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正念解體監控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從去年開始,中共邪黨在全國範圍內打著改造舊小區的幌子,瞞天過海,順理成章的把監控攝像頭與人臉識別完整的由機場、車站、碼頭、銀行、大街小巷等公共場所延伸引進居民區,把整個中國大陸變成了一座大監獄。

就拿我所居住的小區來說,總共只有四排樓,卻安裝了二十多個不同形狀的監控攝像頭,十來個標明「採集圖象」的監控攝像頭。人一出單元樓門,正面、背面、側面都在攝像頭的跟蹤監控中。整個小區是交叉、交織、重複覆蓋,沒有死角,沒有空白點。而且每個單元樓門的大鐵門上旁都安上電子門禁與人臉識別裝置,去領鑰匙時還讓照相存檔。一個人甚麼時候出去,甚麼時候回來,走的哪條路;出的哪個門,進的哪個門;出去甚麼樣,回來甚麼樣;誰家來沒來人,幾時來,幾時走,來幾個,男女老少,衣著打扮,長的啥樣,一清二楚。監控室晝夜都有人值班。全方位監控,要想搜索尋找一個人太容易了。還有每隔十幾米、二十米就立一個柱狀燈,天沒黑燈已亮,天大亮燈才熄,照得小區亮如白晝。這就是邪黨面子工程,並且把面子工程做到這份上,真正關乎千家萬戶利益的舊有設備改造、改換卻不動。往這樣的小區送真相資料,別說外面人,就是小區內部人都感到為難,邪黨防的就是這個。

從明慧網上知道:那個攝像頭兩百米外的車牌都能看的清清楚楚。警察用「敲門行動」拍去的照片來對照馬路和小區裏攝像頭拍到的視頻,來查看大法弟子行蹤,看同修每天到哪裏去,和誰在一起,有甚麼活動規律。中共耗費這麼大財力安裝攝像頭的目地,無非是利用攝像頭錄像做證據對大法弟子綁架、抄家、甚至判刑。

師尊說:「這場迫害的本身是低層的壞東西阻止我們去救人;高層生命覺的這場迫害正是對大法弟子的考驗和修煉,就是這麼一個關係。」[1]剛開始我的思想負擔很重,還真有些怕,惶恐不安的不知怎麼辦好,老想搬家,換個相對好一些的環境,可是談何容易。因為我家是學法小組,學法是有固定時間的,時間長了,他們會不會摸到規律。來的同修都是出名掛號的,「在敲門行動」中多次被騷擾過,有的還被照相、錄音過。人臉識別會不會把他(她)們識別出來等等一些人的觀念都出來了,整日處在一種緊張、焦慮狀態,只有多學法和被動的發正念。後來同修也覺的不安全,提出暫時先不來了,過些時候看情況再定。恰在此前,我做了個非常清晰的夢,我悟不准是師尊的點化,還是因為我有怕心舊勢力演化出的假相,沒有和同修說。既然同修提出來了,也不是偶然的,事關同修安全,我也就同意了。

人世間有相生相剋的理,也有正負同在。任何事情都不是絕對的,有利有弊。後來我發現,樓門裏的居民,尤其是有小孩、有年邁體弱老人的,一是嫌麻煩(以前無門);二是鐵門沉重推開費勁。於是就有人用磚頭、石塊等東西把門支開,這樣進出就方便了。後來可能是被監控室發現了,派人給關上了(一關就鎖上了)。不知哪位不聽邪的聰明人又把固定的那半扇門撬開了。鐵門分兩部份:半扇固定,半扇是活動能開關的(門禁就在這半扇門上,人臉識別就在它旁邊)。這樣那半扇活動能開關的門照樣鎖著(變成固定門),原來的固定門就整天開著了。這是一場無聲較量:居民這邊天時、地利、人和都佔,監控本來就不得人心,失道無人助。這樣的拉鋸戰乾沒招,也就不管了。師尊說:「在當今的社會中,一個人能有一點正念,這個人就已經了不起了!不是這樣嗎?甚麼樣的社會,甚麼樣的社會基礎,對於一個生命來講,他能夠有正念那是不同的。」[1]我為常人能正念抵制、反抗邪黨監控在心裏叫好。同時也悟到:慈悲的師尊利用常人在幫我呢。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應該恢復學法小組,把同修找回來。

從歷史到今天,大法弟子的生命是師尊鑄造的;大法弟子的一切是師尊給的。我們就是要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因為我們的生命就是為大法而成就、為大法而來的。所以別無選擇,只有把師尊安排的正法修煉、救度眾生這條路堅定不移、義無反顧的一走到底,才能成就自己,才能使那些對自己寄予無限希望的無量眾生得救度,才能圓滿隨師歸位。我為自己的怕心感到羞愧。我為自己沒過好這一關感到痛心和悔恨。關鍵時刻被私我左右,想的不是大法而是自己怎樣,我還配當大法弟子嗎?這和法的要求相差多遠。我為自己感到臉紅。

師尊說:「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2]是啊,大法弟子都是有能力的,而且能力還很大。怎能「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2]呢。「有些魔能夠欺負大法弟子就是因為你看不見、你自己覺的自己無可奈何,它就鑽這個空子。」[1]師尊還說:「也就是說,別看現在人類的現實狀況怎麼樣,也別看邪惡怎麼猖獗,來在這個世界上的人都是等著你們救的!(鼓掌)所有出現的不好的事情,都是對大法弟子增加威德的考驗。」[3]

「魔高一尺,道高萬丈」。江魔邪黨想用監控攝像頭和人臉識別來嚇唬大法弟子,監控大法弟子,阻擋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是癡心妄想!我們就是要用正念正行解體它。明慧網上有許多值得借鑑的好事例以及本人的做法與體悟,現歸納如下,供同修參考:

一、給我印象最深的明慧網上一實例:一同修十幾年做真相粘貼從未出事。問她,她說她每次出門時就想:攝像頭不起作用,只有光,沒有圖象。

二、我們出去做救度眾生的事情時,面對監控,我們正念對待它,並請師尊加持,堅信師尊;只要我們正念強,監控對我們不起作用。

三、與所有監控攝像頭溝通,讓它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要它們幫助大法弟子,不要助紂為虐,幫助邪惡。

四、發正念清除利用攝像頭、人臉識別來監控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舊勢力,黑手爛鬼,共產邪靈。「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

五、先否定,再清除。有個學員講:電子設備最弱了,一清它就失效。舉個例子:有人開車出去,回來手機接到有罰單信息。就去交通隊辦理,他發了一念,否定這個迫害,清理了一下。到交通隊,他們在一個電腦上查了半天,轉頭又向另一個電腦查,最後回頭說,沒事了,你走吧。

六、還可發正念抹去你所到之處攝像頭裏有關本人的所有圖象、信息,不留一點蛛絲馬跡,一片空白,或者乾脆讓攝像頭壞掉。這是預感危險後的補救措施。這一條也可用在所在小區的攝像頭上。

七、用人的方法也可做些防範:比如戴上墨鏡或平光鏡;戴個口罩或帽簷大一點的帽子;天熱時打把傘。衣服要勤換,深淺,肥瘦,長短等反差大些,鞋也不要總穿一種顏色和款式。用這類方法模糊與掩飾自己的特徵,也可稍微裝扮一下,靈活運用。

八、外出講真相救人最好不要使用老年乘車證,因為那證上有本人信息,最好使用無任何個人信息的交通一卡通。也不要連續經常去一個地方,乘車路線經常變,地方經常變,步行路線也經常變,無規律可循。

九、尤其到學法小組,固定時間,固定地點,固定人員,固定乘車路線,再拿個老年乘車證。這對自己和同修都構成最大安全隱患。建議:1、改用一卡通;2、不要長期固定在一個同修家,有條件的同修都可參與進來,排隊輪流更換學法地點;3、時間、乘車行走路線、服飾裝扮,自己斟酌變換掌握。

目前從明慧網上報導出來的各地大法弟子在講真相救人、掛橫幅、粘貼、散發真相資料等所遭受迫害的大都是:惡警利用攝像頭(包括人臉識別)綁架迫害和不明真相人的舉報。不管哪種情況,都要切記我們是師尊的弟子,關鍵時刻喊師父,請師父幫助。師尊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4]堅定的信師信法,正念正行。師尊無所不能,大法威力無邊。「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5]。必要時還可運用神通。師尊說:「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經充份發揮著功能的作用。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純時功能運用的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隨心所用,幾乎是用甚麼有甚麼,如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壞人定住,只說一聲「定」,或者說「你站在那兒別動」,或指著一群壞人,就一定動不了,過後想一下「解」就解除了。」[6]心想事成,在常人是憧憬,在大法弟子是功能。師尊已經把這功能講給了我們,當我們能自如的運用這種功能時,那攝像頭還能照到我們嗎?惡警還敢迫害我們嗎?人臉識別還有用嗎?不明真相或心術不正人還舉報的成嗎?我們的生命已經屬於大法了,有師在,有法在,以為他的心,正念正行,就按師父說的做,就甚麼都能解決。

最後,讓我們牢記:「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7]

拋磚引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美國首都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甚麼是功能〉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