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安徽省合肥地區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安徽報導)根據明慧網曝光的安徽省合肥地區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事實及不完全統計,二零一九年,合肥地區有至少有四十二名法輪功學員遭中共當局綁架;四人被非法判刑;五人被非法批捕;一人因為中共的長期迫害而含冤離世;多人遭惡人的騷擾。僅在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前後,合肥警察就綁架了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更多的迫害情況由於中共的封鎖,還不能完全曝光出來。

一、 法輪功學員王光輝因遭中共長期迫害而含冤離世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罪惡已經延續了二十多年,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被邪黨綁架、冤獄酷刑、甚至失去生命。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安徽省合肥市法輪功學員王光輝,因遭中共邪黨長期殘酷迫害而含冤離世。

王光輝,男,年齡未知,原安徽省社科院科研人員。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五日,王光輝因發送法輪功真相短信被合肥市蕪湖路派出所警察綁架、拘留。二零一五年,王光輝被包河區檢察院、包河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有期徒刑。王光輝上訴至合肥市中級法院,該院以「法輪功案件都不開庭二審」為由,維持原判。

隨後王光輝被劫持到宿州監獄。其單位屈服於上面壓力,儘管覺得王光輝人品很好,但還是將他開除公職,斷絕了他的經濟來源。

據王光輝生前說,在宿州監獄期間,他因拒絕放棄真善忍信仰,被關入小號,受到各種折磨,後經家人交涉,才被從小號放出。後來他被強制勞動,監獄方面安排刑事犯人監視並彙報他的言行。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四日,王光輝由家人從宿州監獄接回家中。王光輝出獄當天,蕪湖路街道「維穩辦」人員王霞及另一副主任到宿州監獄現場想帶走王光輝,企圖繼續迫害他,在其家人的嚴詞拒絕下,未能得逞。

王光輝出獄後,中共人員並沒有停止對他的迫害,繼續對他施加高壓。二零一八年邪黨兩會召開當天,早晨五點來鐘,蕪湖路派出所片警丁線康、南國社居委會書記謝輝(女)、社區人員饒晚東等四人,上門騷擾王光輝,此時的王光輝已骨瘦如柴。

王光輝因發法輪功真相短信被非法判刑的直接責任人是合肥市公安局「反×教」(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大隊指導員桑祥慶。桑祥慶於二零一七年被調至廬江縣任副縣長兼公安局長。王光輝生前曾多次向合肥市中級法院、合肥市檢察院、安徽省高級法院申訴自己的冤案,但都被以「法輪功案件作為政治案件由國家統一定調」為由,非法剝奪了他申訴的權利。

二、至少四人遭非法判刑、庭審、起訴

二零一九年,合肥地區共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當局非法判刑,其中三人還被中共法院勒索罰金。

1、合肥市兩位老太太被非法判刑、勒索罰金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晚,合肥市法輪功學員華學香(八十一歲)和趙美陵(七十歲)出去掛真相條幅,被警察綁架。五月十二日,華學香被合肥市廬陽區公安分局取保候審;六月十六日,趙美陵被合肥市廬陽區公安分局取保候審。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趙美陵和華學香被合肥市蜀山區檢察院構陷,所謂的提起公訴。

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趙美陵和華學香被合肥市蜀山區法院秘密開庭。九月二十六日,趙美陵被非法判刑一年六個月,並被勒索三千元;華學香被非法判刑一年三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被勒索二千元。

2、合肥市法輪功學員張萍被非法判刑後下落不明

合肥法輪功學員張萍多次被逍遙津派出所綁架迫害。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五日上午,張萍在家,逍遙津派出所警察俞勇和謝偉對張萍實施非法抄家,惡警搶去法輪功師父法像、大法書、護身符、真相幣、電腦、手機等(電腦和手機後來歸還)。

二零一九年六月,張萍被蜀山區法院非法開庭,公訴人是戴文珺,張萍為自己做了無罪辯護,不承認法院非法強加的罪名。二零一九年八月,張萍又被叫到蜀山區法院,法庭以張萍不認罪為由,對張萍非法判刑一年,勒索一千元。隨後張萍被帶去醫院體檢,多家醫院體檢都不通過,無法收監,張萍又回到家中。

二零一九年十月,張萍再次失聯,至今沒有消息。

3、合肥市法輪功學員章欣紅被非法開庭,律師做無罪辯護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法輪功學員章欣紅被合肥蜀山區法院非法庭審。瑤海區的公訴人員以章欣紅擁有電腦、打印機、《九評共產黨》、《明慧週報》等資料、精美的掛曆、畫冊,以及一封公開信,並向三個政法官員郵寄了反映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勸善信等,非法起訴善良的章欣紅。

兩位辯護人對公訴人的指控有理有據地一一駁回,三法官、兩公訴人都無言以對。辯護人指出,對參與構陷章欣紅的一系列公檢法司涉嫌犯罪人員,章欣紅和家屬有權隨時提起刑事訴訟。

4、合肥市法輪功學員李國珍被非法庭審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上午九點三十分,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區法院刑庭二庭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李國珍。目前,李國珍被非法庭審的具體情況不明。

5、合肥市法輪功學員丁書梅、黃莉萍被非法庭審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上午,安徽省合肥市高新區法院刑庭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丁書梅、黃莉萍。目前該兩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情況不明。

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日,丁書梅、黃麗萍在合肥高新區散發真相資料時,被警察跟蹤攔截,當時有二、三十人圍住她們,其中一個胖警察打了黃莉萍一巴掌,並說在十九大前就跟蹤她了,隨後,高新區刑警大隊非法抄了資料點。

6、合肥市法輪功學員段天俊被構陷到檢察院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六日,合肥市法輪功學員段天俊陪妻子去拿藥(他妻子在幾年前段天俊被迫害時驚嚇過度,造成精神出現問題),合肥市濱湖派出所便衣跟蹤他,後強行闖入段天俊家中非法抄家,並將段天俊關入合肥市看守所,警察將構陷段天俊案卷送到合肥市蜀山區檢察院。據悉,二零一八年七月至八月左右,中共人員在段天俊小區內安裝了監控,並在段天俊家門口也安裝了監控。

7、合肥市法輪功學員何維玲遭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一日,合肥市法輪功學員何維玲在菜市場發真相小冊子時遭人惡告,被雙崗派出所警察綁架到合肥市女子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二天。五月二十三日,何維玲的丈夫去拘留所接她時,派出所拒不放人,逼何維玲寫所謂認罪書,何維玲堅決不寫,於是派出所將她非法關押一天後,對她進行非法刑拘,並將她劫持到合肥市看守所,現已非法批捕。派出所警察還趁何維玲家中無人時強行闖入,非法抄家。

8、合肥市法輪功學員吳偉明被非法批捕

安徽合肥市法輪功學員吳偉明被合肥市瑤海區檢察院非法批捕。辦案惡警為瑤海區廣場派出所劉大勇。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上午,吳偉明在自家樓下,被瑤海分局站前路派出所惡警綁架,後被非法刑拘。

9、合肥市法輪功學員翟亞男被非法起訴

翟亞男,女,年齡未知,合肥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十月,翟亞男因發放真相資料,被蜀山區井崗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蜀山區檢察院非法批捕,負責的檢察官是蜀山區檢察院檢察員李衛華,案子先後兩次被蜀山區檢察院退偵,但檢察院李衛華和派出所所長李春生拒絕放人,第三次延長所謂補充偵查時間後,於二零一九年七月初,被非法起訴到蜀山區法院,承辦法官是朱毅。

10、合肥市法輪功學員戴玉敏遭南京市檢察院非法批捕

戴玉敏,女,六十歲左右,退休前是原合肥市第十二中學會計。二零一八年戴玉敏出獄後,住在江蘇省南京市,幫女兒帶孩子。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戴玉敏因講真相被南京警察綁架,目前戴玉敏被非法關押在南京,並被南京的檢察院非法批捕。

三、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

中共是流氓政黨,它的流氓本性在《九評共產黨》中已有充份的論述,那麼它所豢養的惡警在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抄家等迫害過程中自然就把邪黨的殘暴與流氓本性表現淋漓盡致。

1、合肥市公安局、六一零、政法委統一行動,非法抓捕了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前後,合肥市公安局六一零、政法委統一行動,在合肥全市非法抓捕了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並且實施不同程度的酷刑迫害。一老年學員從臨時黑窩出來時,聽到了其他法輪功學員喊叫的聲音。

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法輪功學員丁榮枝在去周玉英家後,出門在路上時,被非法抓捕。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合肥市法輪功學員黃玉晴、周玉英、張英三人正在學法時,惡警闖入,強行綁架了她們。惡警指著一包資料,肯定的說,這是黃玉晴的資料。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中午十一點多,合肥市瑤海區公安分局、大通路派出所共十人,闖入法輪功學員許曉嫻家,出示傳喚證,將許曉嫻強行綁架。於當日綁架到拘留所,處拘留十五天的處罰。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合肥市八十五歲的吳淑玲老人,遭警察非法抄家。吳淑玲當時不在,只有智障弟弟在家。家裏所有大法書、電腦等都被警察非法抄走。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一日,合肥市八十五歲的關素華老人家中闖入九個惡警非法抄家。警察把關素華老人帶到安慶路派出所,要求她在被抄走的物品清單上簽字,關素華只寫了「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並一直講真相,大約四、五個小時回家。

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左右,合肥市法輪功女學員黃玉晴及一位周姓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左右,合肥市法輪功學員王琳在家中被合肥市瑤海區公安分局、大通路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2、馬援軍、姜樹榕、陳愛珍等四位法輪功學員被抄家、綁架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早上,合肥蜀山區井崗派出所和五里墩派出所警察同時行動,其中井崗派出所多個警察來到科學家園羅新芝家,非法抄去若干大法書和資料等。

與此同時,五里墩派出所警察對科學家園馬援軍、姜樹榕、陳愛珍等三位法輪功學員家野蠻抄家。

馬援軍家被非法抄去一台電腦、三台打印機、若干法輪大法書、資料等;姜樹榕家被抄去一台電腦、兩台打印機、若干大法書、資料等;陳愛珍家也被抄去若干大法書、資料。

當時,姜樹榕老人正從外面辦事回來,被尾隨的警察闖入,由於姜樹榕不配合,惡警實施暴力綁架,姜樹榕被迫害得喘不過氣,差點昏迷。非法抄家時,她家的打印機墨水被警察弄了一地。

羅新芝、馬援軍、姜樹榕、陳愛珍四位學員分別被劫持到井崗派出所和五里墩派出所非法審訊。警察說,根據監控查到她們分別在六月、七月、八月三次在外面講真相和發資料。

當晚羅新芝、姜樹榕、陳愛珍三位法輪功學員回到家中,馬援軍被繼續關押迫害。

3、其它部份綁架實例

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下午,合肥市法輪功學員呂維海(音)在外面講法輪功真相時遭人惡告,被合肥市新站區磨店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治安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一日下午,合肥市法輪功學員鮑杏花,因在路邊向世人講述法輪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用手機拍下照片惡意舉報,被蕪湖路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非法抄家,搶走了電腦及部份錢幣和所有的大法書籍,並對鮑杏花非法拘留十二天。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日,巢湖市法輪功女學員韓玉明、焦桂芳被綁架後,一直被非法關押在合肥市看守所。

二零一九年六月底,合肥市法輪功學員徐敏被惡警綁架到合肥市拘留所,二零一九年七月六日回家。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左右,合肥市法輪功學員王琳在家中被合肥市瑤海區公安分局、大通路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合肥法輪功學員劉惕非和另一學員在四里河講真相,被一名便衣舉報、抓住不放,很快叫來了警察,她們被綁架到大楊派出所,劉惕非當晚回到家中。但是回來後,在邪黨六一零、社居委的壓力下,劉惕非被軟禁在兒子家,不准回到自己家中。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四日,合肥法輪功學員呂兆海在新站區磨店鄉職教場被綁架。具體執行的是新站區磨店鄉派出所和新站區國保大隊六一零。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合肥市法輪功學員湯菊章失聯,好長時間音訊全無。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湯菊章多次遭到中共當局綁架、抄家、騷擾。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晚上八點左右,合肥法輪功學員酈斌在南湖春城西門講真相、發真相資料,被人惡意舉報,被三個便衣、二個警察一起大概五、六個人帶到合肥市蓮花派出所非法關押一個多月。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合肥市七里塘法輪功學員吳吉文在散發大法真相資料時,被中共邪黨的天網監控發現,便衣跟蹤至家。然後,合肥市杏花派出所、七里塘派出所、廬陽區派出所的警察聯合到吳吉文家綁架吳吉文,同時非法抄家,搶走電腦一台、打印機一台,以及部份大法書和真相資料。家中有一位八十歲的老人無人照顧。吉文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沒有行動自由,伙食極差,難以下咽,猶如豬食。關押近七十天後,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回家。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七日,合肥市包河區常青街道包河區徽州大道高王橋鼎雅家具廠附近的一個小店,遭到當地警察的搜查,警察花了數個小時,抄走數十張護身符和一些大法資料。前一天,該店的一個營業員(是法輪功學員)在上火車時,被警察搜身,找到口袋裏的護身符,遭到扣留,並被移送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日下午,合肥市法輪功學員李朝勝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合肥看守所,至今已經兩年多。

李朝勝是一個刻碑工人,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日,合肥瑤海新站區政府官員介紹一個熟人來刻碑,言語中有一些衝突,瑤海新站區政府官員叫來龍崗派出所所長,他們商量後說:「李朝勝是煉法輪功的,現在要搜查。」李朝勝說:「你們是腐敗官員,沒權力搜。」

瑤海新站區政府官員惱羞成怒,一定要搜。李朝勝的妻子害怕,把家裏幾本書交了,於是,龍崗派出所就以此為依據,把李朝勝強行綁架至看守所。年前,派出所欺騙他家人說:「現在在走程序,年後就釋放李朝勝。」年後又說:「馬上就放。」但李朝勝一直被非法關押在合肥看守所,兩年多了,到現在都沒回來。

結語

自法輪大法弘傳世界以來,無數的事實證明,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但福益家庭,而且還利國利民,提升人類的道德。修煉法輪功完全合法的。

二十多年來,法輪功學員堅持正信、講清真相,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社會良知,理應受到憲法與法律保護的,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應被抓。邪黨顛倒黑白、殘酷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每個人都在這場大是大非面前檢驗著自己的良知底線,也將見證即將到來的結局。現在,天滅中共在即,那些被中共利用的作惡者仍然看不清真相,為眼前的一點小利而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從而賭上自己的生命和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