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發電小區兩名老年法輪功學員受到騷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四日】自二零一九年七月以來,黑龍江省佳木斯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當局騷擾、抄家、綁架,位於東風區的發電小區也有兩名老年法輪功學員被騷擾抄家,一位是八十六歲的劉品久,一位是七十九歲的楊麗,論年紀,這兩位法輪功學員本該是安享晚年的時候。

一、劉品久遭到的迫害

劉品久,男,一九三四年一月出生,家住佳木斯東風區發電小區,原是佳木斯發電廠的黨委辦公室、行政辦公室主任。可是,他患有急性心臟病,中西醫都沒能治好,經常住院掛床,深受其害,無奈,提前三年就退休了。

一九九五年春天,劉品久聽親屬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特別好,他決定煉功試試。修煉法輪功一個月後,他去佳木斯中醫院做心電圖,醫生診斷心臟正常。

至今,劉品久已86歲了,心臟沒事,耳不聾,能看書,生活自理。

二零一九年八月,劉品久一個人在家,卻不知道建國路的警察正在研究怎麼進他家來抄家。警察先是給在北京工作的劉品久外孫女打電話,外孫女把媽媽的電話號給了警察。於是,警察又恐嚇劉品久的女兒:你要不給開門,我們也能進去,找人開門。女兒怕把房門破壞,就帶著警察來到父親劉品久家,把門打開。建國路派出所所長劉所長和社區片警曹雲峰等六個警察進門、抄家,抄走了法輪大法書和師父法像等大法資料,還有早就不用的電腦和DVD。所長說劉品久年紀大了,就不抓了。後來,所長又返回,讓劉品久在抄家的清單上簽字。

闖進老人的家裏抄家,氣氛如此恐怖,不由得令人想起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初期發生在劉品久身上的迫害。

二十年前的一天清早,劉品久騎著自行車照常到公園附近的街邊去煉功,剛煉沒多久,警車和警察就到了跟前,「不讓煉了,你還煉」,把他帶到了電機廠附近的一個派出所,後來,劉品久又被轉到佳東分局被非法審訊做了筆錄,之後被放了。期間,一個年輕的男警察言辭激烈,完全複製了中共欺騙民眾的謊言,劉品久只是問他一句話:「真善忍好?還是假惡鬥好?」這個小警察就不說話了,態度轉變了。

從此,劉品久再也沒有在空氣清新的戶外晨煉過。

一天,時任發電廠黨委書記張玉仁給劉品久打電話,問:你要法輪功還是要共產黨,你要是不煉了,今天開除你黨員隊伍的黨員大會就不開了。劉品久回答:我得修煉,不煉,我身體不行。

在這次專門召開的全體黨員大會上,市裏610也參加了,張玉仁書記在會上表揚了劉品久沒少幹工作,但是因為他煉法輪功也要開除黨籍。

迫害法輪功,不僅迫害到了只為身體健康的劉品久這樣的廣大而平凡的民眾,還株連其家人。劉品久的外孫女在北京工作,經常出國出差,可是每到去美國時,中國這邊就不放行。

二、楊麗遭到的迫害

二零一九年七月下旬某天,建國路派出所警察白天到楊麗家敲門,家裏沒人;晚上又來幾個警察驅車到楊麗家騷擾,問:煉功嗎?試圖抄家,可是家裏也沒有甚麼。79歲的老人,驚魂未定,第二天上午,警察再來家裏讓楊麗簽字。

楊麗,女,一九四一年九月出生,發電廠工人,家住發電小區。一九九六年,楊麗看到大家煉法輪功的效果挺好,覺得真挺好,也開始跟著煉。

不久,發電廠組織職工體檢,楊麗被發現有子宮瘤,醫生建議做手術,否則最多活三個月。手術後,僅僅一個大瘤子就八斤重,還有一堆小瘤子,整整裝了一盆,醫生建議化療。

楊麗頭髮都掉了,噁心、吐,實在承受不住化療的痛苦,她放棄化療出院了。回家後就是煉功,身體一天比一天好。

看著中共欺騙民眾迫害法輪功,親身受益的楊麗希望更多的民眾了解真相。二零零零年,楊麗貼真相資料,被誣告,建國路警察去她家騙她到派出所,可是楊麗丈夫腿腳不好,坐著輪椅,警察讓她把丈夫推著一起去,她很相信警察,就推著丈夫去了派出所。

一到派出所的院子,警察就往屋裏抓楊麗,把她丈夫扔在院子裏,楊麗不進去,警察就抓著楊麗的頭髮往派出所的牆上撞,反覆的撞,楊麗的丈夫急了,大聲喊:警察抓好人了,警察打人了,附近工廠的工人都過來圍觀。

隨後,警察又去她家抄家,把法輪功的書籍全部抄走。

爸爸被扔在派出所的院子裏,楊麗的兒子過來接,警察對他說:拿五千元錢,就把你媽放回去。兒子說,我們家哪有那麼多錢,我家沒有啊,說著說著,突然想起來床底下可能有錢,就趕緊回家翻出來二千五百元,為了營救媽媽就給了警察。楊麗這時才知道,不讓兒子給。警察一邊往褲兜裏揣錢,一邊說:「誰拿你錢了?我沒看到錢,錢在哪?」

楊麗被放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