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怨恨心的一點心得體會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一日】我是1998年得法的,也算是老學員了。摔摔打打的在修煉路上摔了很多跟頭,有許多常人心是放淡了,但也有許多人心真的是根深蒂固的很難去除。比如怨恨心,自己也知道必須根除,但總是在這個問題上拖泥帶水。

隨著正法的標準越高、越嚴,這個問題也日益突出。許多同修在這個關節上出了問題,我自己也因此而出現兩次較大的病業。

我們那個學法點,有一位三件事做的很精進、且進京上過訪的同修,曾在獄中遭受過惡警的嚴重迫害,也許當初他心裏確實怨恨那惡警。出獄後,隨著時間的流逝、淡忘,他沒有注重把這顆心去除。一次,學法時,他說他在夢裏把那惡警用毒藥給毒死了。當時,我們聽了只是附和著說不對,並沒有太在意。不久這位同修突然被病業奪去了肉身,教訓是深刻的。

修煉很容易流於表面,並被自己所迷惑,覺得自己很精進,每天很努力的念經書。比如自己在甲這件事上把怨恨心放下了;在乙這件事上又出現了怨恨心,自己又放下;在丁這件事上又產生了怨恨,自己又放下了,還覺得自己很精進、很努力,感覺還不錯。可就是沒想到為甚麼這怨恨心不滅、不斷根,怎麼沒完沒了呢?

我現在問我自己:可不可以在任何情況下,對任何人、事、物都可以不產生怨恨心呢?

想一想,根本的問題還是要信師信法,在法上提高,從根子上完全改變人的觀念,從本質上改變自己。

產生怨恨心通常有幾種普遍現象:一個是別人傷害了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名、利、情或肉身受到了侵犯;一個是別人有悖於自我的觀念,或阻止我的某種行為,或對自己不認同的人、事物,如對惡警、惡人、惡黨的怨恨。

《轉法輪》每天都讀都背,學法時心態確實很好,可是為甚麼一回到現實生活中,又我行我素,又是常人的狀態呢?誰要說我不信師不信法,我都不服氣。師父講的法理再也明白不過了,別人傷害了自己,都是業力輪報,自己也明白這個道理。可自己為甚麼還會有怨恨心,不能完完全全放下呢?

仔細分析一下,自己還是沒有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對師父講的法還只是停留在感性認識上,自己並沒有真正溶於法中。師父的法理在那,自己也認同,可是失德損德,業力的輪報,自己看不到;別人傷害了自己,這可是現實摸得著、看得到的,心裏憋著難受,不自覺就跟著感覺走了常人的理、常人的思維,須得按常人的理才解氣,心裏才好受。把師父的法暫時擱那放著,自己還有一種僥倖心理,認為暫時沒按著師父的要求做,也沒看到甚麼嚴重後果,以後再說吧!有時行為上按著師父的要求做了,但心裏還是沒放下,憤憤不平,還是有怨氣。

千百年來,我們的主元神不斷的被常人的各種觀念、七情六慾層層裹住,主意識被綁架了。我們學法就是強大主意識,清洗常人的思想觀念、思想業力,達到返本歸真。當遇到矛盾時都是好事,正是清除後天觀念意識的好機會。

如果我們不斷的以大法來指導自己的思想行為,在矛盾中就會掙脫層層業力的束縛。因我們這個肉身也是三界內的物質構成的。當魔難來時,肉身會產生刺激反應,好像是只有按著常人的理行事了,我們這個肉身才能從痛苦中解脫出來。因為人總是很注重自己心裏的感受,甚至超過理智,以自己心裏的感受來處理事物;而當我們要按照大法的法理來解決矛盾時,反而心裏會覺得很痛苦。

其實是我們思想中有一個由常人的思想觀念和業力組成的假我,它一直支配著我們的肉身造業。現在你要它死了,它掙脫著不幹,它會產生怨恨這個負的能量,它拽著你跟它走,它一定要主宰這個身體。如果主元神迷糊了,忘了師父的法,妥協、投降了,它就主宰了這個身體,另外空間負的生命也會給它輸送能量。這時候,人還以為是自己。其實這個時候,我們主意識一定要清楚,不管它怎樣表現,讓這個身體憋得怎樣難受、怨恨,識破它,那不是自己,發正念清除它,讓它快點死!我就是要按照師父講的法去做。當我們完全放下這個執著心時,會感到無比輕鬆美妙,心裏亮堂,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次,一同修當眾羞辱我,說刺激我的話,當時心裏確實憋得難受,腦子盡胡思亂想,但我理智上知道應該按法的要求做。心裏想著師父的法,把這件事當作好事,向內找,一會兒這個關就過去了。

我們在常人中修煉,泡在常人這個七情六慾反理的大染缸中,要改變常人的觀念確實很難。畢竟學法的時間是有限的,大部份泡在常人中,所以經常是學法時心態很好,可是一接觸常人,又被常人的觀念支配了。這就要求我們不斷強化訓練,加深自己思想中的印象,把法和實際生活聯繫起來。

一次我因講真相被邪黨拘留。回家後,丈夫就惡狠狠的要掐我的脖子,我不自覺的就咯咯笑。他馬上就停住了。他罵我,我就樂。

許多時候,從法理上,我們真的是把許多生活中的矛盾看淡了。但看那個人的惡行惡語,簡直不可理喻,特別是那些殘酷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惡人惡警,心理上實在太難以接受,怨氣不打一處來。從法理中,我們也知道要慈悲對待一切,可是面對無理的傷害,面對那些惡警,這個慈悲心真的很難生出來。

人的骨子裏都有嫉惡如仇的觀念,喜歡順境;不喜歡魔難,不喜歡不符合自己觀念的人和事,不喜歡傷害自己的人。那些傷害我們的人就是我們幸福的敵人,加上惡黨長期灌輸的鬥爭哲學,更加強人的怨恨的思維。有時一遇到矛盾,根本不經過理智思考,怨恨的物質馬上灌滿了大腦,氣的分不清東南西北,惡念馬上湧進思維中來,情緒激動,不在法上,也想不起法來。滿眼都是對方的不是,當我們強調把注意力放到對方的錯誤、惡行、惡語時,其實也是一種很強的執著。我們的心、思維、情緒都被對方的魔性控制了,等於我們就和那個魔性處於一個層次當中,完完全全降到常人的層次了。

師尊告訴我們:「大法弟子對待任何事情都應該正面對待,不要看人家不好的一面,總要看人家好的一面。」「所以在任何情況下,別被常人行為帶動,別被常人心帶動,也別被世上的情帶動。多看人家好處,少看人家不好處。」[1]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懂得高層次的法理,當惡人行惡時,我們不把注意力放到對方的錯誤、惡行上,我們把注意力放到自己的心上向內找,時刻謹慎盯著自己的心別被對方的惡行所帶動,不計較,視而不見對方的惡行、惡語,用慈悲心來看待這個問題。

把惡人、惡警對大法、大法弟子的行惡當作是他們的不幸與苦難。確實,他們是在無知中毀滅自己,如果他們明白真相絕不會這樣做的,那不是他真正的本性,是業力、邪惡在操控他這個身體在行惡,真正的他被綁架了。他曾經是一個多麼偉大的神、神聖無比,為了得法來到人世,都迷在這裏作惡──我們發自內心的真正的同情、可憐這個生命,清除他背後的邪惡,講真相救度他們。

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千萬不要被眾生的惡行惡語所帶動,陷在其中,當我們對別人的錯誤有不滿的情緒時,就已經開始產生了嫉惡、怨恨的因素卻不自知,不知不覺自己也滑了下去,自己的心也變壞了。此時,我們更應向內找,慚愧自己的修行不夠,未能抑制對方的魔性,為這個生命真正的處境擔憂,我們只能勸善,不可以去鄙視怨恨這樣的生命。不管對方是怎樣的一個人,我們都自始至終發自內心敬重他的真正的生命,不看他惡的一面,真正的為他著想。

大法弟子是有能量的,當我們對眾生有不滿、怨恨的情緒時,會產生強大的思想業力,會更加加強他們的魔性,促使對方更加行惡,同時也會使他們遭受很大的魔難。我有一次和婆婆產生矛盾,心裏不滿婆婆的刁難。夢境中我看到自己爬到很高、很美的境界中,突然,攀登的籐斷了,我掉了下來。第二天,婆婆砍肉時,一刀砍到自己的左手上,傷勢很恐怖。我嚇壞了,知道自己給婆婆帶來了魔難,心裏很是後悔。

師尊講:「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2]師父這段話我不知背了多少遍,卻從來沒有用心去修,反映自己的嚴重問題,就是把背書當作了精進,沒有實修,走了形式。

現在我才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我延續更新的生命,是大法給予的,應該是無私無我,完完全全為了別人的生命。在面對任何人、任何情況下,首先第一念就是要想別人,怎樣為別人好,即使是面對無理的傷害,自己一定要加強、固定這種思維習慣,去除第一念維護自我的常人思維,這樣怨恨的毒瘤在我的空間就沒有了生長的土壤。

我發現自己產生怨恨心的更深一層次的原因就是把自己擺高了,越抬高自己,怨恨心越深,越容易產生怨恨心。師尊把我從地獄中撈起,不知幫我承擔了多少罪業,在人世中所承受的這點魔難,不管是病業還是人給我製造的痛苦,與我造下的罪業相比之下是微不足道的。若不是師尊賜我修煉的機緣,我不知毀滅了多少次了。若我真正明白、承認這一點,知罪!不管面對多大的魔難,我還有修煉的機緣,我還在修煉中。有師在,有法在,那只有一顆感恩的心。「佛恩化天地」 [3]。我延續的生命,所面對的一切都是師尊的憐慈和恩賜,都可用來修煉,怎麼能去怨恨、走魔道呢?

作為一個完全在法上、真正謙卑的大法弟子,他會把自己擺得最低、最底,如同水性能包容萬物,卻總向低處流。這是我現在還沒達到,但漸漸必須要達到的。

以上是我的幾點修煉體會,因層次有限,若有不在法上的,敬請同修原諒指正!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師徒恩〉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4/27/184227.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