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念「法輪大法好」 朋友起死回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五年,我回娘家給鄉親們講法輪功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 組織),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當地「610」(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設立的專職機構)企圖抓捕我,我被迫離家出走。當時,一位熟人的朋友阿夏好心收留了我,她的丈夫已去世,自己一個人獨居,我就在她家暫時避難。

一天上午,阿夏突然昏死過去。只見她雙目緊閉,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臉色煞白。和她相處的這些日子裏,我都沒聽說過她有病,眼下好端端的一個人一下子就這樣了,這是我有生以來從沒見過的場面。我雖然非常著急,但心裏鎮定,沒有感到害怕,心想,只有大法能救她了。

我對著她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遍一遍不停的喊。喊了約一會兒後,看到阿夏臉色有點好轉,我便問她:「你聽到我的話沒有?如果你聽到了,就動三下眼眉給我看。」

只見她眼眉果真微微的動了三下。我籲了一口氣,繼續在她身邊鼓勵她:「要誠心誠意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想,她雖然不修煉法輪功,但曾經看過幾頁大法書,她也說大法好,剛才她動了眉頭,證明她還能聽我講話呢,就一定有救。我就叫她要挺住,要守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一念。她依然沒有醒,但她的臉色越來越好了。

這時,阿夏娘家的親人、親戚們聞訊趕到了,圍在床邊看著阿夏哭成一團。大家哭了一會兒,阿夏媽悄悄的把我們叫出外屋,告訴大家:「看來要為她做後事準備了,當初阿夏住院治療時,醫院的專家都講過了,目前醫學界沒有能力治好阿夏這樣的病。阿夏的病是癌症晚期了,就是用最好最貴的藥,也只能讓她活幾年,這幾年時間花了幾十萬塊錢,就靠醫院那點藥維持生命。如今這些日子正是醫院專家所診斷的死期。」大家都深深的嘆著氣,悲傷不已。

我心想,大法能救她,她心地善良,能明辨是非,分清善惡,在大法弟子遇難的時候,冒著危險收留了我,這在當時中共殘酷打壓法輪功學員的年月裏,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可見她是個好人。於是我回到阿夏的床邊,繼續在她身邊不斷的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叫她自己也在心裏努力的誠念。

過了好大一會兒,阿夏的眼睛終於能睜開了一條縫,但還不能說話,身子還不能動,只是手輕輕的動了一下,只見她艱難的用僵硬的手指,指了一下床頭,我問她是要筆嗎?她很費勁的點了點頭。我趕緊找來了筆和紙,她便躺著很困難的在紙上寫著:「只留某姐(指我)在這」的字樣。一屋子人見狀都靜靜的走出外屋去了。

我繼續給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又過了好大一會兒,她突然從床上爬起來,坐在床邊,接著「嘩,嘩」的直吐起來,吐出了大團大團的黑色、暗紅色的血塊,吐了一陣子又吐出很多鮮紅的血,吐得滿地都是。

阿夏吐完後,坐了一會兒,好像突然想起甚麼似的,一下從床邊站起來,一聲不響的一把拉起站在她身邊的那位朋友,徑直走了出去。

原來她和朋友一起找那位一直給她從醫院帶藥回來的醫生去了,告訴醫生在一個小時前發生在她身上的驚心動魄的事,當阿夏講到自己吐出了一大堆黑色、暗紅色血塊和很多鮮血時,那位醫生高興的拍起大腿來:「你有救了!」

阿夏說:「是的,我好了,但不是你幫我帶的那些藥治好的,是法輪功師父救我的。」醫生瞪大了眼睛,望著阿夏說:「你這麼肯定?你敢肯定是法輪功救了你?那你就把這藥丟掉。」阿夏真的就當著醫生和眾人的面,把那些藥都扔到了垃圾桶裏,轉身就往回走,那醫生驚愕的目瞪口呆。

阿夏就這樣奇蹟般的起死回生了,她的母親和一屋子的親人、親戚都見證了這一神跡,都非常驚喜,都認為法輪功實在是太神奇了,太好了。阿夏更是感恩法輪功給了她再生的幸福。

遺憾的是,由於當時事發突然,救人緊急,顧不及問清楚阿夏到底患的是哪一種癌症,並且為了不打攪她一大家子,在阿夏病好了的當天下午,我就離開了她家,流離失所他鄉了,如今十四年過去了,都沒有時間去尋訪到她,欣慰的是,知道她早已搬家到市裏住了,還好好的生活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