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念九字真言 中共病毒消除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五日】一位河南省大法弟子在武漢讀研究生的女兒在這場疫情中出現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症狀,真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恢復健康。為了感謝法輪大法師父的救命之恩,她特意寫了一份親身經歷,她也衷心希望眾多的朋友們在疫情中、在任何災難的環境中,誠信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定能走出魔難。

我是二零二零年元月十七號從武漢學校返家的,當時的武漢還沒有封城或發生疫情的通知,只是道聽途說的知道一些風言風語,當然也不在意,我和大部份人一樣,也沒有做任何防護措施,也算安全地回到了家中。

回家後僅幾天的時間,武漢人傳人瘟疫的消息像暴風驟雨一樣鋪天蓋地的壓了下來,互聯網上的消息和各個村裏那些嚇人的廣播喊話,使人的靈魂都飛出了七竅之外,保命成了首選項。因為我是來自武漢肺炎的前線,按照當地的規定和學校的通知,成了隔離和監督的對像。

從元月二十六號(大年初二)開始,我在家中不准出門,按照當地的規定每天上報體溫。元月二十九號,黃曆正月初五,在測量體溫時發現體溫有些偏高(37。2度),本來也就惶恐不安的心情促使我吃了些退燒藥,體溫恢復正常。

二月一號,身體感到有發熱的跡象,量體溫發現是37。5度,此時的心情成了一鍋粥,害怕的心情已不能自主,一來我是從武漢來的,二是我已經得知我的輔導老師已確診是武漢肺炎病例,為此我也十分擔心自己。

當時我想起了媽媽,媽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可媽媽又不在身邊,我急得兩眼含淚把我的體溫和害怕的心情打電話告訴了媽媽。媽媽告訴我:「閨女別害怕,你就真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病情就消除了。」

聽了媽媽的回答,我當時並沒有採取,雖然在以前我也從大法中受過益,但我從小就生長在中國這個社會環境中,無神論、黨文化、偽科學觀念在我的心目中還佔有一定的地位,把科學和醫院當成了唯一的靠山。在我的要求下,父親陪我到醫院進行了排查,得到的結果是沒有被感染,懸著的心情落了地,感到渾身輕鬆,和父親歡快地回了家。

可是好景不長,從醫院排查回家不到一週的時間,一天我感到喉嚨發癢,咳嗽,呼吸感到不暢,又陸續出現了拉肚子,渾身肌肉酸痛,骨頭都是疼的,和中共病毒的症狀非常相似,突如其來的變化,使我才放下的心又起空了,武漢肺炎我可能真的「中招」了,可怕的後果在等著我,想想我家裏的人,和我接觸過的人……越想越怕,越怕越想,加上身體不適的折磨,夜裏我不能入睡。父親說我是自己在嚇唬自己,可我心裏有數,病情已經很嚴重了,只是不敢大的聲張而已。

經過反覆思慮,還是採取媽媽教我的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又加了法輪功師父在《洪吟四》中的「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這兩句法,可是我嘴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心裏一直是武漢肺炎的情形,一直在執著我的事情該怎麼樣怎麼樣,甚至又想到再去醫院排查,或者到醫院治療。明的來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是那麼誠心,但還是在念,身體的症狀也是不重不輕。

姥姥也修煉法輪功。姥姥也得知了我的消息來看我,順便還帶來了一本《天賜洪福》的小冊子讓我看,姥姥問了我的病情,也告訴我要真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能躲過這次災難。我說:我也一直在念呀,好幾天了也沒好轉。姥姥說:法輪大法是佛法,誠心念「法輪大法好」,師父絕對會幫你,就怕你念得不真心,咱想想,咱是讓師父給咱解難的、救命的,如果自己念一句「法輪大法好」都不能誠心的去念,那對得起師父嗎?病會好嗎?

姥姥的幾句話刺激了我的心,使我茅塞頓開,腦子一下清醒了:對啊,自己是求師父救命的,自己連求師父都不誠心的求,那不是在欺騙師父嗎?我覺的一下找到了自己病不好的根本原因:自己根本沒有誠心,自己的行為是在騙師父,最後騙了自己。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後,突然覺的心情很暢快,有一股暖流通遍全身,於是我在姥姥和媽媽面前保證:請姥姥、媽媽放心,我一定誠心的去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姥姥、媽媽聽了微微一笑說:只要你有誠心,以後你就知道了。

從此,我不再執著我的身體狀況,一心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走路、吃飯,有空就從心裏念。兩天後,我的身體就有了明顯的好轉,我心裏也知道是法輪功師父在幫我,到第三天晚上,我渾身感到熱的不行,燒的比前兩次更嚴重,可我沒有害怕會怎麼樣,也沒有再去量體溫。我想,既然我相信法輪大法,我就不三心二意,病情好了,是師父的慈悲;不好,是我自己做的不夠,只管一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念著念著不知不覺的便睡著了。早上起來我突然覺的身體很輕鬆,不正確的狀態完全消失了,我高興啊!我心裏的那股舒服勁頭真是無法言表,我洗了手臉後,向大法師父的法像恭恭敬敬地上了一炷香,以此表示我對大法師父的感謝。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