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小鴨變成了白天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六日】

(一) 醜小鴨變成了白天鵝

高考後,孩子覺的與其焦急地坐等高考成績不如出去打工,既能接觸社會,體驗一種不一樣的生活,鍛煉自己的能力,又能放鬆心情緩解等成績的焦慮,何樂而不為呢?半個月後,高考成績下來了,考得還不錯,達到了重點院校的分數檔次。對此我們全家人都非常高興,周圍的親朋好友更是驚嘆:「啊,這孩子真懂事,真爭氣!」

孩子上幼兒園的時候,因為中共迫害法輪功,我們夫妻倆曾一起被非法勞教迫害。小小的年紀孩子就寄人籬下,遭受的歧視和心酸親朋好友們都是親眼所見,而且還耽擱了小學學前教育。那時他們見到孩子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唉,這孩子可憐,太令人同情了!」如今孩子能考出這樣令人滿意的成績著實令他們吃驚,好似一隻醜小鴨變成了白天鵝!

期間,我和孩子曾有過一段簡短的對話。

我對孩子說:「我和你爸爸當年高考連本科都沒考上,而你卻可以上重點大學,在這之前重點大學對我和你爸來說從來都是不敢妄想的。你這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呀!」孩子笑而不答。

我接著說:「不過我覺的這不是我們的功勞,而是要感謝師父的賜予!你小時候我特希望你很聰明,那時候我也年輕,還有些癡心妄想,我還特意上網測試你的智商,但是結果並不是很超常,真的!」聽我這麼一說,孩子笑得更厲害了。

我看著孩子認真的說:「你別笑,真的!但是後來隨著修煉的深入,我就比較務實了,懂得了對於一個人來說,心胸開闊,品行端正才是最重要了。所以我們在品行修為這方面對你要求就比較嚴格,而對於你的學習反而沒有太多的苛求,只是你需要甚麼我們盡可能地幫助你而已。因為從我們自身修煉的角度來看,只要心性提高了,符合了『真、善、忍』宇宙特性,其它方面自然就會好起來的。」

孩子若有所思地答道:「還真是,就說上小學我第一次考全班第一的那次吧。那時候腦子裏根本沒有甚麼學習呀、考試呀這些概念。記得考完第一場語文後再考數學,中間休息的時候按說該趕緊看看數學的內容吧,但是我沒有,反而『見縫插針』地看了會兒課外書。後來你開完家長會回來告訴我考了全班第一,我聽了也就是覺的知道了有這麼回事,心裏並沒有甚麼狂喜的感覺。所以,高考前一個老師曾說『快樂學習,怎麼可能呢?學習分明就是一個苦差事嘛!』我當時還覺的挺納悶的,我從小到大都是感覺學習是一件可以收穫知識與快樂的事呀。」

我補充說:「再比如,你上學的時候,每次身體不舒服,我和你爸爸都會幫你向老師請假,讓你在家裏休息,給你念《轉法輪》,和你一起交流你的學習心得,等你好了才去上學。」

「對,對於這一點我同學還挺羨慕我的。」孩子贊同道,「我同學都說他們的爸爸媽媽在他們感冒時都是讓他們帶著藥去上學,恐怕落下課了學習跟不上。我說,我爸媽都是問:『你行嗎?能上學嗎?要不要我們幫你請假?』同學們都羨慕的不得了。」

我漸漸的回憶起了更多與孩子交流的片段:「我還記得高三下學期,你有一次回家來和我說你們上了一天的自習課,因為你們的老師都到某個樣板高中去學習了。可是我聽同事說,那個樣板學校的牆壁都是包的軟牆皮,窗戶都是帶橫欄的,就是怕學生因壓力太大而選擇撞牆或跳樓。當時我真的是從心裏憐憫現在的孩子們,上個學也得這麼受罪,生命是可貴的,那得承受多大的壓力才會做出這種傷害自己的舉動啊!」

「是啊!不過我們老班(班主任)還行,並不打算完全照著做。老師說臨近高考本來就很緊張,他就不再特別要求那麼嚴了。」孩子點頭說道。

我說:我也有同感,不過這正好合我們的意。最後那一週的晚自習我都是給你請假,然後把你接回來,我是向你老師保證回來督促你學習的。把你接回來後,我們先學《轉法輪》,然後你再學習。以前的廣東版高中語文課本上有一篇高考狀元的文章,她在文章中寫道,在高考前一天晚上,她爸爸特地請了一位心理輔導老師來給她進行考前心理疏導,咱們也沒那條件,但我們有師父呀。認真學法就會有奇蹟出現,自從那次模擬考總分降到本科線以下,你一到考試就緊張得不行,距離考試還有很長時間就開始焦慮擔心,越擔心就越緊張,甚至到了害怕的程度,結果學《轉法輪》的時候,突然得到師父的點化:「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作為一個煉功人心性就應該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執著心,同樣會給你帶來麻煩。」[1]你一下子豁然開朗了:噢,是我自己太擔心了,我怕自己緊張反而招來了緊張。

我說到這兒,孩子一拍手說:「對!高考有一門考試開始的時候我還肚子疼來著,疼得很厲害,我有點受不了,想要打報告去上廁所蹲一會兒又怕耽誤考試,於是我就一直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神了!在卷子發下來的那一瞬間肚子不疼了。」

最後孩子一臉自豪的說:「出生在大法弟子的家庭裏,我能得法呀,我是最幸運的!」

(二) 一切都是好事

孩子準備去上大學了,她突然就要隻身一人去千里之外的地方,說實在的,我心裏還真有點放不下,擔心孩子是否能夠獨自應對她所面臨的完全陌生的環境,能否抵得住世俗的各種誘惑而不隨波逐流。寒假的時候,我和孩子漫步在路燈下,孩子牽著我的手,向我傾訴著她在學校裏所經歷的一切。

剛剛跨入大學校門的時候,初試羽翼,樂於嘗試:是班級的班委之一,還加入了社團並成為了骨幹成員。孩子說:「從小生活在這種修煉的環境中,也看了《轉法輪》知道了甚麼是真正的好,甚麼是真正的壞,所以要我完全放縱自己,隨著世俗隨波逐流根本不可能。但是父母又不在身邊,遇事不知道是對還是錯,沒有人商量,全靠自己拿主意,戰戰兢兢的,好恐慌,唯恐自己哪裏做錯了!有時候看到身邊的同學平時只是玩,只到考試前突擊一下就能過關,也有點心生羨慕。我學習一直是挺努力的,但是成績卻一直不盡如人意,真是鬱悶!

「學校裏有個高年級的學兄對我挺關心的,可以說有點談戀愛的感覺吧。但是後來不知道為甚麼,他總是莫名其妙的發脾氣,現在我們就不再來往了。其實靜下心來想想,那並非是談戀愛,只是初到一個陌生的環境裏,覺的身邊有個說話的人有一種安全感而已,但是完全不來往了,心裏還是有點難過。

「學期末,級部有一個英語夏令營活動,我申請成為了活動主持人之一,班級會演的小品劇裏我還是主演,自我感覺十分不錯。可到活動快結束的時候,活動負責人通知我:夏令營閉幕式上由我來宣布優秀隊員的名字,我翻遍了優秀表彰證書,卻沒有發現自己的名字,與此同時,與我共事的其他幾個主持人全部被評為優秀。當時我覺的頭腦發懵:我也很努力呀,我表現的也很好呀,為甚麼我沒評上優秀隊員。諷刺的是不但自己沒評上優秀隊員,還得主持獲獎的儀式,親眼看著別人萬眾矚目的去領獎,想迴避都不可能。那一刻一個學期不開心的事一下子都湧上來了,我大哭了一場,真的感到好挫敗、沮喪到了極點,甚至覺的活著都沒意思了!」

我靜靜地傾聽著孩子的訴說,對她所描述的一切感同身受。說著說著孩子含著淚問我:「媽媽,為甚麼同樣的事情,我做起來就比別人難呢?」看著孩子難過的表情,我心裏明白在這個世風日下的現世中,要想做到堅持做好人挺難的,內心需要很強的定力,如果還想逆流而上那就更難了,那還需要有超脫世俗的能力,但這似乎都是些抽象的理論,所以我不知道該怎樣去安慰孩子。幸運的是:我是個修煉人,我有師父教給我的法寶─向內找。於是我默默的向自己的心裏找執著:爭鬥心、怕心、顯示心、自以為是的心、色心,並一一在自己的思想中清除,希望我的這些執著不要影響到孩子。

突然孩子雙手搖晃著我的胳膊,興奮的說:啊,媽媽,我想起來了,師父說:「這個人有一天上班去了。單位不太景氣,人浮於事這個狀況不行,單位要改革,要承包,多餘人員得下來。他也是其中一個,一下飯碗丟了。這是啥心情?沒有地方開支了,怎麼生活呀?幹點兒別的還不會,無精打采的回家了。剛到家,家裏老人病了,病的很厲害,著急上火,趕快送醫院去吧,好不容易借了錢住上醫院了。回家給老人準備點東西,剛到家,學校老師找上門來說:你兒子把別人打壞了,你趕快去看看吧。剛處理好這個事回家了,往那一坐,來了電話說:你愛人有了外遇了。」[1]你看,學習上的事不就是工作方面的嗎?你們不在我身邊不就是老人方面的嗎?男朋友的問題不就是愛人方面的嗎?這就是給我魔煉提高的機會啊!

孩子笑了,我也笑了,此前的牽掛與痛苦都煙消雲散了,腳下像踩著一朵幸福的祥雲。因為心中有師父有大法,所以一切都變的美好了!

弟子感恩師父!「大法洪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2]衷心希望眾生都能夠了解大法的真相,選擇大法,得到大法師父的恩澤!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