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疫情期間集體學法不間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六日】新年剛過,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襲來,緊接著市區所有的小區都封閉了,道路也封了。

一、瘟疫突襲、小區封閉 集體學法不間斷

我同兒子、兒媳、孫子(不到六歲)住一套50平米二室一廳的樓房。我家是學法小組,原來小組定的正月初三開始學法,這樣給我們學法、講真相帶來了非常不便。

兒子、兒媳是常人,假期也延長了,不能上班,都待在家裏不能出門。滿街掛的大橫幅、大喇叭廣播,不讓出門、不讓聚集等等。兒子兒媳嚇壞了,特別是兒媳,每天進門就消毒,因此他們提出暫時不讓同修來家裏學法,理由是疫情嚴重、怕傳染,特別家裏有小孩。同修們來了,兒子就對她們說:大姨,現在非常時期,你們暫時停兩天吧,等疫情過去再來。(其實兒子兒媳都明白大法真相,平時也支持我學大法,孫子每天上幼兒園都要念上六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才出發。)同修們聽了都很理解,畢竟他們是常人,就都不來了。

同修走後那幾天,我為集體學法的事非常著急,邊學邊悟法理,不能被常人心、假相所帶動。我請師父加持,先打消兒子兒媳的顧慮,告訴他們我們大法弟子都是有能量的,疫菌上不到身上,更不會傳染別人。還告訴他們集體學法的重要性,也讓他們知道大法弟子在大疫面前更需要救人,因為只有信師信法、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避開瘟疫,保平安。

經過苦口婆心的商量,兒子兒媳終於同意一週學一次法。一週後再和他們溝通,又增加了一次,成為一週兩個半天集體學法。這樣同修們又來我家學法了,大家學完法後互相交流切磋、各找差距、放下執著,歸正自己,悟到大疫面前更要走出去救人,整體心性提高了。我們沒有被邪黨封住,照常學法、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平穩的走在師父要求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的正法路上。

二、小孫子高燒退了,學法小組恢復如初

小區封閉後不讓隨便出入,門口有專人把守,兒子兒媳也不讓我出去,我沒有被他們帶動,就聽師尊的話,做好我該做的,每天除了學法、發正念、煉功外,有空就出去發資料、貼不乾膠,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神奇的是把門的從沒查過我,進出自如,有時也給他們講真相,覺的他們在第一線很辛苦,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保命秘訣。

三月十四日晚飯後,小孫子突然說:「我冷啊,好冷啊!」兒子用手一摸說:「好燙啊!」用體溫計一量,38.5℃。兒媳一看孩子發燒了,簡直嚇壞了,馬上要帶孩子去醫院,並對兒子喊:「就你們天天外出染上病毒了!」兒子正忙著找退燒藥,一聽就說:「我們天天都在家,怎麼就傳染了?你不也天天上班嗎?」我知道兒媳話裏有話,是在說我呢!因為我每天都出去救人。

我告訴他們先別急,讓孩子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好起來。我馬上念了幾遍後,立即發正念清除一切邪惡干擾,都是假相,我不承認。我求師尊加持,讓孫子退燒,證實大法的超常。

不到半小時,再次量體溫,37.9℃。我說不用吃藥了,開始退燒了。我見兒媳也平靜了,就說:「你們不要到醫院去,危難時就相信大法、相信師父才能化險為夷。現在這個武漢肺炎,就是瘟疫,沒有特效藥,去醫院就是隔離,孩子送醫院就是害了他呀!而且說不定我們全家都要被隔離。」兒媳聽了不說話了,也不提去醫院了。

第二天早起孫子說:「嗓子痛,身體沒勁」。躺在床上也不動,看樣子好難受,量體溫是37.4℃。我說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孫子點點頭。兒媳給孩子吃消炎藥,說甚麼孩子也不吃。到第三天上午量體溫一直在37.4、37.5℃,兒媳繼續讓孩子吃藥,下午體溫又升到38.5℃。他爸說:「孩子又燒了。」我沒有動心,說:「別吃藥了,就會好的。」我想:我就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把一切交給師父,甚麼也干擾不了我講真相救人。

兒媳下班就說:「媽,明天上午帶孩子去看醫生,這樣老是低燒也不行,肯定有甚麼問題。我已約好醫生等你們。」我想不能聽她的。我第二天上午和同修約好了要出去講真相,不能耽誤了。結果晚上給孩子量體溫36.5℃,正常!我心裏那個激動啊,感恩師父慈悲救度。

兒媳說:明天上午量兩次看看,不行快去。第四天早起,我把小播放機打開,放《普度》音樂,放在孫子枕邊,我就出去講真相了。中午回來一進門,孫子就跟我說:「奶奶,我聽音樂真好聽。我不發燒了。」他爸說量兩次都是36.4、36.6℃。孫子說:「媽媽說不用去醫院了,讓爸爸帶我出去遛一圈(放假以來第一次出門)。」此後孫子身體恢復正常,比以前更加活潑精神了。兒子兒媳臉上也露出了笑容。我們全家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超常。

我對兒子、兒媳說:「原來小組一週三次集體學法,現在還少一次,我們還是要恢復如初。」他們同意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