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別怕 趕快走出來救人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八日】幾年前,我們地區開始了用手機講真相的方式救人。我覺得這種救人的方式很好,全國各地都能講,只要是世人未休息的時間段都可以講,所以就加入了進來。

依然清晰的記得第一次拿起電話講真相的情景:我開著車拉著A和一位同修,當聽著A同修那麼善的語氣正被那種場同化著的時候,A說:你也打打試試。我說好,甚麼都沒想,撥通了幾個電話後有兩位接聽者同意三退了,很順利。放下電話後我依然在那位同修善的場裏包圍著,幸福而美好。

第二天才回頭才想,我根本也不知道怎麼開口,怎麼講,可能就是因為沒有甚麼人心(為難、緊張)甚麼都沒有,就是想著講真相,就是想救人,在那位同修強大的善的場裏加上師父的加持所以就有了第一次的順利開始,這為後來的專打電話口講救人打下了一個很好的鋪墊。

後來,我們就成立了一個三人的電話救人組,每天固定時間,每人手裏除了口講電話各自還有自動撥打的手機。幾十分鐘把車就換個地方,開始講不好,寫好稿子念,就是照著稿念,依然能將有緣的人救了。我們三個是整體,修煉當然也在其中,有時候在間歇時交流交流才知道,電話那頭的世人說要錢啊、找對像啊、甚麼難聽話等,我們都是同步的遇到這個情況。

我們約定講退十人算及格,A同修和我差不多都能完成,但B同修就總是差很多,後來我才發現,B同修撥通了一個號碼後她都是非常全面細緻的去講,即便對方掛掉電話依然撥通再繼續講,一次一位男士在她撥通幾次後終於同意了三退,而且對她表達感謝,當時打的手機發燙。這位同修知識豐富,也很有忍耐力。記得師父講過:「大法無邊,全憑你那顆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全靠你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1]B同修的耐心耐力是慈悲的體現。

受B同修的影響,我們知道應該珍惜每個號碼(眾生),多撥一次就是多給這個生命一次機會。還有後來知道多動念,動正念,我想一個號碼讓它多幾個人聽豈不是更好嗎?在後來真的是一段時間幾乎每天都有群體來三退的,有夫妻的、有包工程的、有老闆的,有位老闆他代表女員工退的,我說她們自己得同意才行,他說他是老闆她們都聽他的,而且她們都是少先隊,只有一個是團員,我當時給那七、八位員工起了化名後,又講了一會,我說你拿筆記下名字,他說不用都記住了,他居然一個不錯的把名字都複述一遍,我當時都很驚訝。師父一直在鼓勵我們,記得一次夢境:一個香火繚繞的高山上,一位鶴髮童顏的老人與兩位同修在那喝茶下棋,旁邊就是一個我們開設的診所,正悠閒間一對夫妻來到門前說給那位男士看病,我急忙問你們是怎麼上來的?一般人是上不來的,既然能上來就進屋吧,我看看正在下棋的同修和那位道人模樣的老者,他們示意我就能給看好不用他們動手。我會意後詢問了病情,他躺在床上撩起衣服,天啊!這是甚麼啊?跟菜花一樣的鐵絲長滿了全身,倆口子說等死呢!我鎮定了一下說,來,試著跟我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奇蹟發生了,隨著那位男士一遍一遍的念,他的皮膚逐漸恢復至正常。在喜悅中我醒來。

第二天,我將這個夢告訴了A和B,給我們鼓舞很大。因為我們每通電話都會告訴世人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後來,我們逐漸撥打成熟後,我們開始撥打公、檢、法部門的,因為車小,平時撥打普通世人我們會一起打,就是自己打自己的,但是在撥打公、檢、法部門的電話時,我們採取的是一個撥打其他的發正念,在後來號碼量大的時候,我們開車到郊外,各自找好位子,自己打自己的。記得一次給一個警察打電話,撥通後對方很嘲諷的掛了兩次電話,我不為所動,在撥通第三次電話後,在與他互動的過程中我說全世界的財富也買不來你的命。當時,好似時間停止了一般,他被震到了,連我自己也被驚到了,這哪裏是我說的話,分明就是師父與大法的慈悲啊!當我和他都緩過神來後他的聲音變了語氣變了,他同意了三退,我的眼淚也流了出來。有一次是我們撥打普通世人時,那天很奇怪,誰打都不退就是沒有退的,後來她倆都停下了,我當時正在給一個小伙子講,已經講了四十多分鐘了,他說甚麼都不退,我後來就哭了,那兩位同修也跟著哭,我邊哭邊打,但後來他還是沒答應。我哭的是自己修煉不好沒能達到穿透他的那種力量,就好似這個生命要掉入萬丈深淵,我的手死死的抓住他不放,同修也在用力抓著我,我們一起拉他上來,他自己就是不肯上來,眼看著他掉下去的那種心情,不能救下眾生的心痛我體會到了。

我的善心一點點一點點在給警察撥打電話中升起的,由開始的緊張、心跳到後來的處變不驚,由開始的把他們另眼看待到後來的就是要救度的世人,由開始的完成任務到後來的體會到他們才是最可憐的生命,一點點的昇華著自己。

雖然,我們已經終止了這個電話講真相的方式,但A和B還有我身邊的同修依然的每天出去發真相冊子、《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貼不乾膠,面對面講。甚麼攝像頭、甚麼敏感日這個與大法弟子救人講真相又有甚麼關係呢?同修,別怕,趕快走出來救人吧!你只要邁出第一步就好,哪怕你僅僅告訴那個人「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栽贓陷害法輪功的,法輪功是佛法。你都是在救他。

記得不善言辭的A同修說過,感覺每天最快樂幸福的時刻就是告訴世人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記得A同修在邪惡瘋狂迫害的初期,她就開始在她的攤位上給市場裏有緣人講真相,那時她的嘴是哆嗦的,怕啊,害怕。但是她想怕也得講真相救人,我就聽師父的,師父讓幹甚麼就幹甚麼。

每個講真相的大法弟子我想都會真實的經歷過這樣去怕心的過程。都是越來越成熟,正念越來越足。所以,同修,不要再顧慮了,走出那一步回頭你再看,甚麼都不是,都是師父在做。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