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佳木斯於春蘭被中共迫害離世(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佳木斯市郊區法輪功學員於春蘭,因不放棄信仰法輪大法,多次被佳木斯市郊區英俊派出所騷擾、非法抄家,家人多次被公安不法人員勒索錢財累計一萬五千多元,五次被綁架並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看守所裏遭受酷刑及非人的對待。迫害中,於春蘭和她的親人承受了精神、物質的雙重壓力,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於春蘭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九歲。

'於春蘭'
於春蘭

於春蘭,女,生於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六日,佳木斯市紡織廠退休職工,家住佳木斯市郊區雲環社區。一九九七年,有幸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多種疾病消失,無病一身輕,身心變化很大。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於春蘭屢遭迫害。

二零零零年九月末,於春蘭在其他法輪功學員家時,被佳木斯英俊派出所兩個警察(其中一個姓安的警察)劫持到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師父法像。於春蘭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二十多天,家人被惡黨不法人員勒索了一千六百元錢 。

二零零一年七月末,很多法輪功學員的電話被監聽,警察從電話中監聽到於春蘭在其他法輪功學員家學師父新經文,闖到法輪功學員家,把於春蘭等七位法輪功學員劫持到英俊派出所,於春蘭家被非法抄家,被非法關進看守所。佳木斯市「六一零」的惡人陳萬有勒索了家屬三千元,才放於春蘭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於春蘭和兩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天安門打條幅,要求還大法師父清白。在天安門廣場,於春蘭舉起了「法輪大法好」的條幅,惡警將於春蘭綁架到北京站前派出所。警察見問不出姓名,就把她關進一個大屋子裏。

這個屋子裏已經關了十多個人,都是不同地區來北京的,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走到一起,互相鼓勵,誰也不說名字。大約到了半夜十點半多鐘,來了一批荷槍實彈的武警,把她們一個個劫持到車裏,汽車跑了好幾個小時後(不知道甚麼地方, 可能是郊區),武警把她們一個個隔離開,好幾個武警對付一名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不說姓名,也不配合的,就拉到外面挨凍。有人被澆了涼水凍,當時數九寒天棉衣棉褲都凍成冰了,慘不忍睹。便衣警察不讓於春蘭睡覺,不讓她閉眼睛,輪班酷刑折磨她。於春蘭被迫做九十度大彎腰、「開飛機」、兩個胳膊背銬著去「上大掛」,警察還多次用手往後拽手銬,那疼痛的滋味無法形容。

幾天後,於春蘭被折磨得迷迷糊糊,當她說出姓名、戶籍地後,被關進北京的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每天都有人看著於春蘭,不許煉功,發現煉功就挨打,晚上只能睡在冰涼的水泥地上。非法關押二十多天後,於春蘭被送回本地。當時,於春蘭女兒要生小孩,沒人照顧,家屬無奈,又被英俊派出所警察郭維山等人勒索伙食費、車費等五千多元,不給家屬收據。

二零零七年五月,於春蘭和一位法輪功學員往樹上掛 「法輪大法好」、「退出邪黨、團、隊保平安」等條幅時,被英俊派出所警察杜風等人綁架,七個警察(便衣)圍住那位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那位法輪功學員的頭部被打的多處大包,腰也被踢壞了。

後來,英俊派出所非法抄家,於春蘭被非法關進了看守所。看守所是「人間地獄」,強迫法輪功學員做奴工,每天規定每人完成一千多個牙籤,往牙籤上粘花,出口,完不成任務,就體罰,不讓睡覺。於春蘭在佳木斯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八天後回到家中,家屬被邪黨不法人員勒索四千元錢。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英俊派出所三個警察到法輪功學員於春蘭家,在於春蘭不在家的情況下非法抄家,搶走大法磁帶、《明慧週刊》和真相資料等私人物品。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日晚上七點多,英俊派出所的片警杜風等六、七個警察來於春蘭家敲門,企圖綁架於春蘭。於春蘭碰巧有事不在家,警察沒敲開門,就到樓上蹲坑等她,於春蘭辦完事後回家,剛要拿鑰匙開門,警察聽到聲音後,一擁而入闖進屋內。於春蘭問他們是否有搜查證,並拒絕去派出所。有個警察給所長打電話,所長謊稱晚上九點半之前,保證讓於春蘭回家。

於春蘭被騙到長青派出所後,有個自稱姓史的年輕警察問於春蘭為甚麼起訴江澤民,於春蘭給他講了江澤民的罪行以及怎樣利用手中權力迫害好人等。這個警察不聽,不讓於春蘭講真相,讓她簽字,如果不簽字就不放人。僵持到大約晚上十點多鐘,警察杜風又騙於春蘭去醫院檢查身體,承諾檢查完就回家。從醫院出來,直接將於春蘭拉到市拘留所,在拘留所裏,兩個警察辦理了非法拘留十五天的手續,於春蘭反抗時,被兩個膀大腰圓的人揪住胳膊推了進去。於春蘭在拘留所裏絕食三天後,回到家中。

在長達二十年的迫害中,於春蘭的家人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壓力,年邁的婆婆(現已去世)一聽說警察就害怕,一看見警車就哆嗦。特別是因「訴江」,於春蘭被警察綁架,於春蘭的丈夫不堪重負,當場掌摑於春蘭一個嘴巴。於春蘭夫婦都是老實本份的人,多次經歷警察騷擾綁架,於春蘭的丈夫又是害怕又是擔心,由於驚嚇過度,他生一股急火,之後身體狀況急轉直下,開始是渾身無力的狀態,去醫院檢查後,確診是肝癌,然後他身體出現嚴重的腹水症狀,從發病到去世不足一年。

婆婆的去世對於春蘭打擊巨大,這些年她屢遭迫害,現如今老伴又被邪黨恐嚇患病去世,雙重打擊之下,她的身體每況愈下,在老伴離世一年後,於春蘭於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在家中離開了人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