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得到大法保護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二日】我丈夫今年六十四歲,生在農村,以前身體不好,嚴重的心臟病、高血壓、腎結石、胃病等,被多種疾病困擾,每天靠一把一把的吃藥來維持,還不能吃雞蛋、牛奶(凡是帶有雞蛋和牛奶的食品都不能吃),吃了就肚子痛,嘔吐,直到吐完為止;一九九七年又得了腦梗(腦幹部位梗塞),真是苦不堪言。

我於一九九七年底修煉法輪大法後,心性的提高,身體的變化都很大,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一身的病都好了,總是樂呵呵的。公公、婆婆、親屬看到我身心的變化,都讓我丈夫也煉法輪功。丈夫怕吃苦沒煉,因身體一直不好,在我和親友的勸說下,於一九九九年五月走進大法中來了。可剛剛煉功兩個多月,江澤民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打壓迫害,我多次被綁架、關押、勞教迫害。丈夫在邪惡壓力下害怕,不敢煉功了,也不讓我煉了,不僅打罵我,連同修來我家不是罵,就是攆走,甚至要報警。

一、車禍腰椎骨裂 修大法一月痊癒

二零零五年冬天的一天晚上,丈夫在單位坐汽車外出幹活的路上,車掉到溝裏了,他的腰被千斤頂砸的當時就不能動了,因附近沒有大醫院,找個小診所醫生看後說腰椎傷了,明天上大醫院去檢查吧。第二天去大醫院檢查是腰椎骨裂,醫生讓手術治療,我問不手術行不行,醫生說如不手術就躺在硬床上躺一年靜養,我對醫生說我們回去商量一下。

回家後,丈夫躺在床上不能動,吃、喝、洗漱、大小便都在床上。親朋好友來看望,都讓他辦工傷。當時我心理壓力很大,抵不住親友的「勸說」,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丈夫離開大法六年了。就在這時一位協調人和同修來我家,我就把丈夫出車禍的事和他倆說了,他倆說辦甚麼工傷啊,就跟我丈夫說你還是學大法吧!比甚麼都好,甚麼都比不上大法。醫院治標不治本,大法能解決你生命的根本問題。丈夫同意從新回到大法中修煉了。當時我就覺的一身輕鬆,一點壓力也沒有了,有師父管他了,丈夫會好的。

同修走後我就對丈夫說:你今天是大法弟子了,不能躺著了,起來學法、煉功。從那天起丈夫就沒有躺著,認真的跟我學法、煉功。

一個月,丈夫的腰就好了,行動自如了。丈夫流著淚說:謝謝師父!師父洪大慈悲,還管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對師尊的恩情無以言表,我只有精進實修,來回報師尊!

二、丈夫的腎結石出來了

二零零六年正月的一天,幾位親屬來拜年,聊了一會我就忙著做飯去了。丈夫當時肚子痛,也沒吱聲,但老上廁所,當時人多我也沒顧上問他。晚上吃完飯客人走了,丈夫拿著一個像黃豆粒大的石頭給我看。

我拿過來看,呈土色,上面一側還有馬蜂窩,用手一捏很硬,我說這不是石頭嗎?問他哪來的?他就把今天下午發生的事說了,他說:「客人來了不久,我就覺的肚子疼,而且越來越疼,疼得挺不了,我就在衛生間裏呆著,想尿尿還尿不出來,後來實在憋不住了,一用勁就尿出來了,還帶出一個小石子的東西,你說這小石子尿出來從便池的壁上彈到座便上停住了,一動不動,就像有人放在那一樣,我拿起來看不知是啥,我就把它留起來了。」

我對丈夫說這不是結石嗎,你的腎結石出來了,你的肚子還痛不痛了?這時他才醒過神來說:不痛了,不痛了。大法太神奇了,這麼大的結石竟然尿出來了。我倆從心裏感謝師尊!師尊為弟子解除了痛苦。

三、心臟病、高血壓也好了

丈夫隨著學法煉功、心性的提高,身體隨之發生了變化。

二零零六年春,一天,丈夫在外邊忽然覺的心臟不舒服,突突的厲害,就像以前犯心臟病一樣,好不容易回到家,我一看他臉色不好,就讓他躺下來休息。我對丈夫說:沒事兒,別怕。真正修煉的人沒有病,你就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幫你發正念,這一關一定能過去。我堅持不停的給丈夫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後來丈夫睡著了,睡了一下午,醒來後對我說好了。從那天起丈夫的心臟病徹底好了,師父從根子上給他清除了。

師父還把丈夫的高血壓病清理掉了。以前丈夫總是用降壓藥維持著,頭痛頭暈,不吃藥就受不了;修煉大法後頭不痛也不暈了。有一天去超市買東西,出來時超市門前有量血壓的,叫他來試血壓丈夫就試了。鄰居看到丈夫在量血壓回來告訴我說:你丈夫量血壓呢。丈夫回來後,我說血壓試的怎樣,丈夫撲哧笑了,說正常。丈夫說從小就有高血壓,從來沒正常過,現在正常了,太神奇了!說完到臥室的櫃子裏把自己沒修煉前吃的藥,所有的藥全翻出來扔了,並說我再也不吃藥了,吃了這麼多年藥病也沒好,煉大法煉好了。他一直到現在一片藥沒吃過,也不頭痛頭暈了。

四、闖過魔難

二零一六年一月份,一天晚上六點五十分,同修走後,丈夫在衛生間叫我,我過去一看襯褲上都是血,我趕緊拿來乾淨的襯褲讓他換上,丈夫說不行還在出血。我說多長時間了?他說:「有一會了,同修在這我沒叫你,我以為便血便一會就沒事了,可是越便越多。」我說你別怕,師父就在咱身邊,有師父保護沒事,咱倆一起念法輪大法好和正法口訣。

我雖然嘴上這樣說,可心裏對這突如其來的事我一時不知怎麼做了,就用人心對待了,我讓丈夫站起來以減少出血,我就給他撕手紙堵血,堵不住。丈夫說不行要大便,坐下就便出一堆血,可是血越流越多,我說坐著血流得太多站起來,站起來血流的是少了,但還在往外流。血在肚子裏積多了,憋不住就得便出來,就這樣丈夫站起來又坐下、坐下又站起來,反反復復不知多少次。

一直折騰到七點五十分,血還在不停的流。這時我來了正念,我對丈夫說:這血流了一個小時了,也堵不住,你怕不怕?他說不怕。我問有沒有甚麼不舒服的?他說沒有。我對丈夫說,師父說:「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有師在,誰也動不了你,你就說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頂天獨尊的神,誰也動不了我,誰也不配迫害我,念師父賦予我們的正法口訣。我急忙到客廳去發正念,求師父幫我們。我發了五分鐘正念,就去衛生間看看丈夫有沒有甚麼反應,我問他沒甚麼不舒服吧?他說沒有,我說那就好,我又回到客廳繼續發正念。不到十分鐘,丈夫對我說不出血了。我看了一下表是八點十分。我又問了丈夫沒甚麼不適的感覺吧?他說甚麼感覺也沒有。我說這一次又是師父幫了你,不然的話,一個人哪有那麼多的血流啊!如不修煉的人能行嗎?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2],這是咱倆提高心性的好機會。

通過這件事,我們悟到,遇到甚麼事情都要用神念,不能用人念。為甚麼我倆用手紙堵血,堵了一個小時都沒堵住,這不就是用人心看問題了嗎?而只發了十多分鐘的正念,就不流血了。這是大法的威力,真是佛法無邊啊!師父給予我們的都是最好的,我們只是沒達到標準或沒做到師父所要的,沒有真正達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一開始我們就用正念對待,魔難很快就會過去了。

丈夫說,我走回大法到今天已經十年了,回想起來,自己沒做好,流下了悔恨的淚水。當初師尊遭誹謗、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血腥迫害,我卻離開了大法,我真是無顏面對師尊。可師尊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看護著我、為我淨化身體,還把我們修煉的路都給鋪墊好了,對師尊的感恩用語言是無法表達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芝加哥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