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我們怎樣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六日】我們周圍的幾位女同修中,除一位是二零一二年得法的之外,都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在恩師的慈悲保護下,風風雨雨、磕磕絆絆的走到今天,每個人都有說不完的體悟,道不盡的感恩。在此將我們在這次疫情期間的點滴修煉體會與大家說說。

今年元月末,武漢瘟疫爆發,殃及全國,各地封城、封村、封小區,街道行人寥寥無幾,給我們的集體學法、講真相救人帶來嚴重干擾。

A、B 兩位同修住在一個生活小區,疫情期間一直堅持在一起學法,結伴走出去救人。B同修不會騎車,公交車全部停駛,她倆只能步行。有時走出去很遠,也碰不到幾個人。A同修常說:「咱就聽師父的,抓緊時間救人,救一個不嫌少,多了不生歡喜心,師父會把有緣人帶到咱身邊來的。」

A同修今年八十二歲高齡,路走多了,雙腿、腳疼的晚上睡不著覺,她就發正念清除邪惡的干擾。痛的嚴重時,她就推個帶座的購物車,照樣堅持出去救人。兒女們心疼她,勸她先別出去了,她說:「你們放心吧,這點難,擋不住我出去救人。」我每週想辦法到她們住的小區取「三退」名單,由開始的十幾個,二十幾個,本週她們出去一次就勸退了二十九人。

C同修家是個家庭資料點,我們幾位同修的各種資料都由她提供。疫情期間,她更是超負荷的忙:女兒在外地保險系統上班,年一過就走了,外孫女就由她負責;偏偏這時,丈夫又因腦梗住院了,她既要照顧外孫女,又要跑醫院給丈夫送飯。每次去她那我都不忍心多佔用她的時間。她總是說:「師父為我們延續來救人的時間真的不多了,我們真得抓緊呀!這些資料你先拿走,還需要多少,我給你準備好。」

她自己還利用外出購物、去醫院送飯等時間發真相資料,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提到她丈夫腦梗,據我知道這是第五次了,每次都在較短時間內恢復正常,這就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他知道這是托大法的福,所以非常支持C同修做大法的事,經常開車幫助進耗材,資料點的耗材基本都是他們自己花錢買,從無怨言。

再說D同修。疫情前,我倆一直在一起學法、背法,結伴出去講真相。疫情期間,她兒子、媳婦因工作需要,都很早就上班了,兩個孫子大的8歲,小的3歲,只好都由她照顧。她被困在家裏出不來。她抓緊一切可用時間學法、背法,小孫子午睡時,她就帶著大孫子一起學法。

大年初二,她想起小姑子還在武漢,就馬上打電話問候。視頻中見小姑子面色很紅,精神很差,趕緊詢問小姑子情況怎樣?小姑子有氣無力說:「嫂子,我發燒好幾天了,吃藥也不退,嗓子很疼,咳嗽喘不上來氣,渾身疼,難受極了。醫院病人太多,根本看不上病。」說著就哭起來。D同修馬上勸她:「妹子,別怕,我不都給你們辦了『保險』嗎(她與家人都做過『三退』)?」同時拿著護身符對小姑子說:「你就按照這上面的念,讓家人都一起念。」小姑子哭著念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D告訴她真心相信大法好,誠心敬念,就一定會好,不要害怕!」她小姑聽後哭的更厲害了,其中有恐懼、絕望也有看到希望後的激動。D同修也跟著落淚,並一再囑咐她快抓緊時間念吧。

過了幾天,小姑子又打電話來了,高興的說:「嫂子,我好了,徹底好了,太謝謝你了!你比我那一奶同胞的兄弟們都關心我,你告訴我這『九字真言』真靈,太神奇了,真是遇難呈祥了!」說著又忍不住哭了起來。

這是我過年後給D送《明慧週刊》時她告訴我的。前些天,我又去給她送資料,她說:「能多給點嗎?這太少了。」她知道做資料的同修壓力太大,就說,「我同某某同修商量了,我倆想買個打印機,自己做資料。」我聽了真為同修高興!

再說說我自己。疫情爆發初期,我被困在家裏,心裏急,卻又感覺束手無策。心想:「這不行,我得走出去!一張小小出門卡擋不住我,我先去C同修那。走到她家小區大門口,門衛要卡,我笑呵呵的說:「這瘟疫鬧的,可辛苦你們了!」邊說邊大大方方的進去了。但有時還會被擋住。我想去和A、B一起學法,但進不去。因我原來在那小區住過,我就找公司開了復工介紹信,辦了個出入卡。這我就可以同A、B一起學法了。

在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方面,我不如同修們做的好。我主要利用我的工作平台講真相救人。

我受聘在一家眼鏡公司擔任驗光師。每週出診三個半天,瘟疫期間停止工作。復工後,顧客都是按停工以前的預約而來,這樣方便面對面講真相。如我女兒的同學,是做邪黨黨務工作的,我以前給她講過真相,但沒勸她「三退」,因還是有顧慮心,怕心。這次她來,我想我得救她,不然她太危險了。我先發正念清除她背後的邪黨因素,求師父加持。我藉這瘟疫的話題給她講「三退」保平安,她說:「我知道共產黨的腐敗、邪惡,我也不願與他們為伍,可我得養家糊口。」我說:「你從心裏退出來就行,三尺頭上有神靈,神佛看人心。我幫你起個化名退了吧?」她說:「那好,您幫我退了。」我囑咐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好,謝謝阿姨。」這次成功勸退,突破了以往不敢給女兒的同學、同事勸退的障礙。

還有一個弱視的兒童,他的父母與我接觸有一段時間了。我給他們講過真相,他們不接受,主要是受邪黨無神論的毒害很深。這次他夫妻倆一同帶孩子來複查,說到當前的瘟疫。我說:「這次瘟疫就是對著中共邪黨來了,他們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迫害死那麼多大法弟子,善惡有報是天理。誰與它為伍,誰跟它走的近,誰就跟它遭殃,誰做了『三退』,遠離邪惡,認同法輪大法好,誰就能躲過劫難,擁有美好的未來。」這時小孩的爸爸說:「某某大夫,我入過團、隊,我媳婦只戴過紅領巾,你幫我倆退了吧,我知道您是為我們好,謝謝您了。」

我送兩本《疫情週刊》讓他們帶回,給家人、親朋好友都看看。他們接受了,並一再說「謝謝」。

三月中旬的一天,我剛上班,一位母親帶著上中學的孩子來了,詢問過後,知道他們是聽人介紹第一次到我們店來。我給孩子做完檢查後就與那位母親聊起來,聊的很投緣。我想這可能是師父給安排來的有緣人吧,我可不能讓她錯過得救的機緣。我就說:「咱倆真有緣,姨跟你說件重要事。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她說:「我聽說過,在人民幣上看到過,可我沒入過黨。」我說,「你戴過紅領巾吧?」「戴過。」「入過團嗎?」「沒有。」我說:「你從心裏退出來吧,看你這麼漂亮,我給取個化名,叫麗平吧,祝福你,總這樣美麗、平安。」她說:「好、好。」她兒子一直在旁邊聽,我就對他說:「你也戴過紅領巾吧,奶奶也幫你退了保平安,好嗎?」孩子點點頭,她媽說:「快謝謝奶奶!」

這是我第一次在工作時當著家長面勸孩子「三退」,以往給家長講真相時,總是儘量迴避孩子,怕家長不高興,這都是我的人念,怕心、顧慮心影響了救人。疫情期間,來的顧客基本上是一講就退,時時感到師父的加持。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

這幾位同修,是我近期接觸比較多的,我們只是大法修煉中最普通的一粒子。我知道,在我們周圍,我們地區,比我們精進的大法弟子比比皆是。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在疫情中抓緊時間救人,大法弟子真的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