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見證的宿命通功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七日】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甚麼叫宿命通?就是可以知道一個人的將來和過去;大的可以知道社會的興衰;再大的可以看到整個天體變化的規律,這就是宿命通功能。」[1]

我出生在豫中平原,今年七十一歲,和大多數同齡人一樣,挨過餓,下過鄉,經歷過許多運動和魔難,身體受到了很大的傷害,年紀輕輕就渾身病痛。那年我才三十多歲還不到四十歲,一天去醫院看病,醫生問我:「五十幾了?」當我說出實際年齡時,他非常驚愕,還叫來他的同事說:「這個人長的真老!」令我十分尷尬。

為治病我看過西醫,吃過中藥,學過氣功,也請氣功師看過病,參加過各種體育鍛煉,但都收效甚微。直到一九九九年三月修煉了法輪大法,才知道了「無病」是甚麼感覺。

一九九二年我的一位同事向我介紹了一位氣功師,這位氣功師當時掛靠在一所部隊醫院,他的診室叫「人體研究室」。他給我診病的方式很簡單:開始也用中醫的把脈方法,把完脈後說了一些我的病狀,和別的醫生所說的也沒有甚麼特別之處。但是接下來診斷就不同了:他叫我進入診室的套間。這個房間有二十平方米,沒有任何家具擺設,一邊牆上有窗戶。他讓我站在沒有窗戶的一頭,閉上眼睛,他站在有窗戶的一頭,他和我的距離是五米左右。因閉著眼睛,感覺他好像甚麼也沒做呢,五分鐘後就說:「好了。」我們就回到了外間的診室。

這時他對我說:我的心包上有病毒。病毒的來源是我的右腳踝骨受過外傷,後來右腳感染了,病毒就順著經脈到了心包。他把這個診斷寫了下來,告訴我可以到任何醫院去檢查。我說我想不起自己的右腳受過外傷。他叫我從二十年前往前想。那時我在農場,沒受過腳傷;再往前應該是上學,腳也沒受過傷。

回家後和家人談起這事,讓他們幫我回憶。我從小不和父母一起生活,所以也講不出甚麼。這期間我詢問過我們衛生所的醫生,也問過醫院的醫生,講了這個診斷。他們都說是「胡說」,假如我的心包上有病毒,我就是個大毒包,你還能活得這麼自在?因想不起受傷一事,這個事就放下了。

幾個月以後,在一次洗澡時,我無意中發現我右腳的踝骨上有個傷疤,一些黑白的畫面出現在我的腦海裏:在我六、七歲時的一個冬天,天氣很冷,我們那裏又沒有取暖設備,一般就是在屋內燃一堆柴草,好一些的再放上一個樹根燒著取暖。冬天人人都穿著厚厚的棉衣褲、厚厚的棉襪子棉鞋取暖,還會拿一些玉米和豆子在灰中爆米花。我很貪吃,不停的從火中搶米花,火星濺到棉鞋上自己都不知道,只是不停的在地上蹭腳,直到後來棉鞋躥出了火苗,我才大哭起來。我的叔叔舀來一瓢涼水把火澆滅了。

畫面到此結束。後來我的腳感染到甚麼程度,怎麼好的都想不起來了。因當時在場的人都不在世了,所以這件事除我自己之外沒人知道。由於想起了這些,我又和家人說起了這事,並說我想去醫院化驗病毒。我的大妹妹當時在我家,她說,他們單位就化驗病毒(她在地方病防治研究所工作),各醫院出的病毒化驗單都得送到他們那裏化驗。於是我就去了他們單位做了病毒檢測。

化驗結果是我的心包真有病毒。但現在我把化驗單弄丟了,也不記得病毒的名稱了。

幾十年過去了。前幾天當我背《轉法輪》背第二講中的<宿命通功能>這一節時,師父講:「咱們不是講物質不滅嗎?在一個特定的空間當中,人們做完這個事情,就是人一揮手幹甚麼事情,都是物質存在的,做甚麼事情都會留下一個影像和信息。在另外空間裏,它是不滅的,永遠會存在那裏,有功能的人一看到過去存在的景象,就知道了。」[1]

我去找那個部隊醫院的氣功師看病時我是四十多歲。氣功師卻看到了三十多年前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情。

以上是我的親身經歷。寫出來目地就是要證實師父說的:「氣功師是有功存在的」[1],師父所講的「宿命通功能」也是真實存在的,「氣功是科學,是更高的科學。」[1]「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證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