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年堅持走十幾里路參加集體學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六日】我是農村大法弟子,在一九九八年抱著祛病健身的想法走入大法修煉的,當時我身體多種疾病纏身,關節炎、心臟病和腰疼的厲害,連鋪床鋪被子都累得受不了,更不能走夜路。學法三天覺的很有效果,不到一個月所有的病痛都好了,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感覺,這個功法真是太神奇了。

集體學法是師父給留下的修煉形式。集體學法有很多好處,能及時切磋交流,「比學比修」[1],心性提高的快。由於我村七二零之前有幾人學法煉功,中共九九年打壓迫害以後,其他人都不煉了,就剩下我自己,我意識到不能怕苦、怕累,我堅持每天來回走十五里路到鎮上的學法小組學法。

剛開始時,家裏老頭不給好臉看,總罵我:不去你就能死啊?!我不往心裏去,你罵你的,我去我的,到現在老頭支持我了,早晨早早做好飯,吃完我就走,老頭在家收拾。這麼好的功法是千年萬年不遇的,學法不能懈怠,十幾年一直堅持到那裏學法、切磋。

夏天酷暑難耐,冬天冒著嚴寒,如走累的時候就背誦師父的詩詞:「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雖然苦點累點,但心裏很甜,沐浴在法中,這麼多年,我風雨無阻,真真切切的體會到了,師父就在我身邊,真是師父每時每刻都在保護弟子呀!

別看我天天來回走十多里,趕上下雨還得繞道,那就更遠了,我真是不覺的累,有時路上遇到我屯子人,問我天天幹啥去,我就告訴他們:我學法輪功去!問我累不累,我說不累,他們看我走得快,也不累,就說,你老太太得活一百歲!(我今年七十八歲了),他們也佩服。

有一次和閨女一起去串門,她說:今天和你一起走咋不累呢,每回自己走得歇幾次呢。我說你再出門招呼我和我一起走吧,說完哈哈笑。我心裏有一念,師父告訴了:「得法即是神」[3],有師父保護,你能累嗎?

這些年我天天步行去鎮上學法,從來沒被雨澆過。有時我一看那天上就來雨了,就跟師父說:師父啊,我得回去啊,讓雨先在旁處下,我回家的路上先別下雨。走到屯子裏,有地方避雨了,那雨保證就「嘩嘩」的下來了。颳風也是,眼瞅著那風都刮冒煙了,我說:師父啊,那大風要過來了,那大風不能刮我。那沙塵暴它不是總刮,它是一陣一陣的,一過來一大片的地方都啥也看不見,我就這樣一說,那大風就從那邊過去了。有時刮大風,家裏人就勸我別去了,我說:「那算個啥呀!」有一年雪大,一開門就一尺多厚的雪,也擋不住我,路上只有我一步一個腳印,給別人開路。

還有一次也是回來晚了,走到火車道時,路旁有林帶,我走著走著,身子咋這麼輕呢,可快了,走走就起空了,耳邊風聲「呼呼」的響,這段路是「飄」過來的。

在路上除了背法之外,我還往電線桿上寫標語:「法輪大法好」。有一次,正寫著,有一個人看見說,一會派出所找你。我說:派出所知道法輪功怎麼回事。我也不怕。碰著有緣人我就講真相,勸「三退」。

還有一次準備好了,帶上資料去別的屯子發資料,貼真相不乾膠。走到半路,腳突然疼的厲害,不能走了,我就說:你疼啥呀?疼的不是我,我得助師正法呀!我是大法徒,我得救度眾生啊,我有師父管,你干擾不了我呀!說完就好了。啥事沒有。

一路走來,感恩偉大的師父,偉大的法所給予我的一切,無論前面的路還有多長,我都會繼續堅定的走下去,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能成為一名大法弟子,真是三生有幸,一定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廣度眾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