來以基辛格為首的政壇菁英和華爾街財團,為了利益而屈從中共。他聲稱,從基辛格開始,接下來他將會逐步揭露相關的真相。

班農直截了當地說:「基辛格先生,我再也不想聽你說甚麼自由世界秩序了。你是有罪的。你在越戰的炮火中雙手沾滿鮮血。你一開始就是中共的代言人,不止如此,你還從中共那裏獲取沾滿鮮血的錢。中共幾十年來都在給你錢。這一切都將會被揭露。」

所有和中共做生意的華爾街集團、大公司,和中共合作的智囊團手中握的是沾滿鮮血的錢,這一切都將真相大白。「全世界都會對你們進行審判。」

「你們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你們也知道中共迫害維吾爾人、迫害達賴喇嘛和藏傳佛教,還有天主教、基督教,你們也知道(六四)天安門事件。」班農說,這些人很清楚知道每一個在中共暴政下為自由而戰的人遭遇的苦難,但是他們卻還屈從中共獨裁政權,「手上沾滿了鮮血。」

班農在視頻中特別指出,這不是種族主義,他針對的是中共政權。「我們是為了中國人民的自由而戰」,而中國人民生活在中共惡魔的統治下,是最直接的受害者。

數十年來,大家一直迴避,從另一個角度看問題。「為甚麼我們要迴避?為了錢。因為雇用中國的奴工比密歇根和賓夕法尼亞州的勞工,可獲得更高的利潤。」

2、中共引眾人上鉤的誘餌達到甚麼程度?
(1)個人
智庫布拉格安全研究所(Prague Security Studies Institute)主席羅賓遜(Roger Robinson)指出,美國三大主要交易所中有超過1000家中國上市公司。僅紐約證券交易所就有650多家中共國有企業上市。結果就是,任何一個普通美國人,如果通過在股票市場投資,就可能成為實際上的、為中共的擴張和滲透活動提供資金的金主!

(2)公司
僅以新澤西為例。《財富》500強公司裏,有20家公司總部設在新澤西。在新澤西的大型公司和中小型公司中,有相當部份與中共在商業上聯繫密切,在過去的20年中,為中共提供了大量的資金和技術。新澤西州從中國進口的商品比從其它任何國家進口的商品都多。2016年新澤西從中國進口的商品額價值約177億美元。2017年,約181.7億美元。

根據國際貿易管理局(International Trade Administration)的數據,截至2016年,新澤西州約有13萬1900個工作崗位依賴與外國伙伴的貿易,其中近15%(約1萬9千個工作崗位)源自與中國的貿易。

美國公司與中共的直接合作,無可避免地也把大量的美國人,送給了中共去洗腦和污染。

新澤西州往屆政府還致力於吸引中國資本。在過去的20年裏,許多中共滲透到美國以及全球的商業總部都設立在新澤西。例如,早在2011年華為就把其美國東北部的公司總部設在了新澤西州。華為被美國懷疑有中共軍方背景,因其長期竊密等不道德的商業行為備受質疑。又如,中國銀聯(China Unionpay)美國有限責任公司總部也設在新澤西州,中國銀聯卡在2015年首次在交易總額及發卡量上超越VISA,成為全球最大銀行卡清算組織。

(3)教育
仍以新澤西州為例。在新州議會指定的州立大學羅格斯大學,孔子學院不但是該校正式機構一部份,而且一直在暗中揮動著經濟和名譽的幡子,招攬中文教授、老師們歸於他們的旗下。正如《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指出的,孔子學院,乃是中共大外宣的代表項目。它顛覆學術機構的自主性及學術自由等重要學術原則,推進中共的官方意志,向學生展示被中共過濾和篡改了的中國歷史,迴避中共的真實歷史和惡劣的人權記錄。孔子學院的一些課堂公開高懸毛澤東語錄,打著講授中國傳統文化的名義,在美國社會內部推廣共產教義、向美國青年和知識分子灌輸中共的黨文化。

孔子學院也是中共間諜的海外港灣。2019年10月29日,比利時《晨報》報導,布魯塞爾自由大學(VUB)孔子學院院長宋新寧因涉嫌間諜行為,八年內被禁止入境比利時和申根區。

還有更多美國政界、金融和商界、科技界、教育界與中共「聯姻」的事實有待讓美國民眾家喻戶曉,看清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工作已經與中共多麼的近距離。那絕不是疫情中採用的「社交距離」措施能夠隔開的。正是與中共的距離,這種侵入到數千萬乃至上億美國人的家庭和工作的距離,製造了美國人被中共病毒感染的機會!

如明慧文章《疫情肆虐 紐約為何是重災區?》所指出,中共病毒是為暴露親共國家和親共個人而打造的。雖然本文所列事實只是冰山一角,但據此已不難理解,為甚麼在這次疫情中,美國新澤西州感染「中共病毒」的確診和死亡人數位列全美第二位;為甚麼紐約是美國名列第一的重災區;以及美國的疫情為何如此嚴重──早在中共病毒被從武漢傳出之前,適合此病毒傳播的溫床(hub)在美國已經發展二十多年了。

3、「美國疫情比中國嚴重」是中共的宣傳效果
至於說很多人困惑,認為在被中共嚴重污染的美國,比被中共死死掌控的中國疫情更嚴重,那只是又一場煙幕,是「中共製造」的數字所造成的又一宣傳效果:

首先,美國醫療系統先進,重視人權、珍惜生命的道德理念仍有相當的民眾基礎,此次對中共病毒的檢測率也是全球數一數二,在此前提下,美國公布的全美死亡人數是6萬3019人。而中共是以撒謊、人權惡棍、殺人如麻著稱的,此次對疫情的掩蓋造成了全球瘟疫大爆發;中共4月17日之前一口咬定武漢死亡人數只有2579人,4月17日公布了一個上調50%的死亡數字,聲稱只有3869例。中共製造的數字,可能是真的嗎?不可能。

其次,在此次瘟疫的爆發地武漢,僅武漢一個城市,二至三月的一個月時間內,殯儀館就燒了至少2萬多屍體。(參見明慧網《武漢的武漢肺炎死亡人數 二月份至少20822》一文)。加上馳援武漢的40個焚燒爐(每個日焚5噸),以及偏遠郊區和農村不經焚燒直接掩埋的,全中國在瘟疫的這一波襲擊中的死亡人數,怎麼可能只有3869例呢?不可能。

事實上,隨著對中共真實面目的認識,很多國家已經不再把「中共製造」的虛幻數字算在疫情統計之內了。這對人類來說,是這場不幸之中的一件幸事。


三、為利益養大中共,違背天意

3月12日,《華盛頓郵報》發布了一項強有力的起訴書,要求對被動指數──一項現在主導美國資本市場的被動投資工具進行起訴。專欄作家喬什﹒羅金(Josh Rogin)稱,華爾街利用此類工具,將美國資本投入到有問題的中(共)國市場的做法,比引入中共病毒更具威脅性。

羅金引用了川普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賴恩(Robert O'Brien)的話說:「我不明白為甚麼我們應該為中共國防工業提供保險。……這些活動使中共能夠壓制人民、殖民世界各國……更不用說,那些實際上受到美國政府制裁的擴散活動或侵犯人權等劣跡。」

這話說的很對,可惜還是沒有提到最最重要的關鍵詞:法輪功。

1、對法輪功的迫害是本世紀最大人權迫害
事實上,二十年來,人類社會最大的人權迫害就是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即對真善忍這一普世價值的迫害。

中共斥巨資掩蓋和維持對法輪功的鎮壓,並以經濟利益為要挾,對全球政要和企業封口。所造成的後果是,不但在中國大陸,就連在海外,在美國,許多政要、金融大佬、科技和商業菁英,一直不敢承認「真善忍」這一普世價值,只因為這是中共執意要打壓到底的,而他們想通過與中共「聯姻」獲取天文數字的利益。

1999年6月,中共前黨魁制定了迫害法輪功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並動用全國的媒體、黨系統、軍隊、醫療、教育、企業、公安、勞教所、監獄等等,試圖「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為了消滅法輪功,中共甚至建立了一個全國性的新商業,以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打造大批移植器官名人、名醫院、移植大國為誘餌,把本應保護民眾的警察和軍人變成殺人魔鬼,把本應救死扶傷的醫生和護士變成殺人魔鬼。

二十年後的2020年,迫害法輪功政策在中國大陸仍在實施著。當然,中共用了很多手段,讓中國人沉浸在遊戲、追金、色情、享樂中,儘量讓人們忘記「法輪功」這三個字,忘記「真善忍」這三個字。遇到「敏感日」,實在不得不提起,也是抹黑、魔化、恐嚇,目的是保持人們對「真善忍」的恐懼,擔心如果正面對待法輪功真相,就會被剝奪所有的利益。

2、中共海外威逼利誘的最新例子
中共威脅海外政要,有一個新近公開的例子。4月27日,已故捷克參議院議長加洛斯拉夫.柯貝拉(Jaroslav Kubera)的遺孀薇拉.柯貝拉(Vera Kubera)在媒體公開指證,他的丈夫是因中共的恐嚇而突發心臟病離世。柯貝拉是捷克政壇第二號人物,原定2月份訪問台灣,但卻在1月20日心肌梗塞離世。柯貝拉訪問台灣是捷克對台灣的一個承諾。消息公布後,中共駐捷克大使不斷向捷克總統施壓,威脅如果柯貝拉成行,捷克將遭到最大程度的報復。

柯貝拉突然去世後,急救醫生向家屬表示,心臟病不是突然的事,很可能在1月17日前後就有了症狀。薇拉回憶,1月17日是他們夫婦受中共大使館邀請去參加晚宴的日子。當日他們到現場後,中共駐捷克大使和翻譯卻帶柯貝拉去了一個房間,單獨交談二三十分鐘。柯貝拉出來後顯得很緊張和憤怒,要求妻子絕對不要食用中使館提供的餐飲。

3、法輪功屹立不倒,靠的是真善忍道德力量
一直以來,中共想打倒誰誰就會被打倒。但是迫害法輪功這件事,中共從第一天就註定了失敗,明慧網1999年的文章就宣布了這一點。支撐和造就法輪功學員和大法弟子的是宇宙特性真善忍,是真善忍的巨大道德力量。對真理的鎮壓從來就只能是一時,而不可能是永遠;對真善忍的鎮壓更是從一開始就註定了失敗。明慧網從1999年至今,每天發布第一手法輪功學員的受迫害信息、修煉心得交流等等,就是法輪功在迫害中屹立不倒的一個有力明證。

與此同時,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從開始到徹底失敗的過程,不但錘煉了法輪功弟子,也無意中成了測試全人類道德底線的過程。一幢摩天大樓,如果沒有穩固的基礎,是無法屹立不倒的。一個國家,如果在道德底線上千瘡百孔、與中共保持千絲萬縷的合作,是不可能繁榮昌盛的,更有可能讓神不能庇佑。

*結語*

為利益養大中共,為利益在人權問題上被中共封口,為利益不支持法輪功學員的信仰和反迫害,實際上就在成全著中共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這肯定是違背天意的,如果不及時醒悟,也許比這次瘟疫更嚴重的災禍還在後面等著。那不是上天願意看到的,也不是每個善良人所希望的。

中共必死無疑,但是,誰能不被中共裹挾到墳墓中去,選擇權掌握在每個人自己的手裏。這個選擇權是上天賦予每個人的,不論貧賤富貴,只看人心。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5/184344.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